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五章 危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16更新时间:2020-09-08 18:01:54
    浑浑噩噩从柴府回来以后,赵冷直觉得像是做了一个梦。她被马局打了无数个电话玩儿命似的催,虽然已经是下班的点儿了,但毕竟是顶头上司,她咬咬牙,叫了个网约车。

    “师父,麻烦到这里。”赵冷习惯性地钻进车后座,看地址并不在市局,马局约她在常去的一家酒吧见面,赵冷埋着头刷起了手机。司机戴着宽檐帽,也不出声,只是点了点头,就发动了引擎。

    她长出一口气,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心里又尴尬,又迷惑。

    这个柴广漠,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她回头瞧去,见到柴府外,那头发有些糟乱的男人站在屋外,跟官老爷子两人不知道在交头接耳些什么,时不时地目光朝自己这里打量。

    “好吧。”赵冷伸了个懒腰,决定整理整理手头上的情报,这是她入行后一直保持的习惯。

    从约见柴广漠开始,有些事情已经跳脱了赵冷意识到的常识,她扁扁嘴,想起刚才在柴府发生的事:自己被这个叫做柴广漠的家伙兜得团团转,最可气的是,一旦在这个男人面前,赵冷居然发不出火。

    她深刻反思了很长时间,没得出结论来。

    照理说,这家伙也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她撩开发梢,垂到肩膀上的黑色发丝有点儿碍事,她想来想去,还是不服气。

    这帮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对自己手头的案件了如指掌?还有,赵冷从胸口抽出一册巴掌大的手机,转着水性笔,记下了脑海里可能的字眼。

    “同犯?”赵冷嘟着嘴,写下这两个字后,又匆忙圈起来,末了,补上两个字:疑似。

    敏锐的判断力和执行力,这两人不仅没有对自己下手,反而客客气气地送自己离开了这里。赵冷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他们作为“共犯”的理由,该不会觉得这样讨好自己,也算是“自首”?

    然而想这些没有道理,赵冷心情很糟,于是开始琢磨案子的情况。

    赵冷接手这案子的时候,跟柴广漠和官老爷子的推测给别无二致,的确是有人在临河一条支流上发现了一具无头女尸,至今女尸的头颅仍未找到,因此身份比对工作进行的很不顺利,也没法从女尸的生前人际关系去反推嫌疑人。

    从目击者到临城的一些无业游民进行惯例审问是常务组的工作,赵冷记得,负责这项工作的应该是小王——一会儿问问她好了。

    在发现女尸后,报案立案流程几乎是一瞬间就办下来了。一方面,临城市局已经很多年没有处理过这样的大案要案了,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二来,赵冷想到官老爷子如数家珍地抖出了连自己都不敢确信的传闻,这件事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

    持续半年的连环杀人事件,如果真的就这样不了了之,不仅会让人看轻临城市局的执行力,让那些削尖脑袋的记者又有机可图,自己的良心恐怕也过不去吧。

    但马局的话也的确不错,到现在为止,这桩案子几乎没有一丁点儿实质上的进展。怪不得他今天要发那么大的火儿,如果自己在他的位置上,恐怕也是一样的心情。

    只不过。

    赵冷敲了敲笔头,她并不是一无所获。只是有些话,的确不能当做证据。在头一周的调查过程中,赵冷的第六感几乎明确,从切实可行的证据出手,这案子多半是要悬而未决的,因此她很大胆的在第二周开始,寻找周边的传言。

    关于连环杀人 事件,她的确略有耳闻,从这里着手,或许能找到更多线索。抱着这样的心态,赵冷第二周的工作账面上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该做的调查和报告一项都不达标。

    也难怪老马发那么大的火儿。赵冷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但要说调查一无所获,那倒也不是。她想起在临河周边的居民调查时,自己斩获的一些信息。

    首先,女尸的身份虽然无法确认,但从外形和年龄上来看,推测是17周岁到24周岁之间,从形态和初步的身份鉴定来看,应该是学生。

    身上的碎布看样子似乎是泳装,也就是说这女孩儿一开始就是打算下水,又或者原本就是在泳池之类的地方。尸体四周找不到任何像是证据的东西,既没有凶器,也没有指纹,检查尸体内脏解剖之后的结果更加让人大跌眼镜。

    ——要不是这尸体发现的尸首已经身首异处,市局简直要怀疑,这该不会是一具意外身亡的正常女性。

    于是警方初步把这具尸体定位为抛尸案的结果——就和之前在临城中上游发现的那些尸体一样。也同样是这个原因,市局放弃继续重案调查恐怕也是考虑到这一点。

    赵冷伸了个懒腰,想起在居民调查处碰到的那件怪事。

    一个年逾八十的老太婆找到她,告诉她这样的小姑娘切不要插手这件事,否则后患无穷。当时赵冷只是当个笑话听听,后来从同事那里打听出,这老太婆来头不小,听人说祖上三辈都是地方有名望的神婆,对这些诡异的案子颇有话语权。

