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复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8更新时间:2020-11-17 09:06:13
    由于赵冷的行动实在太招摇,她一个人几乎霸占了整个警察局内的警力资源,没一会儿就震动了柴广漠,他推着轮椅跟钱斌等人一起找到赵冷,见她一门心思扑在案子上,也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等待她身后。

    赵冷这个时候在审讯室里,仔细的盯着屏幕里的蒋维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双手紧紧攥住,紧张的脸色都开始起了变化,见到她徘徊好久,终于走进了宾馆,狠狠的跺了跺脚,恨不得叫出一声好。

    蒋维维鬼鬼祟祟的进到宾馆里,她确认四下无人,来到前台,压低了帽子,低声问道,“不好意思小姐,我想问一下那个,请问203的住户?”

    赵冷早知道她会来,就跟这边的宾馆已经打过招呼了,对方也表示会全力配合警方。

    不仅提供了全贴合的通信记录和摄像头权限,就连前台也答应配合警方行动。

    一听到蒋维维问起203这个房间,那前台小姐的眉头紧紧一皱,忽然放下手里的活,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一抬起头来,面带职业微笑的看了看蒋维维,说道,“啊你好,是这样的,203的顾客因为一件突发事件突然需要紧急医疗资源,然后这个时候好像已经到医院去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

    蒋维维有些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她伸了伸舌头,似乎有些口干舌燥,咬咬牙又问道,“是这样,我我和他是朋友,然后,嗯,他让我来找他,所以我就来了,现在他他去哪家医院了?”

    “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我们没办法透露,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要不这样吧,您可以把身份证先登记一下,然后去他房间,等他,我想这个应该是可以的。”

    蒋维维点点头,把手伸进包里,似乎想拿出身份证,但是突然又停住手,犹豫了一会儿,掉头就要走,而那小姐立刻拦住她问道,“请问怎么了?”

    蒋薇薇立刻挣开她说道,“没什么,我突然想起还有急事我我得走一趟,”她紧张得有些结巴,还没走出门,忽然又觉得不对劲。

    “等等,你说他,出了意外?”蒋维维站住脚步,回头瞥了前台一样。

    “紧急事故,警察说是意外事故,老人已经醒过来了,但是他什么话也不肯说,小姐。应该是一件意外。”

    “事故——意外,嗯,这么说,他没有说自己是被谁袭击的?”

    “应该没有,警察过来调查了一会儿就走了,说是没什么问题,他也说自己能去医院。”

    蒋维维眯了眯眼,似乎有些不信任眼前的这位前台,但又有些犹豫,她在大厅里徘徊好久,突然间下定了决心,“你让我去看一趟,我有些东西放在他那儿。”

    前台点点头,领着蒋维维来到2楼,找到203房间,门虚掩着。

    “老家伙门也不锁。”蒋维维嘟囔一句。

    前台尴尬的笑笑说,“这是老先生的要求,说最好别锁门。”

    蒋维维将信将疑,跟着前台进到房间里,发现这房间似乎被人布置过,杂乱中有一些井然有序的模样,她下意识的来到阳台边的背影前,看着这熟悉的影子,忽然眼光有些闪烁。

    “你没事把?”蒋维维下意识问道。

    “有事没事,你心里不清楚吗?”苍白的声音从背影传来。

    蒋维维遣走了前台,熟练的趴到床头柜边,低声道:“那是个误会。”

    “误会?”声音颤抖着与她对答如流:“误会是什么?我醒过来的时候,胸口插着一把刀,这也是误会吗?”

    “那是我失手。”蒋维维起身来,抓着手里锋利的剪刀,一步步来到这背影后面,直直刺去。

    谁知道这身影却主动扭头过来,脸上带着一抹狠厉的笑,一手夺过她手里的刀,另一只手握着相机,拍下她狰狞扭曲的脸孔。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蒋维维惊叫。

    屋外这时候响起脚步声,前台小姐也跟着来到门口。

    “当然是工作,说完这句话,”前台就牢牢锁上门,。

    与蒋维维当面对质的并不是别人,是柴广漠安插在旅店里的警察,前台配合这些警察把出口堵得严严实,。

    没过多久,蛰伏在宾馆里的便衣纷纷行动,很快就控制住手无寸铁的蒋维维。

    赵冷也火速赶往现场。

    蒋维维此时在房间里似乎已经冷静了下来,推开门,只见她一屁股坐在床上,整个人淡定又从容,翘着二郎腿,撩开自己的长发,脱下黑色的帽檐儿,抽着一根细长的女人烟。

    一见到赵冷,她也不惊讶也不慌乱,低叫了一个“哟,”继续嘬了两口烟头,才缓缓起身说道。

    “果然是你们玩的把戏。警官,你说这么绕来绕去的有什么意思呢?”

