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六十二章 意外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37更新时间:2020-09-17 09:01:30
    “说的不错。”黑暗中传来柴广漠的声音。

    解彤顺着声音看去,墨染的浓重夜幕之中,一道萧索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看起来却有些高大。是柴广漠,模糊的阴影之中,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一顶宽檐帽,正戴在脑袋上。

    解彤讶异之余,立刻推开车门,瓢泼的大雨一瞬间把她打得透湿,根本不管天盖似的雨幕,擦了擦脸来到桥边。她抹干了脸上的雨水,身上被浇得湿答答的,一瞬间变得沉重起来。他快跑了几步,迈过眼前一个沟渠的水坑,好在警服外皮防水,冷灌进来的雨水不至于让他的身体也发凉。

    柴广漠的背影显得颇有些厚重高大,伸手举着一柄黑色的大伞,雨水急匆匆从他的身边顺流而下,转眼已经绕到了卡车背后,他一句话也没说,独身站在雨幕之下,眼里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直叹了口气。

    解彤也跟着来到后面,两人见到的是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一具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形的肉块,在这辆巨大的运输车背后,这具尸体像是被绞肉机磨灭得粉碎了一般,惨状难以形容。

    解彤倒也是见过不少惨绝人寰的案子,但是像这样触目惊心的,仍是少数。拦腰被截成两端的这具尸体,从外貌上看应该是个女人,身体湿漉漉的没了正形,但是从局部特征上来看,死之前,她恐怕完全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叫120吗?”解彤不忍多看,只瞟了一眼,就紧跟在柴广漠身后。然而柴广漠看了这些东西,不仅脸上没有多的颜色,连气都不带多喘一下,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神色,乱糟糟的胡茬倒是看上去更多了几分淡漠。

    “嗯……已经没有心跳呼吸,断成这个样子,恐怕没救了。”尽管话是这么说,他还是让解彤打了救护车。

    解彤伸手拽住柴广漠的手腕,心里惊魂未定。

    “这是车祸吗?是车祸的话,要看车辙痕,但是下着雨。”柴广漠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撑着拐杖,顶着偌大的伞盖在狂风骤雨里,挺着宽阔的胸膛和肩膀,顺着车身快步前去。

    解彤跟在柴广漠身后,看来他是想要找到车辙的痕迹,不过雨势太大,整个桥面上连稍显平坦的路面都不存在,更何况车辙的印痕?

    “没有辙痕,连刹车印都没有了。”柴广漠叹了口气。

    果然如此。解彤眯着眼看向柴广漠,有些犹豫,半晌才问:“为什么不试试,你的那个特异功能。”

    “结果显而易见,解搜查,这里很显然是人为制造的事故,原因你也能想到,只是为了阻拦我们的行动罢了。”

    出乎解彤预料的是,柴广漠已经得出了结论,前后只用了三十秒。

    看着柴广漠飞快地转身,解彤还没理解到底怎么回事,柴广漠已经放话了:“无路如何,一定要先把赵冷救出来。”

    “愣着干嘛,赶紧上车?”

    解彤犹豫片刻,将信将疑地来到车上,车门还没来得及关,柴广漠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打了火,油门一脚踩到了底。根本来不及关门的解彤差点被飞快地车速甩出去,他慌忙拽上门,咬着牙把安全带的卡扣拼命扣上,喘出一口气,柴广漠才说道:

    “糟了糟了,可能来不及了。”

    解彤是满脸疑惑,柴广漠已经开始解释:“两辆车,一具尸体,我们恰好撞见了整个过程,这不是凑巧,解彤。”

    解彤思考了好一会,才意识到柴广漠这句话的意思。

    “你说这是谋杀,柴侦探,你说这车祸是人为,有什么根据?”

    柴广漠瞥了一眼解彤,眼里颇有些不耐烦。码表已经跑到了一百五,柴广漠驾驶的别克就像一条蜿蜒盘旋的长蛇,在雨幕中的桥道上拧了一个长长的弧弯,轮子擦出半人高的火星,轰的一声爆发出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从桥上折返。

    解彤没想到这柴广漠脾气这么冲,她知道这个侦探来临城也不过几天时间,没想到他已经掌握了暗流涌动。

    “车祸现场,完全不用管了吗?”解彤回头看了一眼后窗,庞然大物的运输车背后还有一辆银色的小轿车,两辆车看起来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但难以置信的是,飞出来破坏桥体的,居然是这辆大车。

    大车的模样逐渐远去,柴广漠没有回头,呢喃似地说道:“我联系了这边最近的派出所,值班的警察会过来保护现场。再说这个时间,我估计没有人回来破坏现场。”

