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迷失方向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93更新时间:2020-11-22 09:03:26
    钱斌无奈的瞥了他一眼,颇有些埋怨的说道,“你当然是没印象了,毕竟当时欺负我的也有你啊。”

    “啊??我有吗?”小王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到钱斌笃定的点点头,小王自己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她笑了笑说,“嗯——你,你别太在意啊,我这个人就比较随大流,他们怎么做我也跟着做,所以可能我真的没意识到。”

    钱斌展开两手两腿,平躺在车盖上,仰望星空,眼睛里满是回忆,他说,“我倒不怪你,毕竟这件事情也不能说是某个人发起的,只是一向的传统,毕竟我是警队新人儿,又是部队下来的,所以很多人以为我是找关系,这个不假,我的确是有点关系的。”

    “那也没冤枉你啊。”小王苦笑。

    “但这个关系和你们想的那个不一样,我之所以能进警队呢,主要是……”钱斌在这里卖了个关子,引得小王更加在意

    “主要是什么?”小王眨了眨眼睛问道。

    钱斌低笑一声说,“其实也没什么,主要就是因为我能喝。”

    答案太过冲击。小王差一点从车上翻下来,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肌肉猛男少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空张嘴,舌头抖了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当时,前辈她把你们都训了一顿,她说了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前面说,她说,不管什么途径什么方式,从哪里到咱们警队来,最后说话的都是实力和成绩,拿不出实力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歧视别人,甭管他是以喝酒还是以什么目的方式进到警队里,只要能断案能够查清楚事实,那就是我们的好同志。”

    说完这段话,钱斌又赶紧摇摇头说,“不不她不是这样的语气,我模仿不来我,总之,我听他这番话之后,我才下定决心,我我一定会,一定会让她认可的。”

    小王看着钱斌那决然的表情。忽然有一种憧憬和嫉妒,她想了想又说,“其实我能理解你的那种心情,我也大概能想象出小赵是怎么说出这番话,不过,不过怎么说好呢?小赵确实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她最在意的就是,就是公平和合理。”

    “而对我来说这些是最重要的。”钱斌嘴角的笑成了一杯苦酒。

    两人就这么促膝长谈,一时间从赵冷的话题聊到了柴广漠,仿佛有说不尽的话,从警局的事儿聊到了案子的事儿,从案子的事又聊到了大学的事,当然钱斌她没上过大学,可是看着小王绘声绘色的描述,眼睛里仿佛生了星星一样闪烁的不停,他听得也是起劲,小王讲的就是越玄乎。

    小王的话里,十句未必有两句是真的,只不过听得钱斌亦真亦假,颇觉如梦似幻,泡影一般,倒也欣慰。

    只是两人这么聊着聊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前边忽然想起什么,抬手看了看手表,嘴里发出刺耳的声音,他大呼道,“不好不好

    。”

    小王还讲的不亦乐乎,忽然被中断,脸上有些不爽问道,“怎么不好了?我说的不好吗?”

    钱斌连忙摇头说,“不是不是,王前辈。”

    “打住打住打住,你你还是叫我小王好了。”小王一听,鸡皮疙瘩就差从手臂上起到脑袋顶了,被这小子正正经经这么一叫,她觉得自己至少老了十岁。

    钱斌不在乎那么多,他改口说道,“小王,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前辈他们去了已经有快两个钟头了,这还没有一点回音,会不会……”

    “不会不会,”小王立刻打断了钱斌的想法,狠狠敲了敲他的头说,“想什么呢小子?能不能不要说这些胡话,乌鸦嘴的你,什么会不会肯定不会。”

    虽然不知道钱斌到底想说什么,但是小王心里很清楚,让他说出来了,自己恐怕也要担惊受怕,于是赶紧打住,但话头一提起心里就开始犯嘀咕,毕竟两人等的也太久了,这小赵和老柴两个家伙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偏僻角落里去谈情说爱了,把自己两人丢在这,估计早把车的时候忘到九霄云外了,小王虽然是这么想,但毕竟,心里还是颇为歉疚。

    “虽然说不会吧,”小王吸了口气说道,“但,咱们还是得去找找他们。”

    钱斌看了一眼抛锚在路边上的车,“那车怎么办?”

