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底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18更新时间:2020-11-09 09:02:12
    胡胜男却滔滔不绝。一口一个“鬼地方”,又是嫌弃似的从身上卸掉没有撕下来的胶带,扔到一旁,几步跟在马局长身后。

    钱斌本想直接破门而出,问个清楚,或许这就是找到线索,赵冷却拦住了他。

    “他给线索了。”赵冷直说了一句话,钱斌就立刻明白,两人眼看着马局长和胡胜男逐渐消失在夜色里,这才敢重重喘出一口气,躲到一处阴暗的角落。

    “如果直接冲上去,可能招致不必要的麻烦。”赵冷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果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赵冷的情绪很低落。

    钱斌惊讶地瞪大了眼,他知道对于赵冷来说,马局长意味着什么。但是没想到事到如今,她仍能如此淡定从容。

    “他说什么?”

    “他说鬼地方。”赵冷眨眨眼。“想想看,什么地方是鬼地方?”

    看着赵冷兴奋的模样,钱斌就知道这小子已经找到线索,故意卖自己的关子,摇摇头,不耐烦地说道:“你直说不就完了,要我猜什么哑谜?”

    赵冷笑道:“不知庐山真面目,这可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她用力地踏踏脚底,说道:“我们找遍了这附近能够找到线索的地方,一个可疑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这不是很奇怪?”

    钱斌皱着眉头,恍然大悟。“难道就在暗格里面?”

    庄严恍然大悟:“这里原来是焚烧尸体的火葬场,改建之后,这个暗道被留了下来。或许他们秘密传递情报的地方就是这里。”

    “他们要真的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下来一探究竟?”钱斌不解。

    “或许是害怕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这个地道也是我无意中才知道的,一般人并不知道,或许在他们组织内部,也只有上层的人物才能找到,”

    “这可真够巧的。”赵冷倒吸了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鬼地方,可不就是这里么?你再看看这个。”

    说着,赵冷摊开手掌,一方黑乎乎的纸胶带出现在她的手里,钱斌仔细看了看,挠了挠头发,摇摇头。

    “这有什么古怪?”

    “这是从胡胜男身上掉下来的,被我捡到了,你看。”赵冷神秘地笑了笑,伸出手,钱斌仔细瞧了瞧,在赵冷的示意下,拿到手上端看。

    胶条上灰蒙蒙的一片,有一些白色的粉末,看上去有些像墙灰,胶体背面则湿漉漉的,再翻来覆去,也没有异常了。

    钱斌愣了愣,摇摇头说道:“这东西能有什么特别?随便找一家便利店都能买上百八十个。就是这胶带可没法用了,全黏上了灰,还受了潮。”

    赵冷点点头。

    “钱警官,你观察力很强啊,体察又很细微,有时候能察觉的事实,没必要凡事都靠身体力行。”

    钱斌点点头。

    “这个胶带进一步证明我们猜的没错,这些灰尘不是一般的墙灰,从他们致密的结构和状态看,应该是死者的骨粉,看。”

    说着,赵冷抖了抖手里剩下的胶条,她略微一抖动,胶条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在浓墨勾勒的夜色里闪着清辉光芒,微弱得像萤火虫,几乎不可见。

    钱斌有些不寒而栗,这东西犯忌讳。

    “这是?”钱斌愣住,这些光芒幽暗清冷,在夜空的映衬下更显得可怖。

    “鬼火。”赵冷嘴角挑起,他故意说得阴森,让钱斌吓得眉毛都跳了跳。

    “是磷粉。”赵冷笑着解释。“死人的骨质里有一部分磷类物质,烧过之后残留部分磷粉,这些粉末产生摩擦或者加热的时候就会发亮,跟烧着了差不多。但是因为光辉微弱,所以又被称为夜光。”

    “哦,哦。”钱斌愣愣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胶条,安下心来。“这么说,这上面都是死人的骨灰?”

    赵冷点点头。

    还是很瘆人啊。钱斌忍不住在内心避而远之,脸上却又不肯露出半点声色来,他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打量起手里的胶条。“这么说,还真是火葬场了?”

    庄严笑道:“不会错的。”

    “不仅如此。”赵冷说道:“看这胶条背面,很潮湿,你刚才也提到了,钱警官。”

    “没错。”钱斌点头,胶条的背部非常湿,甚至有些地方沾着水珠。本应该光滑的胶条有一定吸水的功效。

    “这么说,这地方很潮湿?”钱斌愣了。“那会是哪里?”