    赵冷扭了扭脖子,她只使了眼色,身旁几名警察就立刻展开行动,两人叮叮当当的来到蒋维维身前,掏出一个手铐铐在她的双手上,后者并不抵抗,只是歪着脑袋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警官先生,第二次见面就送这么隆重的大礼?银手镯?”蒋维维苦笑地自嘲,举起双手,执勤的警察替她戴上了手铐。

    赵冷笑了笑说道,“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这是警方送给你的大礼,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蒋维维吐出一口烟雾,说道“跟你们走也不是不行,不过,作为一个自然人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觉得我有必要知道,理由,为什么。”

    赵冷听了她的话,四下打量一番说道,“为什么你心里自然清楚,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提示你一下好了,作为一个旁观者,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如果我说是来见老朋友,你肯定会觉得很奇怪对不对?”蒋维维笑了笑说。

    “你知道我的意思,”赵冷也笑了笑,“而且警方的证据也不只是这一个,还有多位目击者称在城市各个角落证明你抢劫的事实。”

    蒋维维只抽烟不说话。

    “让我再问你一遍,蒋维维,蒋女士,请问你万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又是为什么?”

    “万里迢迢?”面对赵冷的质疑,蒋维维显然觉得有些不置可否,她腾的站起身来。

    “如果我说错了还请见谅,不过我们可以推测出,您是刚从美国旅游回来,所以就算说一句万里迢迢,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蒋维维心态也的确好,即使如此,被警察对峙她仍然不慌乱,甚至笑了笑说,“你们该不会是在我屁股上装了什么追踪装置吧?连我从哪出来你们都知道。”

    赵冷笑而不语。

    “好说好说,既然你们都问到这个点儿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我从美国回来,来这里当然是为了见老朋友了。”

    赵冷又拿出那张照片问的,“是他吗?”

    蒋维维不经意的挑了挑眉毛,又抽一口烟说道,“是不是的不重要吧,你们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

    赵冷抿了抿嘴说。“这个问题当然很严重,这个老家伙他可是一个重要的人质,我们不可能说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身份调查我们已经在进行了,如果你不想给警方一个最坏的印象的话,我建议你不要撒谎。”

    蒋维维,啧了啧嘴。

    她抽着烟说道,“好好好,既然你们问了,那我也就说了,没错我的确是在找他的,我跟他算是忘年交了。”

    赵冷道:“忘年交?麻烦蒋小姐请你说的更仔细一些,更详细一些,更准确一些,什么是忘年交?”

    “他是个老头,我是个年轻姑娘,我们俩之间交朋友不就是忘年交吗?志趣相投,或者说有一些共同兴趣走到一起,作为一个朋友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不是吗?”

    “你一直在躲避我的眼神,什么忘年交,恐怕也是你在鬼扯。”她盯着蒋维维的眼睛说道。

    蒋维维低笑一声,说,“如果你也被一名凶狠的警察给这样死死盯着,你跟我也会一样的,相信我。”

    赵冷也不追究,继续说道,“不过呢,局内有一名警察特别喜欢调查此类案情,所以对你的身份和这位老者的身份进行了一番核查之后,初步确定,你可是他的干女儿。”

    这女人听了这话之后,整个脸就像是揉皱的纸,碎裂开来,她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把抽到一半的细长香烟直接扔到了地上,用高跟鞋使劲踩成了粉碎,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牙齿咬得几乎要裂开来,她盯着赵冷狠狠的说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被她的气势所威逼,赵冷仍然面带微笑说道,“也没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嘛?如你所想,你俩的关系非同一般。”

    “你凭什么这么说?”

    “当然有根据喽,”赵冷挠了挠鼻头说,“像是共同出入公共场所的亲密照片了,像是一些公共场所的监控录像,像是你们之间的开房记录。”

    蒋维维又啧了啧嘴。

    “究竟是什么样的警察才会无聊到去查这些八卦的事情,我就想问一句,赵警官,请问我跟一名老年人谈恋爱跟你们警方有什么关系?耽误到你们什么事情了?”

    “那倒没有,谈恋爱甚至结婚,就算你们能生育,那也是你们的自由,我管不着,”赵冷笑着说道,“但是如果涉及到其他的事情,你心里有数,那可就是我的工作范围了。”

    蒋维维心里明白,终于到正头戏了,她咬着嘴唇说道,“放马过来。”

    案子卷宗归档,蒋维维一案也告一段落,赵冷把她带回到警察局进行进一步审理。

    赵冷跟在后面,松了松手套,她不免有些紧张,浑身都是汗,脸色有些发白,回到警察局就见到了一直在等待的柴广漠,柴广漠扫了她一眼,拍了拍轮椅说道:“要不是我坐在这玩意儿上,我真想站起来,给你一个拥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