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九章 决战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3更新时间:2020-09-05 18:01:25
    擎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亲女儿拿匕首指着,甚至在自己的肚子上捅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窟窿眼。他愕然抬起头,双手颤抖,不可置信地看向琳琅。

    琳琅的眼里除了仇恨,剩下的什么也没有。

    瞧着擎苍的眼睛从震惊变成了恐惧,琳琅忽然笑出声来,她松开双手,尚有余温的手掌沾满了父亲的血,此时此刻,她的心底里像是被这浓稠的血液洗尽,她站起身,长出一口气。

    眼看着擎苍整个人软到在地,鲜血顺着他的胸腹往外滚出,声音和气息一点点地消退下去,琳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爽快感,她咬着牙,啐了一口,道:

    “人渣。”

    胆子寒瞠目结舌地瞧着琳琅,道:“这可是你的父亲。”

    “是。”琳琅面无表情。

    “你的心就不痛?”胆子寒问她。

    琳琅摇摇头,手上的血一粒一粒往下低落。

    “真的?”胆子寒笑了。

    “你笑什么?你主子都死了。”琳琅忽然问他。

    胆子寒不答话,只是绕着圈,绕过地上呻吟挣扎的擎苍,来到琳琅身前,道:“你当真不心痛。”

    琳琅又是摇头,然而就在她一扭身的工夫,忽然胸口开始剧痛。这种疼痛有别于心绞痛,更不像是刺痛,倒有些像是刚才马休给自己中的毒。

    本就虚弱的琳琅脚底一软,整个人软在地上,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

    胆子寒笑了笑,道:“开始了吧?”

    “你对我做了什么?!”琳琅大叫。

    “我可没有。”胆子寒道:“摸一摸这里,对,就在胸口三寸,上下五哩这地方,摁下去,什么感觉?”

    琳琅惶恐地用指头撇了撇胸口,松软处按下去,忽然碰到一个硬块。她脸色一变,拍了拍心口,忽然一口热血从肺部涌出,顺着喉咙滋润了出来,她惊愕不已地站起身来,双手搀起自己。

    “可别激动。”胆子寒道:“心里是不是有一点儿愧疚?有一点儿不甘心?嗯?”

    琳琅脸色一沉,道:“……难道,是我下山前,爹给我吃的那碗粥?”

    胆子寒笑了笑,道:“那是黄岐老先生亲自配酿的。”

    “爹到底想要什么?”琳琅胸口开始剧痛,整个人好像好脱离身体了一般,脸色也变得铁青。

    胆子寒看了她一眼,知道这些药性生效起来,这女子势必苦不堪言,他笑了笑,道:“你问他本人不就知道了?”

    “本人?”琳琅愣了。她看了一眼软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擎苍,面色发潮。

    “哦——”胆子寒也扫了一眼那具尸体,道:“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刚才捅死的,是他从灵药谷找来的一具阳媒身,没想到黄岐手法**,居然连你也认不出两者的区别来。”

    琳琅咬咬牙,道:“他人在哪里?”

    胆子寒笑了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琳琅甫一回头,就看见了擎苍的身影。他并不在远处,一直在灵药谷弟子当中没有出现,胆子寒也是受了他的意,才捅破这层窗户纸。

    “琳琳。”擎苍低笑一声,道:“你果然不让我失望。”

    “什么意思?”琳琅傻眼了。

    “没什么。”擎苍道:“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清楚么,我的宝贝女儿——有些事情,骗不了自己——你杀爹的时候,心里有没有一点儿愧疚?”

    琳琅咬着牙。

    “那服药没有什么毒性,但是会引发愧死系统。这是黄岐从一些小东西——像黄蜂,蚂蚁这些体内的一种机制。你现在也有。”

    “愧死?”琳琅吓了一跳。

    “没错。”擎苍来到琳琅身边,瞧着她越发痛苦的神情,扭曲的脸庞,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相反,更多的则是一种近乎癫狂的冰冷。

    他抓起琳琅的下巴,低声道:“你就要死了,因为感受到愧疚,感受到亲手杀了父亲的愧疚,你会在胸口这里 感受到无尽的痛苦,一点点消耗身体里的力量,精元,就那么一刻一刻地死去。”

    琳琅抬起头,拧着嘴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擎苍抬起头,握着琳琅的手腕,道:“非如此不可。否则,你轻易地遵天道而死,你的业力不减,你还会从我手里逃脱出去。”

    “你说什么?”琳琅瞪大了眼睛。

    “你的灵魂。”擎苍伸出手,两只手都有着枯树一样的干枯外皮,紧紧攥住琳琅的肩膀,道:“你休想逃,我告诉你,你这份强大的灵魂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是我铲除这世上,这些道貌岸然的异类必须的东西,我告诉你!”

    他贪婪的目光紧紧盯着琳琅,道:“杀你母亲,让你想尽办法来找我复仇,让你深陷这仇恨的漩涡里,引发这愧死的解脱,我足足摆布了二十年!二十年啊!你终于,你总算肯动手了!来,是不是还不够,往我这里捅几刀!快来,不过多时,我就要永生了!”