    赵冷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空气里嗅到一丝湿漉漉的水渍气味。“临城夏季多雨时节,潮湿并不意外。但是这建筑物不像是漏雨的,我怀疑附近有河道。”

    “临河?”钱斌吓了一跳,忽然醒悟:“该不会,这和之前的抛尸案……”

    “我想是的。”赵冷点点头。

    “是这样。”钱斌点头。临城气候多变,雨云诡谲,这本不是什么秘密,河道涨水落潮时候侵蚀附近的河岸,一条延伸到河里的火葬场垃圾运输管道油然而生。

    “下水渠就需要异常发达,尤其是在这种设施下,毕竟死人的味道可是很难受的,如果再被积水泡了,火葬场的工作就进行不下去了,这底下。”

    赵冷跺了跺脚:“咱们的脚底下,大概是个空旷的排水渠,这种地方,难道他们早知道这里?或许这里有线索。”

    “那我们还等什么?”钱斌急不可耐,恨不能就要刨开脚底的土地,直接遁到地底下直接把人给救出来。

    赵冷却伸手扯住了钱斌。

    “别急,我们先找入口。而且……我有一点想不通。”赵冷说道。

    钱斌蹲下身开始寻找入口,他跃跃欲试,的确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一边在附近的草堆里寻找入口,钱斌一边搭话说道:“想不通,这有什么想不通的?”

    赵冷沉吟了片刻,说道:“胡胜男,这位胡警官的确很聪明,但我觉得她好像已经发现了我了。”

    钱斌停下手,顿了顿,说道:“不会把?那他怎么什么话也不说。”

    赵冷苦笑,几分钟这钱斌看到胡胜男的时候可不是这幅嘴脸,那苦大仇深的模样赵冷一时半会忘不掉,现在话风立马就掉转了一百八十度。

    “这人的确不简单。”赵冷叹了口气。“虽然没有被限制住行动,但是想必,马局长和他一定受到什么威胁。但到这种时候,他传递给我们的信号仍然不是求救,而是告诉我们还有线索所在的地方。”

    钱斌听了赵冷的分析,也陷入沉思。如果是他遇到这种危急情况,也会有这样的决断吗?这附近应该是被这神秘的组织所包围,不知道还隐藏着什么凶险,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大叔的确有那么几分视死如归的血性。

    钱斌没吭声,赵冷先提出了他的顾虑。

    “但我觉得有件事很古怪。不过照你这么说,胡警官跟我们沟通,为什么马局什么也没有表示。”

    “或许有另有安排?”钱斌倒不觉得奇怪。“人毕竟也是人,怎么可能做任何事都没有缺漏,总会有疏忽的时候。”

    赵冷眯着眼,他自信马局长不会是这样大意的人。目光聚集在胶条上,马局长到底想要做什么,自从他失踪后,临城的各大案件扑朔迷离,就一并涌现出来,这实在让她心里不安。

    但他真的会失误吗?如果不是,这种“大意”又作何解释?赵冷盯着胶条看了良久,仍没有找到答案,但钱斌却没有闲着。

    “有了!”他小声惊呼。

    赵冷顺着声音寻摸过去,钱斌不愧是当过侦查兵,感觉还是一等一的敏锐。只见他一脚踹开一瓶玻璃罐头,翻开一捧杂乱的草垛,在一片潮湿的腐锈钢筋混凝土堆下,看见一个仅能容纳一个身位左右的窄井。

    庄严立刻抢过手来,道:“这就是通往河床的沟渠——趁他们没发现,咱们赶紧溜!”

    钱斌探进手,整根手臂没入井中,探了探距离深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深。黑洞洞的一片看不见底,两人不敢轻易就直接钻进井里。

    赵冷出了个注意,他让钱斌脱下外套,自己也解开外衫,两件外套的袖口被他紧紧系在一起,就连成了一条短绳。

    可惜的是夏天的外套实在单薄,绳子既不结实也不够长,好歹作为支撑,钱斌二话不说,一头拽住“绳索”,前后脚刹住一寸泥土,就斜斜地往井里滑步进去,才不到两米,就摸到了敦实的水泥。

    赵冷听到钱斌落地的声音,于是也跟着下来。

    两人摸黑踌躇了几步,才发现这并不是个下水的井坑,而是人为修葺的一条纵深阶梯,从表面的触感来看,应该是水泥浇筑的。

    两人借着手机上的微光一点点往深处走,脚步声踏出了重重的水声,这里果然潮湿,大抵原本就是下水或者水站,废弃之后被这神秘的组织改成了监禁室。

    越往深走,赵冷就感觉肩膀和腰开始隐隐作痛。深处的潮湿远超过地面,看来湿气都顺着地表蔓延到了地下,赵冷刚刚结了痂的伤口几经折腾,又开始翻涌,脓黑的血开始往外渗出来。

    赵冷踉跄一步,在微光之中,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小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