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盘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90更新时间:2020-10-30 09:05:49
    “行啦,别跟我拍马屁了,”小王却摇头说道,“那我就奇了怪了,您当时又不在现场,回来的时候整个案子也已经结束了,怎么报案的时候你倒是像个当事人一样,说呢,嫌疑人就是他,也没有一点证据,你是什么根据呢?我想听听。”

    小王问道,郭老板一听这话,顿时急了眼,说道“警官,您这就不地道了,我这个,我检举我揭发我举报这个人,虽然说吧,我没有什么直接性的证据,但是,当时的情况,还真就他能够偷东西。”

    “何出此言?”小王问道。

    “不瞒您说吧,平日里这银器店几乎是没什么生意的,来了也都是老主顾,老主顾啊,也就是说他们平时进了什么货,出了什么货我心里都清楚的很,这些老主户是不可能作案的,再说都是我朋友,大家也都是老板,面子上过不去,这一店的货虽然价值不菲,但是也没到那个份儿上,他们真要抢,干嘛非来我这抢呢?去抢一家金器店玉器店不好吗?银器店现在已经不时兴了。”

    郭老板娓娓道来,小王却皱了皱眉头,如果说它的合理推论是有根据的,倒不如说他一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这些人。

    “郭老板,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小王说道。

    “您说,在咱这老百姓面前哪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老冯跟我说这话的时候也是一样,警察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那好,”小王说道,“谢谢你配合我们工作。”

    “警察呢,对一切犯人或嫌疑人都是一视同仁的,林英杰举揭发的那位嫌疑人我们自然会严加审理,收集证据,但是说实话能不能立案侦查,能不能确定他的嫌疑,这是另一码事,至于说,您觉得能够排除的那些对象,我们也需要一个一个的进行调查,如果他们没有作案动机或者说作案的时间长河,那也可以排除,但是如果没有的话,还是得进一步的搜集证据才行。”

    “知道知道,知道你们警察有你们的逻辑,有你们的流程,哎,我配合全都配合行吧?”郭老板高举双手笑着说道。

    小王总觉得在这郭老板的发言之下有一些隐情,或者说他说话不尽不实,也许三句真的两句假的,也许一句真的假的,也许距真的只不过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总之小王觉得这个男人,10分的,难对付。

    另一头,分开审理的赵冷,把小范带到店外,两人围着店门口坐下,小范看起来十分紧张,双手在衣角上蹭来蹭去,不敢与赵冷对视。

    “小范,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有什么问题我就直接问了,也不顾虑什么其他的了,你也希望你能够照实回答,毕竟这是一个正式的审理。”赵冷柔声说道

    一听是正式的审理,小范的脸顿时煞白,他哆哆嗦嗦地道,“我这个我我,难道说我,我犯什么事儿了吗?警察同志。”

    “您别紧张,这就是惯例,我们需要提供一些证词,需要您为我们提供一下线索,好协助我们办案,但是至于有没有嫌疑,这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判断的事情,现在您还不用担心,请轻松一点好吗?”

    虽然赵冷这么说,但是,小范怎么也就轻松不下来,他双手捏成拳头,紧紧的瞪着赵冷,好半天才点了点头说道,“我我尽力配合警察同志,您有什么问题就只管问好了,我知道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好,首先我想问一下,你正式身份是什么?”赵冷问道。

    “正式正式身份,是什么正式身份呀?”小范有点疑惑。

    “也就是说您在这家银器店上班,您是正式员工,是店长是加盟还是什么其他的身份呢?我想知道您跟这个锅,老板到底有什么关系?”

    小范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说道,“是这样的,赵警官,我我是我就是一个打工的,郭老板是这家店的全资老板,我是他雇来的一个临时员工,不过我在他这干了挺长时间的了。”

    赵冷点了点头问道,“也就是说我可以理解为你和他是正式的雇佣关系,你们俩有比较稳定的劳务和支出关系对吗?”

    小范抿了抿嘴,说道,“没那么复杂,也就是说我帮他看店,他每个月给我工资。”

    赵冷从小范的眼睛里看到了谎言,但是他没有深究。

    “你知道郭老板为什么会找到我们吗?”

    小范哑然,摇了摇头。

    “他报案了,你知道是什么案子吗?”赵冷又问道。

    仍然摇头。

    赵冷站起身,抓住小范的肩膀,说道,“你抬起头来,你往四周看一看,店里面是不是少了些什么东西。”

    小范仍然不吭声,他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既然你是一个长期的店员,对店里的事情应该也了解了,你们店里平常还有其他的店员吗?”

