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八章 新的证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16更新时间:2020-09-30 09:03:21
    “这,这……”裁判长有些汗颜,有些无言以对。忽然现身的证人,他额头直冒汗。

    “你先进来吧。”出于对女性的关照,裁判长让控制住赵冷的法警们放开手,让她来到证人席。

    “你说,你是这起案件的主要当事人和执行警察?”裁判长推了推眼镜,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来回打量这名新晋的证人警察,有些不敢置信。

    赵冷微微喘息着,说道:“没错……是我。”

    她如此回答,法庭上下都有些讶异。原以为能够斩获这样奇案的警察,注定不会是一个普通人,谁承想,居然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甚至有些娇柔的女性。

    忽然,法庭里有人扯着嗓子呼喊起来:“裁判长,她就是那个靠着老局长上位的花瓶,根本没什么能耐,她作证?她这叫瞎猫碰上死耗子!”

    一听这人的质疑,整个法庭内传出不断的质疑声,甚至不断传来的讪笑声更是让气氛一度尴尬到了极点。

    裁判长冷着脸喝止这些声音,让法庭又重回到冷漠和凝重的气氛。

    庭审席上,整个案情进入胶着局面,作为新晋证人的赵冷才刚赶到,就切肤感受到两方凝重的气息,即使是在休庭期间,仿佛也如若实质一般悬浮在空气之中,让人喘不过气来。

    赵冷虽然不是头一回上法庭的菜鸟,但是其实也差不太多,对于庭审,她知道的情况非常少,流程也不熟悉,几乎就是一个完全的白痴,只不过仗着自己是公检法体系内的景观,所以在庭审上有过一两次的经验,但是也10分不足。

    大多时候也是,检察官问一句,她答一句。

    庭审流程也只不过是照本宣科的推进,提供的证据,并不意味着自己能够掌握整个庭审的流程,虽然作为刑警的主要执行人,不过也只是纯粹的外行罢了。

    因此要从嫌疑人的嘴里套出情报来,这并不简单,看了一眼负责任的检察官,对方给他投来一个疑惑的眼光,因为有老道的冯局长换为新晋政人小赵,这个差别也未免太大了些,而且,他只不过是一个由外转内的半道出家的警察,这样的警察作为证人实在是有些不靠谱,年纪轻轻的就能上位到刑警,小队长的级别看起来似乎也是开了后门的。

    在这种极端不信任和庭审停滞,目前的情况下,两种压力压在赵冷的脸上,让她觉得有些难以释然,不过,情况也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毕竟犯人是他亲自抓捕的。

    赵冷心里想着,不管怎么说自己也在抓捕的时候提供了如此多的助力,难道还能翻供不成?

    在裁判长的主导下,整个审理过程基本上重复了上午的认罪事实。赵冷很快意识到,在这样的迅速审理下,认罪基本就是时间问题。甚至于因为上午的审理,下午的认定更加丝滑,当中的矛盾和症结也都一并掠过,才一个钟头,事情又到了胶着的境地。

    她一直待在陪审席边,遥遥看了一眼,检方证人,这一次提供证人证据的居然是钱斌,难怪自己一早上都见不到他,原来早就被传唤到了法庭上。

    因为赵冷的关系,钱斌的证言似乎重新受到了检方和审理方的重视。尤其是裁判长,他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产生了180度的转变。

    钱斌被两名法警请到了证人席上,他看到小赵的,远远的视线交叉重叠,他的脸色忽然有些紧张,汗水从额头上滚落,法庭内没有空调,看起来有些燥热,沉闷的空气如同黏.湿的,热水一般浇灌在他的脑袋顶上,他似乎小声的用嘴巴说了些什么,很快被一旁的法警打断,然后悄无声息的给拎到了证人席上。

    检方的检察官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男性检察官,他的头发有些半脏,脸色看起来非常的笃定,似乎对一切仇恨嫉恶如仇。赵冷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认识,再多一层都没有。

    “检方证人请提供姓名和职业。”检察官的声音有些生涩。

    钱斌似乎也是第一次上庭,他看起来吓了一跳。眼神游动着,也难怪审理方和庭审两方都很难信任他的证词,赵冷忍不住拍了拍额头。

    钱斌虽然武勇超人,但是一旦需要冷静下来动脑子——且不提脑子,即便是动动嘴皮子,都显得十分局促不安,时不时瞥向赵冷。

    “是……检察官大人,我——我叫——额,对,我叫钱斌。显然是钱币的钱应是文武成斌的斌。”他满头大汗,一句话尚且说不利索,连赵冷都听起来觉得抽筋。

    “我职业我那个,我是部队转业出身的警察,实习目前在临城市局担任文员警察一职,上次行动我哦,我是属于擅自行动,所以能够暂时预,用武警的装备——我,是因为我朋友他在……武警那边工作,暂时借用,唔……”眼看钱斌语无伦次,裁判长的脸色都变了。

