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六十八章 逃脱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70更新时间:2020-09-20 09:08:05
    解彤还没回过神,眼前一黑,整个人像是被什么扑住了一样,她就地滚了几圈,踉跄起身的时候,四周的空气迅速冷却下来,赵冷飞快地出动,一出手便击碎了三只手腕,解决了三名歹徒的持枪手。

    就在第四人抬起枪械靠近的时候,背后忽然出现一道身影,高大瘦削,戴着一只皮套,皮套上绘着一只马头。他斜睨两人,从歹徒身后出现,出手如电,手掌成刀,在歹徒的后颈上凶猛的一扣,这歹徒便应声落地。

    赵冷眼前一亮,后者却完全没有停步的意思,扭头就走。

    “走!”柴广漠抓着赵冷,另一只手带着解彤,喊道:“现在先逃出去再说。”

    赵冷恋恋不舍地看着那身影远去的背影,咬了咬牙,跟着柴广漠到了工厂外。几人按照之前警方的行动计划,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后,赵冷从车库里开出一辆吉普。

    “怎么会是你?”解彤还一头雾水,拉住了赵冷,问道。

    “先别管这个了。”赵冷抓着两人的手上了车,车子飞出500米左右的时候,身后的工厂传来剧烈的爆炸声,燃烧的熊眼几乎吞没了整个工厂上空,4周的地面都似乎在震动。

    赵冷的车在空中几乎横扭了几米,仓促落在地上,一路趁着尘嚣奔腾而出。

    “到底是怎么回事?”解彤又问了一遍

    赵冷这才开始解释,他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安排的一个局,从一开始他自己被怀疑立案,到倒柴广漠和解彤都出事。

    这一切都是为了引蛇出洞。因为这伙犯罪集团行踪隐蔽,很可能还跟内部人员有利益往来,因此整件案子由保密等级更高的部门严密执行。

    但这一切,也在某起事件中被犯罪分子击破,因此整个临城的公安和案件系统都被拉入泥潭,陷入桎梏。为了破局,市局铤而走险,与柴广漠合作,才自导自演了这么一个以弱示强的局子。

    全部的谜团,几乎全都是柴广漠在暗中安排的。赵冷告诉解彤,就连这个代理局长的一举一动,都在老柴的算计之内,只不过,赵冷出事是货真价实,也是唯一的变数。

    解彤听到这里,瞥了眼柴广漠,用手肘顶了顶他,扁扁嘴道:“看不出来,藏的够深。”

    “过奖过奖。”柴广漠苦笑道:“我也就是一个小人物,最重要的是大家配合的好。”

    “不过……”柴广漠眯着眼看向赵冷:“你倒是让我出乎意料,赵警官,你是怎么出来的我就不问了,让我想不到的是,你居然能把市局那帮人忽悠瘸了,让你负责这么重要的行动?”

    赵冷笑了笑:“那还得是多亏你了,老柴。”

    “我?”

    柴广漠百思不得其解。

    斩首行动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但赵冷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她看了看局外的情况,给两人倒了杯安神茶,看了眼空荡荡的局子大院,说道:

    “这就说来话长了。”

    赵冷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忽然想起几天前的事。

    “情况怎么样了?歹徒抓到了吗?这案子能不能结了?”

    “老局长是不是被人抓起来了?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就是就是,有什么话不能跟我们说吗?我们可都是同事呀,大家一起共事这么久了,难道连这些话都不能说吗?你也太见外了。”

    “赵警官,麻烦你了,告诉我们吧,我们可都急坏了,这一上午让人坐立不安的,还不如让我们上去出警呢,可惜了我们这些文职。”

    行动开始前,市局内可以说是人声鼎沸水泄不通,作为核心执行人员的赵冷,也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谁能想到,在三天以前,她还是个受到羁押的重刑犯嫌疑人。

    在柴广漠和解彤出事前,作为最大的嫌疑人,赵冷一直在看守所内等待询问。这天夜里,代理局长老冯特意把她从看守所里提了出来,就是为了从她身上取证。

    “当时,”赵冷回忆说:“老柴就问我,到底想不想出来。我那时候就觉得匪夷所思,但凡是个正常人,只要在里面吃住一天,没有不想出来的。”

    解彤耸耸肩。

    “但我想来想去,这事儿没这么简单。从我第一件遇到这家伙开始,我就有了预感——准没好事。”赵冷笑着用手肘杵了杵一旁的柴广漠。

    解彤觉得赵冷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久前的她还唯唯诺诺,依附在老局长的荫蔽之下,如今的她,却已然能够独当一面。

