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逢赌必输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08更新时间:2020-11-07 09:01:17
    赵冷紧张的冷汗直下,沉默不语。

    “我先来助助兴。”庄家手一推,把手里的骰盅抓起,连带着三颗骰子钻进盅里,他信手摇了两圈半,沉沉落在桌上,说道:“就玩个简单点的。”

    “这么玩?”赵冷心脏砰砰直跳,一会儿盯着骰盅看,一会儿又盯着这庄家瞧。

    庄家的脸上一条一条的竖纹,不知道是文身还是疤痕,看得赵冷心里发憷。

    “你骰一个。”庄家说道:“你要是觉得比我大,就放进白里。要是觉得比我小,就放进黑里。”

    赵冷往牌桌看去,果然有分一大一小两块黑白图案。

    “好。”赵冷起手,钱斌也跟着紧张起来。

    她此前从没玩过色子,更别提作数。

    但此时此刻,也只有听天由命。

    至少选择权还在自己手上。赵冷深吸一口气,猛然停下手里的骰盅,放到一边的白块里。

    “比你大。”赵冷淡然说道。

    这庄家笑了笑,摇摇头:“第一次玩这游戏的,自然而然都觉得我们肯定使诈,用的绝是大数,所以一般都放小。你却颇有胆略,居然敢赌大。”

    赵冷不说话。

    眼看这女人居然赌大,这做法未免托大,庄家笑了笑,说道,“既然你是第1次玩游戏,那就让你让你掀开盖。”

    赵冷心里忐忑,她也是的确是头一回玩这种东西,之前没有经验,没有手法,嘴巴抽了抽,瞥了一眼身后的钱斌,手掌微微颤抖。

    钱斌见状顿时感慨万千,把手盖了上来,站在赵冷身后低声说道,“别紧张,前辈。我在哪。”

    “嗯,”赵冷心里稍平静了一些,有他在心里多少踏实了点,她倒吸一口凉气猛的抽起骰盅,只见到里面躺着静静的三颗色子。

    钱斌瞪大了眼,忽然间,吸了口凉气直接到两个6一个5,数字非常大了。

    “有门儿!!前辈,有门儿,这次有门儿,”他惊喜若狂。

    庄家看了,也不禁为她感到高兴,说道,“小妹妹孺子可教。”

    赵冷脸一沉,这时候庄家手艺迅捷如风抽起,山中只见到里头落起的三颗色子,这才停到一边角落上,不偏不倚,恰恰也是两个6一个5。

    这赵冷愣住,几乎说不出话来。

    庄稼啧啧称奇说道,“这次真遗憾,你输了。”

    他说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钱斌却抗议道,“怎么就是我们说了,你这明明是一般大小。”

    庄家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一般大小,但我们不是说了吗?只要你比我大,你选这个选项的时候那才是你赢了,但如果不是的话,你就输了,现在结果你也看到了,你并不比我大。”

    赵冷,傻了眼,钱斌张口还想反驳。

    庄家摇摇头说道,伸出手,“愿赌服输,如果你还想继续玩这个游戏,那就先把这一局的结果给认了之后,才有机会跟我交流,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刚才扭过头去看了看,屋里的那名,受了伤的男人已经被四周几人包扎好伤口,望着自己小拇指上的一个大缺口,陷入了怔怔的沉默。

    赵冷咬牙低下头,说“好,我认输,你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吧。”

    这庄家咧,开嘴笑了笑,问道,“很好很好,那么这位女士我现在就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

    庄家的问题十分尖锐,也是赵冷一直想隐瞒事实的真相,她抬起头跟钱斌四目相对,后者紧紧的抓住她的衣角,仿佛眼睛在说话,如此说道,“前辈切不可告诉他,我们是警察,不然的话,这一切就暴露了,他不仅不会说出真相,我们也插翅难飞啊。”

    像是读懂了他的暗示庄家特意朝她笑了笑说道,“小子,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我说过,我最看重的品质就是诚信,我不管你们的答案是什么,如实回答你们才有机会继续玩,否则的话就不是我的客人。到时候怎么处理你们,那就是我的自由了。”

    赵冷咬紧牙关双手颤抖,她的脑子里在不停的纠结和徘徊,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更是心里乱了套。

    她想到,如果在这里就暴露自己的警察身份,那么后面的情形不仅十分凶险,甚至有可能什么也问不出来,自己不仅前功尽弃,还会遭到危险。

    可是如果在这里隐瞒事实,被这可恶的庄家给看出来个所以然,那后果恐怕更加难以想象。

    究竟该如何是好呢?她是咽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这庄家,对方一点也不着急,若有所思的与她对视两眼,笑了笑,看上去十分享受着这一刻。

    他的确是在享受赵冷的眼神,敏锐的捕捉到他的脸上的一些信息,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没错,我们来这里的确有另有目的,除了查探这位,这位刘经纪人的真实身份与下落之外,更重要的是,就是查清楚余小姐的死因,我不是提到过余小姐的死因吗?没错,我们就是刑事警察,因为侦查线索而追查到这里。”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整个会场上整个赌场里所有人都在看眼前的女人,如豺狼虎豹一般纷纷往后退了一步,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人却认为她是在开玩笑,其他人则怒火滔天的看着她,像是要把她吞掉一般。

    “哥,这位多半是在扯谎吧,看样子说的也不是实话,有人向庄家说道,她是警察,警察能跑这儿来?”

