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章 山雾的不期而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55更新时间:2020-11-25 09:04:25
    钱斌还没来得及反驳吐槽,屋里的小王已经做出了反应,“小子你出息了啊!一晚上不见,带着女人回来了?怪不得你哭着喊着要开两间房。”

    “女朋友?”肖萧问。

    钱斌哭笑不得,“不是,母夜叉。”

    这句话正顶上着装出门的小王,钱斌的另半边脸上又挨了一拳。

    退了房之后,两人找到一处村里的凉亭,坐在这里喝茶。

    村落地处山地茶庄,本来就是他们的重要收入之一,而作为预备的长老。肖萧可以说是掌控着这附近所有的茶园。

    小王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鼻尖嗅到那茶香的沁人心脾的味道,看了眼钱斌又看了看肖萧两人,两人不约而同的脸红了红,她翘起嘴角,说道,“嗯,女地主,女富婆,可以啊,小子,出去了,这一勾搭就是一条大鱼,行,不虚此行啊!”

    小王使劲的拍了拍钱斌的肩膀,后者眼睛都挤出眼泪了。

    “行了,别闹了,”肖萧制止了两人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钱斌你把我告诉你的事情转告给这位王小姐,咱们不对,是你们,你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了。”

    “哦,”小王眯着眼睛看了看肖萧,这位脸上满是写满了焦急的女孩,说道,“看来事情变严重了,行,那你就跟我说说吧,小子,我睡着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钱斌这里留了个心眼儿,当着肖萧的面把一晚上调查到的情报,跟肖萧对他们的警告,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清楚。

    肖萧本以为像小王这样的女孩是钱斌同行的同事,胆子应该大不到哪儿去,只要把这些话说的明白了,估计她说什么也不会留在这里,掉头就要走吧。

    谁知道情况却与她想象的不太一样,这小王听钱斌的一番描述之后不仅没有吃惊,脸上连一点变化也没有,反倒是平静的醉饮了一口浓茶,茶水在嘴里砸巴咂吧,颇有滋味,似乎意犹未尽。她笑了笑说,“不错嘛,小子,挺上道的,这次得算你一个头功。”

    钱斌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然而肖萧却没有考虑到,两人警察的身份。她满心以为听到这些鬼话奇谈之后,小王一定会受到惊吓,说不定当即就要哭着喊着离开这地方,然而没想到的却是,一听到这些话反而激起了小王的斗志。

    “干得好,既然事情已经查到这个地步了,咱们也不可能袖手旁观了,听好了,萧小姐,咱们现在要以公家的名义在这里,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取证,你可以配合,也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不能阻止我们。”

    肖萧一听到这里傻了眼,说完钱斌跟小王两人动作整齐划一,从胸口的口袋里取出一张警察的证件来放到肖萧的眼前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是警察。”

    肖萧急了眼,指着天空说道,“你们,你们不要,不要这样,婆婆的预测是在村里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现在村里一旦有了外人,他的预测就可能会就可能会指向你们,我不能把你们带进去凶险的环境里来,听好了,你们必须在起雾之前离开这里,我不管什么原因,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必须得走。”

    小王意味深长的看着肖萧,眼神仿佛从她身前穿过,她的眼神的确穿过了她,从肖萧的脸庞蔓延到她的身后说道。

    “小姐,我知道你关心钱斌,不过,现在的情况可能由不得你了,也许你想告诉我们你想保护我们的安全,可是我估计呀,现在我们就算想走,可能也走不了了。”

    肖萧急得拍起了桌子问道,“什么什么意思?”她瘦小的肩膀使劲的抖动着。

    小王眯了眯眼睛说,“你往后看。”

    肖萧猛的一回头,张大了嘴巴再也说不出话来,她见到从东方发白的天空边缘,一团翻滚着的浓色,雾气就像是蒸腾的水蒸气一般,从遥远的树林深处蔓延过来,推举着,宛如海浪一般滔天气势,波涛汹涌的乘着微风拂来,转瞬之间就席卷了整个森林,用不着几分钟恐怕就要覆盖整个村落。

    “这这这不可能,按照算法,应该还有好几天呢。”

    “看来上天也注定要让我们留在这儿,”小王嘿嘿一笑,眯着眼给钱斌使了个眼色说,“肖小姐,比起什么山雾了杀人事件了,我更在意的是,为什么你会是下一任的长老?”

