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六章 休庭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9更新时间:2020-10-04 09:01:16
    “我呸!”陈某冷笑一声,道:“不用在说什么了,从现在开始,无论你在问我什么,我不会再告诉你任何事了!听好,你所说的这一切扯淡的推论,都是建立在没有证据的臆想上的,我告诉你,你找不到证据,你也定不了我的罪,”

    裁判长沉吟片刻,也跟着道:“没错,赵警官,你刚才的推论和审问的确很精彩,可这里是刑辩法庭,不是审讯室,一切判决都要以绝对的证据作为支撑。本庭现在问你,是否拿得出相应的证据来?”

    赵冷自然拿不出。

    她恶狠狠盯着眼前的被告,事到如今功亏一篑,实在是……

    “裁判长,我们也看够警方的小丑戏码了。”检察官这时候忽然插嘴道:“显然现在不应该再浪费时间听她继续说这些无稽之谈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给被告定罪。犯罪事实和证据也都已经完备……”

    裁判长有些为难,毕竟这场官司已经超过了一般意义上的公开审理的价值,情况极其特殊,赵冷的话也的确有一些道理,甚至被告的指控都有根有据。

    “赵警官,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真相?”裁判长直截了当的问道。

    “毕竟法庭不可能一直等待你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才予以判决。”他揣摩着赵冷的心思,十分小心地提醒着,补充道。

    赵冷沉默良久,伸出两个指头,说道:“两天。裁判长,这件案子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只是案子,我们身边有太多人已经被卷进这场旋涡当中,如果两天之内我查不出关键性的证据和线索来推翻嫌疑人的证词,我想作为警察,我本来就已经失职。就两天时间。”

    “好!”裁判长捋顺了胡须,圆乎乎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本庭就给你两天时间。”

    “这两天时间内,嫌疑人因为举证原因,暂时从我院的看守所转移到警方,由你们看守。”裁判长落锤定音,背手起身:“休庭。”

    随着他晨钟暮鼓一般的嗓音拉扯着落了幕,法庭内的人群逐渐散去,留下惊呼鬼叫的陈某,一脸惊恐地盯着赵冷。

    “我会让你后悔的。”他叫嚷着狠狠瞪向赵冷。

    后者沉不做声,勉强保住了裁判权的赵冷退下法庭后,发现自己雪白的衬衫已经湿了个透心凉。她捏住拳头,心里忐忑不安。

    下午下班前他得知,法庭的审判出现了意外的胜利,仅仅一个下午,被告就已经认罪,并且收归到最高法院进行了,再过两天就要进行转院,从看守所里就会转到其他监狱。

    但对幕后黑手的追踪仍然是个谜,如果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们,把他们引出来的话,那么老柴的行动就难以得到支援,上级也不会因为一个调查行动派出大量警力,甚至让武警出动,所以,当前之急就是要找到如何联系那些幕后黑手,这里面唯一的线索似乎就是眼前的这位幸存者大叔。

    一回到局里,四周拥簇的同事们就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因为这几天的协同破案,解决了市局里好几起案件,甚至连几年前的陈旧事件都已经被他一一解决,在这样一名工作能力如此之强的警官面前,其他同事也显得和蔼可亲,跟之前的冰冷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小王驱散了众人,带着身心俱疲的赵冷回到了办公室里,开始向他细细询问,事情的经过,后者只是简单的描述了片刻,小王便点点头说道:

    “看来现在只能这样了,不过,你说他要冷静的考虑一下,考虑会要考虑多久呢?”

    “但愿他能快一点儿吧。”赵冷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毕竟一刻没有展开全面行动,一刻他的身心安全就难以得到保护,我10分担心会出什么事情。”

    “别想这些了,与其担心这些不靠实际的线索,不如下午跟我去吃大餐去吧,你看这是什么?”

    赵冷好奇地张望过去,见到小王神秘兮兮地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卡纸,塞到自己手里边,脸上眉飞色舞,嘴角边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中午你就没去成,小王把手里的优惠券塞到了赵冷的手里说道,结果我们运气爆棚,拿到了好几张这种东西,怎么样?下午还去吗?”

