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章 出事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67更新时间:2020-10-09 18:03:36
    孟警官睁大了眼,等着赵冷看了很久,摇摇头。

    赵冷忽然问:“你能猜到,为什么他们如此大费周章要销毁证据?”

    孟警官愣了愣,有些茫然,他犹豫了片刻,低声说道:“我只能想到,还是跟那群连环杀人的家伙有关。”

    “我也是怎么想”赵冷说。“只不过,总差一点关键的证据和线索把一切串联起来,因此我需要你们的配合。”

    孟警官咬着牙:“放心,我全力配合。”

    “那么我希望你的时间性供词尽量准确。”赵冷似乎觉得自己能够体会这样的感受,孟警官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还有一点。”孟警官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我能保证,我自己是无辜的。”

    赵冷摇摇头:“我理解,但是很遗憾,我们既不需要,也不会采纳这样的保证。这你应该明白的,孟警官。”

    孟警官的眼光闪动:“......”

    “可是他们都死了,那么多人。”赵冷说。“你觉得你和他们的死没有一点关系吗?”

    孟警官沉默了良久,突然低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认罪,会被判死刑吗?”

    赵冷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无论你承认不承认,以你现在的样子,判决一样是死刑,顽抗判决,判决就会更严重。”赵冷说。

    孟警官落下眼帘,意外的是没有惊讶没有恐惧,反倒是泰然。看来她并不是真的心里一点数也没有。

    “我……我我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孟警官说。

    “我知道。”赵冷毫不怀疑,他说:“你的想法我也很清楚,孟警官,你觉得你作了这样一个局,但凡他们心里没有当年对你父亲的愧疚,但凡他们不是真的凶手,他们也不会像那样杀红了眼。”

    孟警官点点头。

    “既然没有幕后的人,你也想不出什么线索,警方的取证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判决很快就会来临,到头来……”赵冷顿了顿,看着眼前的孟警官,拨开她谋划杀人的事实,内里却也真的只是个普通人.

    “到头来,你还是要为自己的罪负责。”赵冷说。

    “赵警官,我,我明白了。”孟警官说。

    赵冷叹了口。

    “还有一件事,孟警官。”赵冷问:“我想问问,这间豪宅,你是从哪里租来的,房间的设计真的是你一个人完成的么?”

    孟警官犹豫了片刻,说:“是……我租来的……。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孟警官的眼光闪动,赵冷没再追问下去,他抬起头瞟了一眼吃力的老刘和小王,突然抓住了孟警官的手。

    “按这个做,也许能保住命。”赵冷握了握孟警官的手,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审讯室。

    孟警官只觉得手里多了什么,她张开手掌,一张纸条躺在手里。

    “上庭的话术吗?”

    卷闸门哗啦啦地关上,老刘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筋骨差点没给赵冷给薅完了,一旁的小王则半信半疑。

    “真是管道出了

    问题?”她问。

    赵冷拍着胸脯给他保证,说百分之两百就是这毛病,两人来到审讯室后,几条藏污纳垢的水管走线从背后的铁梯子上穿梭,延伸到了地底下,老刘听着赵冷指挥,拿着手电,迈下一条腿。

    看着老刘细瘦的身子算是最适合干这一类事的,于是找来了缆绳,赵冷在中间拽住绳子,老刘给自己的腰上捆得结实,咬着手电进到里面,最里面就是管道的手动闸门,他要亲自下去检修。

    天气发热,老刘身手敏捷,几下翻身就进到管道里去了,他在里边儿摸索了一会儿,像是碰到什么热乎乎的东西,先是一愣,后来拧着眉头杀人的心都有了。

    “草!”老刘一下到里面就爆了粗口。“哪个混蛋捣乱,这里面的线路断了路,发烫的紧!”

    老刘骂了两句,赵冷的手上突然松了松,管道里就传出来老刘滑到在地的声音,惊呼声随着金属管道的声音,回荡着敲击着四壁。

    “抱歉!刘警官,绳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面像是沾了水还是什么,手滑!”赵冷朝着管道里大喊,说:“您看有啥办法没有?”

