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章 仇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33更新时间:2020-09-06 09:02:17
    缥缈峰的弟子并不多,但人数并不代表一切,突如其来的变动和反抗给了擎苍一个出其不意的反攻,这反攻让他脸色很是难堪。

    尹雪珠挑过剑身,把长剑从胆子寒的肚皮里抽出,剑上蒙了一层白色的雪线。

    “别慌!列阵!”擎苍双掌推出,又见到血肉横飞的场景,红莲圣教的弟子抵御不住缥缈峰的攻势,突如其来的袭击更是让他们乱了阵脚,不多时,便见到几条胳膊大腿带着猩红的血痕从天而落。

    擎苍二话不说,从地上挑起一支长枪——他没想过亲自动手,至少在他料想当中,拿下灵药谷只不过是顺势而为,他观察灵药谷弟子多日,这些人顽固不化,又生性桀骜,最好下手,哪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缥缈峰来?

    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缥缈峰的眼里带血,血中带泪。

    大长老才死,尸骨未寒,擎苍见他们一个个额头上绑缚着白巾,手里的剑没了道义上的束缚,化作一柄柄杀人的锐器,更加势不可挡。

    眼看大势已去,擎苍绝不甘心,自己二十年的计划就毁于一旦。他恶狠狠瞪了尹雪珠和聂清歌两人一眼,吩咐起来:

    “大队结阵,殿后护我周全,突击方阵结成,按照第二计划,把小姐抢回来!”

    擎苍一声令下,手里的长枪赫然挑开,一道幽深的乌色法力从他的指骨灌进枪身,扭身朝聂清歌刺去——他的目的自然是聂清歌怀里的琳琅。

    后者不慌不忙,反手举剑,只听到叮咛一声,剑身化作粉末般玉碎。

    擎苍大喜,乘胜追击,身边十几名贴身内卫更是步步紧逼,列成长阵的兵士倒没有使用寿命法力,只是点点枪头如龙的威势已经很棘手,更何况这个刺儿头擎苍的实力更不容小觑。

    聂清歌亲眼见过他出手,方知这个疯子二十年来实力大进,如今的法力更是深不可测——他本来可以拥有想要的一切,而如今,琳琅的魂魄似乎就是他的猎物。

    “休想。”聂清河眼光闪动,他看着步步逼退而来的擎苍,眼珠冒红。

    “束手就擒吧。”擎苍笑了笑,飞身点下,手里的长枪刺出。

    聂清歌侧身闪转腾挪,擎苍并不着急,方一脱手,这枪身就扭转着变了形状,成了锈色的一条污浊巨龙,吞吐着腐蚀一切的冷焰,朝聂清歌弯着脖子扭去。

    与此同时,擎苍也不闲着,他踏着这条浊龙逼近,两手的掌面都是深紫色。

    聂清歌明白,这是黄岐给他的毒蛊。

    两人既然已经联手,有此一招,想来也并不奇怪。

    聂清歌倒抽一口气,抱着琳琅反身而退。除了退,他似乎别无他法,原本擎苍的实力就已经睥睨当下,没几个人是他对手,而现在自己手里多了这个累赘,加上脚底下乘胜追来的魔教歹徒,情况更是岌岌可危。

    “别忘了,还有我!”

    就在这时,冷着脸穿破列阵,如入无人之境的尹雪珠出现在两人身前。原本被擎苍以大批弟子结阵阻挠的她,只是一剑,就开了一条冰雪覆盖的间路,直接把列阵分隔开来。

    一席白衣驰来,尹雪珠见聂清歌势头不妙,挺剑杀入,一招一式直攻擎苍的心口。

    擎苍余光瞧见这白衣女子,心里更是惊惧不已。早在上回灵台山他跟这女人照过面,早领教过她的利害,如今又带着剑来,就像是一头冷冰冰的猛兽一般。

    擎苍无奈,收回一脚,挑起一只长剑。他反手递剑,与尹雪珠斡旋起来。岂料这尹雪珠是豁出性命的打法,只攻不守,招招是要跟擎苍同归于尽的路数。

    眼见聂清歌已经有了喘息,擎苍一咬牙,收回浊龙,反手执枪,与尹雪珠缠斗起来。他一手握剑,一手抓枪,一长一短两样兵刃在空中舞起大小剑花。

    尹雪珠咬牙相抵,却发现后劲愈发不足。这擎苍一枪朝自己抡来,龇牙御剑,竟然档着磨出了火花。她手腕一酸,后一剑又刺了过来,尹雪珠咬着牙想要躲过,这剑尖倒像是长了眼睛,像是一条毒蛇,凶猛的在她胸口咬了一口。

    伤口不深,但是一瞬间便染红了她的前胸。洁白的长衣当中扩散了娇蕊似的红色血迹。

    尹雪珠咳了一声,眉头紧锁,擎苍并不恋战,他趁着这个空隙,祭起飞剑,施展出了一道封路子的万剑诀。这一剑诀使出,只见到遮天蔽日的长剑发出金铁交击声,甚至有些聒噪,好像是无数的蜜蜂打着涡旋涌来,在尹雪珠身边笼罩下来。

    她慌忙持剑想要抽身,这一动,胸口的血就拼了命似的涌出,再抵挡不住。无奈之下,尹雪珠只有回身按住前胸,剑诀却已经把她完全盖住。

    “你这恶徒——这……”尹雪珠眼眶通红,她瞧见这剑诀势头凶猛,忽然声音哽咽了起来:“这是尹家绝学,秘传之术,你这……咳咳,你这无耻败类,是从哪里偷学来的?!”

