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从无到有的证物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5更新时间:2020-10-14 09:04:21
    “我是想说,孟警官的动机很奇怪,更怪的则是他为什么要维护胡胜男,作伪证。他说过,没有杀戮欲望的人,没有丧失自我的人,在那间房里是不可能被迷惑的。”

    老冯沉默了片刻,他不觉得孟警官这样一个既定凶手的证言值得采信,但赵冷的解释却似乎很有道理。

    “但是杀戮这种氛围,这种欲望就像是多米诺骨牌,只要推动第一个骨牌,接连后面的所有骨牌都会一起倒下。”赵冷说:

    “但是我们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发现这第一个骨牌。”赵冷说:“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倒是案子相关的另外一些人,除了我之外,几乎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无法开口。”

    “你是说……有人在背后,操纵这整个案子?甚至要杀人灭口。”老冯问道。

    赵冷先是点点头,没过多久又摇了摇头。

    “这也不过是我的猜测,没有任何根据。”赵冷说:“既然没有根据,也算不上什么推理。”

    “那么就是说,这两件案子之间必然有什么我们还没有发现的关联。”

    老冯突然站起身,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桌子,取出手机,联系尸检的法医,要求递送报告,并且说:“胡胜男,对!胡胜男。”

    “胡胜男那所谓的尸体,发现在工厂女人的公寓里面,所以我们,我们的矛头对准了这女的,但这女的到底跟这案子有什么关联……”老冯说:“这,这果然是在消灭所有知情人么。”

    “如果是这样,那么合理的判断就是知道了秘密的胡胜男被这女的杀害,返回之后的这女的则死在了赵警官的手里。”赵冷说:“除非赵警官手里有这起案子的秘密,或者她本来就是密谋者,逻辑才说得通。”

    “但这女的到底知道了什么?”老冯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也许和这工厂有关。”赵冷说:“具体的信息,要看我们的证人如何发挥了。”

    老冯也认同了赵冷的观点。这时候,老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瞥了眼赵冷,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警卫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仓皇无措。

    他说:“出事了!局长!”

    老冯的脸色刷地变了,原来半路上,押运胡胜男的警车在路上抛了锚,他们正要传呼一辆救援车辆,谁知道竟然碰上了一张熟面孔。

    “谁?”老冯问。

    “我不认识,我真的不知道那人是谁,我是听见胡警官念叨一声。”迪玛伽的声音有些慌张,他说:“我只听到赵冷当时在车上,她喊了一声‘胡裘’,起初我们都没听出这是个人名,后来才发现晚了……”

    “发生什么事?”老冯赶紧追问。

    “那人竟然拦下车要带走证人,当地派出所的同事紧急联系了我们,他们说救援的车辆耽搁在路上,就是这姓胡的害的!”

    那头的声音响起了嘈杂声,老冯的脸色就越来越低沉,似乎问题变得越来越棘手。

    “你挑重点的说,到底出什么事了!”老冯急道。

    老冯愣在原地,这种感受让他梦回十年前,内心起的波澜翻腾起伏,手里的电话落在地上,连捡也来不及捡,他就径直奔了出去,腿脚也顾不上。

    赵冷正要发问,雷厉风行的老冯已经喊出了嗓子眼。

    “又出事了,跟我来一趟。”

    老冯吩咐看守废弃工厂的警察守在原地,一边继续录口供,一边搜查新的证据,他跟赵冷两个不顾反对,只身就赶往现场。

    “究竟出什么事了?”赵冷这么问老冯的时候,后者还在一个劲地抹汗,脸上难以掩饰的焦躁持续不断,最终成了一整脸的沟壑和汗渠。

    “是胡胜男……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你到底有没有头绪?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可能要遇到大麻烦了。”

    老冯说着,带着赵冷一路上了他的别克,一脚油门几乎要踩到底,他说:“小赵,还有件事,我要对你说声抱歉了。”

