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三十章 转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11更新时间:2020-10-21 09:08:39
    对方人多势众,显然突然咋咋呼呼跑出来这一大串人就算不是为了示威,但是放在小王眼里也不是分局一个警署能解决的问题,如此庞大的人数,甚至他们还挟持了人质,就算自己把这件事情报给了分局,报给了市局报给了总局,这件事情也没那么好处理。

    小王怎么也没想到,赵冷的男朋友居然会是这样的人,她放在心里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个负心汉渣男吊起来打一顿,真是可恶,他想的。

    这个小赵,也真是够遇人不淑的,小王回过头去正要离开,忽然肩头一沉。

    她警惕性的猛的回头,想要护身自卫,却没想到眼前一黑。

    。。。。。。。。。。

    赵冷跟着刘坤一路上回到了宿舍内宿舍,也确实是宿舍,就像上个世纪80年代的职工宿舍一样又简陋又破旧,看起来还有很多蚊虫和爬虫,简直不像是人呆的地方。

    刘坤倒不是很介意,他耷拉着脸,回到宿舍前一脚踹开门,把赵冷草草地捆上,甚至封住了嘴,然后一脚将他踹到门里。

    “你给我老实点儿,一会儿大哥他们商量完怎么处理你,你才能动,否则的情况下,你要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我们直接会处理。”

    赵冷一声不吭,盘腿坐下,眼光死死盯着刘坤的脸上。

    被赵冷这样的眼光一直盯着,就算是刘坤,也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使劲的搓着自己光秃秃的两臂,忍不住说道:

    “干嘛干嘛?盯着我看干什么?你怪我?嘿嘿,我也是替人做事,你要怪呢,就怪你们这些警察办事不力,还喜欢招人恨。”

    赵冷扭过脸去,不再搭理刘坤,后者看了看他,笑嘻嘻的离开了房间。

    王贵此时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守在门口,刘坤一回头猛的撞见了他,忍不住脸都吓得黑了起来。

    “你干嘛啊?怎么跟个神经病一样躺在这。”

    王贵的脸也黑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刘坤,又偷偷的瞧了眼屋里的赵冷,低声问道:“安顿好了?”

    刘坤点点头。

    “那你赶紧跟我来。”王贵压低嗓音,有些急切的拽住了王永贵的刘坤的手臂,拉着他就走。

    “等会儿,等会儿,你急什么?什么就跟你走?你先把话说明白,出什么事儿了?”刘坤一把甩开王贵的手问道。

    “出什么事儿了?出什么事儿?出大事儿了?”王贵咒骂似的撇了刘坤一眼说道:“你是不知道,现在那俩被抓到了,在里面闹事儿呢。头儿可头疼了,就为这俩警察。”

    “你是说那姓柴的?他有什么能耐,他不就一小警察吗?”刘坤还不相信,听了王贵的话,直嘟囔嘴。

    王贵冷笑:“小警察??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吧,他要真是小警察,头儿怎么会费那么大功夫去把他弄来?我告诉你,我们都看出来了,这家伙不简单。”

    “不简单?能有多不简单?我是没瞧出来,不就一实习警员么。”刘坤挠了挠耳朵有些不相信。

    “总之别废话了,计划不变,咱们得赶紧把证据拿来销毁了,不然,而且我跟你说这家伙也不能活着离开。”王贵抹了抹脖子说道:“头儿吩咐,我们得赶紧把他们俩处理了,还有这个,这个女警察的事,她本来就是你盯的点儿,你得赶紧把她处理咯。”

    “你不是说要她来换

    证据吗?”刘坤扫了一眼屋里的赵冷问道。

    “你这不是傻话吗?证据换来了咱还怕什么?当然是这句话来了之后把它撕了,切记千万不要让她知道什么情况,否则后患无穷。”王贵拍了拍刘坤的肩膀。

    刘坤撇了撇嘴,说道:“得得得,都听你的,都听你的成了吧。”

    两人贼眉鼠眼的回到了大厅,这时候天已经朦朦亮了,忽然见到一番奇景,从天际外大路旁,一条霓虹色的灯光顺着阳光照射而来,能量的银色仿佛覆盖了整个天空。

    两人面面相觑,手足无措,就在这差异的功夫,仿佛流泻的水银一般聚拢的白色,制服笼罩着他们,还没等他们惊呼出声,十几柄枪口就从四面八方的树林当中冲了出来,要将两人牢牢的捆住。

    如果说这些制服都像是流萤瀑布,卷动的光幕笼罩着两人,那么漫天倾泻下来,整齐又威武的纵队,就更像是训练有素的雷霆,两人呆在原地,半举着手,嗓子眼里几乎能瞥见心脏。

    “这是怎么回事?”王贵傻了眼。

    这时候从人堆中挤出一个高高瘦瘦的个头,看起来脸色又黑的警察,他扫了一眼两人,笑道。

    “怎么?自己干了什么亏心事,心里头没点儿B数是吗?”

