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五十五章 处处为难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43更新时间:2020-09-13 18:02:19
    赵冷回到市局,发现自己早已经被孤立,四处都是敌视自己的目光,她知道,这个冯高代理局长什么也不用说,以往的同事也都不敢跟她来往。

    赵冷回到办公室,推开门,挤在门口的几名老同事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见到赵冷的脸孔,显然都愣了一愣,然后退开到一边。她无奈地看着这帮同事簇拥跟在身后的冯局长左右,自己只有扎进工位,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但是很显然,赵冷自己也能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这样的好日子可过了。

    柴广漠作为“临时插进”的实习生,并不受重视,他跟着两人到了市局,简直像是一个局外人,没有人搭理他。

    柴广漠倒是乐得自在,反而在各个部门溜达,一边摸清楚市局的结构,一边左顾右看东问西问。

    “你过来。”赵冷扭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临时开会的重案会议室。眼下这里还没有人,各部门同事虽然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人充满了好奇,但也只是止步在办公室外面,没有人肯吱声。

    柴广漠作为“临时插进”的实习生,并不受重视,他跟着两人到了市局,简直像是一个局外人,没有人搭理他。

    柴广漠倒是乐得自在,反而在各个部门溜达,一边摸清楚市局的结构,一边左顾右看东问西问。

    “你过来。”赵冷扭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临时开会的重案会议室。眼下这里还没有人,各部门同事虽然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人充满了好奇,但也只是止步在办公室外面,没有人肯吱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冷抓着柴广漠问。

    柴广漠吹了吹口哨,视线飘到一边。

    “说!”赵冷横着肘子,抵住柴广漠的喉咙,后者还是面不改色,脸上带着笑。

    “别那么激动。”柴广漠从裤子口袋里面抓出一本任命书,交到赵冷手上:“这是正式文件,你可以仔细看看,绝无纰漏,瞧。”

    他指了指赵冷手上那卷的发皱的封皮,上面有一个浅色的钢印,内容居然是从上级部门直接下达。赵冷看得眼睛都冒红光。

    “这儿还有印,假不了。”柴广漠点点头,拍了拍赵冷的肩膀:“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件案子的总负责人,往后有什么事,还要多指教。”

    赵冷被柴广漠一番话说得脸红心跳——不是小鹿乱撞那种,而是心脏跳得心律不齐,血压升高。柴广漠像是觉得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插着口袋就要走,赵冷用身体抵住门,狠狠摇头。

    “你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你能左右总局长的意思?”赵冷问。

    柴广漠笑了笑,露出略显苦涩的表情:“这可冤枉大了。”

    他搓搓手:“我只是个侦探,能左右得了谁?你这话可得有根据。”

    “当然有!”赵冷下意识吼出声来,又意识到这么做不大妥当,一伸手怼着柴广漠把他逼到墙根子边,压低了嗓音,一张脸扭得几乎能瞧出内心深处的惶恐,额头顶在柴广漠的脑门儿上,一字一字地说道:

    “你肯定隐瞒了什么对不对?姓柴的,我问你,上面就算想让我负责,顶多给我安排一个执行重案组的执行员就完事儿了,总负责人肯定还是这个冯局长——结果呢?结果你看到了,在那么多人面前,当着面给我这个总负责人,让他这个局长下不来台,你叫我以后怎么混?”

    柴广漠恍然大悟。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问题。”柴广漠拍开赵冷的手掌,松了口气:“这事你早说不就得了。”

    赵冷嘴角抽动,心里委屈极了,早说?早都晚了,就算现在把任命决议给撤下来,那也是过去时了,当众羞辱的梁子,自己算是跟这新局长结下来了。

    “你要说这件事,我倒有自己的理由。”柴广漠整了整衣袖,伏在赵冷耳朵边,轻声说了两句。

    “你疯了!”赵冷脸一红,往后退了一步。

    柴广漠不以为然:“既然你师父能够遇到这种事,以后的情况,当然是隐秘行动最好,支援的警力有了,管理系统不需要那么多人,我们要做的,是找到真相。”

    赵冷还想说些什么,柴广漠堵住她的嘴:

    “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你也是,别胡思乱想,更不要跟旁人提起,你要是真有什么想法,咱们到这里谈。”

    柴广漠塞给赵冷一张纸条,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冷瞟了一眼,是城北的一家蜡像馆。

    去这儿干嘛?

