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怪异的少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15更新时间:2020-11-13 18:05:21
    “尊敬?”文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他们是尊敬地怕你咯?”

    赵冷笑得直不起腰,转眼便来到案发现场所在的空旷房间,这里被簇拥的警察几乎堵得水泄不通,一来到此地,赵冷的眉头就紧紧锁住,她拨开众人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这些警察一见到是赵冷来了,纷纷退让出一条路来,其中一个,向她敬了一礼,道,“赵警官,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少给我贫嘴,”赵冷白了他一眼说道,“出什么事了赶紧跟我说。”

    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有些忸怩的说道,“是这样的,嗯,就是按照您的吩咐我们来特意保证那只死猫作为证据。”

    他话说不下去,似乎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赵冷就知道大事不妙,于是推开众人立刻钻到屋里去,他叫上身后的文虎等人说“你们跟我一起来。”

    几名警察先是一愣,一旁的警察也似乎不太愿意让他们进来,于是问到“赵姐你这是干嘛?”

    赵冷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说道,“让他们进来就让他们进来,少废话,他们是我现在的助手。”

    警察自然是拗不过赵冷的。

    文虎带头的几名少年一进到屋里,更是目不转睛,眼睛都瞪的发直,这地方未免也太奢华了,地板就像是擦过的镜面一样,木头上几乎能映出人的脸来,四周的空气也时时散发消毒水的刺鼻气味,总有一种高级感,窗户上的大玻璃看起来是从头到脚,落地大窗,看上去就像是宫殿一样的豪华。

    少年们的目光被珠光宝气的奢华酒店吸引,脚底生了根,拽也拽不动。赵冷无奈,只有催促道,“现在不是欣赏这些的时候,我知道你们感到新奇,不过你们先来看看这个。”

    赵冷她一进到屋里,就被这东西吸引了目光,警察们一直看守着现场没有人动,所有的证据都还原在现场的各个角落里,连位置都不曾移动,而这死猫,那只**颇为雄壮,肚皮特别圆润的波斯猫,身体覆在光滑的地板上,而这时它的尾巴上那簇羽毛却像是变了模样,居然有些发黑。

    抬起头就能见到立得端正的值班警察,他们老远见到赵冷,身板挺得更加笔直,像是丛林当中一株一株的苍松,或是槐树。赵冷满意地冲他们点头,“你们一直守在这里,有人进来过吗?”

    几人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赵姐,您是懂我们的,这次上头专门命令下来,除了专门负责的警察,其他人都不让进。”

    赵冷点了点头,心想也不太可能,毕竟这地方已经严加看管,绝不可能除了警察之外的其他人能进的来,就算是警察想进来,除了自己等几个重要负责人之外,其他人没有上头的文件估计也不行。

    “那这是怎么回事?这只死猫作为重要证据,怎么会像是有受过摆布一样”

    “大姐你看,这猫咪怎么了?死了吗?”文虎惊呼。

    几个人也都欢呼着见到这条死猫,一个个蹲下身来,对

    她又指又戳又问又看的,好不乐乎一时。

    赵冷点点头说道,“这只猫也是这次案件的受害者和他的主人一样,都死于煤气中毒。”

    “那真可惜了,”文虎一听到是煤气中毒,眼睛闪了闪,忽然说道,“煤气中毒,难道是自杀吗?”

    赵冷眼一挑,看向这文虎,“你居然知道煤气中毒,是怎么个死法吗?”

    一旁另一名小伙子拉拉赵冷的手,“文虎他的父母就是死于煤气中毒,当时村里人都说是自杀。”

    赵冷这才知道自己失言,于是立刻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说道,“其实也不一定是自杀,有很多情况能证明他们是他杀的。”

    “我我”一个少年忙举起手来,似乎有无穷的表达欲,他立刻说道,“电视里我见过,就是有人偷偷的把一个人迷晕了,放在房间里关上门窗,然后打开煤气就能产生自杀的错觉,其实是他杀,这个我知道。”

    他话才说完,文虎狠狠瞪了他一眼,旁边几人也是,翻着白眼看着他。

    赵冷扑哧一笑,想逗逗他们,于是问“,这么说你们也觉得,这个刘志远是这么做的是吗?”