    老刘在管道里清理起来,赵冷就借着这滑溜溜的绳索,一上一下。三个人配合一番,总算把管道修好,顺风口也有了气流。

    “成了。”老刘上来之后,抹了一脑门的汗,他满身油污和面汤的怪味,加上灰头土脸,细瘦的身材真的像烧枯的炭棒似的。

    两人见老刘成了这滑稽的样子,小王忍不住叫了句“炭棒”,差点被老刘一眼睛珠子给瞪死。

    三个人狼狈不堪地回到审讯室,这时候已经下午了,他们回到审讯室的时候,远远就瞧见老冯在门口等着。

    只见他满脸窝着气,一看见老刘,就皱了皱眉头。

    “赵冷。”

    见到赵冷的时候,老冯的脸色又有了变化,他上下打量起这个年轻人来。

    “好,有魄力有胆气。”老冯夸了两句,又给了老刘一个下马威。“你干什么去了?这一身怎么回事。”

    老刘狞笑,把赵冷怎么添的乱,怎么导致排风排气的管道堵塞,又怎么拖拖拉拉,甚至差点儿让嫌疑犯背过气的“好事”一一交代了一番。

    “到现在为止,这姑娘嘴里一个字儿都没交代,你说说。”老刘露出了满脸的遗憾神色,捋起袖子,鄙夷地瞧了瞧赵冷,说道。

    “哦?是这样啊。”老冯看了看赵冷,一旁的小王冷汗直下,连忙打圆场,说道:

    “冯局长,这个设备故障,也不能怪我们不是吗?万一嫌疑人出了问题,我们两个也担待不起。”

    “你有话说吗,赵冷。”老冯却没有急着下结论,反倒是把老刘先训了一通。

    “我让你看着他们审案,你自己倒忙得不行?”老冯问。“老刘,起先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副热心肠?”

    老刘听了老冯的数落,脸都羞赧得通红,他一边挠了挠脑袋,脸色阴郁起来。老冯更是不留情,“改明儿让你去社区体验体验协警的活儿”这种话也说了出来。

    老刘一声不敢吭,他一个劲抖落身上的尘土

    ,像是要把这些倒霉的东西从身体上赶出去一样。

    到了审讯室里,老冯看了嫌疑人的面目一眼。这时候孟警官还在屋内坐着,空气流通恢复如初,孟警官原本惊恐的神色也消失了,现在看来,似乎一切如常。

    仔细看去,这警员嘴巴上下翻动,老冯眼睛敏锐的捕捉到,机敏地眨了眨眼。

    “她在吃什么?”老冯一眼就看到孟警官的嘴唇上下嚼动,尽管嘴唇的动静不大,但是老冯的眼睛却出奇的毒辣。

    “谁知道。”赵冷随口应了句。

    老冯的目光照射过来,说:

    “既然如此,就不用再审了。”

    老冯的话让赵冷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老冯这么快就发觉了。

    “我也没想到,你的问询还真是别具一格啊,赵冷。既然审问已经结束了,我就不再扫兴,走。”

    老刘慌忙拦住老冯,他愣是没想到这个新局长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尽管他一贯我行我素,听不进别人的劝,但这次未免也太过分了。

    “冯局,这可一句话都没问出来!这,这就完了?”

    老冯看了一眼老刘,指了指屏幕里的孟警官,说:“最好的审问,可不是威逼利诱,是动脑子。”

    “一个同事,他的犯罪动机会是什么?绕个圈想一想,她没什么不交代的,证据也早就摆在面前了。”

    老刘也看了这女人一眼,孟警官低着头,不吵不闹,安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神色如常。他将信将疑,问:“那,头儿,咱现在该怎么办?”

    老冯弯下腰,搂着老刘的肩背,指了指监视器,说:“证物损毁,警局失窃,证人身亡。种种迹象表明,有人故意跟我们兜圈子,不想让我们找到真相,对不对?”

    “既然如此。”老冯挺着圆乎乎的大肚子,望着赵冷笑了一笑,道:“那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他越是不让我们知道,我们就越要搞清楚。”

    老刘点点头,愣愣看着画面当中孟警官。

    “照着你学的,从时间地点,作案动机手法,预谋这些乱七八糟的……你看着问。”老冯拍了拍老刘的肩膀,吩咐了一番,带着赵冷和老人就离开了审讯室。

    留下老刘一个人在里面发着愣。

    “这是个什么道理?”老刘到现在也还是没想通,自言自语一样的开始缩在审讯室的角落里絮絮叨叨起来。

    老冯的确称得上是雷厉风行,眉头一皱,他找到了破案的关键。

    下午,他来到一家咖啡厅里。他告诉赵冷,赵冷已经调查到案子背后有一件秘密,这个秘密跟胡胜男这个人有关,下一步的计划就是从胡胜男那里取得线索。

    赵冷只知道,老冯应该是在等人,却又不清楚他究竟在等谁。老冯又看了看手表,从店里端过第二次续杯来的美式咖啡,焦躁地一饮而尽。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老冯等的人始终没有来,连赵冷也没有来。

    当老冯使劲攥紧手边的纸杯,捏成了一团拧巴的纸团时,他猛地站起来,抓住手边的拐杖,脸色凝重。

    “出事了。”他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