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推理游戏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89更新时间:2020-10-12 09:00:44
    赵冷听了声音,惊讶的回过头去,是在后面的小王拿出了证件。

    女孩瞪着眼看了看赵冷,揉了揉眼,没想到这两人竟然真的是警察。

    “您,您需要什么,我们配合。”前台小姐显然慌了,错乱之中赶紧鞠了一躬。

    不一会工夫,在赵冷的配合之下,两人要到了死亡现场所在房间的信息,果然不出所料,看到这个信息的赵冷和随后而来的老冯眼睛都看直了。

    房间的所属人关系,名字有些熟悉,赵冷立刻叫常务组的小王连线调查,果不其然,这房间的所有人,居然是他们在工厂发现的女人。

    那女的——赵冷捏紧拳头,冷着脸,眉弓直抖。

    这是一栋高层小公寓,面积不大,但是价格不菲,在西城的学区房内也是颇有竞争力和升值空间的房产。老冯看了看交易时间,从物业提供的数据上来看,显然是全款购房,时间远在楼盘落成以前。

    这女的名字,想来不会是巧合。

    老冯和小王两人面面相觑,胡胜男为什么会死在这女的的公寓里?说到底,赵冷又是怎么知道,或者有预感到,这里就是这女的的公寓?

    赵冷说:“这不是直觉,虽然邀请函上写的并不是这个地址,事实上我查过,寄给这女的的邀请函,地址和所属的人根本对不上,除了胡胜男之外,那么多邀请函,只有这一份是这样,对不上。”

    “对不上?”小王奇道:“那就怪了,如果地址是错的,那怎么会收到邀请函,甚至还能正常赴宴?”

    赵冷说:“合理的想象,那就是主办宴会的人,或者是其他认识这女的的人给她带了请柬,而不是邮寄。”

    “你是说,从一开始,胡胜男就知道这女的的地址了吗?在这里?”小王问。“可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胡胜男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女的的公寓里?他们,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赵冷说:“胡胜男知道这次宴会有问题没去,又或者是他根本就是幕后黑手,自然而然根本不会去,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甚至还选择了一个替死鬼。”

    小王直觉得不寒而立。

    “很有可能,胡胜男自己就是宴会的主办人之一,而当他意识到,这女的有可能暴露出什么问题的时候,他会怎么做?”赵冷看着小王,问道。

    小王想了想,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色彩来,她说:“杀,杀人灭口?”

    “这么想确实比较合理。”老冯说。“如果合理推断,受到刺激的这女的先是在汤队的家里一直待到黄昏左右,回到公寓之后遇到胡胜男。两人爆发冲突,激情之下复仇杀人,这么想也就顺理成章了。”

    “问题是……”赵冷却很难接受这样简单的解释。“从凶杀现场的迹象来看,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老冯叹了口气,说:“看起来,我们得先找到这个这女的,她一定有些话藏着没有说出来。”

    赵冷也点点头,这件事远不止孟警官复仇这么简单,背后的罪恶根苗也远没有解决。

    “我联系了尸检的法医部门,很快他们就会过来回收胡胜男的尸体,现场勘查也会进一步进行,不过……”老冯犹豫了片刻,他的眉头紧锁,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脸颊上烧成了一片乌黑的阴霾,皱巴巴的眼皮跳个不停。

    “留在现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新的发现了。”

    老冯的话很有道理,胡胜男行凶的现场是被精心处理过的,尸体的痕迹和死亡原因有待法医鉴定,但是这段时间,老冯却不甘心坐以待毙。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赵冷刚发问,老冯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比了个手势,躲到角落里去接电话。

    “昨晚,小赵,昨晚汤队说了什么?”小王眨了眨眼问。

    “诶?昨晚?”赵冷看着屏幕上的影像资料,陷入沉思她眨眨眼,仔细回忆起昨晚在工厂发生的事。

    “他说,死的人是这女的。”赵冷忽然意识到不对劲:“这么说,的确不能断定尸体的身份……但,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两人都没说话,紧张的呼吸流窜在空气里,因为老冯的讯息传了过来,跟着他那张表皮细胞死绝了的臭脸一起。

    “发现一具无头女尸,疑似……”老冯顿了顿,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工厂里的那女人。”他说。

    抵达现场的时候,汤队长已经按照老冯的吩咐,把汤队和胡裘等涉案人员传唤到了凶杀现场。

    他们找到尸体的位置就在宿舍区旁的储物室里。

    尸体的头部整齐断裂,血痂已经凝固,尸体的温度也凉透了,简单判断,是一具青年女性的尸体,而从着装和体态特征来看,汤队长怀疑,这就是不久前在市局录完口供的女的。

    法医开始尸检,老冯赶到的时候,率先看到汤队。

    他的脸色苍白,一开始嘴里不知道咕嘟地念叨着什么,来回在现场踱步,储藏间的地上满是鲜血和碎渣。

    老冯了解到,汤队长进到这间屋子里的时候,大门紧锁,屋内的窗户就和其他宿舍间一模一样,紧紧锁死,没有一点开关的迹象。

    这尸体简直就像是凭空出现,但谁也知道,无头的尸体不会是自杀。

    等他见到老冯,第一句话咬定了他的主张。

    “尸体藏起来了,我早就说过!”

