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章 审问官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69更新时间:2020-10-09 09:03:23
    “你先平静下来。”赵冷抬着头,屏幕里的孟警官慌乱的模样从六个角度反馈给他们,看到这样的多角度画面,连赵冷自己都有些被情绪感染。

    坐在一旁看戏的老刘却嗤笑一声,冷冷嘲讽了句“新手,菜鸟”后,就不再吭声,反倒是不紧不慢从屁股后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指甲小刀,挑起了指甲。

    他知道,原本控制恐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万不可在嫌疑人的面前透露弱势态度,而赵冷这个新手爱犯的错误,很显然就是让孟警官“平静”下来。一切狡辩和抗拒都来自于这种“平静”。 老人小声提醒赵冷,让他赶紧问重点。

    两人就这也争执不下,赵冷心里想的却是如何才能安抚孟警官。老人只对这屋子里的新鲜玩意儿充满兴趣,对嫌疑犯的审理,他是半点精神也提不起来。

    “让开。”赵冷推开了老刘,他决定先安抚孟警官的情绪。

    “孟警官,别着急。”赵冷犹豫了片刻,说道:“昨天夜晚,证物室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做些什么?身边都有什么人?”

    赵冷的问题算是足够直接,但是孟警官的状态显然是没法回答了,她双手抱着脑袋,眼里失去了神色,气色也很差。

    “孟警官?”赵冷叹了口气,只能一步步来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孟警官正面影像映照在第四个监视器里,她的瞳仁放大,盗了满脸的汗,毛孔张开,只见出气不见进气。

    “深呼吸。”赵冷突然命令道:“用口腔呼吸,冷静,孟警官,保持口腔张开,抬头,站起来!”

    赵冷慌了,孟警官的反应不单是恐惧造成的,脸色发白,神色古怪,就连呼吸的频率也变得不正常。这不是恐惧,是窒息。

    “老刘。”赵冷甩下声音输入的麦克风,揪起老刘的衣服,说道:“你丫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人要死里面了!”

    老冯也急了,急忙命令道:“这是重要嫌疑人,决不能有差池!”

    老刘也吃了一惊,他看了看天花板上的显示器,孟警官的反应的确古怪。这个审讯室虽然是全封闭的,但是开合的出入风口一般是敞开的,屋内的对流空气也是足够多的,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别墨迹了!”赵冷当机立断,他扯下审讯室内的审问装置,说道:“带我去对面,救人。”

    老刘脸都绿了,他瞥了一眼显示器上的孟警官,呼吸越来越急促,脸色低沉,而这边赵冷急出了一头汗,虽说不合规矩,但毕竟人命关天。

    “你,你别耍花样。”老刘服了软,把钥匙交给了赵冷。

    吱呀呀一声,赵冷几乎以为这是什么店铺里的卷帘门。

    沉重的门开了一条缝,这道铁闸门至少需要四五人共同打开,多数时候也是电动液压开启,不过现在显然顾不得那么多,老人跟老刘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只够他一个人让这扇门撇开一条小小的缝隙。

    赵冷二话不

    说,钻进了这条缝隙里。

    房间里有光,四面的光反射着洁白的墙壁,在缺氧环境下,恐惧导致的过量呼吸显然会加剧氧气消耗。

    屋外两人拼尽力气撑住了铁闸门,冰冷的空气顺着缝隙一点点渗透到了阴暗的房间里,赵冷毫不犹豫地掐中了孟警官的人中。

    “怎么样了啊!!”屋外的老刘急的喊出声来,万一这嫌疑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冯饶不了他不用说,他自己都没法交代。

    “哎呀,没意识没知觉了!”赵冷喊道:“我看看,脸都冰凉了,是不是凉透了啊!”

    老刘一听赵冷这话,汗就涔涔下。他知道这多半是“小姐姐”给自己开的玩笑,可玩笑玩笑,万一要是真的,老刘的手就急的疯狂抖动起来,一旁的老人看着心惊胆战。

    “喂,大姐,你别晃了,万一你一失手,我这胳膊交代进去怎么办?”

