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六十五章 老马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21更新时间:2020-09-18 18:06:57
    “事到如今,只有用这个办法了。”他啐了一口,把嘴里的冰棍扔到地上。

    “脏不脏啊!”解彤跟在他身后,嫌弃地捡起了冰棍儿,垫着手指头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狠狠白了柴广漠一样,又问道:“你想出主意了?那个办法是什么办法?”

    解彤觉得,自己总能在这个柴侦探的身上找到希望,不知道这算不算另一种特异功能。

    柴广漠嗤笑一声,没有搭理他,他径直到了关押嫌疑人的重点看管室。这里四周都是严密的混凝土石墙,当中是食指粗细的钢筋构成的大门,四周装满了电子烟。

    柴广漠利落地换上了手套,从兜里取出一根三寸来长的钢丝,当着解彤惊诧的神情,先是用耳朵贴在锁眼上,接着掏开了巴掌大的锁头。

    只听到喀咳两声,锁头应声落下。

    对柴广漠来说,简直就跟喝水一样,一点儿力气也用不着。

    解彤的眼光里透露出极端的不可思议,甚至有些匪夷所思,他看着柴广漠的一举一动简直像是在还原电影里的片段。

    “你干什么呢?”解彤捏着嗓子,大气也不敢出。“你知不知道这是国家公务,你这是要坐牢的!”

    “非常时期,非常处理。”柴广漠笑了笑,伸出一只手,如法炮制,在正门后的连续几扇铁门上动了手脚:手背和手掌在一扇门上纷飞,手里的钢丝就像是灵活地岩深处的另一个器官一样,在锁头内灵敏的翻动着,缓缓的深入,不一会儿就听见咔的一声。门锁轻而易举的弹了开来。

    吓得有些脸色发白,整张嘴几乎合不拢,她没想到柴广漠所说的“那种办法”竟会是这种办法,这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一个警察居然做出这种举动,这简直不可思议。

    柴广漠见解彤愣在原地,忍不住招呼她,说道:“别愣着了,赶紧进来吧。再说了,我这也不叫破坏公物,你瞧,这锁好用着呢。”

    解彤知道,两人一起行动,后果也是共担,自己怎么着也算是个胁从犯——得,她也懒得辩解了,跟在柴广漠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宅内。

    大致瞟了两眼,房间不大,解彤几乎是一眼就能尽收眼底。她有些疑惑的问道:“柴侦探,这地方有什么好进来的价值吗?我们甚至不惜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难道这里面有线索吗?”

    柴广漠摇了摇头说:“线索倒不一定有,但是有通往线索的钥匙。”

    说着柴广漠顺手,连续的按响了整个看守所内的所有门铃和灯,一时间,光污染一般的亮斑和刺耳的铃声在解彤的四周炸裂了开来。

    解彤埋怨似的怒道:“你是小孩子嘛?啊?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事?”

    解彤还是没弄清楚柴广漠到底想干什么,却没想到柴广漠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一边按响旁边的门铃,一边招呼,挥挥手说道:“赶紧!跟我一样,你去B楼,我们要立刻把所有的开关打开!一定要快。否则他们就走远了。”

    “他们?他们是什么人?”

    解彤虽然一肚子疑问,但她知道这个时候柴广漠是不

    会告诉她答案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按照柴广漠的吩咐去做了。

    不过这扰人的声音和动静,不出半个钟头,恐怕市里就该注意到动静,迟早也有人报警。半个钟头是保守估计,出警的速度还要更快。

    果不其然,两人的操作引来了无数的侧目,不仅是附近散步的公园老头老太太,还有一辆造型古怪的长条状货运车。

    这货运车也不知道从哪奔驰而来,速度快的几乎肉眼难以分辨,百分百是超了速。车头一扭,扬起三米高的灰尘,车屁股顿地横刹在路中央。

    这辆车的造型让解彤有些熟悉,车身上绘着一匹奔腾的骏马,看起来10分的硬朗,解彤心里一阵,忽然想起昨晚在桥边见到的情况,在看了一眼柴广漠,越发觉得这个侦探的深不可测。

    看出来,这辆车跟之前两人目睹的杀人事件有关,解彤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看向一旁的柴广漠,心里小鹿乱撞,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解彤第3次提出同样的疑问,柴广漠笑而不语。

    ”来,换上这个。”与此同时,柴广漠早已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一身衣服交到解彤手里。后者接过来一看,发现居然是一套粗蓝条纹的囚服。

    “穿上这个?”解彤甚至觉得柴广漠有些难以理喻——她见到这男人二话不说,利索地换上囚服,还把双手双脚自发捆了起来,嘴里自觉塞了一团纸,整个人蜷在角落里,眼光闪动地看向解彤。

    解彤哭笑不得。

    “你干嘛?”她看了眼夸张的柴广漠,问道:“你要我穿上这去自首么?大佬?”

