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五十七章 死相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05更新时间:2020-09-14 18:00:41
    临城警局迅速出警,刘坤赶到蜡像馆的时候,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他气急败坏给赵冷打了二十个电话,每一个都是无人接听。

    刘坤尝试冲关,却被门口的几名警察拦下来,无论他嘴里怎么叫嚣自己是“赵冷的老公”,都没有人搭理他。

    结果也只能眼巴巴等在门口。

    刘坤好容易看到赵冷,却傻了眼。跟她在一起的另一个陌生男人值得在意,另一方面,赵冷整个人像是失魂落魄,脸色惨白,两只眼睛也没有半点神采。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赵冷双手被拷了起来,被两名警官扭送上了车。

    他喊了好几声赵冷,除了第一声,赵冷茫然扭头四顾一番,其余时候,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看着赵冷被滴溜溜的警车节奏,刘坤傻眼了。蜡像馆现场还封锁着,他借机抽了根烟,从裤子里摸出一根万宝路,塞到一名看守警察手里,套起了近乎。

    对方打量刘坤一眼,见他人长得还算体面,就是行为举止多少有些痞气,看在烟的面子上,他也算是客气。

    “您好,先生,这边暂时不允许进入。”这警察指了指蜡像馆的门口,黄色的封锁带把偌大的蜡像馆围得水泄不通。

    刘坤摸着这封锁带,绕着转了一圈,凑到警察耳边,问:“同志,行个方便,我也不是要进去。”

    他指了指刚才警车走的方向:“我就打听个事儿。刚才我看见你们自己把自己同事拷进去了,这是……?”

    这警察摇摇头,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先生,这事儿你问我我也不清楚啊,我们这办案呢,您要没事,麻烦别耽误我们办公。”

    刘坤碰了一鼻子灰,倒也不沮丧,笑呵呵地拍了拍这警察的肩膀,点点头:

    “我知道你们爱岗敬业,都是好同志嘛,但是,嘿嘿,这个,你们拷的这个警察,是我媳妇儿。”

    这警察又扫了刘坤一眼,道:“那你更不该问我了啊,你要是嫌疑人家属,直接去看守所问吧,稍后市局应该会给嫌疑人的紧急联络人通知。”

    “那这到底啥事,你总得知会一声吧。”刘坤又摸出两根烟。

    这警察摇着头推了回去:“实在抱歉,这不在我的职权范围。”

    刘坤咒骂一声,一口啐到地上,骂骂咧咧地走了。

    赵冷还是不敢置信,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在洗手池边,生生见到一具尸体,倒伏在自己的背上,尽力克制住尖叫之后,柴广漠冲了进来。

    打着手电筒的柴广漠推开门,见到女厕里的赵冷脸色惨白。

    “果然出事了。”他沉着声搂住赵冷,后者哆嗦着看向柴广漠,一低头,又见到这具尸体。

    “徐伟。”从她的喉咙里挤出这两个字,柴广漠却摇摇头:

    “不是他。”

    “咦?”

    赵冷吃了一惊。

    柴广漠抓起赵冷的手腕:“这上面的是油漆,倒在你身边的,这是。”

    灯光打在这具“尸体”的脸上,黄扑扑的脸蛋上锃光瓦亮,赵冷也瞧出不对劲了:“这是,蜡像?”

    “走。”柴广漠抓起赵冷的手腕,急匆匆赶到厕所外的大厅。

    这时候,灯火骤然间亮堂了起来,原本昏暗的大厅里忽然

    间有了光色,一瞬间让整个展馆金碧辉煌。

    “这……”一时间被这些灯光照得有些刺眼的赵冷心跳加速。

    柴广漠的脸色冷了下来,他用很小的声音对赵冷说道:“我们被摆了一道。”

    话音刚落,只听到屋内十几个蜡像纷纷塌落,一个个倒在地上,其中一个流出了热腾腾的鲜血,汇聚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暗淡的光彩。

    柴广漠拉着赵冷,找到这具蜡像,比对之后,他伸出手指,轻轻剥开蜡像上烧成的蜡壳,一寸一寸地裂开后,留下的是冰冷的皮肤,内里呼吸还有一丝热度,但心跳已经停了。

    “联系分局,救护车也一并叫了。”柴广漠冷静吩咐。

    赵冷急忙拨通手机,叫来了分局出警,同时叫来了救护车。然而还没等来救护车,逐渐褪温的尸体已经迅速冷却,无论两人怎么抢救,这人已经成了逐渐僵硬的尸体。

    柴广漠搓搓手,冷静地说道:“先验明正身。”

    赵冷点点头。两人把包裹在尸体蜡像上的外壳一点点剥开,露出内里的身份很快不言自明,这肉身就和赵冷在厕所里碰见的那具“尸体”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一具是真正会流血的尸体。

    徐伟。

    “果然是他。”柴广漠打开手机,在各个角度拍了照之后,说道:“我们追查到徐伟,他就死在这里,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

