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谈判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76更新时间:2020-10-18 09:04:55
    “冯局长,我只有一件事请求你。”小王说:“无论结果的真相,您查出来究竟是什么,请不要伤害小赵,”

    “这事我知道。”老冯给汤队掖了掖被脚,这时候他的脸色有了些许变化。

    “小赵现在在哪里,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小王叹了口气,问道:“我听说,新来的那位柴警官已经失踪三天了。”

    老冯眯着眼听,小王娓娓道来,看着老冯的眼睛闪闪发亮。

    “冯局长……”小王起身,看向老冯。“虽然我知道,小赵她这人做事比较鲁莽,性子又倔又直。但……你还是要多多帮助她。”

    老冯苦笑一声:“小王,记得你跟她一般大小吧,说的话倒像是个老妈妈的语气。”

    小王的瞳孔闪烁,嘴角微微勾起,笑着说:“她跟一般人可不一样。”

    不一样?

    老冯知道赵冷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年轻有为,正义感爆棚,但那也是个普通人。但是从小王的嘴里说出来的赵冷,倒像是个神奇的人物。

    至少老冯自己是没看出来的。

    “冯局长,马局长的事我们都很遗憾。那孩子恐怕是最难过的,平日她没那么不谨慎,现如今这样,也的确是情绪影响,您多多包涵。”小王低下头说。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已经很有觉悟了。”老冯说。

    然而小王却摇了摇头。

    “并不是这样,让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恰巧就是……我赶到医院的时候,见到几个穿着制服的家伙正要离开,当时距离很远,看的不大清楚。但是我觉得很奇怪,当时附近并没有值班的同行,而负责押运的同事我都认识,他们不是那种会丢下老同志的人。”

    “制服?”老冯问:“有看清楚有几个人吗?”

    小王想了想,摇摇头才说:“具体的没看得太清楚,我也不知道有几个人,但是我看他们开的车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老冯当然听过这个词,不仅听过,在这个鬼东西的手里,他不知道吃过多少亏,怎么可能轻易忘记?

    看来是他们无疑了。老冯眯着眼看向汤队,心里泛起了嘀咕。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

    “人性的善往往藏得很深,偏偏恶这东西,最好为人利用。”老冯念出了这句话。

    小王的眉头咯噔皱了起来,她叹了口气,说: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情况,是不是已经准备收网了。”

    小王看着老冯。后者点了点烟头,没有回答,半晌才说:“小王,有件事我得拜托你。”

    “你放心,我这人口风很紧。再说了,这些话对小赵来说,也不是什么好话,咱们在这里说过,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老冯点点头,他灭了烟头,一把拧成两截:“不过我说的并不是这件事。小王,你在局里时间久,人脉广,人缘也不错。这件事我必须得拜托你。”

    小王抬起头,瞥了老冯两眼,说:“冯局长,您是局长,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干事,连干部也算不上。”

    老冯哈哈笑了笑,道:“别骗我了,你有的是手段,我说错了吗?”

    小王双手揪住了手边整洁雪亮的被褥,吐了吐舌头说:“我知道了,您需要我做什么?”

    老冯点点头。

    “接下来,临城恐怕会发生惊天动地的事情,小赵也会被很多人盯上。像今天这样的事,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发生。”

    “她也许早就被盯上了。”小王的表情有一些落寞。

    老冯并没有觉得惊讶,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临城的水.很深,不是一朝一夕,一件案子两起事件,就能够了结的。

    “我曾听说两件事,一是你,老冯。”小王说:“我听说,你本来不是我们同一个系统的。”

    小王的语气很是平淡,但老冯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你也知道?”老冯问。

    小王点点头。

    “这件事局里一直都有风言风语。我觉得,倒像是从上面传下来的风声,尤其是市局。”小王说。“关于你的身份,各种猜忌和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老冯叹了口气,这么一来,他这些天遭遇的古怪事件也就说得通了。

    “你觉得我会怕他们吗?”老冯说。

    小王摇摇头,苦笑道:“我早知道你是怎样的人,局长,你的心真的比石头还硬,除了心里那个人,你现在恐怕谁也信不过。”

    老冯无法反驳,他问:“既然你都清楚了,那你能猜到我要你做什么吗?”

