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一章 当庭对峙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12更新时间:2020-10-01 18:03:35
    “哦?”赵冷颇感兴趣地挑了挑眉毛:“这么说,你认为我的推理有问题?”

    “有。”被告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认为你有充分的说辞能够打破我们的指控?”赵冷又问。

    “这当然。”陈某一拍桌子,道:“赵警官,我等你多时了。”

    “愿闻其详。”赵冷从容不迫地伸了伸手。

    “很简单。”被告陈某说道:“中邪——不对,催眠,发生的时候,我的确失去意识。但是这个状态只持续到完全进入那间别馆里。事实上在进去之后不久,我的催眠状态就已经被解除了。”

    赵冷追问道:“你是说,催眠状态的时效过了?”

    “没错。”这被告陈某一改一天前的态度,嚣张跋扈地望着赵冷,说道:“不仅如此,我还有说法。那就是进入别馆之后,我可能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味道?”赵冷眯着眼问道。

    “我听人说过。”陈某继续道:“心理暗示和嗅觉引导可以让人进入中邪——我是说催眠状态。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当时,我很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下,再度进入催眠状态,因此才会有诸多证据。”

    “你是说,警方的搜证,包括你在那间屋子里射出的子弹,四处杀人制造的指纹和痕迹,都是在催眠状态之后发生的?”赵冷意识到被告的主张,但仍然继续追问,甚至穷追不舍。

    “没错。我当时没有意识。”陈某一口咬定,脸上浮现出狞笑。

    赵冷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才过了一天时间,陈某的证词就变了模样,甚至条理清晰,巧妙绕过了自己设下的埋伏,在看守所内禁闭显然不会是这样的效果。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你还有印象吗?”赵冷又问道:“你说你失去意识的两次当中,有一段时间应该是清醒的。”

    陈某点点头道:“没错……当时我就好像是做着梦一样,忽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大厅里,一张张面孔都是见都没见过的,我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紧接着屋外下起雨,天空开始落雷。那晚雷阵雨肆虐,附近的电厂听说都挂掉了,一阵闪电过后,我的意识就又不清楚了,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你们也清楚。”

    赵冷如法炮制,想把被告当天晚上在别馆内发生的事情逐一还原,展现给众人,于是问道:“被告,请问案发当天你在什么地方?”

    “这件事情我已经问过了,早在上午的庭审当中大家对犯罪事实已经供认不讳,甚至已经没有疑点了,你还在问什么赵警官?对被告反复验证同一件事,难不成你对我这个检察官的询问有什么不满?”检察官似乎对赵警官的做法有些不满,毕竟这是他的天职,现在似乎有些喧宾夺主了。

    赵冷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检察官,说道:“抱歉,检察官大人,现在我只是想,针对当时的事实,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有必要还原当时的情况,所以请你

    理解。我并不是推翻你的主张和检方的,我只是想知道,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隐藏在被告身后,关于那个犯罪团伙的其他事实,这有利于我们警方的进一步追捕行动,请你理解。”

    检察官看了一眼不再吭声,赵冷继续问道:“请你立刻回答被告,如果你的回答和之前的审问有出入,那么我认为你提供伪证,在现在的审判基础上你还会罪加一等,甚至给裁判长一个比较坏的印象,如果你想栽赃陷害我,泼我的脏水,那我也奉陪到底,我再问一遍,案发当天你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持续了多久?请你一一招来。”

    “不!”被告似乎有所隐瞒的,看了赵冷一眼说道:“我不知道,当时我的记忆非常混乱,我在上午的庭审中已经说了我当时可能是中邪了,可能是嗑药了,可能是被人下了什么药,总之我几乎记不大清楚。”

    赵冷沉默了,他早知道,被告似乎有此一手,于是问道,也就是说:“整个那一天的行动你几乎是完全不记得的,有没有任何你可以记得的事情,比如停电,比如有什么盛大的宴会,比如你去了哪里?”

    被告使劲摇头,简直像是拨浪鼓。

    赵冷乘胜追击,怒吼着问道:“请你正面回答不要以是或者否,我想要的是具体的回答!你刚才说过,你知道停电的情况!”

