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误会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25更新时间:2020-10-15 18:04:29
    “你要是心里没鬼,激动什么?”刘坤咬着牙说道。

    “嘿——我这暴脾气!”赵冷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指着刘坤骂道:“我倒想听听,你凭什么说这种话!”

    刘坤也不甘示弱,道:“当天夜里,你跟那臭小子在宾馆门口干什么?你当我真傻啊!”

    “你又看见了?”赵冷眉头一紧,这事刘坤怎么会知道?

    “当天我跟哥们儿喝酒路过,亲眼瞧见还有错?”刘坤冷笑一声:“不光那次,后来咱说好的聚一聚,结果一上午你人都没有。我好心去蜡像馆找你,结果你连脸都不露一面。”

    赵冷气的肝发抖。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赵冷骂道:“在宾馆那是公务,当时我们在追查案情!”

    “反正我没看见你们干什么,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咯?”刘坤笑道:“每次这种事,你不是说你在追查案情,就是在查案——我的大警官,您说说看,哪有那么多案子等你破?”

    赵冷咬着牙,狠狠瞪了刘坤一眼:“你现在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吵这些,是么?”

    刘坤这才冷静下来.

    “好!就算如此。就算我信你,你是执行公务。那蜡像馆的事你又怎么说?”刘坤问道。

    “那是……”赵冷缩着脑袋,别开视线。

    “说啊!”刘坤更进一步,整张脸都贴在玻璃上。

    “我……当时被怀疑有嫌疑,所以……被抓了。”赵冷说道。

    刘坤愣住了。

    一旁的王姓男人看了赵冷一眼,冷静问道:“就和现在一样么?”

    赵冷一言不发地点点头。

    “他们为什么会怀疑你?”刘坤扯着嗓子喊道:“难道他们不知道,近些年,临城的案子都有你一份功劳么?”

    赵冷脸色黑了下来:“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他们觉得,只有我身上才有嫌疑。”

    “真的是嫌疑吗?”王姓男人问道:“他们可有证据?”

    赵冷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其实算不上证据,也许只是我想太多,但,我觉得,这件事跟胜男有关。”

    “胜男?胡胜男?”刘坤眼睛瞪得滚圆:“是不是你常提起的,你那个闺蜜?”

    赵冷点头。

    “她出什么事了?”刘坤的眼里忽然有了一点紧张。

    赵冷奇怪地看着刘坤,问道:“问她干什么?”

    刘坤眯起眼,道:“我看,他们是不是针对你,要把你和你的朋友都解决了?”

    赵冷凄然笑道:“怎么会呢……”

    “这个胡胜男她真的被抓了?”刘坤和王姓男人面面相觑。

    “当然咯……”赵冷摊开手道:“老冯说,她下午就被押解到法院候审了,估计最迟明天就有结果。”

    “明天?”刘坤看了王姓男人一眼。

    后者举起一只手,忽然脸色变了:“赵小姐,你口中的这个老冯,他是什么人?”

    “是我们新来的局长。”赵冷忽然意识到,自己很难改口对他的称呼了。

    “是这样。”王姓男人点点头:“就是他抓

    的你,对么。”王姓男人忽然从背后取出一个黑色的皮包,粗大的胳膊伸进包里,开始摸索什么东西。

    刘坤腾地起身,双手插在裤兜里,背过身去,跟王姓男人两人背靠着背,往看守所的门口方向瞧去。

    “他应该有自己的考虑吧。”赵冷点点头。

    “其实我认识他。”王姓男人咧嘴一笑,说道:“你们那个冯局长,跟我也算是老熟人了。”

    赵冷有些惊讶:“你们认识?”

    “非但认识,交情还不浅。”王姓男人伸手在包里摸来摸去,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照耀在月光的恩泽下。

    “你在找什么?刘坤要去干什么?”赵冷发现刘坤已经到走廊边去了,神态也变得肃穆起来。

    “不用理他。我在找工具。”王姓男人道:“前两天,有一场会议十分要紧,是这位冯局长在分局召开,当时上头下面,负责此案的众多要人都有参与,对吧。”

    王姓男人不动声色的话却让赵冷起了疑心。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不管怎么说,警察系统内部的高层会议,不会是一个追查婚恋信息的业余私家侦探能够知道的消息。

    “你一定在疑惑为什么我会知道。”王姓男人从包里取出一样金属光泽的东西,赵冷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静止。

    “不过你不必惊讶。赵小姐,我还知道,出于对你的信任,冯大头对你还托付一样东西——虽然我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得到那样证据,不过既然在你手里,赵小姐,那请跟我们走一趟,如何?”