    “结果我回答不用。”赵冷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较劲,我就想,既然你能把我弄出来,凭什么我自己不行?再说,老娘本来就屁事儿没有,身正不怕影子斜嘛。我想了一整宿,这件案子到头来,还是得靠我。”

    柴广漠笑了笑,说道:“正是这个道理。代理局长老冯这个人我虽然不了解,但只要他还在乎这件案子,就不会一个劲为难你。”

    “没错。”赵冷眨眨眼:“连这你都知道了?可以啊老柴。当天老冯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他说我给他台阶,也就给我台阶。”

    听到这,解彤的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她埋怨地瞪了柴广漠一眼:“有这事?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们还准备去救你呢,柴广漠说你在看守所里受苦,整天是不吃不喝不睡觉,就担心着你,你看,结果你一点儿事儿没有。”

    赵冷看了柴广漠一眼,脸色有点羞红。她摇摇头说:“其实这两天我过得挺好的,主要是——师父这件事情对我的冲击性太大了,所以所以我才有些一蹶不振。不过我也想明白了,求人不如求己,再说了,还有这个妖孽帮我。”

    赵冷笑着看了看柴广漠。

    解彤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柴广漠,这话她就不明白了这两天她一直和柴广漠在一起,从来没见他离开过自己身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帮你?

    “老冯突然说要解除指控,让我坐镇指挥中心,等待进一步指示,等同于软禁在局子里。这是你的主意对吧?”赵冷看了看柴广漠。

    后者连忙摇动双手:“我哪有这面子。我只是让老官发动他的人脉帮我劝了劝,真正起作用的还是你自己。”

    赵冷嘿嘿笑了笑:“在看守所的时候我就想通啦,你这家伙,肯定不会防着我不管的。”

    “在看守所里你还能想这些事情,也真是为难你了。”解彤不禁有些感慨。

    “可是,这才两天的时间,你是怎么从看守所里出来,同时还能让代理局长找到我们的位置?难不成,是跟踪我们?”解彤打趣说道。“甚至连我们被困在这工厂里的事情你都一清二楚,带着人把他们一锅端了,不说你是诸葛亮吧,起码你也是个女神探呀,真够厉害的呀。”

    解彤一顿夸把赵冷吹得脸都通红。她急忙摆摆手:“不是我的功劳,真的不是我的功劳,基本上,我就是个工具人,老柴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柴广漠跟赵冷的反应完全一样,他也摆摆手:“这件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我做不到,能做到的,也只有你。行动的人是你,当然功劳也是你的,你就别在这谦虚了,相信自己,你本来就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侦探警察。”

    解彤看了两人一眼,来回看着柴广漠和赵冷,忽然笑出声来:“你们这样推来推去的,简直就是一对小冤家呀,好啦,别抢功了,推来推去的真没意思,不如这样,你们把功劳都算我头上,就说,是本小姐把这件事情妥善的解决了,从头到尾你们没有出一份力,怎么样?”

    两人都知道解彤在开玩笑,一瞬间被他的话逗得忍俊不禁。

    等两人笑完,解彤的表情也严肃下来,她看了看两人说道:“不过这件事情我还真的想知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能让这帮恶劣的匪徒束手就擒,甚至让代理局长甘愿出马,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

    赵冷叹了口气,开始讲述自己这两天的奇遇生活。

    她看了看两人,说道:“那天,我告诉柴广漠我并不想离开看守所之后,老柴当时就走了,我又不知道他后面还有什么安排——说真的,那个时候我还是有一些失望的,毕竟,毕竟我从来没有在那种地方呆过,后来虽然知道了,但毕竟到了夜里,我一个女孩,还是很害怕的。”

    解彤点点头,这毕竟是人之常情,赵冷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年纪也还轻,又是一个上道不久的新手警察。虽说干的是刑事,但毕竟,她从来没有遭受过自己人的指控啊,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难免会有这样的心情。

    “可那你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呢?”

    赵冷看了柴广漠一眼说:“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主要是,主要是后来我才明白,这里面,还是老柴的事。”

    “又是他?”解彤不可思议的瞥了瞥“老柴”,嘟哝道:“您可真够神通广大,十万八千里外的事儿,您也一伸手就能帮得上忙,比如来还佛祖呢。”

    赵冷伸了伸懒腰,把双手打直,笑着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了,嗯,准确的说,是老柴在暗中帮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