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二章 激辩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03更新时间:2020-10-02 09:03:05
    陈某狞笑着说道:“有!当然有!我刚才不是提到,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么?后来,你们警方来收尸体处理现场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死的尸体里面有一个,是一家制药公司的领导。他们主要开发的都是这类药品,心理辅导和精神治疗相关的药物,听说,也是以嗅觉为主导的。”

    赵冷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陈某会把线索往死者身上引。

    “你是说,你认为死者当中,有一人可以作证?”

    陈某嘿嘿一笑,说道:“就是这样,只可惜死无对证,难不成,你们还想冤枉我这好人?”

    裁判长锤了锤木锤,立刻追问道:“请被告进行回答,究竟是为什么,你到底你的主张如何成立我们确切需要一个非常牢靠的证词或者证据。”

    被告抿了抿嘴,忽然伸出手指指向赵冷说道:“那还用问吗?我看就是你吧,赵警官从头到尾,是不是你指使我做这件事情的?我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毕竟,要求具体的记忆到哪里为止的话,我想就是在见到你之后。”

    赵冷饶有兴致的看了被告一眼问道:“你说这句话的依据是什么?”

    被告舔了舔嘴唇说道:“当时是这样的情况,我我还记得进入会场之后,别馆的其他情况我自己都不深刻,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就是在进入会场的时候,我就见到了这个女孩儿,也就是赵警官,他情况跟其他人还不一样,也是唯一一个鬼鬼祟祟跟那个老周头一起的。”

    “所以呢?”赵冷又问道。

    “所以我的主张是,这名赵警官身患重大嫌疑,他可能在整个执行过程中为了找出凶手不择手段,是我现在是有重大嫌疑,可是没有一件直接证据证明我杀了人不是吗?当场的局面那么混乱,你们凭什么认为是我杀的人,同时你们还要把其他人的责任归罪到我身上,为什么从来不怀疑一下自己人呢?”

    赵冷没有想到,被告如此的死缠烂打他沉默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说这句话的依据是什么?难道就是因为你见到了我,所以你认为是我对你进行了蛊惑或者是你说的中邪?”

    “你,你利用那个尸体上的药剂,肯定是这样!”被告陈某叫喊道:“难道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证据吗?我是拿不出来证据,但是我觉得就是你,对我是被告,但是你们也不能不把我这被告的话当屁放了不是?”

    裁判长思索了片刻,看着赵冷问道:“请赵警官你解释解释当时发生的事情。”

    赵冷点了点头,沉着冷静的把当时发生的事向众人解释了一遍,包括从他执行行动开始,伪装成普通人前深入整个会场,采集信息,甚至连老柴给他的提示整个别管所处的位置,他都一并交代了,这些信息是老柴在秘密行动的时候查出来的,这无异于相当于揭发了整个杀人案的背后黑手。

    “这么看的话,被告的嫌疑确实比较大,但是赵警官我们现在还是没有一个有力的证据或者说,你能不能从被告的身上挖出幕后黑手,我相信整个案件不只会有他一个人处理,他背后应该还有一个团伙。”

    赵冷点了点头说道:“裁判长大人,我正有此意,其实在整个会场调查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蛛丝马迹,我们发现整个别馆内安排了各种各样的非法武器,就算是合法的武器,里面也充满了杀伤性和误导性,以及各种各样的陷阱,警示恐惧的,令人崩溃的画像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东西在极端恐惧的情况下,进行一个恶性引导,就会让当时会场里的十几人陷入恐怖和慌乱,只要有一个人出了事情,恐惧的连锁就会导致他们互相残杀,这是一个精心布置的局。”

    “可是意味着什么呢?”裁判长问道。

    “意味着一件事情——”赵冷眼色冷冷的看着被告,说道。“被告还有很多事情尚未交代,他和这次杀人案背后的主事人员恐怕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这些内容关系到整个临城的安危。裁判长,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恶徒逍遥法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更何况,这名被告陈某,他很可能,既不是既得利益者,也不是从犯,而是整个幕后黑手的一颗棋子罢了,只不过可悲的是这颗棋子到现在还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羔羊,甚至还觉得自己能够戳破整个案件,然后得以逃生,说实话如果他肯把最后的黑手交代出来的话,我看法庭上的审判也会因为他重大立功而进行酌情减轻,可是他到死不肯认输,到死不肯松嘴,甚至还要倒打一耙的,这陷害,我觉得这场审判不该就此结束。”

    “赵警官,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说,这位嫌疑犯是无辜的吗?”

