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七章 古怪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70更新时间:2020-09-09 18:00:50
    赵冷气喘吁吁,顺着河谷溪流,一路到了河滩里边,她远远看见一道瀑布——叫瀑布却是有些抬举,只能算是一个高坡,顺着河道边流下来,水花碎成无数带金属的光泽,要不是今天倒霉催的,赵冷指定要在这里多拍两张照。

    一想到这,她急急忙忙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

    斜着眼往山脚看去,这里似乎是一座青峰玉立的重山,山谷里层峦叠嶂,一座挨着一座,翠绿的景致高低错落,从她**裸的脚底延伸出去,在瀑布边上,赵冷看见了什么东西。

    她擦擦眼睛,借着水波散开的银亮光色,摸着湿滑的鹅卵石,气喘吁吁来到水边,果然见到东西——准确的说是一道火光,从远处的滩涂边照来,借着水花,能见到几个背影。

    赵冷哪里还敢搭话。

    她直觉得自己进了一个奇幻的妖异世界,这里面的一切简直不能用常理来形容。眼看她喘了两口气,把破损的衣物重新整理好,借着水色,她遥遥地望着远处的帐篷,打定主意不要惊扰这里边的人,闷着脑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赵冷估计,顺着溪水走,运气好的话,能找到临河的干流。只要找到干流,不多时便能见到回城的大路,到时候自己就安全了。

    赵冷搓搓手背,还在想刚才发生的事。照理说,自己应该立刻联系局长,自己撞鬼的这件事关系重大,很可能跟手上的案子还有所关联。

    只是……赵冷苦笑,真是鬼,该怎么办?

    她正胡思乱想,背后叫人拍了一下。这一下差点让她吓得背过气去,二话不说,一个过肩侧踢的下意识动作使了出来。

    “喂。”

    赵冷这一脚踹出去,心里暗喜。这一招可是正中要害,一见到面前男人苦大仇深的脸色,脸都通红的痛苦神情,她心里反而平复了许多。

    诶?

    只不过,赵冷倒是没想到,这会是个熟人。

    “怎么是你?!”赵冷颇感意外,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居然能碰见熟人——说熟,其实最多算三成熟,毕竟是今天才打过照面的。但总归来说,对于刚刚死里逃生的赵冷而言,这算是够欣慰的了。

    “柴广漠?”赵冷眯着眼看向这个男人。

    换了层皮。这是她第一眼的感受,在山上见到他的时候,这家伙穿了一身特社会的短袖,脸上也是不加修整,看上去别提多寒碜。

    这才几个钟头不见,赵冷再见到这男人,换了一身眼前一亮的西装,打得直直的绒面底料看上去价格不菲,再加上这姓柴的本身就身长体瘦,气质瞬间就变了。

    “看你似乎对我有了改观。”柴广漠抓起赵冷的手腕。

    后者甩开他的手,整了整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衫褴褛,背过身去。

    “赵警官,这天色不早了,在这里转悠什么?”柴广漠理所当然地问。

    赵冷当然是找不出什么好理由,更何况心有余悸的她,也不想把旁人拉下水,她余光瞥了一眼尚且蒙在鼓里的柴广漠,冷着脸:

    “警方的事,你这种闲人就不用多管了。”

    柴广漠笑了笑,没吱声。

    赵冷还想说什么,肚子却先声夺人,发出刺耳的抱怨声,她红着脸走到一边,犹豫了半晌,忽然又来

    到柴广漠旁边。

    她蜷着身子——半身湿透的赵冷借着柴广漠营地上的火光,一言不发地抬着眼睛,细细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柴广漠和官老都在。官老在水边钓鱼,脚踝旁放着一个鱼篓,里面已经钓了有四五尾,看样子还活着。柴广漠则是一直在水边摸鱼——真摸鱼。

    赵冷只是在网上见过这种用法,但是当真听到有人摸鱼,也只是一笑置之。没想到今天逮了个活的——她一打眼去,看见这柴广漠伸出两个指头,在淙淙涓流的溪水里探了探,站起身,摇摇头,又摸到另一边的河道里,脸上始终散不开一层的氤氲。

    看了半天,赵冷也没明白这男的在干嘛。

    “喂,问个问题。”赵冷眯着眼。“你说你大半夜的,去哪不好,来这里露营?被怪我没告诉你,山上可有不干净的东西。”

    柴广漠的手一抖,听到赵冷的话,他放在凉水里的两根指头忽然弹出,脸上的表情也变了。

    “露营?我看着像是在露营?”柴广漠扭过头来问。

    赵冷看了一眼官老爷子,摇摇头:“我看你只是在打发时间,闲摸鱼,该做的事,都让官老先生替你做了。”

    柴广漠笑而不语,他回头一伸手,做出一个古怪的手势。

    钓鱼的官老爷子一瞧见,眉头一皱,慌忙放下手里的鱼竿,连带水池边的一尾上钩的青鱼也放了。

    赵冷正叹气觉得可惜,就看见两人鬼鬼祟祟,老爷子从帐篷里摸索半天,找来一个玻璃试剂瓶,递到柴广漠手里。

    说起来,赵冷还真没见过野营带这种东西的,她疑惑地注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这两人也不避讳,甚至可以说是有意让她瞧得更清楚。