    “是吗。”解彤心里还是泛着嘀咕,柴广漠继续说道:

    “看起来这场车祸,简直像是灵异事件,对吗?”柴广漠直接说出了解彤心里的疑问,他点点头。

    “看起来是两车追尾,但是前车是运输大卡,后车是一辆载人的轿车,死者却只有一人……虽然不知道具体还原的事件是怎样的,不过这实在太不现实了,卡车怎么会飞出那么远,桥上的护栏都被砸的稀烂。”

    “没错。”柴广漠猛地转动方向盘,横住车身,他短时间又把车开到了另一架桥上,但仍然不通。被柴广漠粗暴的刹车震得四仰八叉,车内的几人几乎要吐了出来,

    他一边摸索起身上的火机,一边抱怨:“不过柴侦探,我倒觉得,咱们不应该先追查眼前的案子。”

    柴广漠望着逐渐密集起来的城中烟火,道:“比起调查,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他推开车门,车外的景象让解彤吓了一跳。

    桥道延伸到了空中,断壁残垣之外,宛如一个巨大的洞坑,中空似的赫然出现在几人眼前,断垣之上,延伸而出的几条细长的钢筋从水泥的当中蔓延出来。

    柴广漠走近几步,水泥路面的碎渣直往下落,桥面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弧面,看起来摇摇欲坠。

    “等等。”解彤担心柴广漠的安危,

    赶紧从车上下来,敏捷地攀附到断桥的根源,抓住了柴广漠的手。

    “快上来!”

    柴广漠已经跳下去了,解彤吓出了一身汗,老警探,把拐棍扔在路面上,一个箭步竟然从断桥的边沿直直跳了下去,半个身子在桥面的断垣上悬挂着,一脸凝重地在摸寻什么东西。

    雨水仍然滂沱着,路面湿滑,解彤担心这腿脚不方便的大叔就这么掉下去,自己可没法交代。

    “这讨人厌的侦探。”解彤抱怨了两句,二话没说,从后备箱里翻出几条绳索来,他转过头,看向桥边的一块高耸起来的桥墩。

    看来桥面下沉,桥墩就像一条锐利的长矛一样,歪歪斜斜地穿出了桥面,高耸在外。解彤看了看,犹豫片刻,决定借助这个大石头。

    他咬咬牙,飞快地绕着石墩,系上了绳索,缠了两圈之后,在自己的胳膊,腰和大腿上绑了十字结,顺着桥面缓缓地吊下了断桥边沿。

    解彤深吸了口气,脸色有些惊慌,一点点顺着粗糙的墙面,手指紧紧抠在墙上,雨水不断在他的身体上下洗刷着,冷气持续不断地徘徊在他的身体里。

    然而处在最危险边缘的柴广漠,却是一副把生死置之度外一般的表情,他单手青筋暴突,整个人凭着一只手腕抓在空中,身体弓起。解彤看得眼都直了,这哪里是什么“行动不便”的老警探啊,这简直就是个特种士兵。

    “解彤吗?”

    解彤下到柴广漠身边的时候,柴广漠才抬起头,注意到自己。

    “你在干嘛!”解彤有些恼怒,一边继续往下放绳子,好让足够接近柴广漠,以免他真的失足坠落。

    柴广漠理所当然地答了句“查案”之后,继续埋头到断垣中间。解彤仔细看去,夜色之中,柴广漠伸出一根指头来,在断垣的两只钢筋中央,皱着眉头摸索什么。

    “现在是查案的时候吗!”解彤彻底怒了,这么大的雨势,柴广漠好歹也是个一局之长,凡事躬身亲为,麻烦的可是他们这些擦屁股的。

    “你来的正好。”柴广漠却压根不搭理解彤的抱怨,反而冲着解彤笑了笑。对着他发火,对方反倒给自己微笑?解彤只感觉到不寒而栗,她跟这个新来的实习警员两人之间,肯定有一个不正常。

    然而解彤的脑子里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柴广漠已经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探针。”他说。

    探针?调查爆炸物和火势现场的时候通常会用到这些,火源点的探查往往更复杂,最基本的勘查物就是这东西。解彤下意识在身上摸索出一个金属的盒子,递到了柴广漠手里。

    柴广漠理所应当的接过,鼻头皱了皱,小声抱怨了句“该死的雨”之后,用牙齿操作起来,看他熟练的样子,哪里像是个手脚不便的大叔?

    解彤还要抱怨,柴广漠叼着探测器,又伸出了手。.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