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庄严的尸检报告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33更新时间:2020-11-18 09:05:04
    蒋维维脸色苍白的软在原地,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她咬着牙齿心中颇有不甘。

    “其实我倒是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被那样一个可恨的老头控制着自己的人生,并不觉得有意思,而且对你来说,你的事业才刚起步,就受到他的钳制和虐待,对你来说很痛苦,可是你别无选择。”

    “你为什么会知道?”

    赵冷道,“老头的手机里面就有答案,那可能是你们一起时的照片,对他来说是一个美梦,对你来说却像是噩梦,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不过我建议你不要上诉,警方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庭审将在三天后举行,我们会给你准备好的房间,你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蒋维维没了进来时候的锐气,。她茫然无措,整个人就像是失了神的木偶一样被扭送离开了看守所的审讯室。

    赵冷抵着自己的下巴,冷静的看着这一切,这时候屋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她低沉地说了一句。

    “进来。”

    来的人是钱斌跟柴广漠。

    钱斌脸色憔悴的推着柴广漠的轮椅到了她跟前,两人似乎欲言又止,想说些什么,赵冷的预感开始生效了。

    “你们有什么事?”

    钱斌想了想说,“前辈,你你先坐稳了,我有件事情得告诉你。”

    瞧他这扭捏的模样,赵冷觉的有些诡异,柴广漠却一把拦住他说道,“算了,我直接说吧。”

    是庄严那边的消息。

    赵冷心里咯噔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一半,她咬住嘴唇,低了低头说,“他顺利潜入了么?”

    柴广漠停顿了片刻,摇摇头,道:“不,他失败了。”

    “失败?”赵冷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也就是说,”柴广漠眼光锐利:“他已经死了。”

    赵冷背过身去没有说话,气氛一度僵到了极点,也像是急速降温的空气一般凝固。

    钱斌,支支吾吾想要解释说些什么,却都被柴广漠给拦住,赵冷一言不发,她背部开始有一些颤抖,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像啜泣,但仍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这,这样吗,他,他是怎么,怎么牺牲的?”赵冷问。

    “大约半天前,在他潜入敌方行动之后,没多久我们就在临河的河床上发现他的尸体,身上有被拖行的痕迹,有中枪的痕迹也有刀叉和棍棒敲打的痕迹,惨不忍睹,尸体已经被泡的腐烂,但死亡时间推测应该是在凌晨左右。”

    赵冷沉默着不吭声,这件事情就好像告诉她一切都没有改变,甚至变得更加更加恐怖了一样,凌晨的噩梦不仅没有消失,甚至变得变本加厉,就连警察他们都已经开始了被渗透和反噬。

    “老冯呢?”赵冷问。

    “他说想一个人静一静,现在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一下午都没有出来,我们是等到你的审问结束才来找你,怕影响你的心情,不过现在看来什么时候来找你,意义也不大了。”

    赵冷看了眼柴广漠,点

    点头说,“那下午的聚餐?”

    “取消了,”柴广漠点点头说,“现在大家都没有心情吃这个饭了,所以自然就取消了,眼下我们该努力的方向是不能让庄警官的死,没有价值。”

    赵冷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感觉整个人都像是飘飘浮浮的在云上。一切都显得极不真切,甚至有些虚幻,就好像是迷蒙的梦中一样。

    整个警察局里也像是一样的气氛,所有人都沉默不语,对庄严的牺牲,有些人知道有些人甚至连庄严是谁都不清楚,可是被这气氛所感染,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临城的黑恶势力似乎是不可战胜的,似乎是无法磨灭的,又似乎让人难以接受。

    柴广漠坐在轮椅上,望着自己受伤的小腿,双手紧紧的攥住把手,所有人都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就连平时一向开朗的小王此时也一言不发,气氛真的是沉默到了极点。

    到下班前,老冯才把自己放出来,他推开门,身上满是烟味,甚至还有一股酒气的味道,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了些什么。摇摇晃晃的老冯拖着疲惫、困倦的身体出来的时候,警局内所有人的目光唰的落到了他身上。

    “都干什么呢?”老冯贴着墙站稳了脚步,扶着自己的身体,望了望众人说道,“你们没事可忙吗?现在情况不紧急吗?还有功夫在这看着我干什么,都忙起来,今晚加班。”

    虽然没有人敢忤逆他,但也没有人爆发怨言,只不过一声不吭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没有人搭理他。