    他这时候已经趋于冷静,说话也颇有条理。只是老冯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藏”这种办法。

    汤队说:“虽然这是一个密室,但是冯警官,这里也并不是真的苍蝇都进不来,凶手是把尸体托运到了这里之后,从窗户离开的。”

    汤队摸到了窗边,灰扑扑的窗户上黏满灰尘,屋外的阳光很充足。

    光线滑过窗户边上,这一侧的窗户是通往宿舍中部走廊的,因此比透光的对过大窗要显得低矮很多。

    汤队碰了碰窗户的栓子,紧紧锁住,动弹不得。

    老人见他这才注意到窗户的封闭状况,忍不住数落了起来:“这栓子早就锁死了,我一进来就看得很清楚。”

    汤队闭口不答,只是瞪了老人一眼,轻轻敲了敲玻璃,厚实的玻璃片完好无损,窗户上也没有什么开合的口子。

    “窗户上的栓子只能从里面开关,外面开关窗户根本没法上锁,嘿嘿,小子,你说尸体藏在这里,莫非你比那凶手还了解?”

    老人两条胳膊搭在胸口,冷不丁地便要嘲讽汤队两句,尽管赵冷跟老冯时不时要瞪他,但老人还是忍不住出声奚落,他就是看汤队不怎么顺眼。

    汤队便干脆不再搭理,他顺着窗台的边缘,又走了两步,这一脚踩下去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主了脚脖子,汤队一步走得急了,整个人摔了个趔趄。

    “你行不行啊。”老人笑了笑,汤队却给了他一个异常的反应。

    “我懂了!懂了!”汤队一脚踹开脚边上的碎铁渣,往上看去,说:“我知道了,毫无疑问,凶手就是这么逃走的!”

    汤队来到窗户下边,视线看向的是窗户的正上方,跟他一起往上看去,咧开嘴笑了。

    “我知道了!”他拍了拍手,脸上挤满了扭曲的沟壑和皱纹。“你想什么,我可是清楚了。”

    不等汤队吭声,直勾勾盯着窗户顶上的一个排气孔洞,说:“你想怎么糊弄我,我可清楚。”

    “你是想说,人从这里溜了?”指了指那扇窗子,众人抬头看去,窗户顶上果然有一个两三厘米见方的小型通风孔,中空的部分贴着网格一样的铁网。

    这装修风格是上个世纪的厂房常见的,一般用来走线。

    他说:“你说的没错,要是小点的蚊子爬虫什么的,可以进进出出也说不定。但是你要说是人从这里出去了,那就是扯淡。”

    他盯着汤队,满是一副等着看笑话的脸色。

    汤队却压根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摸了摸窗户的锁扣,说:“虽然窗户的确是从屋里锁上的,但是这种老式的锁扣并不是一定要从里面锁上。”

    说着,汤队亲自演示了一遍。

    他从警务的手里借过一条又细又长的钢丝线,把两扇窗户向外推开,然后把线头上绑了一根墩头的大头钉,在锁扣上缠了两三圈,把钉头扣在锁扣的底座上,眯着眼校正了方向,扯住了窗户挂锁上的绳扣,他下意识紧了紧绳子,另一头也绕住一块石头片,顺着通风口扔了出去。

    汤队本想亲自爬出窗台,老冯赶紧拦住他,虽说四层楼不算很高,但是也相当危险,身手不够好的警察都不见得能行动自如。

    最后这个任务交给了赵冷,老冯给她在腰间缠上两圈保险绳。

    他看了汤队一眼,这家伙年纪也不轻了,跟钱斌那样虎虎生风的年轻人怎么比?即使戴上几层防护,要真出事也不好处理,于是不顾反对,让女孩儿出动。

    赵冷二话不说,也一口接下了这个任务。她见汤队不大服气,便上前安慰:

    “汤队长,年轻人该做的事,就让我们年轻人干就好了,您经验丰富,替我指点指点,让我们长长见识,也好。”

    老冯见机补充:“小赵这话说得好,咱得服老啊,老同志,哈哈哈。”

    汤队脸颊滚烫,不得不服从安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