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章 活口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51更新时间:2020-09-26 09:03:00
    当然,肢体的惨状更是不胜枚举。很快三人就吐成一团,眼睛发直。

    一直的紧张让大伙儿似乎忽略了空气中萦绕的血腥味,直到目睹了这样的真相之后,大脑皮层才开始作用,所有的感官刺激在这一刻融为一体,猛烈地刺激着他们的全身。

    除了紧张,更多的则是不真切感。赵冷干了好几年的这一行,头一回遇到这样惨烈的情况。四周碎裂的肢体,遍流的血迹,还有弥散在空气中的怪味儿,汇成一锅乱炖的滋味儿。

    唯独钱斌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只是眯着眼,左顾右盼地一具一具扫视过去,半晌,他才说出一句没有人性的话。

    “人数对的,十一具。”从蜡烛亮了之后开始,他就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也只干了这么一件事。尸体的数量对上剩下的两人,不多不少,的确与那十个中年人的人头数对上了。

    赵冷还在瑟瑟发抖,老周更是连腿也直不起来了,这钱斌却还能若无其事地清点尸体和死亡人数。

    “你也太可怕了。”赵冷白了他一眼:“你这哪像是实习警员啊。”

    钱斌苦笑:“去部队之前,我在法医鉴定部队兼过职,尸体见得多了。”

    赵冷心里却犯嘀咕,尸体见得再多,也不可能习为为常吧。

    但是一想到为了数清楚,赵冷就非得把所有的断臂残肢收入眼底,甚至肢体四分五裂的部分,还要忍受那浆液横流的场面,她扶着墙,

    再想到不久前还处在一个餐桌上,在华灯初上的夜里,准备共享晚餐的十几名中年人,才不到几个钟头的时间,这时候已经成了一块块一具具毫无生气的尸体,这种蔓延到胃里的酸楚感就更加猛烈。

    “你不吐吗?”赵冷很有兴致地打量了钱斌一眼,只得到这么一句回答。

    “看得多就习惯了,你不也是吗?”钱斌全身上下都被绑住,只有嘴能动,可想而知嘴有多硬。

    然而赵冷那双打量的眼睛投向钱斌:“说到底,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出警前,我吩咐过,你留守,只需要让重案组成员出动就行了。”

    钱斌的脸色有些难堪:“他们不来。”

    “我猜也是。”赵冷苦笑:“如果他们按时来了,现在情况也不会是这样。”

    “不过你是怎么搞到这么多人手的?”四面的警察已经开始行动,赵冷问。

    “只是推测。”钱斌回答得也很爽快。“你也看到了,从进屋开始,这个大叔的模样就很诡异,通常来参加这种宴会的有钱人不是这个样子。”

    “我是问,你是怎么劝动那个顽固的老家伙——我是说老冯,让他同意出警。”赵冷扁扁嘴,后面的话没说:虽然叫来的都是一些派不上用场的基层警察。

    钱斌艰难地动了动腿,一脚脖子踹在“老周”的屁股上,反手把想要溜走的他控制住——这可是重要的嫌疑人。另一只手又扭住在地上挣扎的中年人。

    “我们收到一条情报。”钱斌看了赵冷一眼,说道:“这个人你也认识。”

    钱斌的脸色有些古怪,赵冷沉默片刻,恍然大悟:“是老柴?”

    钱斌苦笑。

    看来一切都在老柴的计划当中,赵冷握了握手机,点点头:“现在,该做的就是从这个狗东西的嘴里撬出真相来了。”

    赵冷瞪着软到在地上,从这场杀戮游戏当中绝处逢生的中年人,看他天鹅绒一般的质地外套,加上金丝边的眼镜,还有从恐惧中透露出的难以掩藏的气质,赵冷一眼就能瞧出,这一定是个有钱人。

    钱斌挽起袖子:“我来审他。”

    赵冷双手抱胸,又看了看钱斌,问道:“你很懂有钱人吗?”

    钱斌苦笑,自己可以说是跟有钱人处在一个最遥远的距离了,他摇摇头,回答:“我不懂,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这群人多半喜欢耀武扬威,临城人哪有不知道的?查一查人际关系,从他家里人入手调查审问,不怕不招。”

    赵冷不言语了,既没肯定,也没有否定。

    钱斌一眼便看出来,赵冷对这些很是感兴趣,倒不一定是职业病的缘故。

    于是他吹了吹口哨,等着赵冷过来央求自己。

    然而半天也没有回答,钱斌愤恨地咬咬牙,继续说道:“我看他们自相残杀,看起来疯狂,背后一定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赵冷回看了钱斌一眼,蹲下身,透过烛火观察起这个男人,状似天不怕地不怕的自负模样挂在脸上,一身夹了绒的深褐色夹克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样,再加上那傲气的眉眼和嘴角,更让赵冷颇为不爽。