    “液压机冻住了,真不知道热油他妈的是谁处理的!”老刘眼珠子都浸上了额头冒出来的汗,脸色铁青。

    “小姐姐,你可以一定想想办法,这这这绝对不能有什么事啊!”老刘喊道。

    空旷的屋子里一时间充满了两人对话的回声。赵冷眯着眼,继续喊:“我也又不是什么大夫,我想想办法吧,就是有些人吧,他爱急,这一着急,我就怕忘了该怎么救人了。”

    老刘听了哪里还敢吭声,立刻住嘴,紧张地往里凑着脑袋看,却正正好让赵冷的背给挡住,偌大的囚禁室里,一点人的声息也没有。

    赵冷的声音时不时的倒是传了来。

    “……哎呀,坏了。”

    “……糟糕。”

    “……这可麻烦。”

    “……完咯完咯。”

    赵冷的声音就持续不断地骚扰着老刘,她每听到一句“不好”,心里就咯噔一声,脸色往下哗哗变了一层颜色,虽然知道这夸张的语气摆明就是要气自己,但是却又没法真的不管不顾。

    偏偏赵冷就捏中了老刘的软肋,只是嘴里喊着怎么怎么糟糕,又偏偏不说到底出了什么毛病。而老刘愣是没见到这个嫌犯恢复,脸色也就更加难看了。

    一旁的老刘却简直要偷着乐出声来,他猜都不用猜,这是赵冷早就让孟警官醒了过来,现在做的,叫做“报复”。

    孟警官果然已经醒了过来。他原本缺氧量不算严重,现下又算是见到了“熟人”,心下稍微多了几分安宁,呼吸顺畅了许多。

    赵冷一只手拖着孟警官的脊背,当着这女孩的面,另一只手两指伸直,放在嘴边,比了个“嘘”,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孟警官也就真的睁着眼,只眨了眨,一动不动,嘴巴闭得紧紧的,点了点头。

    赵冷就这样时不时放声喊叫一声“糟糕”,其余时间便低下声,抓住了孟警官的手臂,他用着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贴在孟警官的耳边。

    “我猜的没错。”他说。“孟警官,你昨晚的确在证物室里。

    你现在之所以这么慌乱,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昨晚发生的事,今天你又重新经历了一遍,所以你才这么意外。”

    孟警官的眼睛闪了闪,默然点了点头,赵冷的声音像一阵微风吹拂在他的耳朵里,一时间有些怪异的情绪酝酿在胸口里。

    “曾经是这样。”孟警官也低声说,眼里闪过光亮,血丝爬上了眼角。“我……我不该瞒着你们……没错,昨晚九点半,我没有跟同事出去打牌,我伞忘在单位里回来取。那时候胜男刚接班,我实在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赵冷看着孟警官的眼神多了一丝悲悯。

    “因为他们觊觎的是权和钱,你们的集团在他们眼里是一座高山,阻碍了穷人步伐的恶徒,就要杀。”赵冷说。

    孟警官的泪水顺着眼眶往外挤出来,眼角模糊着,胸口开始猛烈起伏。

    “既然你都知道了,难道不明白吗。”孟警官问。

    “我没有作对不起任何人的事。赵警官,请你相信我,我虽然不是什么优秀员工优秀警察,但我从不敢做这样的事。”

    “这不重要。”谁知道赵冷摇摇头:“我现在急需线索,如果不能查个水落石出,类似的事还会发生。”

    孟警官不吭声了,赵冷继续说:

    “这件事本来谁也不知道,但一旦传开,我们警方的公信力必然会大打折扣,今后遇到这样的案子,就更没法收场了。”

    “既不是天灾**,也不是什么不可抗力。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人。”赵冷说:“遇到的这个人,胜男虽然是个女同志,但是她处处比你强,你俩虽然关系不错,但是这件事,你却存在着侥幸心理。”

    孟警官噤声,默默地淌着泪,嘴角紧紧拧住,牙齿狠狠地咬进自己的嘴唇里,铁锈味儿的鲜血顺着嘴角汩汩地流淌出来。

    对同事见死不救,甚至自个儿先逃了。孟警官就是没法接受这一切,才骗自己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孟警官哽咽道:“我只知道,在我到证物室的时候,一切已经发生了,我知道你不信我赵警官,但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赵冷不置可否,她从不觉得自己是神,也不觉得应该把自己的私情掺到任何案子里去,但是看着孟警官涕泗横流的模样,他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动容。

    即使找到了真相,真的能慰藉那些受到伤害的人吗?赵冷不明白,但毫无疑问的是,孟警官已经被仇恨支配了内心。

    “可……。”赵冷说:“你知道哪些证据失窃了么?”

    孟警官摇摇头。

    “所有跟连环杀人案件相关的事实证据,全都不翼而飞。这后面说没有人操纵,我想是不大可能的。”

    孟警官的指甲使劲发力,拧在肉片里,整只手都淌出血。

    “赵警官,你一定要揪出这些可恶的败类,还我一个公道。”

    赵冷叹了口气,直说了四个字:“量力而行。”.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