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章 证物焚毁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43更新时间:2020-10-06 18:01:33
    她咽了一口唾沫,咬紧牙关,生怕自己这边弄出一点儿风吹草动来。

    “嘘,小声。”外头传来一个人压低嗓子的气音,声音仿佛是从密闭空间里传出的,又隔着磨砂质感的屏蔽装置,囫囵作响,听不大清楚。

    另一人的声音也类似,不过听上去更尖细。

    两人说话的时候很小心,粗嗓子似乎把厕所的门关的很严实,踏着步子还到窗户外头左顾右看了一番,这才把细嗓子拉到赵冷所在的隔间跟前。

    “这里平常没人来,你就放心好了。”细嗓子说。

    “这是玩儿命的买卖,你以为开玩笑呢。”粗嗓子勃然大怒。

    赵冷听两人的意思,似乎是在密谋什么。的确,自从警察局施工搬迁之后,这里除了内部人士,没别人能来。而搬到新址后,旧址也没人理睬,因此这里反而成了警察关注的盲区。

    赵冷又想到老冯的话,明里暗里似乎总指着有内鬼。

    她转念一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生事,**不离十,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于是撇着耳朵,听得更加仔细。

    粗嗓子说道:“要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没?”

    细嗓子有些为难,听他意思,两人似乎在交换什么。

    “你知道,新来的这老头儿盯得紧,可妖着呢。”

    “老子问你东西拿到没有,少给老子扯那些有的没的,你想怎样?”粗嗓子听上去脾气比较大,个性很急躁。赵冷开始盘算,市局里常在的百十号人,不知道哪几个能对上号。

    “嘿嘿嘿。”细嗓子的笑声很尖,赵冷猛地一惊,倒像是印象中想起 一个人来,莫非是……

    没等她来得及一个个琢磨,细嗓子已经发话了:“老伙计,这东西跟先前说好的行情有变化。我也是拿命开玩笑,你明白?”

    粗嗓子的声音顿了顿,过了好半天,才抵着嗓子出声:“早知道你会有这么一招。”

    “你先干嘛?”细嗓子急了。

    “放心。”粗嗓子笑了笑:“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点点。”

    细嗓子咽了咽口水,没搭话,像是从粗嗓子那里接过来件什么东西,他点了点,欣然收下。

    “好嘞,合作愉快。”

    “等等。”细嗓子似乎是要走,忽然被粗嗓子叫住。

    “怎么?”细嗓子回过头问。

    “我看老头儿已经起疑心,他身边那臭丫头更讨人厌,你想个办法。”

    “办法早就有了。”细嗓子说完,声音便消失了。

    赵冷心有余悸,心想,这不就是新的人证么?她正要抽身出来,抓捕两人,却猛然发现自己出不来了。她愣了愣,又听到脚步声。

    显然粗嗓子也离开了这老厕所。

    赵冷傻了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使劲推着隔间的木门,发出老旧咿呀的响声。然而这破门比她想象地要严实的多,用了吃奶的力气,仍旧纹丝不动。

    “来人呐!”确认这两人离得远了,赵冷开始呼救,使劲拍打隔门。

    收效甚微,赵冷有些心灰意冷地软在墙壁上。毕竟这里地处偏僻,平时人迹罕至,虽然就在新局旁边,但毕竟平常没什么人,就在赵冷快要放弃的时候,忽然听到外

    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赵?是小赵么?”

    一听这声音,赵冷立刻意识到来的是什么人。

    “小王!”她拼着嗓子喊出声来,声音几乎都有些嘶哑。

    “还真是你!”小王噗嗤一笑,她发现赵冷的声音从废旧的厕所隔间传来,滑稽不说,也不知道是谁恶作剧一样,在隔间外的门把手上随手插了一根木条,让这隔门从外面闩了起来。

    小王利落的放下木条,赵冷几乎整个人软了下来,倒在小王怀里面。

    “可算有人来了。”赵冷长出一口气。

    “出什么事了?你在这干嘛呢?”小王问。

    赵冷本想把刚才见到的听到的一股脑说出来,但是忽然就意识到,这么做不大妥当,只把自己为什么到这里洗漱的原因交代了。

    “你也真是倒霉。”小王耸耸肩:“我看又是哪里的熊孩子把你坑了。”

    “熊孩子?”赵冷眯着眼,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是啊。”小王却不以为然。“这附近不是好几所小学幼儿园么,平常一到放学时间,这帮臭小子也没人管了,自从咱这废弃以后,就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赵冷点点头,在小王的搀扶下起了身。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赵冷忽然想起这一茬,问道。

    小王眼珠子转了转,笑道:“你猜。”

    “猜你个头,赶紧交代。”赵冷忍不住笑道。

    “还能有谁,冯局长交代的。”

    “冯局长?”赵冷更加发懵了:“你是说,老冯知道我在这?”