    “没有了,”小范低下头说道。

    “既然没有其他店员,那么小范,我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解释,店里面的其他的银器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消失?它们去了哪里?如果不是,因为郭老板报案,那你又如何解释这些东西消失了呢?”

    小范咬住嘴唇,忽然有了新的指控,他抬起头两眼瞪得滚圆说道:“我我不是,这不是失窃事,是抢劫。”

    小范跟郭老板说出了一样的证词,赵冷吃了一惊。

    “你为什么如此肯定??当时你是不是在店里?”赵冷问道。

    小饭咬着牙齿,双拳攥得紧紧的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案发当场你是第一目击者,同时也是当事人,可以这么理解吗?”

    赵冷绕到小范身后,两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嘴凑到耳朵边,低声的问道。

    “您说的很对,我当时,我当时还在看店,我以为那是一名顾客他他当时走进来,我听到他的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赵冷眯了眯眼,又回到小范的正前方,睁着双水灵灵的眼睛说道,“小范,你的视力是正常的对吧?”

    “嗯,”小范嗯了一声,没有别的话。

    赵冷忽然的一拍桌子,凶猛的眼神,吓得小范浑身一个激灵,只听她吼道,“好啊,小范,你怎么可以在警察的面前撒谎呢?你说你眼睛正常又在看店,怎么何至于一个顾客进到店里你都没有发现呢?”

    小范吓得眼泪都快要从眼眶里挤出来。

    赵冷当即又追问道,“还有啊,你说你是记得整件事情的经过,你说你遭到抢劫,为什么你报案的不是你,而是郭老板?”

    小范咬了咬牙,说道,“是是是这样的警官,我我当时正在打扫银器,是,我没有,没有回头,没有看到是什么人进来,我只听到脚步声,所以,所以我知道有人来了,我当时还问了他一句,欢迎欢迎光临,他没有回我。”

    赵冷冷静下来,斜着眼看向小范,道,“你细细说说。”

    小范嗯了一声,整理了思绪之后,端坐下来,咬着牙齿道,“当时,店刚开门,因为郭老板平时没有对开门时间和关店时间有明确的限制,所以快开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你能确定时间范围大概是什么时候吗?”赵冷问道。

    “因为我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11:00了,所以我大概能确定是在11:30之后,应该不超过12:30,因为每天12:00多的时候,店门外的那个小盒饭就会来吆喝。”

    “小盒饭是什么人?”

    “他是商业街上很著名的一个小屁孩儿,家里比较穷,所以早早出来摆摊卖货,中午的时候他卖的是盒饭,所以大家都叫他小盒饭。”

    赵冷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他可以证明你的证词,说你是中午开店的证词是吗?”

    “如果他记得的话,我想可以,”小范低头说道。

    “那么既然你说你当时在整理银器,又认不出身份,郭老板为什么会指控邻居的侯先生是犯罪者,嫌疑人呢?”

    “我我也不知道我。”小范吞吞吐吐,似乎还有什么隐情。

    赵冷知道他有些话不愿意说,于是站起身来狠狠的拍了拍桌子,瞪着他一字一字的问道,“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小范,你要知道,如果你们真的是知情不报,瞒报中央系统,甚至诬告他人的话,后果是什么吗?”

    这小范低下头。

    “如果你们没有确凿证据的话,不光是你,郭老板他也逃不了干系,难道你们就真的要这样伏法。我看,如果你们不想在档案上留下一笔的话,最好把知道的不知道的全都吐出来,这样公安系统才能替你们开脱罪证,我说的没错吧?”

    小范,紧咬下唇,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说道,“我我是这样的,银店刚刚开门的时候,侯先生他就进来了,我听到他的脚步声。”

    “你当时在打扫银器,你刚才才说,你并没有真的看到来的人是谁,你又如何确定他就是侯先生,难道他有什么特异的点能让你知道他的身份?”赵冷问道。

    “当时我正背对着门,情况比较复杂,我在打扫店内的银器的时候,通常是没有关注门外的情况,而且那个时候我正好在扫店内的比较大的银器,结果,侯先生就出现在我身后,他当时把刀抵在我的脖子上命令我,不让我转身,并且要把所有壁橱内的银器全部给他,一件不落,我估计他就是把这些东西转移到了什么包里,逃出店门的时候,我只见到一个背影,背上挂着一个比较大的挎包,手里还提着一个手提箱。”

    赵冷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可能,你背对着凶手,你怎么知道他是谁呢?他逃出店门的时候你也只见到一个背影,你如何确定他是侯先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