    擎苍戏谑地瞧了瞧被困在里面的尹雪珠,笑道:“世上便是有此等愚蠢的女人,为了男人可以献出一切,家传绝学又算什么?你大姐生前最熟悉的招式,难道你便忘了?”

    擎苍笑着回转身,看向颇有些狼狈的聂清歌,也不急着追击,他掷起长枪,倏一声刺在聂清歌的退路上,挑衅似的道:“扫兴的人没有了,我来陪你好好玩玩。”

    他低笑一声,聂清歌眼角抽动,他看见擎苍身后的战局,对缥缈峰越来越不利——毕竟人数上占绝对的劣势,就此一战,可能覆灭整个正道武林。

    “就为了这么愚蠢的目的,你要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聂清歌不急着出手,他再一次问道:“就包括你好好接待我,也是这个原因?”

    “别装了——”擎苍道:“其他人不清楚,难道你也不明白?你接近这女人——什么我的女儿——她的降生本就是一个错误,你接近她,不就是被她那无可匹敌的魂魄给吸引了么。别说你不清楚,她这穿凿百世的品质,岂是一般凡夫俗子能有的?如果化炼了这样的魂魄,对你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用再解释了吧?”

    聂清歌眉弓吊起,抽动着,他忽然感到心里的愤怒没来由地烧了起来,望着眼前这个被欲望吞噬的男人,从手腕里探出一把半尺来长的飞剑,道:“她是个人!”

    “那又怎样!”擎苍也不再废话,夺剑刺来。

    聂清歌惊异于擎苍无双的战力。他青锋一抖,震得聂清歌整条胳膊都酥麻了起来,更别提抵挡。紧接着,气吞山河的磅礴法力聚而不散,在擎苍的身体周边,无时不刻不像是一股重压,让他喘不过气来。

    琳琅身体虚弱,意识模糊,随着毒液的逐渐侵蚀,额头上的汗水时不时地蒸腾升空——聂清歌清楚,拖延对她不利,必须尽快找到解决的方案才行。

    “别挣扎了。”擎苍笑道:“我便是在这里陪你玩上三天三夜也成,只不过这丫头看起来等不下去了。不过也无妨,长寿的人最忌讳的事无聊,有你这样的愣头青陪我戏耍,也算是人生一大乐事。”

    擎苍不断地出言挑衅,这聂清歌却也不着道。虽然实力有差,但聂清歌行事足够谨慎,只采守势,擎苍一时半刻也奈何不了他。

    两人持久僵持不下,倒是缥缈峰这边快要坚持不住。众弟子缩成一个圈,尽管气势不减,但是伤亡越来越大,训练有素的列阵魔教教众并不是江湖游士能轻易抵挡的。

    “姓聂的,你瞧。”擎苍道:“你的同门也快坚持不住了。我看,这个局,你要怎么破。”

    聂清歌眉头一锁,望了望怀里的琳琅,见到她脸上浮现出的痛苦神色,又望了望天,有些无奈。如果在这里惊动天道,势必会令这十世生途更加波折……可是……

    聂清歌一咬牙,扭身要出手 ,忽然见到擎苍的脸色变了。

    幽蓝色的侧脸上,浮现出复杂的情绪——先是惊讶,震怒,后来又变成了嗤笑和冷漠,最后成了一抹高高在上的戏谑神情。他的视线并不在聂清歌身上,而是在他背后——尹雪珠。

    聂清歌也见到了尹雪珠。

    白色的尹雪珠一般的身躯染成了赤红色,原本冷傲的一张脸上既是愤恨也是痛苦。她抱着胳膊,一步一个血色的脚印,缓缓来到擎苍面前,一只手握着幽蓝色的长剑,横抱在胸口上,樱花一般散开的血痕在身体四处游走。

    “你有种。”擎苍神情复杂地看向这个女人,忍不住摇了摇头:“要是你不这么执迷不悟,也是个好女人,有种。居然舍弃一条胳膊闯出我的万剑诀,你也算是当世无二的奇女子!”

    “我呸。”尹雪珠飒地一扔,把半条手臂扔到地面上,血水汩汩喷出。她连正眼也不瞧上一眼,目光闪动,脸上也爬满了浓稠的血浆——唯独看向聂清歌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柔情——但这个也转瞬即逝,所有凝聚在身体里的愤恨都化作了冰晶凝结的法力。

    她把伤口堵上了寒冰,防止血涌不止。

    “少废话,纳命来!”尹雪珠只有一条手臂,一只剑,但她没有一刻的犹疑,身体冷傲地刺向擎苍,后者见到她笔直的剑锋就好像一朵消融的雪花,冷艳却又转瞬即逝,忍不住摇着头叹了口气。

    “愚蠢。”他道。

    反手,抬剑,横握。

    只是简简单单三个动作,尹雪珠的身体便戛然而止,一道剑势被拦腰斩断——若不是身体上覆盖着厚厚的冰层,恐怕此时的身体就要段成两截。

    擎苍戏谑望了一眼,道:“有两下子。”

    他举着剑,来到尹雪珠面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