    检察官不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就在几分钟前指控她的就是这位嫌疑人。

    赵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可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只不过有些问题我得问清楚,现在我想请被告告诉我们一件事情,那就是,既然你在被捕前后的记忆是混乱的,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事情呢?难不成你所谓的中邪还有智能识别功能?”

    被赵冷这一番话怼得哑口无言的陈某愣了愣,他睁着眼睛看了看众人聚焦过来的目光,话也说不清,哆哆嗦嗦的,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

    赵冷抓住机会顿时前进一步,揪起了被告的领子说道:“我就想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在那里面进行自相残杀?你们到底受到了什么刺激?是谁指控的?是谁指使的?你别以为警方没有掌握任何消息,在你被捕之后我们已经进行了严密的追查,经过简单的推理,这些东西迟早会水落石出。”

    被告咬了咬牙,翻着白眼狠狠看向赵冷,没有要从实招来的意思。赵冷看了他一眼,扭头看向钱斌:“钱警官,把手头上的资料拿给他瞧一瞧。”

    钱斌点了点头,向裁判长提出申请:“裁判长大人,我们手边有警方提供的绝密资料,是关于当时的调查情况的,因为涉及到被告的证言,所以一直没有上交,现在请求提出。”

    裁判长沉默片刻,认可了证物的提交。

    赵冷接过钱斌递来的证物,这是一张还原的构造图,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关于案发当地房屋结构的明细资料。

    她把厚厚一沓资料狠狠拍在被告面前,颇有威慑力地来到他脸跟前,两眼放出冰冷的光来,说道:

    “在我们调查当中发现了屋子里的构造,类似于一旁的鬼屋,这里面可是玄机很多呀,从一开始的陷阱,到房间内布局的各式各样的武器,甚至还有一些刺激性的音乐,我们从中发现了一些,跟半年前案件有关的消息,甚至有一些事实和一些线索,包括指纹、血型等等专业的信息,都隐藏在屋子里,经过简单的搜证之后不难发现,这些东西与你们、死者还有你,几乎能够一一对应。请问,陈先生,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被告抬头看了一眼,双眼是一样的茫然,似乎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转瞬之间眼里的恐惧占满了他的整个瞳孔:“你在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赵冷笑笑绕道被告的身后说道:“别装蒜了,难道你不清楚吗?我是说,正是因为幕后黑手的手里有你们的把柄,所以你们才能为他服务,甚至到最后一刻,鱼死网破也想把自己这盆脏水泼回来。”

    赵冷的眼睛仿佛有光,看着被告的神情,愈发的严峻:“但是要知道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那里了吗?”

    被告仍然沉默着不发一言。

    赵冷背过手,绕着被告转了一圈,在他的恐惧当中仿佛播下种子,后者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甚至不敢直视赵冷。

    赵冷笑了笑,又说道:“我知道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以为保持沉默就能躲避审判,躲避我们的追责了吗?我看你是太天真了。”

    说着,赵冷紧紧抓住厚厚的一沓纸使劲的摔在他的眼前,他整个人,仿佛要原地跳起来,脸色彷徨的看了赵冷一眼。

    “你到底想说什么?”被告的眼睛仿佛有些迷茫,他看了一眼,或者似乎是在逼问他,这种痛苦让他如坐针毡,想要从这种拘泥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他的路径只有一条。

    “很简单,这间屋子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聚会,而是瓮中捉鳖,他就是想,我说他你知道是谁吧?他也就是幕后黑手,他一直想要把你们从世界上抹除,估计是取了一点蝇头小利你们就自动的过来了,但是你们没有想到整个聚会中没有他的存在,即使你们杀的太凶,恐怕也只不过是他引用了一个棋子罢了。”

    听了赵冷的陈述,裁判长有些愣,检察官也皱起眉头来,问道:“赵警官,难道你的意思是,整件事情还有一个幕后黑手,然而我们的警方没有抓到他,甚至他根本就没有出面,这些人只不过是任他摆布的棋子,你是这个主张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