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二章 审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4更新时间:2020-09-27 09:00:36
    中年人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回过头看了看赵冷,上下打量一番后,脸上挤出油腻腻的笑,恭维道:“这,这真是失眼了,冷小姐真是少年英雄啊,这,实在抱歉,我这老眼昏花。”

    中年人装模作样地弯腰鞠躬,身体像是一条长虫。

    “少废话。”然而钱斌根本不吃中年人这一套,他用指头缠住绳索,略微拉紧,中年人就感觉到身体更加僵硬,这下连折腾的力气都没了。

    “你们,你们想知道什么!”中年人的脸色通红,显然是遭不住这样的罪。

    “我就知道。警察小姐,我知道您这是在办案,不管你做什么,我这都是举双手赞成,您是为人民服务,我就是人民,咱是自家人,我知道您不能害我。”中年人双手是举不起来了,但嘴里就闲不住,他继续说道:

    “我就问问,您是要录笔录,录口供还是审问,我全力配合。”

    赵冷扫了一眼,没吭声。她瞥了眼钱斌,抬了抬下巴。

    “你说你不记得。”钱斌却产生了疑惑:“你他吗从刚才开始就在那七绕八绕,你当我傻啊?一句话都不再点上,顾左右而言他?玩什么心理战呢?啊?”

    钱斌在中年男人的脑门上赏了好几个巴掌。

    “问清楚。”赵冷皱着眉头:“他说他没记忆,没印象,钱斌,让他提供口供。”

    中年人听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闭上眼。钱斌有些得意,没想到自己一个问题就把人问住了。这时候,贺秋叶和孟婉似乎也恢复了过来,两人紧紧拽住钱斌的胳膊,对这个中年人更是一百个不信任。

    “听到没有?”钱斌催道。

    中年人闭着眼,仿佛过了一年,他诡谲的气氛实在让人安不下心来,钱斌警惕地蹲下身,打量着这个中年人,正要继续发问,中年人突然猛地睁开眼。

    “对,我知道。我这是,这是中邪了。”中年人笃定地说道。“我给你们口供。”

    “毫无疑问,中邪,不只是我,我估计,来参加这个宴会的人,都中了邪。”

    “中邪?”钱斌傻眼了,他真没想到, 会有人把这事提到审问的口供上来。

    “肯定是中邪。”中年人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脯,他自己说了三遍,一遍比一遍更确信,与其说是在说服别人,倒不如说是在骗自己。

    钱斌看了看中年人,问道:“你说的中邪,是个什么意思?”

    “我请道士算过。”中年人咽了咽口水,说道:“今年逆运,大吉要化凶,必须见血。你看,我这不见血了?”

    钱斌却笑了:“没想到这话说的不错。”

    “什么话?”中年人奇怪的问道。

    “越有钱的人,往往越迷信。”钱斌偷笑。“有钱倒不见得是守财奴,但是囤了财又没有什么真本事的人不一样,他们不相信自己的钱财是自己的能力得来的,有人说是运气,有人就说这叫神助。越有钱就越有病。”

    中年人听了钱斌的话,脑袋却摇得像个拨浪鼓。

    “不不不,这叫宁可信其有。”中年人说的诚恳,钱斌却笑着不再说话。

    两人这话说的正上头,赵

    冷那冰冷的语气又冒了出来:

    “半个钟头。”

    这句话很是没来由,既不是对谁说,也不是接了哪句话,凭空出现,也完全不让人搭话。

    两人都愣了。

    赵冷又补充道:“我只给你半个钟头的时间。钱斌,告诉他,半个钟头之后,警方会对这里立案侦查,证据要多少有多少,过了这个时限,我会立重罪对生还者严查,到时候,受牵连的就不再是个人。”

    钱斌苦着脸,指着中年人道:“你听到没有?这是最后的机会!”

    中年人的脸色有些苦涩,他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警察同志,我老实交代,真没打算妨碍你们查案子,真的,我就是一普通百姓。”

    “那么普通百姓,你看看现场。”钱斌站起身来:“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你好像看的很明白。”中年人低声问。

    “什么东西?”钱斌皱着眉头,中年人看他的眼神让他很不爽。

    中年人摇摇头,说道:“我看你挺冷静的,小伙子,你给大叔讲讲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成了这样子。”

    中年人看了一眼周边的惨状,他说的恐怕就是这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情况了。钱斌却差点没笑出声来。

    “你真要我讲?”钱斌哼哼两声,看了一眼赵冷,说道:“不过有一点我说在前头,大叔,你的确挺无辜的。”

    中年人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神情,他凑近到钱斌耳边,说道:“不是我说,这真的叫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钱斌低声笑了笑,满口应承了一句“好”。