    她也没有多想,把纸条随手塞进屁股兜里。

    午后,赵冷拍响了冯局长办公室的大门——这里原本是师父的地方。赵冷还是觉得别扭,推开门,见到冯高背手而立,望向西边。

    “小赵。”冯局把赵冷推过来,好生生堆满了一脸的客气,给她安了一个座位:“快坐。”

    赵冷哪里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她跟局长之间差着几个级别,紧张地话都说不利索了。

    冯局却叫她话不必多说,都在茶里,说着还真亲自给赵冷倒了一盏滚烫的浓茶,就差给递到嘴边。

    赵冷是浑身不自在,倒是接呢是不接呢?好像哪样都不合适,哪样都不好办。见她面露难色,冯局笑了笑,乐呵呵地给她摆好茶盏,拉着凳子坐到跟前。

    “小赵,我刚来你们市局,这才不到一天,很多事都是上面的要求,我要是哪里做的不妥,你要提。”

    赵冷连忙摆手,她哪儿敢呐。

    “诶——别这么说。”冯局像是变了一个人,又是嘘寒问暖,又是聊天打屁,就差把赵冷那点儿家长里短问个遍。

    就在赵冷以为这局长转了性,准备给自己台阶下的时候,冯局才真正露出自己的意图。他摸出一个苹果,从办公室的冰箱里又装了一罐酸奶,推给赵冷:

    “往后你不管是生活上,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只管跟我说就得,大家都算是同事,互相帮助。”

    赵冷点点头。

    “但是这个工作上的事嘛。我算是你前辈,多提一嘴,你别见怪。”冯局笑着说。

    赵冷慌忙摆手:“没有没有,局长您指点。”

    冯局抓着手里的苹果,视线冷冰冰地从赵冷身上扫过:“今天任命这回事,上面的意思既然已经很清楚了,我也不多做报告了。但是有一样,小赵,你可别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

    赵冷立刻端正坐直,还没等她表决心,冯局后半句话活生生把她给呛了回去:

    “这个咱们分局的情况你是了解的,马局长的事大家都很遗憾,现今对他的搜救是当务之急,所以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赵冷忽然嗅到空气中的一丝不怀好意,但她也不敢仗义执言,只等着

    冯局的后半句。

    “我的想法是,救人当然是第一要务,所以常务组那边加派警力,我们要做到日职至少50名警员全城搜索,三班轮换。”

    赵冷几乎是脱口而出:“可咱们分局的常驻警员……”

    没等她发完牢骚,冯局已经拦住她后半句话:“我知道,你说的都对,但这是非常时期,紧急搜救很有必要,早一天能把老局长给救出来,有利于咱们分局的安定团结不是?再说了,马局长于公于私,都是你的大恩人,你不急么?”

    赵冷被呛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冯局又补充道:

    “还有,小赵,我知道你时间紧任务重,但毕竟组织给你的是一个查案刑侦的工作。你不必凡事都自己扛起来,平时你们工作,让重案组的几名特警陪你侦查,遇到什么情况,务必联络我。”

    “联络你,然后呢?”赵冷抬起头,问。

    冯局笑了笑,伸出手的苹果又拽了回来,放到嘴边咬上一口,发出脆响的声音:“联络我,我好联系总部,让上级审批调动警力协助你破案啊,你知道,咱们分局向来是人手不足的嘛。”

    “可是冯局……”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冯局把赵冷推到门外:“我这边还有几项重要会议。小赵,你可是这次侦查行动的完全负责人,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要负责的,别让领导失望!去吧。”

    说完,办公室的门被冯局狠狠关上。

    赵冷有些心灰意冷,她回到座位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柴广漠听了她的意思,笑了笑,说:“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谁不知道老局长的失踪跟这次案情有重大联系?他让常务组抽调人手去搜救,实际上是做无用功,毕竟临城那么大,几百个警察下去都是泥流入海。”

    赵冷何尝不懂?她摇摇头,拳头捏紧。

    “另一方面,说得好听,让你动用重案组的同志。”柴广漠抽来一份人事调动的委任状,交到赵冷手里边:“这是我刚才从人事部那边找到的,这个冯局长可真够雷厉风行的,昨晚才临时到任,今天上午一开完会,立刻做了个调动。”

    赵冷翻开委任书,瞟了一眼,忍不住冷笑。

    重案组的成员被临时抽调到其他各个分局协助处理案情,什么时候回来——估计要看这个冯局长的心情。

    “巧合撞一块了?还是这个冯局长另有打算?”柴广漠问。

    赵冷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不算意外,他好不容易才抓着这个机会爬到分局局长的位置,如果我师父安然无恙回来,对他的仕途有影响。再说,这次负责人居然不是他,就算破案,也没什么好处——对冯局来说。”

    “你倒是看得很开。”柴广漠笑了笑,伸了个懒腰:“既然你都瞧出来了,为什么不反抗?”

    赵冷无奈地摇摇头:“这不是你说的,不管他怎么刁难我,现阶段都要忍气吞声。”

    偷偷摸摸告诉自己这句废话,又把自己拽到这个没什么人气的蜡像馆里,赵冷心情查到了极点,她倒要看看,这个柴广漠到底有什么通天的本事。

    “很好,换句话说,现在市局能够调动的警员有哪些?”柴广漠问。

    赵冷吸了一口凉气,摇摇头:“实习警员柴广漠,除了你,就是我。”

    “光杆司令吗?”柴广漠笑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