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三章 真相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90更新时间:2020-09-27 18:00:31
    “少装蒜!”钱斌用力勒住中年人的颈部,后者连气都快喘不出来:“你老老实实交代,中邪的症状,当间发生的事,还有原因,少一个字,哼哼,你知道什么后果。”

    中年人拼命地蹬着脚,好容易钱斌松开他,浑身淌着臭汗的他无奈地松下肩膀,说道:“你们问我有什么用啊?我……我都说了,从我到这里开始发生了什么事,一概不知。”

    钱斌正想问,赵冷忽然拦住他。

    “问清楚,这是‘中邪’的症状吗?问他。”赵冷道。

    钱斌揪住中年人:“问你呢,回话。这是中邪的症状?”

    中年人囫囵道:“大概吧……整个人晕晕乎乎,完全没有任何记忆……”

    “问他,这种情况从什么时候开始?”赵冷眼光一闪。

    “听到没?问你,什么时候开始中的邪?”钱斌厉声喝问。

    中年人被吓得脸色越发不好看,他哆哆嗦嗦地说道;“大概……大概就是停电之后,后来出了什么事,我……我不清楚了。”

    钱斌龇牙咧嘴逼问,却没有结果。这中年人十分精明,任何情况,直接扔给了中邪。即使知道他满嘴跑火车,可就是拿他没有半点法子。

    “前辈……我是真没辙了,这孙子是属棉裤的吧,嘴忒紧了!”钱斌抱怨。

    赵冷却少见地咧开嘴,笑了:“看来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这话从何说起啊!”钱斌大惑不解,审问可一点儿也不顺利。

    “你瞧。”赵冷指了指中年男人的额头,说道:“他满头大汗,比起一开始的从容,已经没了冷静。要知道,谎言必然充斥矛盾,抓住矛盾攻击,任何纰漏都会不攻自破。”

    “矛盾?”钱斌看了这中年男人一眼,抿了抿嘴。

    “你在问他,如果是断电之后,也就是八点二十分之后才中邪的话,如何解释,中邪之前发生的事——包括与邀请他赴宴的人的会面,连这么重要的信息都遗忘了,这是怎么回事?”

    钱斌愣了,忽然恍然大悟。

    原来滥竽充数的“中邪”,居然还能反将一军!他冷着脸看向一旁的中年男人,喝问道:“听到没有?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你中邪前的事,也忘了?”

    中年人听了两人的话,眼睛瞪得滚圆,猛地喘着粗气,脸色更加难看。

    “说,说什么呢……”中年人扭过头去:“我,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什么?”钱斌板着脸问道:“是你不知道中邪后的事?还是你不知道怎么搪塞我们?”

    中年人气喘吁吁,眼珠子乱转,咬着牙道:“我……我不知道,我当时记忆太混乱了……我真的不清楚。”

    赵冷平静地看着他,忽然问道:“你说记忆混乱,难道你的意思是,中邪的时间点并非是断电的八点二十,而是更早——甚至于,就是接触邀请你的人让你中邪?”

    这男人听了赵冷的话,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点头称是:“没错没错!还是这警察姑娘了解!就是这么回事?中邪嘛,肯定是当时那人给我使了什么咒,让我去参加宴会。”

    钱斌埋怨似的杵了杵赵冷,小声说道:“你给他递什么话?!好容易有破绽了,又让他给圆回去了!”

    赵冷却轻轻笑了笑,站起身,缓缓来到中年人身边,蹲下,眼珠子紧紧盯着男人的瞳孔:“你确定是这么回事吗?”

    中年男人点头。

    “不改口了?”赵冷又问。

    男人使劲摇头。

    “好。”赵冷起身,说道:“那我再问你。根据你的证词,中邪状态的症状就是记忆模糊毫不可信,甚至于可以说是没有记忆,对吗?”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那这样的话,你之前的证言就很奇怪了。”赵冷说道:“我们这边可是对你每句话都有记录。你想想看,如果你中邪的时间点是在赴宴之前,那么赴宴后才发生的事,你记得的情况就很奇怪。尤其是,你甚至记得具体的时间——比如停电。”

    什么?

    男人猛地张开眼,一时间哑口无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原来赵冷早在这里等着他,故意给他留了一个陷阱的锁套。

    “我我我……我,我……”中年人说不出话来。

    赵冷又道:“顺便说一下,你想说三番五次中邪的情况可是不太可靠的——毕竟如果真是这样,你接触中邪症状后的一瞬间,该做的事也不是继续赴宴,而是面对一帮陌生人,发出质疑甚至报警。”

    “那钱斌,这期间有任何人报警吗?”赵冷回过身问道。

    钱斌难以掩饰脸上的喜悦,笑道:“没有。”

    “那大叔。”赵冷又看向中年人:“你是否在接触中邪后提出过质疑呢?”

