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章 老冯的鼓励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26更新时间:2020-10-07 09:04:34
    赵冷脸上露出难堪的颜色:“老冯,这话我觉得你不该对一个女警员说。”

    老冯才不管三七二十一,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把两耳、指尖共计三根烟一起戳进烟灰缸里:“吸烟有害健康,但是你看,我不抽烟。”

    “是,您大概是抽风。”赵冷吐了吐舌头。

    “好了小赵,我不跟你先聊天了,我叫你来就问你一个问题。”老冯捻灭烟头,抬起头望向赵冷,眼睛里多了一抹严肃的神情:“小赵啊,这件事情我能交给你吗?”

    “道歉?”赵冷眨眨眼。

    “查案。”老冯裂开嘴说道,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

    “可……”赵冷迟疑了:“证据,人证,线索,全都断了。”

    她忍住没把心里话说出来。

    ——老柴也不在身边——这个智囊加参谋不在,她觉得自己寸步难行。

    “没有这些,警察就不是警察,案子就不是案子?凶手就能逍遥法外,人命就一钱不值?”老冯凝神看向赵冷。

    “我不是这个意思!”赵冷刚想辩驳,老冯却按住她的脑袋。

    “小赵啊,我知道你的意思,现在的确是一个艰难时节,你我都清楚。但是你要知道,从你选择入这一行开始,就已经告别了容易二字。你是不是在舒适区待得太久,连自己是干什么吃的都忘了?”

    老冯很少说这种重话,此番教训,赵冷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羞愧的低下了头。

    老冯看着她,问道:“我问你,你当初告诉我,势必解决此案,因为什么?”

    赵冷不敢抬头,眼球往上翻了翻,偷瞧了老冯一眼,咬着牙不吭声。

    “这件事情起因是你的师傅也就是老马。马局长,他这个人我了解,对,局里的事情非常操心,但是也非常的利落,是难得可贵的好同志,但是现在他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必须把他揪出来,我要还整个区里一个平和一个安静的环境,我们也应该维护治安,对不对?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警方毫无头绪,可是案件还在不断的发生,包括你师傅,老马去向不知所踪,现在还赔进去一个老柴……”

    老冯背着手,指了指赵冷,又问:“你说,现在怎么办。”

    赵冷捏紧了拳头,还是一言不发。

    老冯见了她的样子,皱起眉头来继续说道:

    “小赵啊,我知道你有诸多不满,但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如果老马回来了,情况转变了,包括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了,我老冯到时候卸任,还老马他的地位,并且给你道歉,这都是可以的事情,但现在,我们不容许私人情绪侵占我们的思绪,我们必须得把所有的精力放在破案上,你是怎么想的?”

    赵冷吃了一惊:“你,你卸任?”

    “卸任,啊,当然,卸任。”老冯点点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本来就不是公安系统,跟老马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为什么要夺人之好?”

    赵冷低下头。

    “那我再问一次小赵,这件事情我能全盘交给你吗?我能信任你吗?你能保证,你能向我保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你都要查个水落石出,还事件一个原貌和真相吗?”

    赵冷还是沉默。她没有证据,没有线索

    ,连最后的自信,好像都失去了。

    “这可不行。”老冯起身,瞪着赵冷:“我交给你的东西,还在么?”

    赵冷悄无声息地点头。

    “既然东西还在,线索就还有。到时候你就会明白。咱们警察这种职业,就是没有线索没有证据,也要想尽办法寻找线索寻找证据的职业,你现在就放弃了,那只能说,你不适合干这一行。这案子,你还跟不跟?”

    赵冷抿了抿嘴:“我跟。”

    “回去吧,等会议开始,我叫你。”老冯笑了笑,轻拍赵冷肩膀,让她回办公室里去。

    赵冷离开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隔间。

    警局内十分忙碌,各式案件的处理不光需要人手,这一次,冯局长一改之前的谨慎,把几乎所有的主力警员全部派出组成了大型的重案组,开始对这件连环杀人案进行彻底排查,并且全力搜索,老马可能去的地方。

    中午,吃完饭其他同事回宿舍午休,赵冷没回去,她在办公室里整理下午开会的文件。

    这时候,电话响了。

    她顺手接起来,夹在脖颈间:“喂,您好,临城新区公安局。”

    “喂,我找冯局长。他在么?”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是个男人,不过声音有点儿细,还有些胆怯。

    “别着急,您慢慢说,有什么事?”赵冷皱皱眉头,问道:“冯局长现在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暂时没办法接听电话。您有什么情况先跟我说,我会备案汇报的。”

    这电话上显示的是内线号码,也就是公检法体系内的同僚打来的,又听他慌张的语气,看上去出了事。赵冷放下午休的心情,坐下身,从抽屉里抽出一沓纸,静静吸了口气,想到中午在厕所里的所听所见,忽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我来汇报一个情况,事情很紧急,请你务必转告冯局长。”

    “我会的。”

    “是。我们是证据保管单位,隶属于地方法院机构。今天早上十点半,我们发现证物馆失窃!”

