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五章 实情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74更新时间:2020-09-28 18:02:54
    老冯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赵冷是看不明白的。

    赵冷瞥了眼老冯给自己倒的一碗浓香茶水,荡漾着柔色水波,看起来是上好的龙井。赵冷心里明白,这茶叶是老冯上回出差时候带回来的,听小王偷偷摸摸讲到过,据说是老冯老朋友送给他的,珍藏在局里,一直舍不得动。

    他现在居然把这么名贵的茶都请了出来,看来这里头果然是有事。

    赵冷敏锐的捕捉了这个信息之后,二话不说,腾的一声站起身来,看着老冯的眼睛问道:“冯局长,你有话直说,不必再跟我这绕什么弯。有什么事,我义不容辞。”

    老冯早料到赵冷,会有这样的反应,也不慌乱,默默的把茶水倒完,这才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抬头看了一眼赵冷。他优哉游哉地翘起二郎腿,不紧不慢地说道:“小赵,你别着急啊。我找你来,自然是有很要紧的事商量,不过万事急不在一时,来,先把这碗茶喝了。这可是上等货色,别糟蹋了茶。”

    赵冷现在这功夫哪有心思喝茶?她就差一屁股飞起来。

    瞧她如此紧张,老冯挥挥手,示意她先坐下,把茶碗缓缓推到赵冷跟前,摇了摇大大的脑袋,鼻头吹了吹气,看起来颇有威慑力的胡子蔓延到喉结根部,他说:

    “我现在就提一个要求,那算什么要求呢?是我作为前辈老同志,向你这个年轻的小同志提一个建议,你要是听了你就听了,你要是不听呢,那我也不能勉强你。”

    赵冷的眼睛都瞪大了,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个新来的代理局长放低如此的姿态,简直就像是一个同事一样和蔼可亲,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先天的警惕性习惯让赵冷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接受了老冯的心情。

    “冯局长,您有话呢就跟我直说吧,我这个人性子比较直,听不懂那些绕来绕去的官场话。在学校里,我政治大多也是零蛋,您就别取笑我了……”

    老冯笑了笑说道:“我一向知道你的态度,你的性子,还有你的习惯这些组织上都了解,也因此你这次最接近事件的中心大家伙也都看在眼里。”

    赵冷在心里嘟囔着说,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把我抽离事件中心。

    “你现在肯定想埋怨我这个假局长,为什么明知道是这么个情况,大话套话说了一溜溜,却还是把你从事件里面抽出来,让你坐冷板凳,对不对?”

    赵冷抿了抿嘴,双手紧紧捏住膝盖,脸色苍白。

    “嗯,小赵啊,我当了25年的老警察了,虽然说没办过什么大案子,也没立过什么大功劳,但是看人这一点上,你可别小看了我,现在一看你的眼色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在心里呀,埋怨我这个老首长,不提了也确实怪我,这件事情是我没有理清楚是不?不许笑,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来以茶代酒,我先干了。”

    老冯的态度转变的有点迅速,简直是180度。这车速太快,让赵冷有些猝不及防,难免有些无法接受。

    但是转念一想,这未尝不是好事,于是赶紧端起茶碗,说道:“局长——”

    老冯笑着笑眯眯的看了赵冷一眼:“怎么?还叫我冯局长?”

    赵冷赶紧摇了摇头,改口道:“老冯,我其实我没有那么想,不过,不过我毕竟是马局长的,带出来的,跟他感情比较深,所以你懂的,现在我情绪比较极端,您别见怪。”

    老冯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叫你现在过来的原因,现在事情发展的比想象的还要,还要令人意外,一时半会儿我恐怕说不清楚,早上的庭审你知道吗?我没让你去看,也是有原因的。”

    “这次庭审。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大概还是了解了一些。”赵冷看着老冯,说道:“我听说,这次犯罪事实的处理是旁的,主要是想从这个嫌疑人嘴里,瞧出他背后运作的团伙和主谋,对吗?”