    “谁都看得出,这个房子里出了大事,死了十几人,尸横遍野,惨状情况都非同一般。大叔,这话没什么可争议的对吧。”

    这中年人点点头。

    “这么大的案子,背后难道是巧合?”钱斌问道。

    中年人冷静下来,沉默片刻,摇摇头:“这个可能性恐怕很低。”

    钱斌笑了笑,拍拍中年男人的肩膀,点头说道:“大叔你还是很明事理的嘛。既然不是巧合,我们有理由怀疑判断,这房子,这事件,包括聚集起来的你们,都有可能是遭到设计的一环。”

    “原来如此。”听了钱斌的推测,这中年男人也觉得颇有道理。“这么说的话,我就明白了。”

    “你明白了?”钱斌有些好笑。中年人却点头称是。

    “那根据这个理论,我们不难怀疑,作为唯一幸存的你,很有可能是关系到设计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不如说,很有可能你就是黑手!”

    “常理来说……的确是这样。”中年人咬咬牙,说道:“可是,这件事如你们所见,根本就不同寻常。你们说这是一场宴会,可是你们可听说过,宴会到一半,变成了无差别的乱杀?”

    钱斌愣了,这话没法反驳。

    “我知道,让你们现在就相信我的一面之词,很难。”中年人低下头:“但是,我说的句句属实。一开始到这里赴宴,一点儿事也没有,但是,出现这种状况,我看……可能是中邪。”

    “不管中邪也好,什么也好,杀人是事实!”钱斌索性喝问:“你别在这给我打马

    虎眼!不管你什么情况,现在你有义务告诉我们警方,到底联系你赴宴的是什么人?”

    “那个……”他脸上浮现出羞赧的颜色,画框的诅咒,凶宅的推论,片刻之后就破了功,这让他的面子实在挂不住。

    “不是我不告诉你们。”中年人叹了口气:“实在是不能。”

    “不能?”钱斌横着眼问。

    “的确不能。”中年人道:“因为你们看,这邀请函上什么也没有写。”

    钱斌把邀请函扔到一边,怒道:“废什么话呢!我瞎还是傻?不会看?就是因为上面什么都没写,我才问你。”

    “是了。”中年人苦笑:“你不知道,怎么清楚我会知道?”

    “啊?”钱斌傻眼了。

    “没错。”中年人坦白道:“我也不知道,邀请我的人究竟是谁,这样说你明白了么?”

    “你不知道?你哄鬼呢!”钱斌怒了。“你要是不知道,会跑到这荒郊野岭赴宴?”

    “所以说……”中年人神神叨叨地一口咬定:“早先就跟你们坦白了,我中了邪——八成,一起来这里赴会的这些人,就是你说的十几名死者,八成跟我一样,你们调查来调查去,最后估计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咱们之间没有半点联系。原因就一个,都是中邪才来的。”

    钱斌彻底傻了。这算什么解释?

    “再说了。”中年人说:“如果不是中邪,你要怎么解释,好端端杀起来了?不信的话,你问旁边这姑娘,她是女警官对吧?她不会撒谎吧?全程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几个也不是分赃也不是共事,忽然之间就打起来,中了邪对吧?”

    钱斌无奈地看了一眼赵冷。

    赵冷一直不发一言,这时候才温吞吞点头,说道:“他说的基本没有错。中邪真假不说,但的确是无缘无故,这些人就忽然打起来。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那么急着用指令哨来传呼你了。”

    “是这样……”钱斌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推论了:“难不成,真有中邪这么一回事?”

    中年人跟着道:“没错,一准儿就是这么回事。”

    钱斌这下没了主意。

    赵冷沉吟片刻,问道:“钱斌,具体问问中邪。”

    啊?钱斌摸摸脑袋,有些惊讶:“前辈,真要问啊?”

    赵冷沉默着点了点头,没有片刻犹豫。

    “可是……”钱斌迟疑了:“这事儿也太不靠谱了。”

    “追究证词,揭示矛盾。”赵冷说道:“不要质疑自己,真相的途中总是坎坷的,但这不代表我们要远离它。”

    钱斌无奈,于是揪住中年人的下巴,厉声问道:“你给我老实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特么在信口胡诌,小心把你的下巴揍个稀巴烂。”

    中年人露出胆怯又滑稽的苦笑,摇摇头道:“警官,您可别跟我开玩笑了,我哪儿敢呐。”

    “好。”钱斌问道:“那你老实告诉我,中邪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道士。”中年人避重就轻,眼珠子瞥向一旁:“这事儿,要不你们改天去茅山问问,兴许那里有人懂。”.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