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十章 死亡作家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38更新时间:2020-11-05 09:01:03
    姓郭的扭过头去也不回答,只是冷着脸看向柴广漠说道,“有必要明知故问吗?既然你的情报已经如此齐全了,直接抓人不就行了吗?”

    问完这个问题,见这两个人脸上立刻流露出苦恼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笑了笑,嘲弄地说,“你们捉了一大堆犯人,包括我们的同伙,但捉不到这几个主子。”

    他笑着摆摆手说道,“这也难怪了,你们要是知道那个主谋到底是什么身份,恐怕连眼珠子都给吓掉了。真遗憾,你们现在估计连他们的毛发都没有摸到,不然也不会揪着我不放,我说的可对?”

    “姓郭的,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件案子迟早警方是会破的,现在你说等于就是立功,以后再说那就是交代犯罪事实,这两者之间差距还是蛮大的,你觉得呢?”柴广漠说。

    姓郭的笑了笑说道,“这叫我说,这不就是威逼利诱,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是这么说,但我要真坦白了,你们对待我是什么样的处理方式,那就是看你们心情了,你当我傻呀,不过嘛,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有意思,我明白你们的动机了。”

    “不过我对这件事情有些好奇,我已经把线人告诉你们了,顺着藤摸着瓜,你们把线人抓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吗?还来问我做什么?”

    说到这柴广漠跟赵冷两人面面相觑,心情不痛快,如鲠在喉。这姓郭的果然也不蠢,就这么套话,自然问不出来。

    柴广漠眯着眼睛打量姓郭的,酝酿了半天才说道,“我们是有线人不假,但这作为证据还差那么一点。既然你要立功,我也给你这机会,你也不要不知好歹。”

    姓郭的冷笑道,“嘿嘿嘿,你说线人?有本事,你把他带来问我?”

    两人一听这话,都沉默了。

    “嘿嘿,拿不出来吧?别说你们没有这样的人物,哪怕有,我告诉你,多半也早就英勇牺牲,让人灭了口。“姓郭的哈哈大笑。

    “你你你……你好歹毒!”赵冷指着姓郭的大骂。

    后者却玩味的瞥了她一眼,笑道。

    “哦,原来真没有线人啊,不好意思,赵警官,看来你演技还得锻炼锻炼,我是不是,欸——我是不是要假装信了——哎哟哟,我好害怕,两位警官,我怕的不行!”

    柴广漠见利诱不成,只有威逼了:“如果你觉得这样我们就能放过你的话,你就太小看警察了。”

    他拍了拍赵冷的肩膀,说道:“刚才的话已经有理由视为你有袭警的动机。郭先生,不想罪加一等的话,劝你最好赶紧交代。”

    “威胁我?哟。对不起,柴警官,我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是软硬不吃的,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不愿意把事情说出来,就不要再问了,像这样严刑拷打,这样的小把戏我也不是没有见过,咱们就不要自欺欺人了,至于这个告密者,你说他实际上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要求,就问他,行吗?你还问我干什么呢?”

    姓郭的这招不懂装懂,或者说叫掩耳盗铃的事让柴广漠赵冷两人都气的直发抖。

    赵冷不知这姓郭的故意激怒自己,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柴广漠拦住赵冷,冲她摇了摇头,又对这姓郭的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逼着我们对你严刑拷问,你就有机会上诉我们滥用职权,是吗?既然你不肯珍惜这个机会,姓郭的,那就休怪我警方不客气了。”

    “怎么?你还有什么后招吗?”姓郭的轻蔑的看了柴广漠一眼问道。

    柴广漠笑了笑说道,“你说的没错,你刚才这句话提醒我了,虽然说线人已经死了,但尸体也会说话,我们从尸体上找到真凶,这件事情不就水落石出了吗?”

    赵冷顿时恍然大悟,“但是尸体,我们也验过了,没有发现任何有效的证据,即使是他的死因,也只是简单地知道,至于何为动机还有犯罪事实,现在还不清楚。”

    柴广漠笑了笑,紧紧握着赵冷的手,更加使重力的说道,“有我在,这些事情,就简单多了。”

    赵冷将信将疑,带着柴广漠回到现场,现场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整个京广贸大楼都被分成几层隔开,犯罪现场的那一层,由一个警戒线拉开,赵冷和柴广漠二人,很容易就进入了里面,钱斌和老冯在里面等了很久。

    看到赵冷,老冯打招呼,点了根烟,面无表情地说:“没想到事情变得这么糟。这比我想像的要糟得多。”

    柴广漠见到老冯笑道,“那是你没听到更糟糕的消息。”

    老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柴广漠,见他推着轮椅,在赵冷的身前打个招呼,顿时脾气就上来了,“老柴,你不老实在医院呆着跑这来干什么?又来砸我场子呀。”

    柴广漠笑了笑说道,“可不是吗?你看你现在又是一头雾水,事情又要办砸了不是?我要不来看你怎么收场。”

    老冯切了一声说道,“这用不着你操心,再说了,我这不是有小赵子,可是你的软肋,我说的没错吧?”