    赵冷不可置信的看向老冯。

    老冯笑着挥了挥手,松开了手上的手套,四周蜂拥而至的警卫员把她按下了车。老冯抬起眼皮,睡眼惺忪的看过来,像是在嘲弄。

    赵冷双手挣扎,想要挣脱,但是回头一看,控制住自己的警卫不是别人,都是自己的同事。她顿时有点儿心灰意冷,再想到被扭送离开的胡胜男,她的心更凉了。

    这时候赵冷的心里有无数的声音在嘶吼着,但是她却一点嗓音也发不出来,任凭警卫七手八脚地把自己捆住,扔上了车,连动弹都动弹不得。

    她气喘吁吁,上半身叫人狠狠按住,只能挑着眼珠子瞪着老冯。

    “老冯,这到底什么意思!”赵冷听到引擎发动声,上气不接下气地质问道。

    老冯耸耸肩,摇摇头。

    “我这也是无可奈何,不出此下策,什么也改变不了。原谅我吧,小赵。”他挥挥手。

    赵冷龇着牙,双手紧紧捏住,喉咙里发出豹子一样温吞吞的嗓音,还想说些什么,只见到老冯扭了扭脸,身后一名警卫倏地掏出一个电击器。

    赵冷腰间被什么抵住,她倒吸一口凉气,顿时觉得身体不由自主地酥麻,身体当下便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接着由于电流的强刺激,很快就失去了意识,脑子里几乎没有任何景象,没过多久,赵冷连动一动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路颠簸之后,忽然有一种连续做梦的感觉,这种梦境在她脑海中持续了很久,其中既有柴广漠又有刘坤,甚至还有老冯。

    但这个梦也很古怪,无论如何,她唯独没有梦到一个最重要的人——没有出现马局长的身影,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对了。

    再一次恢复神智,时间还是下午。当她醒来之后,四周静悄悄的,墙壁上传来飞虫振翅的声音。光线灰暗,甚至有点儿脏,照射在墙壁顺滑而下的水珠上。

    滴答,滴答。

    赵冷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她猛然回头,目光打量过去,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墙壁上滴着镂空的水,面前是十几根铁柱子,浑圆的铁柱上还有着小飞虫。

    她拍了拍脑袋,只觉得脑子特别疼。

    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跌到了角落里,发现角落里有一个恶臭的马桶。

    不会错,这里便是分局的看守所,因为常年没有投入使用,所以环境十分糟糕,即使自己被投放到这里看起来也没有任何改变。

    刚刚醒来,赵冷觉得大脑有一些迟钝,她先是踉跄来到铁门边,随手扯了扯铁门,听到一阵响声后发觉大门紧锁。缓了缓,脑子才开始恢复正常,于是开始整理思路。

    自己究竟什么原因被带到这里了还不明朗,但是在失去意识之前,她确实见到老冯的嘴脸,虽然老冯的眼中带有一些愧疚,但是……

    赵冷绝不会看错,当时老冯的神情一定隐瞒着什么事情。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赵冷吸了口气,吞了吞唾沫,从铁杆的缝隙里伸出脑袋,朝光影照射而来的源头瞧去,放声问道:

    “有人没有!这里谁负责!!快放我出去!!有人吗?”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大喊大叫持续了多久,也许半个钟头,也许半天。但不管多久,都没有人搭理她——但很显然,这看守所虽然萧条,常年不怎么运作,但不是没有人的,门口传来的是两名狱警说话的声音,但是似乎受人嘱托,不管赵冷说什么,他们都不予理睬。

    头痛欲裂的赵冷想出了极端的法子,她使劲锤着铁牢的门,然而动静虽大,却还是没有人搭理,看来这些人是铁了心要自己待在这里。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屋外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逐渐靠近,她熟悉这种声音,接着晦暗的光亮和拉长的影子,赵冷几乎在心头发出尖叫。

    是老冯,赵冷呲着牙看去,见到这人一步一步走来,直到自己面前,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眯着眼朝自己看过来。

    “老冯。”赵冷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除了不怀好意,还是不怀好意:“你要是不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不会原谅你。”

    老冯似乎苦笑,又似乎没有。他很巧妙的匆匆背过身,命两名狱警打开了铁门。

    两人对望一眼,迟疑了半天,才接受了老冯的命令,缓缓将破旧的牢门打开。

    这时候赵冷才觉得喘了口气,狠狠的盯着老冯的身影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老冯,你把我关到这里来有什么意义吗?”

    老冯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他缓缓的解下手上的手套,身旁两名狱警见状,赶紧接过。

    “你们先下去吧,我有点话要审这个犯人。”老冯歪了歪脑袋跟左右的人说道。

    “这……局长,恐怕不妥吧。我们得保护您的安全。”两名狱警面露难色。

    “现在这里到底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老冯板着脸,一反常态地摆出强硬态度。

    两人不敢忤逆,于是急忙退了下去。两人倒也没有退到太远。只是守在看守所门口,竖着耳朵静听里面的声音。

    “你进来之后,警局开始了联合查案,紧急调动,大多数人都被调动起来,这两天可忙坏我了。”

    老冯搓搓手,像是唠家常似的对着赵冷说道,语气十分和缓。

    赵冷眨了眨眼,一声不吭。她瞳孔里满是愤恨和不屑。

    “你是不是还记恨在心?”老冯狡黠一笑。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安排?”赵冷问。

    “关于这件事……”老冯正要说,忽然背后闯入一名警卫,神情严肃地道:“不好了局长,押运车出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