    王姓男人从包里取出一支点三五的双管散弹独头的座鹰,他熟练地套上灭音器,在赵冷眼光发直的瞪视下,扣动了扳机。

    随着剧烈的震动和响声,赵冷觉得自己的大脑停止了转动。火舌从枪口喷涌而出,准确无误地将两人当中的玻璃摧得粉碎。

    而另一头,刘坤那边也传来枪响。

    “伙计,别下死手!不留下痕迹就行。”王姓男人冲着外头大喝一声。

    接着,几声短而急促的响声在隧道当中惊起,赵冷见到换了一副模样的刘坤,手里抓着一把老式左轮,飞快地回到会见室。

    “现在这个点准没人儿。问出来没有??”刘坤急躁地撇了赵冷一眼。

    王姓男人耸耸肩,道:“女人胆小,估计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

    “那就按原计划,把人带走,慢慢问。”刘坤收起一支枪,扫开会见室窗沿上的玻璃,抓着赵冷,一把拽着往外逃去。

    “刘坤?你,你在干什么!”赵冷瞳孔收缩,跟着刘坤一溜小跑,到了走廊边,见到几个蜷缩在角落里的看守警察,此时已经不省人事。

    “放心,都没着要害!”刘坤咧嘴一笑。

    “你哪来的枪?”赵冷惊叫。

    刘坤努了努嘴,看向一旁的王姓男人:“瞧见那大个子手里的家伙事儿了没?那东西都有,我这玩意儿算个球啊。”

    “你,你是什么人?”赵冷咬着牙齿,双手被束缚的她别无选择,只能跟着刘坤一路离开看守所。

    “我什么人?”刘坤忍不住仰头大笑:“赵冷,我什么人,你不

    是最清楚的么?你那不争气的小男朋友啊。”

    赵冷深吸了口气,猛地挣开刘坤,咬着牙道:“你你你,你该不会是……”

    “欸——”刘坤伸了伸手,拦住赵冷,道:“就是你想的那个该不会是——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

    “什么这一天?”赵冷愣了。

    “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啊大姐?”刘坤笑了笑,道:“不愧是大哥找的小妞儿,愣也是真的愣。”

    “什么意思?”赵冷双眼有些空洞。

    “哥,你给她讲讲。”刘坤瞥向王姓男人:“我去看看有没有顺路的,咱得赶紧离开这,避一避。”

    “赵小姐。赵警官。不对。”王姓男人玩味似的看着赵冷:“你知不知道,你的老冯,那个冯局长是什么身份?”

    赵冷咽了咽口水,道:“特情局……”

    “是。”王姓男人说到:“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可不是怎么做案子,这件事太容易了,十几年风里来雨里去,临城报的永远都是失踪,都是小事件,小意外——你明白为什么吗?”

    赵冷使劲摇头。

    “犯个事儿对我们来说太轻松太容易了,不让人发现也没什么挑战性。但是只有一个例外。”王姓男人忽然露出略显凶恶的神情。

    “什么例外?”赵冷喉头微动。

    “就是这个特情局。”王姓男人愤愤道:“原以为临城只有一个姓马的局长,没想到,居然真正把握我们把柄的,是这家伙!”

    “我师父——我师父果然是你们!——”赵冷听到马局长几个字,几乎失去了冷静,奋力朝这王姓男人扑过去。

    后者却轻而易举,一只手盖住赵冷的脑门儿,就拦下了她。

    “别那么激动,姑娘。”王姓男人笑道:“等我把话说完不妨事。特情局的局长同志是我们的死敌,这一次一连串的怪事,我们也不是为了犯案,而是为了引你出来。”

    “我?”赵冷傻眼了。“我并没有什么证据!你们一定是找错人了。”

    “不会错。”王姓男人却十足地自信:“你是没有什么证据,但是据我们所知,这个冯大头最信任的,却是你。只要你不断被人怀疑,受人举报,他一定会把那个给你。”

    “那个?”

    赵冷愣了。

    “我说过,他们特情局有我们的把柄。只是这么多年,他们一支没有轻易动用,因为他们肯定清楚,即便能让我们元气大伤,却绝没有办法根除。因此一直没用动用。但是这次我们都到他老人家的头顶上拉屎了,要是他不动用这证据,你就锒铛入狱,最信任的警力,都要受到影响。”

    “我?”赵冷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没错。”王姓男人捏住赵冷的下巴,道:“就是你,也只有你。当天的会议,众目睽睽,当场之下,他把那件“重要”的证据放在了你的身上,别告诉我,你忘了。

    赵冷恍然大悟。

    那件“白纸”。

    那是什么重要证据吗?

    赵冷猛地抬起头来,狠狠看向王姓男人,忽然嘲讽道:“你痴人说梦吧,我怎么会把证据交给你?”.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