    “怎么可能!”小王眼睛瞪圆了:“你什么脑回路。啊,怪我没讲请。是这样,冯局长让我来拿一些资料,顺路我听到这里有动静,没想到是你。”

    “资料?”赵冷对小王嘴里的“冯局长”听起来有些刺耳,对这资料更感兴趣。

    “什么资料?”她用胳膊肘戳了戳小王,小声问。

    “我哪知道。”小王耸耸肩,撅了撅嘴:“都是未拆封,喏。”

    她打开手边的文件袋,取出一张紧紧密封的贴纸,上面用钢印盖着“绝密”两字:“我可不像你,这种东西,我可没胆子打开。”

    赵冷不知道这老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便也不再追究,她很是自然的一把接过小王手里面的资料,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老冯我熟,我去交给他。”

    “那敢情好!”小王乐得眉毛都抖了抖,道:“你快去吧,他说一会儿开会用得到,估计这会儿正准备资料,缺着呢。”

    “哦对了!”小王临走时,留下一句话:“你这速度可以啊。咱们队里新来那帅哥实习警员,满世界找你呢,可以啊。”

    “谁?”赵冷翻了翻白眼。

    “还能有谁?”小王捂着嘴偷笑道:“姓钱的那位呗!行啦,既然老娘我活儿忙完了,一会儿就去联谊咯,不跟你掰扯啦。”

    小王说走就走。

    赵冷原打算还去见见钱斌,没想到刚一回警局大厅,就被几名警员干事直接推到了老冯的办公室——从他焦虑的神色来看,他找赵冷恐怕都快找的发了疯。

    “你哪儿去了!”老冯少见的发了脾气,用手掌使

    劲拍着大玻璃桌子——不过桌面不像他想象的那么脆弱,反倒是巴掌被他拍的通红,只能藏在背后。

    “小王给你拿的资料。”赵冷却毫不在意,压根没把老冯的一肚子火放在眼里,只是随手把文件袋扔到老冯桌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自从上次以后,赵冷对老冯的脾气已经算得上了如指掌,更知道他最看重的是什么。

    果然,一见到资料齐全,老冯这火气就消下去大半。

    “这种事你不用凡事亲力亲为。你知道现在最要紧的事什么情况么?”

    “查案。”赵冷别过脑袋,单单两字,说的老冯没法还嘴。

    “既然知道,你干嘛消极怠工?”

    赵冷正要反驳,老冯却一脸笑着看向她:“别以为我手底下的警察去干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会不知道。”

    “你有毒吧……”赵冷吐了吐舌头。

    “少说这没用的。”老冯摇摇头:“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赵冷的视线撇向一边:“如果老柴出了事,我上下都没法交代。你懂么,这案子我跟不下去了。”

    “怎么跟不下去?”老冯也不吃惊,只是把桌上乱糟糟的一叠文件整理一起,正襟坐下,看向赵冷。

    “还用说么?”赵冷换了一条腿翘起来:“情况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的多得多得多么?昨天上台的证人,当晚死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最后的希望也彻底断了,咱们别说出警了,法院要是跟咱们要人,要证物,要起诉的证据链,咱们可是一样拿不出来。这不凉了么?”

    “听起来像是这么个意思?”老冯长出一口气,甩了甩手,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眯着眼睛,顺手掏出一根来,熟练地点着,插在耳朵上,任其青烟缕缕地烧着。

    他站起身,又点上一根,在另一边耳朵上也来了一条,搭拉着百叶窗,望向十几楼窗外,瞧见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的街景,叹了口气,张嘴想说话,还没出声,赵冷那冰凉的嗓音从他身后贯穿过来。

    “老冯,咱局里不让抽烟。”

    老冯苦笑。

    “我这抽了吗?”他回过头,指了指自己两耳朵。

    “这……”赵冷扫了一眼,看着老冯颇显滑稽的模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这算是抽烟还是什么。她思索半天,才很无奈地说道:“您叫我来到底为什么?就想告诉我,这案子没指望了,让我当着领导的面道歉么?”

    说完,赵冷从胸口抓出一张揉的皱皱的稿纸,说道:“稿子我都写好了,您过目。”

    老冯接过来,瞟了一眼,两手一扯,撕得粉碎。

    “还有复印的。”赵冷面不改色。

    “你写这干嘛?谁允许你写的?耽误上班时间干这种无聊的事。”老冯却板着脸道:“小赵啊,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扣你工资?”

    赵冷无所畏惧地耸耸肩。

    “随便。”

    老冯拧着脸,一句话不说,瞪着赵冷看了好一会儿,忽的笑出声来,两指又夹起一根烟,点了点烟头,点着。

    带着腾腾的烟气,整个办公室里顿时烟雾缭绕,呛得赵冷眉目眼泪一并下来。

    “好小子。”老冯拍了拍赵冷肩膀,笑出声来:“有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