    “你很懂吗?”赵冷问。

    “本来我什么都不懂,但是今晚的事不就很好说明了么?我看,背后必定是有个幕后黑手。”钱斌看了看赵冷,咧开嘴笑着。

    “说说看。”赵冷说。

    钱斌知道时机来了,闭着嘴,看了看赵冷,这时候她正对着昏黄的烛火,雪白的脸被映成了暗红色,显得竟然有些妩媚。

    “你先说。”赵冷的话都很少,但是字字句句铿锵有力,看起来就不大好商量。

    四面的警察在收拾屋子里的残骸,赵冷简单调查了一圈,发现这房子里几乎藏满了各式各样的凶器,除了少部分枪械,还有大量的冷冰刃,经过简单的鉴定,大多数都具有杀伤力。

    因为人手不足,现场勘查只能是照本宣科,无法进行更进一步的取证。

    最关键的证人,却因为强烈的精神冲击而陷入昏厥。这让原本的调查陷入僵局。赵冷想了想,决定连夜向上申请,把这个重要证人提到自己的办公室,在看守所单独设立提审间,连夜窥探情况。

    “你疯了。”钱斌却不乐意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大叔未必是什么好人。”

    赵冷听了钱斌的“忠告”,放下差点扇出去的一巴掌,凝神片刻,说道:

    “你小看我?”

    钱斌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摇头,伸出脚踹了踹一旁的“大叔”,说道:“喂,大叔,别装死,你给我醒醒!”

    醒醒?赵冷机敏地看向被捆在地上的大叔,后者遭不住钱斌粗鲁的对待和璀璨,居然真的悠悠醒转。他身上被五花大绑,连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不得已只能像蛆一样在地上蠕动起来,扭身找到一个角落,斜着身子,扬起脑袋,见到满屋子警察,眼珠子乱转。

    大叔这样醒转过来,露出一副惊愕的神情,在熠熠生辉的烛火闪耀下,脸上的血浆和皱纹排布在一起,看上去竟有些阴森。

    他先是艰难地挪动着被紧紧绑住的身体,赵冷给他上的结扣很紧,双手还被捆在腰后,两条腿也挂住了绳子,几乎没法动弹。

    这男人蓄了一口密密麻麻的唇上胡,这时候沾着血。紧张的时候,胡须都跟着他整张脸一起颤抖起来,他张开嘴,连嘴里都是血。

    “出什么事了?这这,这是怎么了?”中年人生咽一口唾沫,咬着牙齿狠狠说道:“条.子?哪来这么多条.子卧槽!”

    这是他第一句话,声音怯懦,浑身打颤。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那副穷凶极恶的样子,恐怕真的要把他当成无辜的受害者。

    男人左顾右盼,视线闪动,最后停在了赵冷的脸上。

    “为什么要绑着我。”男人饶了几句疼,呻吟着抱怨起来。“倒了血霉了这是……”

    话没说完,钱斌拦在赵冷面前,伸出手扭住男人的下颌,两手就像两根生了根的钳子,一锁住男人,就爆发出惊人的巨力。

    男人扭动身子惊愕不已,脸上虚汗涔涔地落着,嗓子眼里挤出字来:“松手!松手!”

    不过不管他怎么挣扎折腾,从头到尾也没人搭理他。只有钱斌仔细盯着这男人的一言一行,看上去兴致满满。

    “你们究竟想干嘛?”这大叔惊恐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虽然从打扮和行动上能瞧出两人大概是警察,但他尽力摆出一副无辜又恐惧的神情,不敢直视两人的眼睛。

    钱斌和赵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话该我们问猜对!”钱斌狠狠瞪着中年男人,手上的力气更加沉重:“老实交代!”

    男人知道喊疼也没用,只能硬着头皮嚷起来:“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啊?!!你们不是警察吗,发生什么,你们自己调查啊!我,我,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呢。”

    钱斌无可奈何地看向赵冷。

    追敌拿凶,他熟。但是逼问审问,他就没辙了。

    “问他。”赵冷扭了扭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钱斌如法炮制,扭住男人的下巴,狠狠质问:“交代,说,你他妈在这里鬼混什么?”

    “鬼混?”迫于钱斌的淫威,这男人几乎是发出了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我哪有,我哪儿敢——我就是,就是约见朋友,他们给我发邀请函,我就应邀来的。”

    “问邀请函的事。”赵冷听了男人的辩解,语气冰凉的问。

    “邀请函呢!”钱斌厉声问道。

    男人视线瞟向胸口。

    “搜。”赵冷命令道。

    钱斌松开男人,顺着他的胸口摸下去,果然在内衬里边摸到一张邀请函,上面金漆的信件上烙封还有开启的痕迹,字迹依稀可以辨认出名字,最里边的内容却空空如也,只留下一根白色的别针。

    “妈的,耍老子!”钱斌扭着男人的脖子,让他指认空空如也的信封。

    后者脸色苍白,急道:“不可能的啊,我,我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没有了!”

    钱斌脸都气歪了:“怎么,你还反过来问我们?”

    “当心。”男人提醒他:“这东西是白金的,留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