    中年人咬牙切齿,狠狠捏紧拳头,又道:“可可可……可是……你还是没法说明白……既然不是中邪,为什么大家会那样……”

    “是吗?”赵冷笑了笑,问道:“那么如果我解释清楚了,你是不是也该把实情告诉我?”

    中年人愣了愣,赵冷又补充道:

    “毕竟胁从犯罪从轻发落,但是如果是自发犯罪的现行犯,那可就不好说了。这次的影响很恶劣,大叔,你可要爱惜自己的性命。”

    男人咬牙切齿,赵冷说道:

    “帮我把三点钟方向,第二张画框的那张挂画取下来。”

    钱斌站起身,却又迟疑了片刻。

    “那个是……”他抬起头,看向那副挂画,墙上沾着血,画框里也是。整个墙面上几乎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无损的,而这个画框——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那样的事件之后,首先令人瞩目的,却是屋子里这古怪的画框。

    但这东西,钱斌大概是不敢随便碰的,因为就连他自己也说了,这里邪得很,尤其是挂画。

    “放心,这一个没问题。”赵冷却信誓旦旦。

    这一个?钱斌心里犯了嘀咕,但是看了看赵冷笃定的眼光,将信将疑地还是来到画框正下方,看着这幅巨大的挂画发着呆。

    别馆的四处墙面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挂画,这一幅倒没什么奇特,只是一幅油画作品。钱斌当然看不出艺术成就上的高地好恶,但耳濡目染多了,也知道这大概是一件仿品。

    画幅颇大,大概有两米来宽,画框雕琢着精致的图案,画内的内容则是经典不变的希腊风格。钱斌匆匆扫了一眼,轻轻踮起脚,正巧能够够到画框。

    他一边贴着墙,一只手轻轻抚摸到画幅上,心里默念着各式神佛祈祷的念词,回过头看向钱斌,问道:“就这样吗?”

    赵冷微笑着说道:“稍微再用点力。”

    话音刚落,钱斌就一个狗啃泥跌倒在地。倒不是他没有站稳,也不是脚底抹了油滑的,钱斌揉了揉脑袋,他坐起身,自己是被这画给撂倒的。

    “这下就豁然开朗了。”赵冷拍拍手。

    “这是怎么回事?”钱斌抱怨。

    “很显然,你刚才松手的时候,倚靠的是那幅画,很简单的小机关,不走运的是你恰好扶在画框的轴承上,没了接力点,你可不就跟着画一起飞出去了嘛。”

    赵冷颇有些幸灾乐祸似的说道。

    钱斌没来由摔了一跤,窝了一肚子火,心想这还不是你指使的?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劲。

    画的位置变了。

    赵冷也看着这幅巨大的画框,说道:“虽然远离很简单,做一个滑轨就可以了,很简单就能让房间里的这些画‘跑’起来,不过能有这心去弄明白的人,恐怕很少吧。”

    “这么说,传闻中的灵异事件……”钱斌揉了揉屁股,想起老周的话来。

    “传闻是传闻,事实到底怎么样,就又是一回事了。”赵冷说道。“诅咒,中邪之类的说法,只能说有些人别有用心,别有用心的人用这些暧昧的字眼蛊惑人心。”

    “这里满是各种各样的机关暗道,随处可见的杀人武器。”钱斌思忖片刻,说道:“难不成……”

    赵冷微微一笑,说道:“就跟你想的差不多。这里并不是一间普通的别馆,不如说跟隔壁的那家鬼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里面所有的房间,包括屋子里的武器,都有玄机。”

    “回想一下事件。”赵冷解释道:“最开始有人失踪,接着发现在厨房,在几个暗格的房间里都找到了尸体,因此爆发出第一轮恐慌。接着有人从墙角的暗格里发现了武器。”

    钱斌点点头,说道:“真是用心险恶。”

    “不光如此。”赵冷摇摇头:“设计这间屋子的人恐怕不周全,甚至还安装了这些“灵异”的小东西,比如会移动的画幅,还有你最先找到的钢琴线。有些尸体就是因为这些机关产生的——但不管什么原因,人的本能都是见到尸体就会失去理智。”

    钱斌点点头,说道:“即便是我,见到这样的意外情况,也很难冷静下来。”

    “说的没错。”赵冷道:“这就是中邪的玄机。加上房间内不断使用蛊惑人心的障眼法,甚至有一部分的音效是从墙壁里的播放设备传出,制造“杀戮”的恐慌,引起这一系列事件,用心险恶,真让人大跌眼镜。”

    中年人瞠目结舌,看着两人,忍不住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妖怪?”

    “是警察。”赵冷说着,从腰间取出准备好的手铐,轻松地在中年人的手腕上套住,说道:“中邪的大叔,麻烦跟我们走一趟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