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幽灵行动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2更新时间:2020-11-19 09:07:05
    赵冷还是觉得怪不真实,尤其是天还没有大亮,他们就跋山涉水到了城东郊区,从崎岖波折的山洼洼里开出百十公里路,折腾了小半夜,就为了一个既定囚犯的一番胡话。

    至少她认为那是胡话。

    开车的是柴广漠,他自称腿脚已经灵便了,不过以防万一,还是拄了一副拐,老冯说这叫光荣就义,老柴却自嘲这就是赵本山上身。

    赵冷不知道半夜山路上飙车算不算找死,但她根本没脑子去想这些。

    现在一颗脑袋连马局长都拽不下来。

    一切证据都指向一个真相:

    殷勤待她的马局长,难道是一个虚伪的谎言。

    赵冷不相信,怎么也信不过。

    柴广漠从赵冷的脸色上读出了这些信息,若非如此,他怎么会说:“不管这是真是假,假设我们真的能弄明白这件事,也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赵冷暗叫一声该死,自己或许根本就多余问这一句。

    柴广漠老早就等她这么一问。瞧他阳光四射的表情,迫不及待地从上衣口袋里抖出一份口供来的时候那自信的模样,赵冷连想都不用想,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该死,又上当了。

    如果给赵冷一副拳击手套,她一定二话不说一拳头就抡过去。

    口供上除了日常互相问候父母的一些粗话之外,唯一有效的信息,便是城东翠峰岭景区这个关键字眼。

    姓郭的承认了。

    她哑口无言。

    不知道柴广漠到底用了什么该死的手段,总之这男人好像总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她痴呆一样看着他。

    “喏。”柴广漠打了个响指说:“今晚十二点秘密行动出发,不能没有你。”

    接下来的一切都仿佛顺理成章,又好像是在嘲讽自己。赵冷眯着眼仔细看这口供,上面的确写着翠峰岭。

    老冯紧急纠集了一队特殊成员,钱斌,小王,老柴,还有自己。半夜上路,一辆棕褐色吉普,摇摇晃晃从东头的高速杀入景区山脉。这山脉绵延百十公里,整个范围又常年无人照看,因此显得颇为荒凉,半夜吹拂的冷风飕飕地进到车里,这酸爽。

    等赵冷自己也反应过来进了火坑的时候,早就没后悔药可吃了。

    得。她扁扁嘴,吐了吐舌头,好整以暇地把这张拉她进坑的口供记录收好,后座上的小王朝她投来同情的目光。

    “怎么?”赵冷撅着嘴巴问。

    “上次闪灵咒怨的事儿你们还记得么。”小王撩开发梢,嘴唇上抹了不知道什么色号的唇彩,在这酩酊黑夜当中竟然还颇显性感。

    “前辈的糗事?”钱斌坐在副驾上,扭身回头。

    “死开,你看路!”小王一伸手,把钱斌的脑袋扳直了往回扭去:“这深山老林的,你们坐前面的男人可听好了,得保护我们女人的安全。”

    钱斌“嘁”了一嘴,不情不愿地回头看向窗外。

    几株五六人合围的肥硕粗树仰面袭来,嗖嗖地刮过车顶,吉普也耐不住山路的料峭颠簸,车身半立起足有二三十度角,颠簸摇晃得四人前仰后合,坐立难安。

    小王叫了起来:“老柴,你丫行不行,会不会开车。”

    柴广漠笑了笑,眯着眼从窗里往外看,前大灯挂了。

    “后路更不好走,早让你们系好安全带了。”他猛地踩了半脚刹车,车子颠簸地斜停在路上,黑黢黢的一片山雾冷飕飕地袭来,车门一开,像是穿越到了南极。

    小王撩起半截短袖,恨不得把两个钟头以前的自己掐死在衣柜里。

    赵冷穿了半套风衣,这时候恰好派上用场。

    她轻蔑一笑,朝着小王吐了吐舌头,道:“吃亏了吧?”

    小王恶狠狠的冲她瞪了一眼。

    “别怪老娘不留情面咯。”她用手肘戳了戳赵冷:“前两年局里组织队员去看电影,那事儿你还记得吧。”

    “看的什么?”柴广漠似乎也有了兴致。钱斌从后备箱里翻出修理用的工具箱,两人翻开前盖,忙得不亦乐乎。

    “闪灵,咒怨。”小王又重复了一遍,忽然绕道赵冷背后:“还记得里面的规律吗。”

    小王扭动手指,赵冷的背脊跟着就发了凉,两人闹做一团,冷风呼啸而至。

    钱斌一边拧开前盖,一边推着车子——看起来一颗手臂粗细的藤条悄咪咪地从树杈上虬出,居然绕住了半条山路,这下可让他颇有些发愁,从工具箱里摸出一把银色的小刀,粗壮的胳膊跟着树杈较起了劲儿。

    听到妹子们嘎吱嘎吱的声音,他也忍不住说了起来。

    “我也看过,那酸爽的确是……”话还没说完,小王就把手伸进了赵冷的衣领里面,咯吱咯吱地摸了起来。

    “那回她都吓哭了,你们信么!”

