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七十二章 不在场证明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33更新时间:2020-09-22 09:02:23
    “没错。”一提起狗秦先生的脸上就多了一些色彩,他自信的说道:“别的东西我不敢说,但这批狗那可是我费了大功夫的,血统纯正不说,他的训练也是我从小开始抓起的,羊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奶狗,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做到三岁到四岁的智商,甚至连基本的加减法或估计他都没有问题。”

    赵冷有些夸张的,拱了拱手说道:“这么厉害的话,恐怕上电视也不是问题了。“

    秦先生笑了笑,正想继续夸赞自己这条狗,忽然听到,猛的一拍桌子,整个人筛糠似的,站立起来。

    “秦先生,我一句一句奉劝你,一点一点引导你,就怕你不认罪,现在你居然还装蒜,难道你没有明白我的苦心吗?”赵冷咬着牙齿说道。

    秦先生愣了一秒。

    赵冷说道:“您的爱犬没有跟着您一起出门,那么他就是一直留守在家里,对不对?

    秦先生茫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然他一直在家里,那么我想问了,一只训练有素的狗,如何在一个陌生的图对你的妻子进行行凶的同时,连一声都不叫呢?并且他还安然无恙的,直到您回来之后,还不发一言,我想问一句,这是一条怎样的狗?又是一个怎样心大的歹徒才能做出这种.马虎的事情来?”

    秦先生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是知道了自己的供述上有多少问题,他连忙想解释,赵冷又继续喝问道。

    “我劝你不要再装了,并且,你知道的这么清楚,还有一件事情你如何解释?那就是,从头到尾这条狗没有一点点动静,并且安然无恙的等到你回家的时候,同时,我们调查了四周所有的行车记录,简单的查法就可以知道当晚能够出入你家车库的车,只有你本人的车,而我想问问你秦先生,您的钥匙什么时候丢过吗?”

    秦先生愣在原地。

    赵冷瞟了他一眼,冷着脸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坦白自己的罪行,勉强还能算是自首,如果是立案侦查出来的结果,包括我现在提到的这些证据,全都可以作为法庭上的呈堂证供由法官进行判决的话,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秦先生脸色非常的难看,不多时,供认了自己的罪行。

    他低着头说道:“那天其实我我和小丽有一个约会,我,但是,我老婆她似乎。,他似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直拦着我,不让我出门我我真的只是一时一时激动,他他说我出轨,我我没有,其实我我一直很爱她,只不过。爱我本来是无意杀了他,但是,但我怕,我怕会被判处死刑,所以,啊。”

    “凶器是什么?”赵冷冷静的问。

    “是他,是他递给我的一个茶壶,我直接拿他,让他摔在了我老婆的头顶上。”

    “茶壶现在在哪里?”

    “在河里面。”秦先生已经放弃了抵抗,面色瘫软的说道。

    赵冷抬起头看了一眼小王,说:“你现在去河里,说不定能找到这些证据,这件案子,已经解决了。”

    赵冷拍拍手起身瞥了小王一眼说道:“你可以带他下去了,这件案子已经结了。”

    一开始小王似乎还不大相信,但是看着金先生的态度转变,从倔强,吃惊到认罪伏法的态度只不过用了两秒钟的转变,他立刻对赵冷刮目相看,没过多久,审问结果已经出来了,金先生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不久,公安机关进行收押。

    留给小王的任务也就是回到犯罪现场进行证据的收集和后续工作的处理,在这个过程中小王不止一次的向自己表示,这顿他请,毕竟几乎完全是赵冷的功劳才能解决这种案子,如果没有解决的话恐怕又是一级悬案。

    “吃饭就免了,不过我还真有事想拜托你。”赵冷说道。她似乎已经打好了算盘,只等着小王的这句话。

    小王心里也清楚,赵冷现在遭遇的不公平待遇,只不过她也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于是小声说道:“你说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除了嗯,除了让你插手我现在的这件案子。”

    “你说的是重案组负责的连续杀人案,”赵冷笑了笑说道,“对那件案子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你就是强行退给我,我连正眼都不会瞧的。”

    “那就好。”小王放下心来。

    “虽然对那件案子我没有兴趣,但是另一件案子还希望你能通融通融。”

    “另一件?”小王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心里却不知道,赵冷说的另一件案子到底是什么。

    “另一件案子啦,或者说,你负责的其他的解决不了的案子,我最近闲的很,不如让我来插手,说不定,也能有一样的好效果呢。”

    小王想了想也对,反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如就让他试一试呗。

    “不只是你的,包括其他同事的我看他们好像都不大愿意跟我说话,那么就有劳你了小王,帮我这个忙,也算是帮了你们自己,不是吗?”