    “害。”小王笑了笑,拍拍前面的肩膀说,“你怎么那么迂腐呢?车是死的人是活的呀,这深山老林里面咱们这车又抛锚,还能有人把它偷了不成,行了,别死坐着了,咱们这就出发了。”

    “出发去哪儿?”钱斌仍不解。

    小王笑了笑说,“还能去哪啊?当然是去找他们俩呢,我跟你说啊,他们现在肯定躲在一个什么地方,哎呀,那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呢?不用说咱们一定要蹑手蹑脚,悄然找到他们,绝对不能打草惊蛇,给他们来一个难以忘怀的夜晚。”

    看来小王心里已经有了计划,钱斌也只能无奈的摊手跟在他身后,两人弃车而走,循着山路准备着赵冷和柴广漠消失的方向,沿路去找。

    没走两步,小王一开始还兴奋的嘴里胡说八道,把山上的趣闻,传闻和妖怪的怪谈轶志什么的,都绘声绘色地讲给钱斌听,但是说到一半她自己就怂了,听到草垛里的虫叫在配合深山老林里的婉转夜莺的鸣啼,就好像踏进了另一个世界的门一样,她不禁放慢了脚步,用手揽住了粗壮的胳膊,这样心里才稍微踏实那么一些。

    钱斌也学会了,他牵着小王,忽然在她耳边,低声提起两个字眼,“闪灵,咒怨。”

    他的语气就像是软绵绵的棉花塞在汹涌澎湃的湖水里一样,飘荡起伏不着根基,听着小王,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她就差尖叫出声,然而,却没能叫出来。

    没叫出来的原因倒不是小王的胆子突然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而是另一件事情引起了他们俩的注意,虽然钱斌只是想

    吓一下小王,但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给力的给他迎头痛击。

    他们都默契地安静下来,草丛里却传来声音。

    两人站住脚步,踏着碎裂的草垛发出踩到纤维或者是塑料的那种声音,然而声音停下之后,还有余韵未散,这不是他们脚步的延伸,而是另一到脚步声,离他们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是这声音在静谧的夜里却格外的醒目。

    小王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脸上一时紫一时绿,她用气音对钱斌耳语道。

    “我告诉你这他妈就是闪灵咒怨的情节,你你我我要是死在这儿,你得给我负责。”

    小王这时候说话像是漏了气的气球,哆哆嗦嗦一个字儿也整不清楚。

    钱斌却淡定下来,他佝偻着腰,手肘深处从小王的背脊上穿过,勾住她的肩膀,低声道,“别着急别害怕,咱们先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夜幕的丛林间,墨水一般的夜色浓重的席卷而来,没有一点灯光,在微亮的月光下两人几乎都见不清,中间发生了什么?但却确定无疑的是,他们确实听到了,从道路的另一边,披荆斩棘来了一个黑乎乎的身影,颇为壮硕,比钱斌还大了一号。

    “看得见吗?”钱斌低声问。

    小王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都静止了,她确实见到了,见到的是在路边一个,看起来就像是巨石强森一样的巨大身体,看上去两米来高,身上爆炸般的肌肉堆起来像小山一样的,恐怖表情就像是穿过森林而来的一个杀人魔一样,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月色下闪着亮闪闪的光亮,像是什么坚韧的武器,一路朝两人所在的方向来。

    “发什么傻,赶紧跟我走,”小王压低声音,紧紧抓住前面的手,把他按倒在地,匍匐着朝草丛深处前进,生怕叫人看见或者听见。

    “怎么了?”钱斌颇为意外的问道

    “你傻呀,”小王一边用手肘匍匐着迈入一人高的更深的丛林当中一边说,“你不知道这个剧情吗?杀人魔,咱们可要遭殃了。”

    钱斌翻了翻白眼说,“不会吧,咱们没那么倒霉吧,再说了你怎么知道那是什么?”

    “我就是知道,”小王说不上来,不过她也的确有这么一种直觉,当然这直觉多半是不对的。

    可这时候恐惧和直觉已经掩盖了她的理性,全身散发出的恐惧感让她急着想远离这个地方。

    钱斌很无奈,回头看了一眼,也跟着小王一起匍匐着,朝更深的林子走去,并没有判断方向,也来不及考虑离道路的远近,整个翠峰岭分为原始景区和自然景区两部分,原始景区是远偏离道路的深山风光,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但因为成本受限,似乎也没有拿铁丝网或是什么隔离手段完全隔离开来,因此可以自由出入,两人就这么一直往上走,不多时便已经迷路了,原始林区的位置不仅找不到一条通路,他们更是在这海洋一般的墨绿森林当中,迷失了方向。.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