    赵冷叹了口气,正准备一口答应,不巧的是,自己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她收下优惠券,看了一眼小王,说道:“等下班之后我找你——”

    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休息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接起了电话。

    电话响了三下,但怪异的是,等她一接通,那头传来“嘭”的一声就挂了,既没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但是听起来似乎有轻微的喘息声,从电话来看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赵冷心想可能只是一般的骚扰电话,也就没有多想。

    下班后,她跟小王来到火锅店里。

    像是报复性消费,狠狠敲了小王一大竹杠,叫了满满一桌菜犒劳犒劳自己,连续几天的行动让她身心俱疲。

    尤其是今天的法庭上,双方对峙,这种沉重的紧张感前所未有。赵冷无奈的叹了口气,整个人扑在桌子上吐出一口气:

    “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想再去那地方了。”

    “那地方?”小王黑着脸,从咕嘟嘟冒着泡的汤料当中捞起一片死贵死贵的老牛肉,心头仿佛在滴血。

    “还能是哪里?法院咯!我没想到会是那样一个地方。”

    小王忍不住笑道:“别抱怨啦,来, 吃肉。”

    她给赵冷夹了一大碗鲜肉,忽然眼睛眯起来,颇有兴致地问道:“说起来,你那个实习警员的小同志怎么回事啊?这才几天不见啊,你就拐带了一个小鲜肉。”

    “你在说什么啊?”赵冷不可思议的看了小王一眼。

    小王拍了拍赵冷的肩膀说道:“别装蒜了,你以为我是瞎的吗?单位同事都看出来了,就那个姓钱的,他才来单位才几个月啊,这你这手速也太快了,我们听说当年他在部队里可是型男,你可得把握住了。”

    “8竿子都打不着的事儿好吗?你们也太八卦了,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跟他简直没有共同语言,你别扯淡了。”

    小王若有所思的端起汤来蘸了蘸肉片说道:“你呀,这点事情你也瞒着我,还是说对他没感觉。”

    赵冷使劲的摇摇头说道:“当然没有,我跟他能有什么?”

    小王的眼睛放光,说道:“那要我说,就是那个老柴了对不对?他也刚来,但我听说他来头可不小啊,看来你还是喜欢成熟男人的魅力。”

    赵冷狠狠瞪了小王一眼说道:“你再说这些胡话,我可掉头就走。”

    “得,得!”小王赶紧拽住赵冷:“算是我失言了行了吧?祖宗哟,赵大侠,算是我小王失言了,行了行不行?你不就是两个都想要呗。”

    “去你的。”赵冷狠狠瞪了小王一眼说道:“你还吃不吃饭?我看,你再八卦下去,这肉都煮烂了。

    小王无奈的摇了摇头,举起杯子里的啤酒,跟赵冷碰了碰杯。

    两人没来由的大笑起来,相谈正欢,一大杯啤酒就这么一饮而尽,甚至还觉得不过瘾。

    两人一下班就到这里对饮,一直吃到了半夜,没有要停的意思。

    中途又是插科又是打混,像是许多年没有这样聊过了,小王是赵冷进局里来最老的朋友了。

    就在筹光交错当中,赵冷手机再度响了起来,她抓起手机,整个人摇摇晃晃来到屋外就还没醒。

    一看号码似乎有些熟悉,赵冷绞尽脑汁想了想,似乎也没记起来。她瞥了眼时间,再一想时间已经半夜快1:00了,从这个时间点来看,打电话的估计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挂断的时候,另一条短信紧随而至,短信的内容他看了瞟了一眼,忽然脸色大变。

    信息上写着:被告出事儿了,赶紧来一趟。

    赵冷顿时酒醒了大半,她慌忙查看发件人,竟然是冯局长。事到如今,也没有耽误时间的理由,赵冷二话不说,立马辞别了小王。

    “局里又有紧急任务?”小王听了,脸色也严肃起来。

    “没错。”赵冷点点头。“都这个点了,也不会是别的事。”

    小王看了赵冷好半天,无奈地摇摇头:“去吧,不去不是你的风格。”

    赵冷笑了笑,道:“还是你了解我。”

    “你一个人能解决么?”小王问道。

    赵冷披上外套,道:“交给我吧。”

    拿着手机立刻回到了局里,赵冷心急如焚地回到老冯办公室,夺门而入。

    她才刚进来,跟正准备出门的老冯撞了一个迎面,还不等赵冷道歉,后者就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胳膊,脸色泛起白。

    “可算把你等来了!小赵!”

    赵冷沉着下来。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老冯这样着急。

    “出什么事了?”赵冷急急问道,老冯的脸上非常难堪,几名调查员的脸色也不好也不大好,几人的目光在的脸上扫来扫去。

    老冯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转了三圈半,忽然张开一条胳膊,指了指一旁的调查员,道:“你说。你来讲。”

    那调查员脸色一顿,忙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老冯,指了指自己:“我?”

    “没错,就你,跟小赵说清楚,出了什么事。”

    这调查员扭扭捏捏,好半天才把话说清楚。

    只听他说道:“赵警官,这是个很大的消息,我们彻夜提审,被告的态度很奇怪。”

    “你是说姓陈的?”赵冷立刻明白被告的身份,一听说是他,自己也沉不住气了。

    “还能有谁。”老冯摇摇头。

    “他怎么了?”赵冷急忙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