    “你确定?他们一个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小王有些担心。

    “放心好了,让他们有什么问什么。”

    赵冷洒脱的说道,小王想了想也认可了,点点头,说道:“放心,包在我的身上,除了刑事案,其他的案子我想都应该没什么问题。”

    赵冷点了点头,只要有案子的话,她就有希望

    小王想了想,把办公室里的那些电话接到了赵冷的办公室里,他甚至直接把两个人的电脑连在了一起,这样的话不论有什么样的按键接入,他都能第一时间,街道,这个时候整个局里的工作重心几乎都在这起杀人案上,其他的案件有些诡异的,有些匪夷所思的,也都暂时被局内的气氛所感染,一时间解决不了,甚至有些人根本就不打算去处理这些案子,堆积如山的卷宗从小王练的电脑进入到了赵冷的电脑里。

    赵冷叹了口气,想到这就是自己要面对的工作,不免也有些头疼。

    一件一件来吧,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开始的一桩案子是一个陈旧的记录,这桩案子似乎已经是半年前的堆积悬案了。

    赵冷匆匆扫了一眼,就把小王叫了过来,他指了指案卷上的信息问道,这个可是半年前的案子了,小王露出尴尬的笑容说道,我们也没有办法呀,因为半年前的情况现在已经无法还原了,当时虽然已经抓到一个嫌疑人,可是因为他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所以起诉也被临时取消,最终连法庭都没有上就匆匆的结案了。

    “这是——偷窃案?”赵冷注意到案卷的记载,上写的是疑似偷窃。她抬起头,看了眼小王。

    “如果是偷窃的话,数额较大的可以刑事立案的,可惜目前没有人报案也没有人我们报案,更没有人提出有失窃的报告,这半年来都没有人说什么,所以我想应该是误判了吧。”小王说。

    半年前,赵冷似乎很在意半年前这个时间节点,于是把案情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对小王说道:

    “看起来这件案子没那么简单,这个嫌疑人所说的不在场证明似乎也没有那么完美。”

    小王愣了愣,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你看,”赵冷指了指案卷上的记载说道,“上面说那天前一天晚上是大雪,4周的空气似乎已经降到零下5度左右是吧?”

    小王点了点头:“那天确实挺冷的,少见的,我们这边没有暖气,有些人甚至家里冻出了冻疮了。”

    “发现端倪的一次案情是在夜里11:00到第2天早上凌晨,这段时间内,这个最大可能出现了盗窃对吗?”赵冷又问。

    “按照当时的调查员来说,应该是这样没错。”小王点头。

    “那,嫌疑人的证词是什么?”赵冷看了眼小王,问。

    “证词……”小王挠了挠头说道:“等等我给你找找,他回身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把陈年卷宗一点一点整理出来,翻到了半年前的冬天晚上,终于找到了,嫌疑人当时提供的不在场作证证明。”

    小王从一堆铺了灰尘的卷宗里找出了这份证词资料,上述的口供十分的完美,几乎就是完整的不在场证明,她抱着一大堆卷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说道:

    “我记得当时作证的是一个女人,她是独居好像是,然后对我们的系统不太了解,所以审问并不是很顺利,不过最后整理出来的证词倒是比较流畅的。”小王说。

    “你去找一下照片,我来看看他的证词,”赵冷接过证词的文件,只见到上面写着当时作为嫌疑犯的独身女人的回答。

    “在凌晨的6:00之前,城北有一桩失窃案,但是那个案子一直没有人报案,同时,作为嫌疑人的独身女人,他说前一天晚上9:00左右,他的旧电视机出了毛病,造成了全线短路,整个房间里突然就黑了下来。

    这黑黢黢的几乎没有办法行动,于是她在无法修理的情况下早早就睡了。据女人所说,真是厚大约9:00左右。

    一直到第2天早上凌晨,她才给电工厂打了电话,对方告诉她,只要把电闸拉上去就会有电了,这个消息似乎看起来完美无瑕,但是,赵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接着小王把当时拍摄的照片存档拿过来,赵冷仔细看了一眼,立刻就指出这份不在场证明一定是假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