    起先两人哪里肯承认,个顶个的的嘴硬,没说两句话功夫,却都一个个认了怂,纷纷趴在地上,被这警察一脚蹬在地上也不敢还嘴,只得以头抢地,闭着眼高呼“饶命”。

    这警察收起枪,眯着眼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爷爷饶命!”王贵喊道。

    “谁他妈是你爷爷。”这警察笑道:“你老子我叫钱斌。知道自己个儿什么毛病不?说出来少受点儿罪。”

    王贵先是一愣,立刻转念道:“是是是,是赵冷警官,她她她,她是我们朋友,这回请她道府上做客!”

    王贵眨眨眼,戳了戳一旁的刘坤。

    刘坤也跟着点头。

    钱斌压根不信两人的话:

    “赵冷可是我们警队最重要的人,你说,我们警察局是能让人想把她捆来就把她捆来,难道以为我们真的放任不管吗?”

    刘坤道:“就这她还让你们关看守所里?”

    “你说什么?”钱斌拉开手枪的保险,顶在刘坤的脑门上又问。

    “没没没。你说的都对!”

    王贵傻了眼,但是他仍不放弃,还叫嚣道:“你们,别以为把我们俩捆了有什么用——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凭一个分局的警力,我看你们是吃不了……”

    这时,钱斌身旁的几名同事也从他们俩身上搜出了东西来,其中一个喊道,他身上他们身上有枪。

    两人身上分别带了三支枪,看起来在工厂里储藏的枪械的藏量还不小。

    从房间中搜出了赵冷,还要在里面找到的弹药雷.管以及各种爆破物不计其数,但量不小,看上去这简直就是一个军火库。

    几名特警持枪踹开了低矮的房门,门外露出一道天光,昏天黑地照耀进来,赵冷冰凉的脸庞上先后露出惊讶的色彩,一见到钱斌,她几乎是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钱斌咧开嘴笑了一笑,说道:“前辈,你不会真的以为老冯就是想把你关进去,然后审问你吧,你也太小看

    老冯了。”

    钱斌给赵冷松了绑,扫了一眼,看向一旁的刘贵和王留坤和王贵,道:

    “老冯早就算到,只要向众人宣布你身上有重要的证据,这些匪徒他们一定会来想得到这个东西,销毁它,那么对警察局来说,你就是最好的诱饵。”

    赵冷苦着脸说道:“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就算告诉我,我也不会反对这个计划的,从头到尾一点风声都不给我透露,也太鸡贼了把。”

    钱斌摇摇头笑着说道:“那是因为老冯知道,你的演技太差了,如果告诉了你,你一定会在他们面前露出破绽的,尤其是这个刘坤,他跟你朝夕相处,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瞒得过他的。”

    刘坤咬牙切齿的看向赵冷又看了看钱斌,恨恨道:“好一个请君入瓮——你们一点儿不像是市局那帮酒囊饭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你不是看的很清楚吗?我就是一警察。”钱斌笑道。

    就在两人寒暄之时,警队中突然蹿出一个穿着便服的女子,她披头散发,脸上满是屋后没回,眼里含着泪,但是嘴边强硬,他突然大骂一声。

    “好你个赵冷,你瞒我瞒到现在,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冷愣愣,才意识到这冲出来的人影居然是小王,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巴掌刮到脸上,脸颊通红,接着小王整个身体软在了她的胸口,两人相拥而泣,小王笑着道。

    “你们俩可够狠的——一个打死不说计划,一个打死不服软——搞了半天,原来你们早就有计划。”

    小王不甘心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昨晚上我多提心吊胆吗?一开始我担心你被两人给收拾了,后来我又怕你把真真的把分局的什么重要证据交给他们俩,最后你还跟他们来到这地方,我都想干脆就不了,你只能放几个回家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小王又是笑又是哭,啜泣着眼泪不住的往眼眶外挤出来,赵冷只能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背部安慰道: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到底怎么回事来跟我说说。”

    小王泣不成声,说道:

    “这群狗东西这群坏人,他们不仅没有告诉你,他们连我都没说,真是口风够紧的,就今天上午,我跟你来到工厂里,当时躲在树丛中,我怕太阳一出来它们就能发现我,于是我我刚想回头走,结果一回头正好撞见这货。”

    她回一头狠狠瞪了钱斌一眼,后者笑了笑,说道:“这不巧了吗?我哪知道你鬼鬼祟祟在那干什么?刚想上去拍一下你,结果你一头瞪过来,自己吓得差点昏过去,这不能怪我们吧?”

    三人有说有笑,这时候赵冷忽然想到一个人,

    她扭头四顾,问道:“咱别在这说了,问题是没见到老冯,这句话不是他提出来的吗?难道在分局内作证?”

    钱斌一听到老冯这两个字,立刻苦了脸,说道:“这次情况特殊,他说他不能再坐镇局里了,不听劝,说什么也要来。”

    “他也来了?”赵冷吃了一惊,吓了一大跳。“他现在在哪儿呢?”

    赵冷在人堆里没见着老冯的身影,有些急切。

    “他在组织新的计划。”钱斌道。

    “又搞什么鬼?”赵冷扁扁嘴,问道:“他这回又有什么计划?”

    “营救柴广漠。”钱斌道。.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