    “不信。”钱斌扭头看向两人,用脚把碎成渣渣的树杈踢开,瞥着打闹的两人。“前辈她怎么会怕这种……”

    赵冷却已经受不了了。

    她的确很怂。

    虽然是警察,但也没有规定,就不能怂这些专门做出来吓人的玩意儿吧。她吐出一口气,挣扎着从小王的“毒手”里折腾出来,浑身上下都爬满了鸡皮疙瘩, 脸色也变得苍白,血色逐渐消退。

    “行了行了,别闹了,”赵冷扭开小王,两人几乎是扭打着翻滚到了地上,小王这才得意的咯吱咯吱直笑。

    老实说,大半夜的,这么一个天光阴暗的场面下,胆子再大的人也会怂吧。赵冷心想,爬起身来,两位男士似乎已经有了结果。

    “看来是爆胎了。”钱斌摊摊手。

    “这情节怎么那么耳熟……”赵冷缩了缩肩膀。

    柴广漠看在眼里,也耸耸肩。

    “看来只有分开行动了。”他说。

    “啊?”赵冷显然是不支持这个行动的。

    “我们卡在山腰,还能怎么办?”柴广漠低笑一声,拍了拍大腿:“小王,你跟钱斌留下来照看车子,我们去走一趟。”

    “开玩笑?”赵冷眼花都快挤出来了。

    “好了,别抱怨啦。”柴广漠起身,也不知道他报废的腿这时候怎么恢复如常的。

    “当真?”赵冷的手被柴广漠扯着离开了“安全”的后座,往山路上去的时候,感觉一切还是虚幻,她深吸了两口气,只觉得肺部出气有点不畅快。

    “当然咯。”

    柴广漠狡黠笑了笑:“我们上来的时候,景区最边上还有几户人家,你忘了?”

    “哦——”

    说起那个——赵冷的确有话说。

    那是东郊翠峰岭的景区边的唯一村落,他们进山的时候的确见过,如果是那里,倒还好。不过她已经后悔了,徒步过去,有一段看上去十分诡异的树丛,尽管印象中这段距离不算远,但是显然比起呆在车里,这一段已经算得上是“大冒险”。

    “难道不该商量一下谁该行动么?”赵冷缩着脑袋问。

    柴广漠眯着眼睛,扁了扁嘴:“这么说,赵警官,您也害怕了?”

    “我?”赵冷簌簌地抖落手上的落叶,腾地站起身:“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怕。我是说,你身体才恢复,旧伤新患,冒险不大好吧。”

    柴广漠玩味一笑:“赵警官的意思是,想要单独行动?倒也不是不可以。”

    他笑了笑。

    赵冷心里恨不得把这个时候的柴广漠大碎八块,这摆明了就是故意整自己。

    柴广漠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赵冷愤恨不已地跺了跺脚,很想扭头就走——但她也的确真的怂,怂到连负气而走的胆子都没有。冲柴广漠伸过来的手瞪了足足三分钟,她才松下一口气,狠狠抓住柴广漠的手掌。

    “走!”她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哀鸣声,不得已拉着柴广漠,自个儿走在前头,咬着牙一头扎进乌黑的丛林当中,湿滑的草丛从她大腿上滑过,湿漉漉的草甸上像是软垫子一样松松软软的,一脚下去,几乎小腿都要齐根没入。

    柴广漠一声“小心”还没说出口,赵冷整个人就倏地一声,从软软的林间绊倒。柴广漠也被她扯得翻滚在地,两人从草丛边沿滚动到深处。

    钱斌在一旁看的仔细,忍不住扶住额头:“前辈她干什么呢?”

    “早跟你说了。”小王一屁股坐上车前盖,笑着抱起一条腿:“她怕的不得了。”

    “那还要让她去?”钱斌有点儿不可置信。

    小王嗤笑。

    “老柴当然有他的考虑。再说了,小赵这脾气也该改改了。”小王说:“有时候,不能总依靠他人。”

    “是吗?”钱斌倒是不大明白,他弯腰进到车里,从明晃晃的后视镜上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手里抓着一把像是尖刀一样的东西,忽然之间闪过一道凌厉的光斑。

    “小心!”

    ————

    翻过这个山头,似乎就到底了。

    赵冷心里这么想着,拽着柴广漠翻上去后,发现仍旧是油墨一样的重彩颜色铺陈在夜幕当中,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但这么说有点儿太俗,赵冷回头看了一眼柴广漠,心里踏实一些,嘴上道:“早知道你身手还这么不利索,我就一个人来好了。”

    “我现在也可以回去。”柴广漠扭头。

    “别别别!”赵冷慌了,就差一把抱住柴广漠。

    后者低笑了两声,喘着气来到一个平缓的坡道上。

    “我们到近路了。”柴广漠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这里是两条垂直公路的交错地,沿着直走,很快就能找到人家,想办法补胎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