    肖萧欲言又止,喉咙微微颤抖,她刚想说些什么,整个村里,突然起了骚乱,看来其他人也注意到这浓墨一般扑卷而来的雾气,这时候从村管所的会议室方向,蹿出几个人影,很快锁定了这边。

    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大喊肖萧的名字,肖萧再也坐不住了,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两人,微微一鞠躬,一句话也不说,掉头就离开了凉亭,留下钱斌和小王错愕的坐着。

    钱斌傻傻呆呆的站在凉亭里,望着水杯微微颤抖的茶沫,小王一巴掌就呼了过来说道,“你还在愣着干嘛?傻傻傻子,赶紧追上去。”

    钱斌这才反应过来,小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跟着两人就来到了村管所外。

    这时候,人群已经聚集起来一个一个的进了会议室里面,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这么突然又井然有序的。

    眼看人群攒动,一个一个的钻了进去之后,只留下钱斌和小王两人在屋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他们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蓝凤凰,蓝凤凰,”钱斌的手忽然大叫,一时间所有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他们两人身上,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不敢吭声。

    钱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觉得这一双双眼睛就像是一道一道镭射激光扫在身上一样。

    他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

    小王偷偷的扯了扯他的衣袖,说道,“我估计你是把他们头儿的名字给喊了这群人,可能要毛了。”

    两人缓缓的往后退去,人群一点点的围了上来,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僵硬,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重的时候,蓝凤凰却忽然出现。

    他拨开众人,款款来到钱斌跟小王身边,回头说道。

    “你们先进会议室等我,我一会儿就来。”

    “两位——借个地方说话,可以吗?”蓝凤凰看了看两人一眼,见到他们没有离开村落,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钱斌望着村管所,他记得刚才肖萧就是从这里进去的,仍然不死心问道,“肖萧她,她是不是在里面?”

    蓝凤凰的眉头一皱,眼睛微微一挑说道,“你认识肖萧大人?”

    这蓝凤凰一说话两人就忽然感觉到不对劲,面面相觑,小王心里想的是,这蓝凤凰到底何许人也,而钱斌则心里微微震惊,如果来凤凰都叫这个肖萧大人的话,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个我一会儿给你们解释,我们先找个地方聊一聊吧,”蓝凤凰看了一眼村管所的方向,说道。

    钱斌还想说什么,小王拉拉他的衣袖,钱斌才无奈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又回到了刚才凉亭的地方,茶还没凉,蓝凤凰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水,又看了看村管所的方向,当下已了然于胸说道,“看来两位跟肖萧大人应该是多年的朋友是吗?”

    “嘿,那丫头啊——”钱斌刚想大放厥词。

    忽然见到蓝凤凰的气势不对劲了,她的眼睛一眯,整个人的气势就架了起来,好像是一头逮捕的雄狮一般盯着钱斌的眼神,流露出锋芒。

    “钱斌是吗?”蓝凤凰捏了捏拳头,拳头上的骨节嘎吱嘎吱响。

    钱斌吓了一跳,当即回道:“是,是我。”

    “如果以后您再对肖萧大人直呼其名,不尊敬的话,我们村里的人可能会对你们采取一些非常措施。”

    钱斌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肖萧……”

    蓝凤凰的眼睛又瞪了过来,他立刻改口。

    “肖萧大人,嗯,对,对,她跟我曾经是战友。”

    “既然二位跟肖萧大人是故交,那有些话我也就不隐瞒了,”蓝凤凰点了点头坐下身,示意两人,似乎也是想让他们坐下来,小王跟着,毫不犹豫的坐下来。

    小王道,“您就是蓝凤凰是吗?我姓王你可以叫我小王。”

    “王小姐请坐,”蓝凤凰点了点头。

    “村里一年一度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关于这个仪式,准确的说应该是与先祖的对话,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了。”蓝凤凰说到。

    “但肖萧……我是说肖萧大人,但是他说好像每年这个仪式起雾的时候都会死人。”钱斌想了想说道

    蓝凤凰听了之后,爽朗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好了,那是迷信。”

    听了蓝凤凰的回应之后,钱斌更加混乱了,“你们这难道算是科学吗?”他心里暗暗吐槽。

    “不过这几年的确容易出事情,一旦起了雾,村里就不太安宁,这也是事实,所以肖萧大人的担心也是有根据的。”

    钱斌点了点头,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蓝凤凰大人,我想问一下,关于这个仪式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具体的操作,或者说是,要做什么具体的事情呢?”

    蓝凤凰想了想说道,“那就是传承,按照惯例处理,作为继承人的新一代长老会沐浴更衣,着装打扮之后,到我们的先祖祭祀的房间里,与先祖进行一对一的沟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