    被赵冷这么一问,这少年才发现自己失言,没想到,自己勇于表达居然还成了警方的证据,他脸吓得铁青,两眼发白,忙忙摆摆手说道,“唉,大姐大姐,我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可千万别信,这就没有没有根据,没有根据我,我真的是随便说说的。”

    眼看几名少年的怨气快要到达极致,赵冷这才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行了吧,你就招了吧,就是你,没有你的推理警察还真查不出案子来。”

    少年哪里晓得赵冷说的是反话?反倒文虎他们听得明白,纷纷笑起来,跟着少年打成一片几人,瞧他委屈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开来。几人推诿着交头接耳,这才搞清楚原委,少年哭笑不得,脸上的表情也颇有意思。

    赵冷哈哈一笑,似乎好久没有像这样,天真愉快的,感受到如此童真和烂漫了,他揉了揉少年的脑袋说道,“好啦好啦,逗你玩儿的,要你这样随便一说就能找到证据,警方就不用那么大费周章了。”

    几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笑了起来。

    赵冷又说,“而且啊,你们说的这个问题警方早考虑过,但是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1个问题就是关于这个煤气阀门的问题,阀门上指纹已经鉴定过了,警方也推测过当时的情况,受害人也就是这个余小姐最后一次关闭阀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动过这个阀门,也不可能是有人故意打开阀门产生煤气泄漏。”

    有一个孩子想了想说道,“也就是说不可能是自杀或者是故意的他杀,那还能是什么意外吗?”

    赵冷摇头说道,“我猜也不会是意外,毕竟你想想工头已经找来了,他们正在排查管道的漏气原因,如果他们再查不到任何漏气的结果的话,那么这个可能性也会被排除。”

    听到赵冷的话,几个脑袋都快啄破了,其中

    一个说道,“这可就怪了,大姐,这又不是他杀,又不是自杀,也不是意外,这难道是灵异事件?”

    几人笑作一团,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自然也没有人会去想到其他的可能性,赵冷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也不归我们管呀。”

    “而且从这个原因上来看,暂时你们倒不必担心这个刘志远的犯案嫌疑,因为警方也确认过这件事情,你说的,如果真的是他主动泄露煤气的话,在现场的时间和他不在现场的时间相隔至少有四、五个钟头,可是余小姐是在凌晨才死的,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像这样的房间,煤气充满,最多只要半个钟头就够了,如果余小姐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话,顶多不会超过半个钟头就会出现肢体死亡,而根据法医的鉴定结果,她的死亡时间应该推迟了4~5个钟头,这个时间,刘志远是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不在现场的。”

    一听这话,几人都舒了心,纷纷咽下一口气说道,“那按照大姐你这说法,大刘估计就不会是凶手了,那我们还来干什么呀?你直接叫人把他放了,不就行了吗?”

    另一个揪住他的衣服,怒道,“你没听大姐之前说的什么吗?大刘不是被他们抓走的,你怎么不信呢?”

    几人争吵作一团,赵冷也只能叹口气。

    只有文虎,似乎若有心事似的,他抬起头来看着赵冷问道,“可是如果真的是像你这么说的话,为什么警察还要还要怀疑大刘呢?”

    “嘴上说说的确是这样,但这其实是我的猜想,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这样——不过如果是,那么,刘志远的确有嫌疑。”

    赵冷心里想的是刘志远和余墨小姐两人之间的恩怨。她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这些十六七半大不大的小伙子们,未见得能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

    孩子们听得不大清,毕竟他们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一个个也都瞪大了眼睛,全当做是故事来听,简直就是云里雾里也不知道这警察姐姐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更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反倒是文虎似乎若有所思,他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是大刘作案的话,他早就对这个余姐姐怀恨在心,想要杀了她是吗”

    赵冷说,“这只是私人恩怨,警方甚至掌握到另一部分的证据。他们俩似乎不仅仅是私人仇怨,好像在某些事情上还有利益纠纷。”

    “利益纠纷?”文虎瞪大了眼睛

    “就比方说,你们都是一个班的学生。有一个人考了第一,其他孩子自然就只能屈居第二或第三,一个人拉高了全班的平均水平,那么低于平均水平线的其他学生是不是就被触犯到自己的利益了呢?嗯,当然这个例子觉得不太对啊,不过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有人得了好,有人就得不到,毕竟资源就那么多,不可能人均分配。”

    几人听的是似懂非懂,不过倒算是理解了大刘这个心情,但他们仍然不答应赵冷的推测,纷纷攘着嘴说道,“可是姐姐你也不过也是随便推测吧,这这这种事情有什么根据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