    “失窃?”赵冷心里咯噔一声,问道:“有什么重要证物被盗吗?”

    那头声音迟疑片刻,道:“目前还在清算,但是似乎没有什么重要证物不见了。但是有件事很奇怪,所以我们特意向冯局长报告。”

    “你说。”赵冷沉声道。

    “前前后后,只有与这件案子相关的证物消失。虽然都不是很重要的证物,但是这件事也的确挺诡异,后续有什么情况,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向你们报告。”

    “昨晚负责看管证物的警员在吗?我要求连线。”赵冷道。

    “她……”电话那头迟疑片刻,似乎有些为难:“是这样的,同志,这也是我们要报告的一件事。”

    “什么?”赵冷皱起眉,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昨晚负责临时抽调的人手,是你们新区分局的警员,他叫胡胜男,听说是分局的老前辈了。”

    “她怎么了?”赵冷问道。

    “她昨晚负责看守证物,失窃当晚,她受了伤,现在还在第九医院里治疗,情况不是很清楚……”

    赵冷心急如焚,她瞥了眼时间,心想还有富余,于是道:“告诉我地址,我立刻到。”

    赵冷急急忙忙到了医院,一见到胡胜男,她心才放了下来。所谓的受伤,只是身体局部的擦伤和扭伤,其他倒没有大碍。

    胡胜男是赵冷同期的老警员了,个性很张扬,像个男孩,留着一头短发,也因此三十好几了,还没嫁出去。

    虽然同期,但是听说从警前,这女孩儿社会阅历极强,什么活儿都干过,也不挑。老实说,赵冷对这样的人还是颇有些敬佩的,两人平日里关系也算交好。

    不过让赵冷觉得古怪的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赵冷坐到床边。“扭伤?”

    “大意了……”胡胜男半坐起身。

    赵冷走得近了才意识到,胡胜男身上的伤口不只是擦伤。

    胡胜男脸上露出羞惭的表情,揭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白皙的皮肤和肩头上那一抹清晰可见的伤口,看起来像是弹片。

    “怎么会这么严重?”赵冷脸色异常。

    “本身证物馆里有一些机关陷阱……就是防止外部人员偷窃的。”胡胜男摇摇头:“但是没想到,反而被人利用了。”

    赵冷紧紧盯着胡胜男身上的伤口,陷入了沉思,她咬着牙齿说道:“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看来,有人比我们还熟悉这些机关,否则……”胡胜男的脸上露出羞愧神情。“轻易地解决我的同时,还要毁灭证据,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赵冷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把胡胜男的伤势记录下来之后,她就离开了医院。

    看了眼时间,还有大概一个钟头。饭是没工夫解决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街边凑合一顿。

    一直到证物保管办公室,赵冷也没能吃上饭。但她心思的确不在这上面,同事受伤,证物损毁,还能有什么情况比现在更糟糕的呢?赵冷实在想不出来,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追查,至于到底能够查出些什么东西来,她心里没底。

    没底归没底,该查的东西还是要彻查清楚。赵冷带着这一层觉悟找到负责打扫证物办公室的老同事。

    她老远在外头就见到他了,打了声招呼,对方似乎没听见。

    走得近了,发现这老警察老态龙钟,颇有威严,冷不丁一看,竟然有几分老领导的做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沦落到在这里清理打扫。

    赵冷整顿警服,拍了拍老警察的后背,打了声招呼。后者迟缓地抬起头来,看到赵冷的时候,眼光微微闪动。

    “你找我?小同志?”老人停住手里的活儿,看向赵冷。

    “老先生。”赵冷鞠了一躬,问道:“请问您是哪个科室的?”

    老人愣了愣,这才留神到身上的警服,赶紧摇摇头,从肩膀上把披起来的衣服从身上褪下,看了一眼赵冷,慢吞吞地说道:“对不起同志,我,我是个扫地的,临时来的……”

    临时?赵冷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从老人佝偻的腰上,她隐约觉得有些面熟,想来想去,给钱斌打了个电话。

    “我让局里的同志来帮忙,老先生您歇一会儿。”赵冷抓过老人的手腕,后者却像是触电一般地缩回手肘,冷不丁防备地看着赵冷,紧紧攥住手里的扫帚。

    “不……不用了。”他低着头,缩到角落里,一声不吭的继续扫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