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四章 第一死亡者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69更新时间:2020-10-03 09:04:43
    “他们就是利用这一点,在挖掘,知道了你的一点一滴之后,精心布置一个陷阱,再利用你这一点点**,把你逼到绝路上,让你不得不参与他们的行动,这就是他们的高明之处,被告,你现在做的事情是检举揭发,我可以保证,你的行为你的刑期会减短。”

    被告似乎下定了决心,他站起身,紧紧捏住的眉毛骤然松开,道:“谢谢你,赵警官,我我能说的并不多,我只知道,有一次在,在我与他们合作中,一次机会让我听到,他们要处理一批货物,处理货物的目的就是,就是处理那些失败的试验品……我,我向你坦白——”

    “所谓的实验品,是人体实验吗?也就是说,他们所要处理的那些货品,其实是尸体对吗?”赵冷也有些紧张,整个案件终于进展到了核心地步,她咬咬牙,想到蜡像馆里的遭遇,更是心惊肉跳起来,眼看着一切谜底就要在这里揭晓。

    被告沉默了片刻,抬起头。

    赵冷从没见过一个人能够露出如此复杂的表情。他的眼珠子里有些泪光,但是两腮的抽动又清晰可见,腮帮子微微鼓起,脸色潮红。

    再看向四周。赵冷意识到,整个法庭上下,从裁判长检察官,到下午这酷热天气还坚持陪审的普通群众,都吊足了胃口,只等这一切谜团和氤氲揭开的刹那。

    “其实我没有直接目击到,我只是靠猜测,至于具体对不对,我不能保证,但是,我确实觉得这个组织非常的诡异,他们会利用各种势力甚至抓到个人的把柄,利用他们来为自己的犯罪事实进行掩护,并且牟取暴利,所以,我觉得就算杀一两个人,也没有什么稀奇的。”被告缩着脑袋,脖子边的肉皮汗水淋漓。

    “可是从昨天的事情来看,似乎不只是杀一两个人这么简单吧,被告我问你,经昨天一事之后,你现在再结合之前的想法和经历来看,你觉得他们还有那么简单吗?他们可是动不动就能让你们陷入自相残杀境地的邪恶之徒啊。”赵冷更进一步问道。

    这场厮杀的死伤惨烈程度,就算是赵冷,也不禁冷汗直冒。

    被告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直到昨天我还以为他们只不过是想分我们的口,可是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想让我们永远的沉睡,让我们成为一具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情况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他把我们叫到那边别管,目的是想谈继续分赃的事情,但是,他这一次的说法很奇怪……”

    “很奇怪?怎么奇怪?他说过什么?”赵冷问道。

    “他说的内容倒不是很复杂,但是我越听越觉得心惊胆战。我甚至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在之前的,在之前的合作里,我们都只不过提供渠道,而他们提供货品,基本上就是一个供需关系的问题,可是这一次他说他说希望我们加入他们,并且给我们大量的股份,提成数额都非常的优厚。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是成批量成产业的一个集团。”

    “你觉得这些条件都可以接受,对吗?”赵冷问道:“据我了解,所有

    的受害人几乎都是分布在城里各处的富豪商贾。”

    被告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商人嘛,无利不起早,我们自然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并且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每次几乎都是劳务费一样的性质,让我们觉得也挺不爽的,如果能够跟他们组织合作,牟取暴利,其实也不错,但是,但我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在赴会前一天我一直在想,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们做的事情估计是违法的,可是没有人想到他们到底会拿这些违法的事情做到什么地步为止,所以某种情况来说,大家其实都不知情。”

    “直到昨天。我看,他们觉得该收网了,于是抖出了你的一些把柄,对吗?”赵冷问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把你们之前的所有行踪都进行了记录,昨天那所谓的宴会,恐怕也是以一种暗示的形式,对你们进行恫吓和威胁,让你们深刻体会到,自己的一切行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是不是?只是经济上的帐而已,你们不止是偷税漏税,走私,你们甚至谋害人命,只不过在你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产生了巨大的利益链条,就在单这一点来说,就算判死刑立即执行,似乎都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你们是不是已经癫狂了?”