    擎苍的眼睛通红,双手揪着琳琅的手腕,近乎癫狂的道。

    “你,你放手!”琳琅痛苦地呻吟着,身体蜷曲,整个人缩在角落里,脸色发白。

    擎苍笑了笑,道:“胆子寒,豹环眼,把她好好看管起来。”

    “是!”两人一人一条胳膊,揪住了琳琅。

    “剩下的教众听令,控制住灵药谷的这些弟子,找到缥缈峰和尹家所在,务必要一网打尽。”

    “是!”众人齐声道。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人从中传来一声冰冷的斥责:“我看不劳教主费心了,不必你们大费周章地找了。”

    “什么人?”擎苍一回头,眉头紧皱。

    一道身影分开灵药谷的一众弟子,他解开灵药谷的外束,摘下斗篷和斗笠,手里握着一把不长的短剑,脸色刀锋一般的果决干练。

    “聂清歌?”擎苍有些意外地挑了挑嘴,道:“我以为你躲在哪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聂清歌冷冷道:“手,我留下了。”

    他话声一落,整个人鬼魅似的踪影穿过擎苍。后者吃了一惊,其他灵药谷弟子也大惊失色。

    从没有人见过聂清歌使出真正的工夫来,也似乎没有人能让他出手。他缓缓来到琳琅身边——用缓缓这两字形容,是对他气定神闲的态度。

    但穿梭人群的这一恍惚,却好像是一瞬间。

    就连擎苍都没留意到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背后传来噗嗤两声。

    首先是胆子寒的脸色变了,他指着眼前这道肃穆黑影,怒道:“是,是你!”

    这身影让他想起跟琳琅对决时候的那一场,自己丑态百出,最后让她不战而胜——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得而知,但是如今一瞥见这道张冷峻的脸,什么也想起来了。

    毫无疑问,给自己使绊子的人,就是他。

    可是还没等他怒火上涌,就听到豹环眼的怒吼声。他一扭头,见到一粗一细两条胳膊飞起,血水喷薄而出。

    再一扭头,胆子寒见到的便是聂清歌不怒自威的侧脸,他信步而来,单手提剑,只翻了两个剑花,甚至瞧不见他从何而来,豹环眼已经抱着胳膊滚在地上,自己一侧的手尚且没有知觉,胸口冰凉。

    冰凉?

    胆子寒愕然回头,瞧见一张冷艳华贵的脸孔,不带有一丝情绪的脸上,此刻有着一星半点的冰霜。

    这冰霜从女人姣好的面孔逐渐裂开一般,冰霜顺着她的手臂,顺着刺穿自己胸膛的长剑,一点点渗透到心口。

    胆子寒,除了胆子,身体各个部分的器官都在眨眼间冷却了下来,等他真正能够伸出手臂时,身体如同冰雕一般龟裂。

    豹环眼信手抓向斧子,尽管只剩下一条胳膊,但他仍没打算放弃。

    聂清歌脸一沉,挥剑斩去。

    豹环眼甚至没见到出手的动作,两条胳膊就齐根没了。他上身一扭,飞起一脚朝聂清歌踹来。

    “腿。”聂清歌侧身避过一脚,嘴里喃喃自语,扬手一剑,有他腰粗细的半截大腿飞起。

    豹环眼四分之三的身子连根斩去,他虽然没有叫唤一声,但整个人就没了动静,软了下去。

    聂清歌到豹环眼身前,剑尖笔直地指在豹环眼的眼珠子前,不等这大个头叫喊,他一手一个,两颗眼珠被他一连挑飞了出来。

    豹环眼斜倒在地,血水拼命往外淌,胸口一起一伏,脸色沉闷。

    聂清歌来到琳琅身边,牵起她的手掌,道:“我来了。”

    琳琅倒抽着气,脸色张皇不知所措,胸口愤懑,望向聂清歌,道:“我……我……”

    “别说了。”聂清歌柔声道,“剩下的事,我来解决。”

    “你?”一旁的擎苍笑了笑,嗤笑道:“单凭你一个人,能做什么?这灵药谷众弟子已在我的控制之下,整个玄武城都是我的囊中之物,更何况,早已盘踞在灵台山一带的圣教弟子训练有素,你一个个区区的聂清歌,那什么跟我斗?”

    聂清歌看了擎苍一眼,道:“解药在哪里。”

    “无药可解。”擎苍笑了:“我为什么要配解药?难道黄岐没告诉过你,顶级的毒蛊,没有解药可解。”

    聂清歌冷着脸,深吸了口气,脸上涛涛的怒意卷了上来,道:“动手。”

    话音刚落,从灵药谷弟子一众当中,又站出几十名低着脸的弟子,擎苍放眼看去,发现这些人手里多了明晃晃的冰刃,老早预备好了反动的引子。

    只听到聂清歌的令下之后,这些人手起刀落,一个个飞身而出,骚乱声不绝于耳,整个戈壁滩上满是缥缈峰的弟子。.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