    老冯找到柴广漠的时候,这小子全身缩着,沮丧地靠在角落里发愣。老冯拍了拍她的肩膀:“只要你还在,那就还好。”

    “只怕是有一天我也不会在了,”柴广漠苦笑,“现在大家士气都没有了,庄严的死就好像是告诉我们两件事情。”

    老冯接过话头说,“第一证据链断了,找不到刘志远的消息,就摸不清这个姓郭的等一系列黑恶势力的证据,摸不清证据我们就没法定罪,没法定罪就得等他们报复,最近又回到了原点。”

    柴广漠点点头,说道,“至于第二,你我都明白,庄严一死,之前所有的卧底行动都前功尽弃,整个敌人内部恐怕已经没有我们的人了。”

    老冯叹口气,撇下一根烟,递到柴广漠手里,自己也抽了起来,“恐怕以后行动是越来越难了,怎么样?老柴,多年不见,看来你也受伤了,不仅把自己混成这个凄惨的模样,没想到连这样的案子也破不了了。”

    柴广漠笑了笑,望着老冯那哭丧的脸说道“,彼此彼此吧,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两人如此寒暄,这时候赵冷突然冲出来给了两人一人一个爆栗,狠狠的说道,“你们到底玩的什么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能笑得出来,案子破不了,庄严白死了,这些哪一个是好消息?为什么你们还能在这里谈笑风生,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呢?”

    老冯仍旧笑着,他放下烟头,眯着眼看着赵冷问道,“那我问你了小赵,我如果愁眉苦脸,怨天尤人,在这里检讨自己的过失行动

    ,为自己打上30大板,难道事情就能有转机了吗?”

    赵冷摇头。

    柴广漠也跟着说道,“不是我说你啊,赵冷,如果你真的想破这个案子的话,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笑到最后,而不是哭到最后,怎么说也不能哭着个脸,那可是很难看的,难看的脸就没有好运气了,没有好运气你还拿什么破案呢?”

    赵冷竟然无言以对,她紧紧的咬着牙齿,狠狠瞪了两人一眼说道,“那我倒是想知道两位有什么高见。”

    老冯拍了拍赵冷的肩膀。

    “不要被自己的情绪蒙蔽了双眼,庄严的死一定有它的意义,再小的意义也是最大的破绽,既然敌人恼羞成怒的杀了他,我想,他们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庄严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柴广漠跟着点头说道,“没错,我想庄严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以他的身手和计谋,要脱身并非难事,但如今依然选择了死亡,那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那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赵冷问。

    “我一直强调一句话,”老冯说道,“尸体也是会说话的,现在既然敌人已经无法处理尸体,证明他们内部也乱了套,这是最好的信号,庄严并不是白死的,我们先去看看他的尸体。”

    赵冷瞪大了眼睛问道,“难不成你想解剖?可他都已经死了他,我们怎么能这么对他。”

    柴广漠意味深长的看了赵冷一眼,笑道,“不是我们能不能这么对他,而是已经做了。”

    “什么?”赵冷傻了眼。

    老冯递给赵冷一张纸,上面写着解剖报告。

    “下午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说冷静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等这个东西。 ”

    “怎么样?现在到底是谁放弃了?是你还是我呀?”老冯笑了笑说道。

    赵冷真是被两人的这一出双簧整的是哭笑不得,又想哭又想笑,情绪顶到胸口,也不知道该如何释放。

    她狠狠的从老冯手里抢过这张验尸报告,直跺脚的说道,“你们真是过分,有什么事情居然不早告诉我,把我蒙在鼓里,逗人很好玩是吗?”

    柴广漠却摇头“老冯这的确是为你好,以你的情绪、把控能力,知道这件事情的同时又要看解剖记录,恐怕你会撑不住的。”

    赵冷的确没有自信,她不可能在得知自己的同伴死亡之后,还能一门心思的铁心去查案,同时还要去解剖自己的好友,这简直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行啊,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做,你还不如留在办公室里等消息?”老冯问。

    “不可能,”赵冷再一次的拒绝,“你们休想一次又一次的抛下我,这一次我一定要追查到底,让我去验尸房。”

    赵冷戴上手套,抓着手里的验尸报告记录单,雷厉风行的走在两人前头。

    柴广漠耸了耸肩,嘲弄的扫了一眼老冯,似乎在说我早告诉过你。.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