    听到老冯说这话,赵冷觉得脸色娇红,她使劲摇了摇头说道,“老冯,还有老柴,你们别闹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件案子给了结了,多少人等着看咱们笑话呢?”

    “多少人我倒是么瞧见,不过至少有一个倒是真的,但这个姓郭的肯定是都在看笑话。”柴广漠笑了笑,说道。

    啊,老冯把玩着手里的烟头,他说道,“你们在这里判断完案情之后我也来看看,说实话吧,这个案子确实棘手,这人死的不明不白,哎,怎么说呢?看着像是自杀,但是,自杀完全不必要搞得那么麻烦,而且也没有发现像是遗书之类的东西,很不正常。”

    柴广漠也是一样的想法,只不过此刻不动声色,钱斌在一旁搜集证据,这时候突然想到问,“要不是自杀的话,那我觉得就是,要不是那个管家,他撒了谎,要么就是她男朋友,哦,不对,我说的是那个经纪人。”

    老冯点了点头说道,“他的确够可疑,这个经纪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我们还没有查清楚,但是,按照老管家的说法,他不可能是凶手呀。”

    夏管理员,现在被带到了警局内进行审问,而另一边那姓刘的经纪人则一时间难以找到他的具体位置,警方正在全力搜捕。

    赵冷重新打量起老冯忽然问道,“没想到这案子居然惊动了你们,你们不是正在追查我师傅他们的下落吗?怎么还有闲工夫?”

    老冯一听这话,忽然间笑起来说道,“这件事情吗?我们也有自己的进展,据可靠线人回报,你师傅啊也就是,目前来说是上一任局长老马,他跟失踪的嫌疑人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我跟你说过了。”

    那就点了点头低下头,脸色有些落寞。

    老冯才安慰她道,“别着急啊小赵,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还没查清楚,真相不明朗之前一切的猜忌啊,都是没有必要的,你说老马他真的做出这种事情吗?现在的证据显示,他们两人只是一起行动,但更多的时候,退一万步说,也许只是误解,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发现他们最后的联络地点,或者最后有人看到他们出现在京广贸大厦,我们今天为了收集证据,到事发现场找到你们的时候,发现楼里已经聚集很多人,好像连市局的警察都惊动了,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小不了,你也别太急,背后说不定还有隐情。”

    赵冷才恍然大悟,原来两条线索交织到一块去了,一旁的柴广漠也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这么回事儿,现在线索断在这里,这里一定是重要的地点。”

    老头却叹了口气,蹲下身,在这女人的尸体旁说道,“可惜呀,可惜了呀,这证据怎么会到这里就断了呢?还有这个女的,我是真想不到,活生生的就死在了煤气中毒之下,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想不开。”

    柴广漠摇下头说道,“既不是意外也不是想不开,这是一起精心设计的谋杀案,而且是密室杀人案,我看,这案子已经结了。”

    老冯腾的起了身,把烟递到柴广漠手里问道,“小子你有眉目了。”

    柴广漠,顿了顿说道,“眉目谈不上,线索倒是有一点,现在我们当务之急应该是把那姓刘的经纪人找到,他身上一定有什么详细的线索。”

    老冯就看出,柴广漠在故意卖关子,于是问道,“你就别跟我藏着掖着了,有什么想法你赶紧说。”

    柴广漠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抓捕另外的嫌疑人,我是说那姓刘的经纪人才是当务之急,至于原因,等抓到他之后我就明白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出警吧。”老冯穿上手套,看了看一旁的钱斌和赵冷:“正好你们俩都在,现在警方警力不足,你们跟我要分头行动,我继续追查相关线索,看能不能找到进一步的消息,钱斌跟小赵你们俩负责追查联络,警方有什么新的线索,我们会立刻通知你们,最重要的就是抓到这个姓刘的。”

    两人接过命令正要离开,柴广漠却一把抓住赵冷的手腕说道,“钱警官你先走一步,我有事儿跟赵警官聊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