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六十四章 看守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72更新时间:2020-09-18 09:10:03
    柴广漠非常冷静,他沉稳的判断了这一切,并且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解彤。听了他的解释,解彤也认为这个可能性最高。

    但还有一点,解彤始终想不明白。

    “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行动?”解彤皱起眉头:“包括我们在内,如果他们的势力真的已经达到这种地步,我想,根本就不需要动几根手指,就能解决我们。”

    解彤说这话的时候必有些担虑,她一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甚至觉得眼下他们自己都已经不安全。

    柴广漠认可了解彤的想法,他告诉解彤,即使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杀手,结束两人的生命,他也一点儿不意外。但是既然他们还活着,证明对方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同样,这也是一个明证,甚至可以说是一条最重要的线索,这条线索直接指向了事情的真相,要找到这个真相,只有设身处地的踏入险境了。

    “真相。”解彤在嘴里呢喃起来,见到柴广漠的眼光如此坚定,她的内心里却打起鼓来。为了这个真相,付出乃至生命的代价,真的值得吗?

    柴广漠似乎能从解彤的脸上读出这些忧虑,他笑着看向解彤,问道:“你还记得那些画面么?”

    “画面?”解彤愣了愣神。

    “就是你一碰到我,在蜡像馆里,你脑海当中出现的那些画面。”

    “就是你说概念的那些东西?”解彤有些闭上眼。她一回想起那些画面,就好像把自己的身体置身于深沉的血水当中一样,全身上下满是历历在目的感受,这种置身其中的感觉仍让他有一种脱离这个世界的陌生感。陌生感直接来源于一些客观事物,而不像是他的主观臆想。老实说……这种感受并不好。

    “没错,就是那些画面,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些画面并非什么幻想,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概念图,而是一些确实的可以作为证据的图像。”

    柴广漠的话说了一半,他的脸色就变了,瞳孔里绽放出深刻的光,仿佛是要把解彤给吞噬掉一样。

    解彤却意外地两眼放光:“我早知道,什么概念什么幻觉,都是你哪来搪塞我的鬼话!看来果然是这样,你这个人真的不简单,还有什么是你瞒着我的?”

    柴广漠有点儿哭笑不得。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没有吓得屁滚尿流,也绝不是这样的反应,他叹了口气,说道:“这取决于,你究竟从里面看到了什么。对我来说,这关系到真相,麻烦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剩下的事:包括案子,我都有办法。”

    解彤想了想,索性从兜里取出了一只笔来,飞快地拿出一张纸,写写画画了起来:“比起描述,我看这样更快。”

    说着,解彤在桌面上描绘出一幅绘声绘色的画面来。

    柴广漠看去,只见到大块的线条勾勒出的浓墨一般的背景下,一个瘦削高大的身影在黑暗中压低了帽檐,从着装打扮上来看,似乎是一名警察,而特制的警服又似乎能够预示他的身份。

    画面的另一个角度,从凝重的空气里冒出一颗脑袋,诡异的脸色下,口鼻当中露出一抹殷红,扭着的脑袋转向一个诡异的角度。

    看起来是个女孩。

    “很让人意外,解搜查官。”柴广漠端详着这幅画,忍不住赞叹起来:“比我想的优秀太多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大触手。”

    解彤脸一红,一把抢过柴广漠手里的画,问道:“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侧写——比起这个,你到底看出些什么没有?还有,老实交代,你到底有什么牛批的能力?”

    柴广漠点了点头,解释起来:“那些画面实际上是死亡的追溯画面,如果有那些东西的话,我们很快就能筛选出,谁是凶手了?只不过。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这些能力还有些欠缺,我自己并看不到这些画面,必须得通过其他媒介才能了解到这些画面,也可以说是一种侧写。”

    “那么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呢?”解彤抬起头看了一眼柴广漠,她理解这似乎也是一种侧写,只是即便从她手里绘声绘色地划出了这么具体的画面,却仍不清楚它的意义,于是问道。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警察。”柴广漠指了指画面当中,脸部十分模糊的男人,这个男人是整个画面的主体,唯独脸孔不够清晰。

    解彤点了点头:“的确。”

    “我想,这很有可能就是失踪的马局长。”柴广漠分析道:“我的侧写能力是相对于案发当事人的死亡追溯,所以,只可能是有直接或间接联系的人。”

    面对柴广漠的解释,解彤却难以接受。这个消息可以说太过让人震惊,她虽然不是马局长的直接下属,但毕竟两人曾经共事,也说得上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故交了。

    可这马局长,身后站着的莫名人物,还有这诡异的配色和打光,怎么看都是反派啊!