    “证人看起来很紧张。检方,证言能够继续下去吗?”裁判长看了一眼脸色尴尬的检察官,问道。

    检察官脸色十分凝重的看了钱斌两眼,说道:“我没有问的事实请不用提供。”

    他转过身,向裁判长说道:“回审判长。情况是这样的,钱斌是一名实习警员,对警察内部的行政关系不是很了解,自己也比较搞不清楚状况,因此情绪一直不很稳定,又是头一回上法庭,我希望各位能多给他一些耐心。”

    钱斌愣着脸,使劲的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闭了嘴。

    定罪程序比想的还要顺利,似乎在一早上的庭审当中就已经确定了罪行和大多数的定罪情况,因此在下午的细节推敲上,一点力都出不上,他正在思索,老冯让自己亲自前来的意义时,检察官的传话流程已经到了自己。

    钱斌手舞足蹈地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甚至连自己的想法都一并交代出来。情况虽然并不复杂,大致上就是他一路跟随赵冷行动,在她的接应下,共同逮捕嫌疑人,并且目睹了那一场惨剧。

    “钱斌,你刚才供述的,都是事实吗?”检察官再次核对证词,与上午的供述别无二致。

    钱斌点了点头。

    “检方,本庭有一点疑惑。”裁判长打断了两人的控辩,虽然只是一面倒的事实认定,但他还是一头雾水。

    “这位证人提供的证据和证言,似乎与我们上午讨论得出的事实,并没有什么出入。”裁判长抓了抓脑袋上的一撮白毛,疑惑问道。

    检察官愣了愣,如实答道:“如您所说,的确如此,大体上没有任何区别。”

    “那我们这是……”裁判长更加纳闷儿。

    “有一点不一样。”检察官却说道:“大家注意这位钱斌钱警官的说法。他说在跟赵冷赵警官会合之后,两人共同行动,目睹了整个悲剧,两人却没有什么明显伤痕,唯独留下这名嫌疑人,这本身已经清晰,没有疑点。问题在于对嫌疑人的犯罪事实进行审问和认定时,有细微的差别。”

    “愿闻其详。”裁判长眯着眼说道。

    “根据钱警官的证词。他说,他和赵警官两人对嫌疑人进行了一番审理调查,通过多次推理和手段,让这名嫌疑人交代出了更多的犯罪事实。而在上午的庭审当中,这些情况,我们似乎并没有从嫌疑人身上得到证实。”

    裁判长面露尴尬神色,道:“本庭倒是有话说,对这件事——事实上,上午的庭审一直持续在犯罪事实的认定,至于嫌疑人当事人的审理,他们……唔,他们似乎一直沉默,一言不发。”

    检查官点了点头,补充道:“甚至拒绝任何形式的回答。”

    “看来有必要请出我们的关键证人了?”裁判长扫了一眼赵冷,看向一旁的检察官,似乎在向他征求意见。后者无奈地看了看赵冷。

    “审判长,检方始终认为,这次庭审的主旨在于定罪,等到罪刑确定完成之后,再由警方进行进一步的事实认定。在尚未认定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非法取证,有违司法公正。”

    裁判长咳嗽一声,他素来知道检方和警方不和,没想到暗中在这里使绊子。对此,他也不便多评价,只是说道:“我看,还是让我们的赵警官上庭作证的好。”

    说着,裁判长传唤了新证人。

    赵冷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新证人指的居然是自己。她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没有多余的让他思考的时间了。

    当她听到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赵冷的大脑一片空白,两手顺拐,像一个机器人似的来到证人席上,证人席位处于整个庭审法庭的大正中央,面对4面凝聚的目光,看起来就像是孤立无援的小岛,在一片风浪之中孤注。

    按流程检察官惯例询问了他的姓名和职业,紧张得脸上冒汗,甚至一口说错了好几次,在裁判长的严肃对待下,她才好容易道出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

    看来自己不比钱斌强多少嘛。赵冷暗自在内心里吐槽。

    赵冷的表现的确算不上尽如人意。老裁判长一直在打量这名看起来没有什么特色的女警察,陷入了沉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