    “没错,他现在的处境是这样的,因为涉及团伙杀人和诱捕女性甚至诱奸等等一系列罪名,所以审判的范围非常大,取证的难度也非常高,好在你抓到了一个活口甚至连作案的时间动机和情况都已经全部收归到警方的控制之下,那么立案侦查的难度也就下降了很多,现在其实只等着,把一切证据收集齐差不多就可以结案了,可问题是他一个人劫案不代表事件结束。”

    “您的意思是他不愿意供出其他人来吗?”

    “可以这么说,更麻烦的是他不仅不愿意供,而且,他的证词也是一会儿阴,一会儿阳,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一般人很难分辨,在法庭上制造了不小的混乱,想从他这些模棱两可,一会儿真一会儿假的东西里面分辨出有效信息,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只有你能够做到这一点,但说实话,小赵,我我真的很不想让你去。”

    “可是为什么?”赵冷拍桌子站起身来,一双杏仁似的眼睛瞪着冯局长的脸,坦白问道:“为什么不让我去喔?我怎么说也是马局长的徒弟,我也是重案组的主要成员,无论是于情还是于理,都应该让我身先士卒,这只不过是一场审判,没有任何危险,他已经归警方伏法,为什么不让我去?”

    “小赵,这就是我接下来想告诉你的事。你先别急。”

    冯局长看了小赵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想象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有些时候伤害不只是**,不只是身体上的,还有灵魂上的,精神上的,这些我也得考虑啊,只要我还有一天是代理局长,只要我还有一天是你的顶头上司,我就得对你的身心负责。

    “你是说这件案子的真相会伤害到我咯?”小赵摆明了不信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冯局长说道:“冯局长——老冯,我觉得你太小看我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年轻的警官,但毕竟也干了这么多年刑警,不知道什么样的案子我没

    有体验过,甚至就连枪林弹雨我也穿梭过,有一次最大的案子是,过去配合缉毒警察的联合追捕,当时我肩膀上中了两枪,我也忍过来了,现在你却说不去就不让我去了,不管是作为主要的负责人还是主要证人,我觉得理应我都应该出庭,应该出现在现场。”

    冯局长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赵冷,忽然爆发出大笑声来,甚至鼓起掌来,朗声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看,这些事出庭的审核,要求素材,材料,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下午你就可以拿着这些上庭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他们的顾虑也都是多虑的。”

    这是赵冷目光突然亮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眼前东西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些你早就准备好了。”

    “我这个人呐,别的事情不灵光,但是事前准备是做得最足的,任何事情咱们都要做两手准备,如果一个计划失败了,起码还有另一个计划能够托底。小赵啊,你现在就是咱们的底了,现在情况扑朔迷离,小柴他们的情况还未明朗,但是我估计他们现在已经有些危险了,连续两天总局都跟他们没有任何联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敌方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警局内部,要想肃清这股势力,我想,只有你出面了。”

    赵冷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这这不可能啊,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刑警而已,我能够做些什么呢?”

    “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做好你份内的事就够了,抓到真凶,找出真相,绳之以法,这是你的职责,是你份内的工作,也是你现在能够挽救大局的唯一机会,你明白吗?下午的上庭,你务必要从那个人的嘴里撬出有用的信息,我想时间已经不足了,如果第3天,小柴他们的情况还不明朗的话,总局可能就要放弃这些情报立刻展开追捕和攻击了,因为三天之后按照惯例,我们就要报失踪以及很可能身亡的消息了。”

    ——身亡。赵冷脸色铁青,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老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呢?她忽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可能性,抬起头来,盯着老冯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站起身来,忽然冷声问道:

    “老冯,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关于老柴的事。”

    “老柴。”老冯眯着眼睛,从赵冷的视线里,仿佛能读出更多的信息:“你知道么,小赵,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什么意思?”赵冷愣了。

    老冯站起身来,来到赵冷面前,低声道:“你好好想想,一般的刑警,基层警察都没有权利和能力掌控这样大的案子,更何况一个洋气的留学生,多年未接触一线刑事案件的柴广漠,他能处理好么?”

    “可……”赵冷咬着牙关道:“手头负责的事,是我在做。”

    “你?”老冯摇摇头,背着手来到窗边,忽然笑起来:“那是他跟我演的一出戏。没错,小赵,你是这出戏里唯一一个意外。”.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