    “你得跟我一样,待在这。”柴广漠轻轻说道——看来他嘴里的那团纸并没有什么用。

    “跟你一样?”解彤冷汗直下:“你疯了?”

    “别废话了!”柴广漠忽然急了眼,起身抓住解彤,替她套上囚服,二话不说把她也绑了,回身一腿把门踹上,抓着解彤,两人蜷曲着身子所在角落里面。

    也没有解答他的疑惑,而是抓着她的手两人蹲坐在其中一间球房里,关上了门,并且若无其事的打开了附近两天前的报纸,若有所思的看起来,但是解彤很清楚,他时不时的瞥向柴广漠,看到他的眼神根本就不在报纸上,心思也不在那儿,他只是借着报纸的余光瞥着窗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解彤见到柴广漠三次有两次都在发短信,实在有些人不可忍,低着头小声问:“你这干嘛呢?一边儿泡妞儿一边卖葫芦药?你倒是卖的什么关子?快说。”

    柴广漠没有答话,只是把食指比在手指嘴唇间,比了一个嘘的姿势。

    话音刚落,屋外传来利索的脚步声,听起来一前一后有两个人,从脚步声判断,其中似乎是男人,另一个脚步很轻很飘,像是女人。

    解彤对搜查的经验不能说不老道,她只是推理的能力不太够用罢了。“来了!”柴广漠的脸上仿佛写着这两个字,紧张地瞥了解彤一样。

    解彤也有些紧张,她的手紧紧攥住柴广漠的拳头,捏出了汗。

    两人相视而笑,这时,禁闭的大门拉开一条缝隙,从外透出和煦的阳光,阳光有些刺眼,照在一道像墙一样高大的背影上,背影有些萧索。男人的脑袋上套着面具,但从身形外貌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男人的身后跟着一个女性,女性的脸颊上红扑扑的,一句话没有说,冷冷跟在男人背后,全身上下散发着异样的氛围。

    过一会儿,女性似乎见到两人,她的脸上戴着硕大的墨镜,嘴上带着粉色系的口罩,从着装品位上来看,柴广漠甚至觉得这个女性不超过18岁。

    两人视线交替了几次,女人忽然破口大骂:“这么两个大活人,居然没有回收,幸亏我亲自点查,不然岂不是叫你们坏我的好事!”

    这男人听了女性的斥责,只能低着头,一言不发,连个屁都不敢放。

    “没想到还有两个漏网之鱼,老马,你这业务能力不比从前了啊。”女性冷笑着放下话。

    一听到她的称呼,解彤的眼睛就跳了跳:“老马?”

    这老马笑了笑,发出憨厚的声音,从他的头套面具中传出的声音显然经过处理,声音撕裂成男女两个声道,重叠在一起,几乎分不清声音的音色:

    “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好吗?现在情况对我们有利,你也不至于就这么简单的把人都放走吧,更何况这看守所本来就是我们的点,现在让他们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本来就应该把这些人都给处理了。”

    “处理?”老马,你说的处理就是把他们带到总部去吗?”女性冷笑一声,又道:“我可告诉你,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大家都可是一根绳上的。”

    “我当然知道。”老马点点头。

    接着,两人的笑声纠缠在一起,柴广漠和解彤的脸色越来越复杂,尤其是解彤,他现在已经觉得自己受到了背叛,甚至感觉到天翻地覆,如果这家伙真是马局长,那如果连马局长都不可信,那么警局内到底有谁可以信呢?

    接着,老马和女人笑着把柴广漠和解彤一并推上了车,并给两人的眼睛上紧贴了数十道黑色胶布,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车窗上也用黑色的胶布封的紧凑,让人无法从车窗内判断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老马这车一直开了大概有三个钟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兜圈子。如果没有兜圈子,柴广漠在心里盘算,恐怕早就开到周边其他县去了。

    就在柴广漠推测自己到底身处何处的时候,这老马忽然一个刹车,差点一头撞到解彤的肚子上。

    解彤白了柴广漠一眼,十分不悦的说道:“我看,你这就是想吃我豆腐吧!”

    柴广漠嘻嘻哈哈的笑道:“没有没有没有,真的是意外情况。”

    话音刚落,他们就听到车门被猛的拉开的声音。

    接着,一个彪形大汉站在他们面前,从车窗外探进一个脑袋,打量着两人,有些意外的说道:“合着你们这么一趟就赚了两个。”

    老马摇摇头说道:“一个也不能放走,万一有一个知道了我们的情况,那岂不是打了水漂吗?那就前功尽弃,可划不来。”.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