    小王眨了眨眼睛,说:“他们已经要对付小赵,你需要局里的同志做一个掩护。”

    ————————

    老冯的命令是绝对的,更何况小王本就觉得把赵冷放在看守所实在太不稳妥了,事后小王也常觉得自己这算得上事后诸葛。

    那天下午,下班时间一过,小王一反常态,没有约同事去附近嗨,一反常态,她面色紧张,匆匆走了。

    不多时,有人在看守所见到她匆匆掠过的身影。

    赵冷这时候还留在看守所里,她缩起脑袋,直到屋外响起了敲门声,抬起头,看到的是小王的脸孔。

    “诶?”一瞬间的恍惚,几乎让赵冷把这个年轻人认错成自己的母亲。

    她抹干净眼泪,瞪大了双眼,正要发话的时候,小王神情严肃地用指头顶住了她的嘴,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塞进了她的手心。

    “总之,先逃出去再说。”小王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了几圈,说。

    “逃?”赵冷瞥了小王一眼,蹲坐在原地,动也不动,嘴里只有一句话。

    “我不走。”

    赵冷很果断,如果她真的无可辩驳,就算是死,也不能不明不白地一走了之。这可急坏了小王,她强硬地拽起赵冷,想靠蛮力把她带走。

    “你先走了,才有机会澄清。”小王眨了眨眼睛,说。

    “你眨眼睛也没有用,小王,我说了不走,就不会走。”赵冷的态度十分坚决,她决定了不走,就不会因为小王一两句劝告就轻易改变。

    “趁没人发现,你赶紧物归原主。”赵冷小声说:“来的时候没人跟着你吧,小王,你要真有两把刷子,赶紧把案子破了,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

    她把手里的钥匙塞进小王的手里,说:“你走吧。”

    小王收下钥匙,意味深长地看了赵冷一眼,问:“你真不走?”

    赵冷摇摇头。

    小王也坐下来,就地盘腿,说:“你不走的话,我也留在这,咱俩搭个伴儿。”

    赵冷一听小王这话,心里古怪的滋味蔓延起来,像是五味杂陈。她围着小王绕了一圈,眼神变了。

    “小王啊小王,你还是小王么?”赵冷把领子竖起来,从嘴里吹出一团暖暖的空气,又用手捧起来,搓了搓。

    “我当然是。”小王懒洋洋地盯着赵冷,说:“你不是要实现正义么?躺在这里偷懒算怎么回事?赶紧跟我走吧。”

    小王伸出手,抓着赵冷就要带她离开。然后赵冷轻轻撇开了小王,三两下便把他轻松翻到在地上,眼看着小王胳膊又遭了难,躺在地上呻吟,赵冷就暗地里想笑出声。

    “好了。”赵冷把小王的手还了原,看他狰狞着脸色,又不敢叫出声的模样,赵冷实在忍不住偷笑了两下,给他揉起了肩膀。

    “有这么疼吗?”赵冷悻悻说道。

    小王横了赵冷一眼,低声说:“要不你自己试试?”

    赵冷摇摇头,给小王狠狠摁了两下,拍了拍小王的后背,说:“行啦,你要真的闲,就发挥你的聪明才智,赶紧把这破事解决了,到时候我不就出来了吗。”

    赵冷盯着小王看了两眼,依稀如同见到多年前从那堵高墙翻出来的自己,她捏紧了拳头,脑海里浮现一个影像。

    小王上下看了赵冷一眼,问:“真不走了?”

    赵冷笑了笑,摇摇头。

    小王捏紧手里的钥匙,发出金属摩擦的响声,嘴角像月牙似的弯起一个勾,说:“好,等我查出真相,把你放出去。”

    说完,小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看着他坚定的背影,赵冷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她犹豫着喊出声。

    “对了。”赵冷叫住小王。

    “你改变主意了?”小王站住。

    赵冷摇摇头说:“不……没什么,你走吧。”

    小王顿了顿,没吭声,就这样从赵冷的视线里消失了。整个禁闭室又陷入一片死寂,这间屋子四壁都是小隔音结构,在屋里连一点嘈杂都听不见,除非外面有人进来。

    这种极度的宁静之下,据说人会被逼疯。不过相对于其他刑罚而言,简单的静置对赵冷来说并不难受,她眨了眨眼睛,确认屋里再没有人,又把头埋在自己的外套里,冰冷的空气这才有了些温度。

    赵冷两条白玉似的臂弯紧紧罩在大衣上,脸色发烫地闪动着红晕,双手宛如掐紧了一团毛茸茸的肉蒲似的,浑身开始不住地颤抖。

    终而有了响声,声音从赵冷的喉咙深处传来,哽咽着呜咽着像是一只孤独的猫咪。赵冷终于不冷了,滚烫的热泪把她的冰雪融化干净。

    “原来你也会哭啊。”

    “啊!”

    赵冷吓了一大跳,实在忍不住喊出声之后才意识到问题大条了。眼前不知道小王什么时候突然蹲到自己面前,几乎脸贴着脸看着脸颊发烫的自己,赵冷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小王依旧挂着那副无所谓的笑容。很快,赵冷的尖叫声引来了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连带钱斌在内把两人围的水泄不通。

    “效率真高。”赵冷忍不住吐槽,这些家伙就好像随时等在外面准备冲进来一样,一听到自己的喊叫声,立刻进来了。

    赵冷狠狠瞪了小王一眼,眼睛好像在说“看你不走,现在好了吧”,小王则一脸无所谓地钱斌揪住,拷住了双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