    柴广漠捋起裤腿,穿的板正笔挺一身,却下水捞鱼?赵冷忍不住皱着眉头直摇头。柴广漠倒是没有一点儿犹豫,一脚扎进了水里,捧着手里的试剂瓶,从溪水当中取出一捧,极小心地灌进试剂瓶里,拧紧之后,松了口气。

    “你干什么?”赵冷还是忍不住问了。

    柴广漠好好收起手里的瓶子,回头看了赵冷一艳,脸色似笑非笑:“你觉得像是在干什么?”

    赵冷摇头。

    “你说的灵异现象,是真的假的?”柴广漠又问。

    赵冷伸了个懒腰,嗤笑一声,戏谑地朝柴广漠做了个鬼脸:“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话说的仁至义尽了。”

    柴广漠倒也不生气,伸了个懒腰,坐到赵冷身边来,看了她一眼:

    “不由得我不信,警察的话,我百分之百信。”

    赵冷吸了口气,眨了眨眼,故意露出一脸神秘的脸色,说:“你不是对我的案子感兴趣么?老实跟你说,有进展啦?”

    “哦?”柴广漠饶有兴致地看向赵冷。

    “想知道?”赵冷故意卖起关子。

    柴广漠笑了笑,问:“是不是跟你刚才说的灵异事件有关。”

    “你倒也不笨。”赵冷意兴阑珊地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几处伤口,说:“你要是聪明,就赶紧离开这地方吧,房子暂时也别住了,这里不安全。你瞧瞧我身上就知道了,能逃出来,只能算本姑娘命大,外加身手矫健。”

    柴广漠摇摇头,说道:“那可未必,真像你说的那样,鬼可不像人,

    不会轻易放过你。”

    “你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不害怕?”赵冷有些意外:“你对鬼很了解么?”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算是专家。”柴广漠笑了笑。

    “得了吧,专家,你有车么,附近哪里有下山的公路,我不伺候了。”赵冷拍拍手要起身,柴广漠的手腕却闪电一般的伸出,摸到了赵冷的肩膀和脊背上。

    还不等赵冷喊叫出声,柴广漠已经“嘘”了一声,说道:“小点声,他们回来了。”

    “他们……?”赵冷不敢动了,眼珠子在框里四处乱转,四处瞟去,没见着人。

    “你先别说话,一会儿有好戏看。”柴广漠拉起赵冷的手,带着她一路找到一条事先安顿好的洞穴。

    这洞穴在溪水的上游,正巧就在赵冷来时见到的那个“瀑布”里边,十分隐蔽。

    官老爷子熄了火,把四周露营的痕迹打扫干净,跟他们两个一起躲进了这个洞穴深处。

    三人挤在里面有一点儿狭窄,赵冷心里恨不踏实,细声询问:

    “你干什么?”

    柴广漠理所当然地说:“这是我的活儿。”

    “活儿?”赵冷眼睛瞪得滚圆,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响声,打断了两人。她借着月色和溪水的反光看过去,发现几道人影。

    确认了这几人的长相之后,赵冷吸了一口凉气,浑身开始抽动。

    柴广漠按住她,“嘘”了一声。

    赵冷脑子里却满是这几人“发狂”时候的画面,一想起那血肉模糊的嘴脸——赵冷咬着牙齿,不敢看了。

    “他们就是灵异?”柴广漠忍不住问。

    赵冷闭着眼点点头,双手紧紧攥住了什么东西,握紧之后,她意识到,这是柴广漠宽大的手掌。

    一碰到这手掌,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赵冷的心里忽然荡开,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见面一样,温润而踏实的情绪就像暖流汇进心窝里。

    赵冷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一面是恐惧,一面是悸动,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在心里交汇,实在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就在她感到世界观快要崩塌的时候,忽然听到外头传来说话的声音。

    赵冷心头一惊。

    她猛然张开眼,警察的直觉让她嗅到了不一样的气味。

    “先听。”柴广漠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赵冷眼巴巴地点了点头。

    “老八人呢?”一个粗蛮的声音说道。

    “没了,妈的,让他不要瞧见一个就冲,死了都不信。今儿要不是兄弟几个机灵,还不让他们一锅端了?”

    “没了就没了吧。”这声音头一扭:“尸体呢。”

    “回收了,这东西可不能让他们瞧见。”

    “很好。”

    “但是头儿,还有一事儿。老八定的那个娘儿们……跑了。”

    “她见着什么了?”

    “估计以为撞鬼了。”

    “那问题不大,走。”

    接着,赵冷听见淙淙水声,过后,脚步声逐渐远去。

    赵冷听得眼睛发直。

    柴广漠抽身,从洞穴 里出来,朝赵冷递过去一只手。木讷地接过柴广漠的手掌,赵冷回到溪水边,脸色发怔。.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