    “你说,这是死亡追溯?”解彤扁扁嘴,问道。

    柴广漠不假思索地点头。

    “也就是说,能够读取受害者,或者是行凶人的部分信息?还能够还原?”解彤进一步追问。

    柴广漠不置可否。

    解彤小声嘟哝了一句“这也太方便了吧”,就陷入了沉思,她三番五次瞥向柴广漠,确认他的确没有在说笑,问道:“这幅画面的意义是什么?”

    “恐怕。”柴广漠一字一句地说道:“是死者在受害前,目睹行凶者最后一眼看到的情景吧。”

    “可要真是如此。”解彤听到柴广漠的推理,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但是让她难以接受的是,马局长会出现在这个场景下:“马局长——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就不可能出现在这个画面里。”

    ”没错,从常理上来说,马局长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画面里,但是正如我所说的一样,这个画面是绝对真实并且具有客观性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画面里出现一个现实中没有出现过的构图,所以,八九成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想的没有错。”柴广漠道。

    “那依我看,要么是你的推理出了岔子,要么就是你的这个能力不大靠谱。”解彤颇有自信地说。

    “也可能两者都没有问题。”柴广漠笑了笑。“我倒觉得,你也不必这么急着下定结论,有很多事,不到最后一刻,还不能定论。”

    解彤还想急着争辩什么,柴广漠伸出一根指头,抵住她的嘴巴,轻声说道:“肆意下定论是很危险的事。”

    解彤愣愣地点了点头,见到柴广漠起身到了房门外,从衣架上抓下外套,穿上了外衣,推开宾馆的大门,瞧见了远东方升起鱼肚白的景色,叹了口气。

    “你去哪里?”解彤忍不住问。

    柴广漠沉默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了看解彤:“你在这里等着,不要随便乱动。我想去看守所看看,那里一定还有线索。”

    “看守所?”解彤歪着头。

    “对。看守所。”柴广漠点了点头。“那里一定还隐藏着什么秘密,我想,只有亲自去一趟,才能把秘密给挖出来。我一定要去。”

    解彤想了想说,腾的一下站起了身,眼睛直直盯着柴广漠,十分坚决地说道:“不成!你一人不成!我得跟着你一块儿。”

    “解搜查。”柴广漠冷着脸,斜眼看向解彤:“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可不是去玩是什么过家家,弄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

    “那也得去。”解彤一点儿也不肯退让,拍了拍胸脯,指定要去。

    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前一天晚上,因为下着雨,所以基本上没有办法进行彻底的调查,两人只是在看守所内进行了初步的检查,发现内部墙上没有任何痕迹,也没有再强也没有在看守所内找到任何人,这实在是有些诡异。

    而今天已经亮了,虽然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但两人还是回到了看守所。毕竟除了这个地方,已经在没有别的线索。

    柴广漠希望能够在这里找到蛛丝马迹,昨天晚上在这里的时候雨已经特别大了,两人没有办法进到看守所内进行调查,最多只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发现内部一个人都没有。

    如果没有解搜查的钥匙,柴广漠是绝对进不来的,但即使从正门进入,现在他们俩也只是在前台的保安室和中央的大厅能够来去自如,其他地方例如看守所内部的,他们是进不去的。

    如果看守所真的发生发生了什么事件,那可是一件大新闻,柴广漠想着,把手头的资料整理齐之后,开始在网上搜索这方面的信息,但是很遗憾,目前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消息。

    解彤见他从一早到晚都盯着个手机看,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又联系你关心的小警察?”

    “警察也分大小么?”柴广漠打趣道。

    “是不分。”解彤耸耸肩:“但是看来在某些人眼里,人和人的重量就是不同。”

    柴广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了解彤一眼,问道:”不知道警局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消息,我想如果看守所这边出了什么状况,他们也许会给你联系。”

    “我?”解彤指了指自己,遗憾地摇摇头:“不好意思,很遗憾,让你失望了,我这边也是毫无头绪,一筹莫展。”

    两人在看守所内找了一整天,不仅没有人气儿,就好像这么多年以来,这里从没住过人一样。这种冷寂的感觉,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是没有头绪吗?”柴广漠像是找的累瘫了,整个人索性软在看守所的青石台阶前,双手搭在腿上,嘴里叼着一枝冰棍,脸色有些难堪,他抬起头,听到树上聒噪的知了声,无奈地摇摇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