    被告吓了一大跳,两眼近乎疯狂,偷偷看了赵冷一眼,陈某只能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一天我我是,我在制药厂,刚下班,我就迷糊了,真的,我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就见到你了。”

    “关于停电的时间节点,你如何解释?”赵冷立刻问道。

    被告陈某支支吾吾了半天,眼看答不上来,赵冷直觉得胜券在握。

    就在她准备陈词的一刹那,这被告的脸色忽然变了变,眼角的余光瞥向法庭一角,视线微微抖了抖,喉结吞吐上下翻动,局促不安的神情顿时变成了胸有成竹。

    “是这样,赵警官。”被告陈某深吸一口气,道:“刚才我一想起那天晚上见到的情形,情绪有点不稳定。裁判长,各位陪审同志,请原谅我的失态。”

    被告一反常态,态度忽然变得十分柔和,这让在场的众人都吃了一惊,对他的感官发生了改变。

    “你是说在你失去意识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你恢复意识的时候恢复记忆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我,也就是本案的执行警察搜查官对吗?”赵冷问道。

    “还有那个小伙子,他也在场。”被告点点头,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钱斌,补充道。

    “其他你还看到些什么?”赵冷继续问道。

    被告的脸色一变,信息在他的脑海里汇聚,他扭着脸说道:“我见到四周的尸体,像山一样堆积着,我甚至以为那是一场噩梦,我甚至以为我现在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随时给我一巴掌或者一盆冷水让我醒来吧,我我真的不知道醒来之

    后血腥味,嘈杂的气息,整个夏天独有的那种,哦,我实在是形容不下去了,裁判长大人如果您在场的话,你看到也会吐出来的,我当时就。…………”

    赵冷却不动声色,拦住了裁判长想要说的话,问道:“那么你吐了吗?”

    陈某冷着脸看了一眼说道:“你管我吐没吐,你怎么知道我吐没吐?”

    赵冷看了一眼裁判长大人说道:“裁判长大人,检方需提供新的证据,以及当场的化验报告,对现场的勘察报告,我想要进行证据对比。”

    裁判长想了想说道:“认可。”

    接着找来了相关的证据进行一一对比,指认出被告的行径之后说道:“你既没有吐也没有表现出过度的慌张,在当场留下的信息来看,你甚至有些冷静,我们从武器指纹以及杀戮的情况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用电脑模拟出了当时的情况,被告,你杀5人的情况大概在16%的可能性,杀4人的情况在64%,再杀三人的情况在73%,杀两人的情况在92%,杀一人的情况不超过97%,但是基本上可以坐实,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被告扭过头去说道:“我又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没有这种记忆,更不知道我做过什么就像刚才我的律师说的那样,就算我做了这些事情,那也是在我完全无意识甚至中邪的情况下,我不觉得,这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因为我也是受人控制,受人指使,受人指使。”

    “好,”赵冷看了一眼眼前的被告陈某,说道:“就算是这样好了,我们先不提中邪的可能性,以及从法医鉴定的结果来看你到底有没有什么精神障碍,我们单从你说的,受人指使,受人蛊惑,受人控制的情况下来看,我想问一下被告,你究竟是以什么为依据说这句话的?你自己刚刚说过,从你出门开始到,接触到我为止,整个时间段你的记忆全部是迷失的,那么你是以什么样的理由,什么样的立场来说说你是受人控制呢?这些只不过是你的猜测还是你的有力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些东西呢?”

    被告一时间哑口无言,这几乎算是故伎重施,但是他并没有良好的证据和证词来,对自己进行掩护。

    “被告,你还有什么可以抗辩的?”赵冷追问道。

    “我……”被告陈某被赵冷一连串的质疑打得措手不及,但却仍然没有放弃抵抗:“我不是说了吗……我中邪……不对,我被人催眠了。”

    “可是你却还记得当中的一段记忆。”赵冷问道:“我是说,雷雨之后,大范围的停电,这是当时发生的事实。你如何解释这件事?”

    “两段——”眼看裁判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被告陈某忽然抬起头来,道:“没错,我想起来了!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一开始中了催眠,被指使着到了屋里后,不知怎么,又给我解除了。但在那之后,我又被催眠控制,直到你们出现之前,我都没有记忆。”

    赵冷皱起眉头:“你这么说可有什么根据?”.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