    而就在两人准备调查此事的时候,屋外响起了密集的步伐,柴广漠眉头一皱,这熟悉的声音是——

    “临城分局派出所支队执勤,内部人员请勿妨碍公务。”

    说完这句话,整个蜡像馆便被出警的警员围住。

    “这速度也太快了。”赵冷脸色也变了:“我才刚联系……”

    话音刚落,负责出警的警员已经到了蜡像馆内。

    “冯局?”一瞧见这人,赵冷大吃一惊。后者神情严肃,看了一眼赵冷,叹了口气。

    “你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小赵,你太让我失望了。”

    “什么?”赵冷眨了眨眼。

    “有人报案,说你蓄意谋杀重要证人徐伟,在这里布置了杀人现场。我最开始还不信,没想到,真的是你。”

    “我……”赵冷傻眼了。

    “就算我是你的上司,也不能再包庇你了。赵冷同志,跟我们走一趟吧。”冯局意味深长地看了身旁柴广漠一眼,掏出一副镣铐,拷在赵冷手上。

    “冯局,你真的觉得是我?”赵冷冷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冯局。

    冯局笑了笑,说道:“年轻人急着立功不是坏事,但是好高骛远急功近利就是问题。小赵,我看你就是太心急了,咱们执法要有基本的法律常识和法律素质,你不择手段地做法,就算是得到证据,上了法庭,也不作数。”

    赵冷铁青着脸色,问道:“冯局,我能问问,是谁报案的么?”

    冯局摇摇头:“我们需要保护报案人的**。这件事,举报有功,但是不能让举报者遭受嫌疑人的报复。这规矩你应该懂。”

    赵冷心灰意冷地垂下脑袋,咬着牙齿,看了一眼柴广漠。

    “那他呢?他和我在一起,算是目击证人。”

    冯局扭头看向柴广漠。

    “他不一样。小赵,柴警官一直在大厅

    里,有监控录像可以作证。你有一段时间是在监控录像拍摄不到的地方,做了什么,只有你心里有数。”

    厕所?

    赵冷皱起眉头,看向冯局:“我知道,冯局,以你的脾气性格,是断然不敢做什么污蔑伪证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这样随意拿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这件事的证据还不明晰,你就那么心急吗?”

    冯局叹了口气,只说了两个字,“带走。”

    柴广漠紧紧跟在赵冷后边,警队从封锁到收队,一共不到半个钟头。

    收监在看守所里的赵冷换上了一身号服,她蜷曲着身子缩在严格监管的角落里,屋外是柴广漠。

    “你来干什么?”赵冷一抬头,见到居高临下的柴广漠,有些诧异。

    “接手负责局长失踪一案的是我,你是重大关系责任人,我当然有义务来探望你。”柴广漠冷静说道。

    “哦……是吗。”赵冷瞥了一眼,冷笑道:“我知道的你都知道。你知道的,我未必知道,还有什么可以问的?”

    柴广漠扭扭头,叫人把看守所的禁闭门打开,矮身进到里面,蹲在赵冷身前:“还有一个问题。”

    赵冷莫名有点儿烦躁:“咱们追查这么久,费劲心力,结果没一点好处,反倒遭人陷害。我看,他们的手段比我们厉害得多,咱们警局内部又这么不团结,柴广漠,你也放弃了算了,不然跟我一样,惹得一身腥。”

    “你打算放弃?”柴广漠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一点我倒是支持你。”

    赵冷摇摇头:“我是不想牵连你,说到底,这件事本来就跟你没什么关系。但他毕竟是我师父,只要我还能动弹,就不可能放着他不管。”

    柴广漠蹲坐下来,看着赵冷,说道:“如果你明知道,这么做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呢?”

    赵冷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第一天干这一行了,付出就付出呗,事到临头,还能逃么?再说了……如果没有他,我也活不到今天——作为警察的赵冷,兴许早就死了。”

    柴广漠看了一眼赵冷,道:“你还是老样子。”

    “啊?”赵冷愣了。

    “没什么。”柴广漠起身,道:“不如好好想想案情,重新整理一下思路。他们抓走你的师父,到目前为止,没有传来任何威慑或是恐吓的信息,也没有在任何公开媒体上发布消息,就好像是你的师父真的自主失踪了一样,你觉得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赵冷撅起嘴。

    “我换个说法。”柴广漠道:“他们这么做,究竟有什么好处?动机是什么?”

    赵冷愣了愣,眯起眼。

    的确说不通,只是泄愤,杀人足以。可是如果真的动了手,也没必要千方百计阻挠他们的调查,甚至于不惜杀死有关的人员。

    “这么说……”赵冷抬起头:“你是想告诉我,对方的目的并不是控制我师父?”

    柴广漠点点头:“虽然只是猜测,但恐怕,你的师父和他们之间,有什么利益或是情感纠葛。”

    赵冷叹了口气,苦笑:“现在我在这里,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对了,你想问我什么问题?”

    “我想问你。”柴广漠说道:“你想不想出去?”.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