    赵冷自然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反而宽慰同事,这都不大现实。

    想到这里,赵冷还是觉得,自己不能抽身而出。这案子性质恶劣,自己想都没好好想过,于是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想着让小王把当时调查的审问资料传来一份。

    一拿出手机,赵冷愣了。

    先是刘坤的消息。这家伙隔了一整天没给自己回信,忽然有消息,赵冷眼角上扬,嘴角也跟着挑了起来。

    还是有心的嘛。

    结果,消息很简单,就几个字:没找到你人,又加班?

    语气当中带着那张不耐烦的嘴脸,赵冷几乎能想见这男人从哪来的怨气。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见了马局之后,再找他好好解释,于是回了一句:抱歉,很快回来。

    翻手一瞧,赵冷皱起眉——马局有十二条未接电话,她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再看微信。

    是马局长的消息,已经传来了十几条,每一条都是长文。自己刚才怎么出神了却没听到声音?赵冷心里咯噔一下,怕不是发生什么事?她飞快划动,匆匆掠过这些消息,翻到最底下,最新的消息蹦出来,只有两个字:

    快逃。

    赵冷心里一震,忽然从前座那里传来声

    音。

    “警官,我们到了。”

    到了?赵冷抬头看向四周,首先见到的是夏季涨水的临河,偌大宽敞的河面上翻涌着浪花,这出租车不知道怎么开的,居然一路驰骋到了泥沙地里,离河岸不远。

    她使劲扭了扭车门,没动静。

    心里七上八下的赵冷大概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二话不说,用手肘狠戾地砸碎了后窗玻璃,顾不得手上被残破的玻璃碎片刮得血流不止,从车窗伸出手来,拐到车外,拧开车门,蜷起身子滚到车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赵冷心里虽然满是疑惑,但是并没有让她想明白前因后果的时间,她翻身下车,身上的短袖被拉的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全身上下开了好几道血口。

    赵冷蹲下身,眯着眼朝出租车那瞧去。

    只见到一个黑洞洞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罩上了一件厚厚的外套,全身乌黑,宽阔的帽檐压得很低,见不到他的面容。但赵冷见到这男人的嘴角闪过一道阴冷的寒光。

    虽然从行政转到刑侦科后,大风大浪自己也见了不少,但是敢直接动手的匪徒,还是头一个。赵冷血液里流淌的躁动像是被激活了,她埋下身,扯下撕成碎布条的衣物,绑在自己的伤口上,整个人匍匐到一旁废弃的汽车零件旁,一点儿声音也不敢发出。

    赵冷左右顾看,发现这里是一处废弃的报废汽车处理厂,四处都是腐烂的铁锈和破损的零件,堆积成山。在这座“山”的正中央,有一间一人来高的铁皮小屋。

    赵冷搓搓手,歹徒把她带到这里来,一定是有原因的,她眯着眼看过去,见到这铁皮房里果然有一高一低两道身影在晃动,想来,定然就是同伙了。

    她深吸了口气,心里又慌又喜。

    慌的是,自己因为一时大意,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自己身上什么家伙也没带,正面跟歹徒出现纠纷,恐怕落不到什么好处。

    但值得庆幸的是,如果不是这样一场意外,自己恐怕还没有机会找到蛛丝马迹——她现在基本能够百分之百确定,自己经手的这桩无头女尸案,果然背后有重大隐情。

    不过,马局到底掌握了什么确切情报,以至于连自己的行踪和危险都能够预测?赵冷心里写满了问号,她从屁股兜里摸出手机,点亮了屏幕——没有消息。

    不如说,刚才自己看到的,也都是断网前的信息。这群匪徒果然小心,这一片是临城郊外的一处荒地,几乎没有任何信号,手机成了一堆废料。

    赵冷叹了口气,看来只有自己从这里逃出去,才有办法把情报传递出去。另外,自己也得好好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打定主意,眯着眼,见到出租司机已经离自己愈来愈近,两人隔着不到五米远。这下赵冷看得清楚了,这男人年逾中年,虽然面貌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能从他的肢体和习惯的工作窥探出中年男人的一些习惯。

    身体有些臃肿,这时手里握着一把银色的改锥,虽然瞧不上脸,但似乎能从他的高大身影里看出杀气来。赵冷咽了咽唾沫,深觉自己凶多吉少。.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