    “没错,”被告说道:“昨天昨天那场宴会,简直就是互相揭老底,一件一件又一件,我们一点一点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不只是杀人那么简单,绝望感覆盖了我们,没有人能够逃脱他们的控制,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所谓的股份也都是钓鱼的鱼饵罢了,他们真正想做的事让我们永远沉迷在地下,而且还不脏了自己的手。”

    “具体是怎么做的?”赵冷问道。

    “我们先是来到那间房子里,然后大家其乐融融的讨论分赃的事情,会议进行到一半,开始共进晚餐,这时候我发现赵警官你也出现了,但大家都没有当回事儿,因为互相本来就不是很认识,只不过是经过那个老周头互相联系到一起,最开始我们以为他就是幕后黑手,所以也没想太多,至于你,当然,你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但也有可能是某个富商的千金小姐,大家也是这么想的。”

    被告闭起眼睛,像是在回味当天的事:“还有,当时的情况其实大家都挺高兴的,因为能够知道组织的真实面貌,并且能够分得股份,大家觉得没什么不好,可是,就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变故。”

    “什么样的变故?”赵冷问道。

    “柳女士是城里位列三甲的老牌珠宝商。人到中年,还一本正经让人叫她‘小姐’——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聚会进行到中途,她说要去一趟洗手间。期间只有她离席,我们一开始都没有当回事。但是,会议进行到了后半程,几乎是已经过了两个钟头,还是没有人见到她,虽然她平常很讨人厌吧,但是现场的气氛实在有些诡异。我们当时都觉得很奇怪,然后有人提出要去找找她,于是到了厕所。”

    “你们在厕所发现了什么?”赵冷紧张

    的问道。

    被告陈某低下头,忽然没了声音,脸色十分难看。

    “难不成。”赵冷也压低嗓音:“厕所里一个人也没有?”

    被告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说道:“确实,如你所说,厕所里根本就一个人都没有,甚至没有用过的痕迹,在我们几个男人把门撞开之后才发现这件事情,有人提出要去把门打开,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整个屋子已经被反锁了,没有钥匙的我们根本就出不去,有人开始质问老周头,但是他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在陷入混乱的时候,另一件事情发生了。”

    赵冷的视线颇为冰冷,扫过被告的脸上时,就像一道冰冷的光束一般:“那么果然,最先被发现的尸体,就是那位柳女士,对吗?”

    被告陈某咽了咽口水,点点头,面色铁青:“是她……不会错的,从屋顶上,就像是络新妇一样,整个人悬垂着掉下来,我甚至觉得那是一具被操纵的木偶。”

    “然后呢?”赵冷回忆起这件案子最初的尸检报告,的确有一具尸体的状态十分古怪,无论是死亡时间还是原因,都和其他尸体有别。

    被告回忆起当时的事情的时候,眼珠里开始爬满血丝,整个人也开始变的神神叨叨起来。

    他双手扣住下眼皮,露出深褐色的眼球,翻转着绽裂出龟裂的红痕,嘴巴一个劲抽动:“是她——最先发现她的人叫出声来,我们把手头的灯光打过去——我一辈子忘不掉,那一阵轰鸣的雷声哗啦啦刺下来,把天都要捅破了。就在那亮光的一瞬间,这个女人满脸是血的扑了过来。”

    “扑?”赵冷皱起眉头问道。

    “对……”被告喘着粗气:“扑,这个动作十分可怕。接着我们听到跳闸的声音,时间好像在那一瞬间变得又慢又长,等我们都回过神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所以你们认为她死了?”赵冷问道。

    “不……”被告却面露古怪的神色,双手几乎要戳进眼球当中,喉咙又生又涩:“我不知道……她是死了,但是阴魂不散。我打开手机,原本就扑在我们当中的那女人,消失了……”

    “消失?”赵冷眯着眼。

    “没错……”被告沉下声,呼吸愈发粗重,从他的状态来看,倒不像是撒谎。“我当时真有些精神错乱,神智不清楚了——我得问一句,你们是在哪里发现她的尸体?”

    “警方的调查,柳女士死亡时间比其他尸体要晚得多。”赵冷也忽然觉得背脊发凉,她看着尸检报告,嘴角抽动:“最后的发现地址……是在冰箱里。”

    “冰箱?”被告的呼吸一窒。

    “没错。”赵冷犹豫地抬眼看了看被告,又望了望一脸复杂神情的裁判长,低声道:“被发现时,这名女尸的身体被肢解为六十三块。说句不中听的话,如果不是因为人体的致密发层和外衣碎片,整齐的切割肉块几乎让我们的搜查警官误以为是寻常的肉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