    庄家大手一挥,拦住他,说道。

    “她说的是实话。”

    庄家的话如一颗重磅炸弹加载这赌场里,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毕竟他们知道没有切实的把握,这庄家是不会用如此肯定的语气说出这个事实的,更何况他眼里的神态更预示着他似乎早已经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笑笑就像是抓住了老鼠的老猫一般,把这只掌控在手里的老鼠细细的把玩。

    “是,既然你说了实话,那么也就是说你遵守游戏规则,我很欣慰,接下来我们开始第2次游戏。”庄家说道,“事不宜迟,来跟我到里屋来。”

    他拉着赵冷就要离开大厅,身后的几名手下却拦住了他,“老大她不能进去,她可是一条 子。

    “条 子?条 子怎么了?”庄家似乎装傻充愣的问道,一手拨开众人。

    身后几名手下更是急了,说道。

    “头儿,她是一名警察,她怎么可能跟你这样玩儿呢?她肯定是,另有目的想端了咱们这个会所。”

    庄家笑了笑说道,“那就让她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再说了,咱们这个会所是不是有规定呢?只要是个人就不能让人独守门外,更不能拒绝服务,不是吗?”

    “她是客人吗?她是来端掉咱们窝点的!”

    “只要她愿意跟我玩这场游戏,那她就是客人,”庄家却一意孤行,二话不说,抓着赵冷的手,带着她就到了里屋。

    里屋更像是一间小黑屋,四处灯光都非常阴暗,并且十分别致,简直就像是密闭的水箱,把光和热完全从房间里排挤了出去一样。

    因此显得气氛十分诡异,屋内没有别的装饰,只有一张又长又方的木桌,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玩具,像极了外面的牌桌,但又有些不同,因为这木头就像是钢铁一样又黑又锃亮,上了油漆就能反出人的倒影来,看上去十分的冷冽。

    “别客气,坐吧,”这庄家说,拍了拍眼前的椅子,那椅子上是天鹅绒,十分柔软,椅背上刻着一个大大的刻字,庄家见了说道,“别紧张,这就是我们的一个道具罢了,坐哪儿都一样”。

    赵冷将信将疑,但仍然不推辞,一坐下之后,屁股软乎乎的,感觉到这设施的豪华。

    庄家见她坐下也不推辞,紧跟着坐到跟前,与她对面的位置上,他低下头,从桌子里面抽出一副扑克牌说道,“规则仍然不变,这次咱们玩牌”

    庄家把手里的牌推到赵冷身前说道,“你是客人,你来检查检查这副牌有没有问题。”

    赵冷挑眉看向钱斌,钱斌一直跟在她身后,此刻站在她的后面,他不怀好意的瞪着眼前的庄家,看他的行为倒颇有些绅士之风,却又不好出声阻拦,于是接过牌组,随手抄起,瞥了一眼,似乎没有什么问题,都交给了赵冷。

    赵冷就随手看了看他,也不知道如何验牌,只能大致瞄了瞄,发现确实没有什么疑问之后,还给人庄家。

    “既然没有问题,那我们就开始吧,首先,规则跟上一局一样,还是比大小,只不过这次赌的这局,除了大小还有运气的问题,我们两人各抽一张,你觉得比我大的放在白区,你绝对比我小的放在黑区,规则很简单,内容也很明确。”

    “的确,”赵冷点了点头说,“看来你是一个很喜欢玩游戏的人。”

    “那当然,如果不玩游戏的话,为什么要开这样一家游戏厅呢?”

    “事不宜迟咱们就开始吧,”赵冷雷厉风行,从牌堆里随手抽出一张盖在手里,说道,“该你了。”

    “我就喜欢小姐你这样,爽辣的性子,那好,既然你这么不拘小节,那我也奉陪到底。”

    说完庄家从牌组里随手抽出一张牌,盖在桌面上,他也不细看,只是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不看牌,至于猜大猜小,就看你了,警官,说实话,能跟警察玩这种游戏的确少见,以后你可常来。”

    “当然,我当然常来,”赵冷撇了下眼睛,狠狠的瞪着这名庄家心里暗暗发苦,她不想常来也得常来,毕竟这么个地方始终是不合法的,到时候来盘查,说不定还要再来一趟。

    “很好,那我就不再推脱了,你先放牌吧。”

    赵冷咬了咬牙,这次他依旧放进了白区,瞪着眼睛看向眼前的庄家。

    “好了,买定离手,”庄家习惯性的喊了这么一句,率先把自己手里的牌摔出,只见上面写了一个7。

    钱斌看了顿时乐开了花,说道,“前辈,这次有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