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八章 动 乱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43更新时间:2020-09-05 09:01:56
    见琳琅如此倔强,马休冷笑不止,他回头看向代理人与观战的灵药谷弟子,道:“公平切磋,只是双方场上难免会有伤亡,我仁至义尽,利弊关系都与这位姑娘说的清楚了,她不领情,便不能怪我灵药谷不留情面。”

    会场当中尽是灵药谷的弟子,自然没有一点反对的声音。

    马休正得意,回到琳琅身前,蹲下身,笑着抵在她额头前,近距离瞧着这女人,啧啧称奇,道:“姿色倒是一绝,只可惜,一不该,你是魔教妖孽的闺女——二不该,你选了个臭屁却没有实力的金龟婿,哈哈哈,我看,你倒不如在灵药谷选一处好去处,为奴为仆,兴许有人要你。”

    琳琅却不吱声,脸色愈发难堪,一张白净的脸孔上爬满了紫黑色的血丝。

    一看到这里,马休愈发得意。紫血攻心,这症状表明,这女人恐怕活不过一时半刻了。

    好好的比武会场,却变成两人无声的对峙。

    马休围着琳琅转了好几圈,负手而立,只等毒发,自己便轻松拿下一胜,他也不急于跟着女人对抗,只是像猫抓耗子一样慢慢把玩。

    而就在他志得意满,优哉游哉的时候,人群当中议论纷纷。

    “这女的看来要不行了——马师兄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这不废话么,马师兄可是得了师父老人家的真传。”

    “我看倒未必。”

    “你什么意思?”

    “这女的现在处于劣势不假,但是你们看她的表情,那像是要输的样子么?”

    众人一听,纷纷仔细看向琳琅——这女人屏气凝神,脸上的神色固然难堪,但是表情却冷静得很,丝毫没有一点儿绝望。

    “我看她是疯了,这毒阵一出,谁也没有办法。”

    “就是,她这是要以命相搏,别上了她的当。”

    “我看不妥。你们别忘了,这女人也是使毒的,没那么简单。”

    话音刚落,马休那头出了问题。

    他忽然按住心口,脸色苍白,浑身豆大的汗粒疯狂地滚落,眼珠子几乎要从眶里瞪出来。

    “马师兄他怎么了?”

    “你们瞧,这是中了虚毒。”

    “什么时候?”

    马休手心里满是汗,毫无疑问,自己也中了毒,毒性虽然不强——他现在才明白,刚才这女人虚晃一招,出手并不是虚招,而是在空气中抹了一些白色的粉末——这些粉末的毒性并不强,却有一种特质,只要这女人的生命力降低,自己也会中毒。

    对半分的概率,自己会死,亦或是一点事没有,发作的毒性时间,从使毒的时间来看,要比自己的剧毒晚的多。

    可是……

    马休斜着眼瞟向琳琅,心里打起鼓来,他赌得起吗?这女人要紧牙关,身体已经极尽虚弱,汗如雨下,照常理来说,活不过一炷香。可是,她死了,这蛊毒就无药可解——自己也凭空少了一半活下去的机会,这个赌局,会不会太大了些?

    琳琅还是没有求饶的意思,她一声不响,咬着嘴唇,目光紧紧锁定在马休的身上。

    马休 越来越着急,冷着脸负手而立,在广场上来回踱步,瞧瞧琳琅,又看看自己的双手,胸口那股阻塞的痛苦开始弥漫上头。

    他冷静下来,心里却开始盘算。这场赌局,无论如何不划算——把自己的命压在上面,是不是太愚蠢了一些?

    他搓搓手,自己这半生欢愉还没享够……再说,这场死斗,还有师兄弟为自己兜底。

    “算你狠……”马休冷道:“我认输。”

    他一收手,把琳琅身边扩散来开的毒素重新收回药葫芦里。琳琅猛地出了一口大气,脸色一瞬间落了下来,整个人软糯糯地滩在地上。

    代理人看了两人一眼,道:“本局,缥缈峰陆琳琅胜。”

    马休冷着脸看了琳琅一眼,道:“看你接下来怎么打。”

    背着手,马休回到灵药谷一众弟子里。

    代理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见到软在地上的陆琳琅——后者伏在地面上,一直喘着粗气,刚才的毒素对她身体的消耗实在太大,如今车轮连战,无论如何对她来说也不够公平。

    琳琅歇了口气,半坐起身来。

    代理人问道:“陆琳琅,你还能继续么?”

    琳琅一句话也说不出,咬着牙直点头。刚才这个马休实力并不强,只是毒功还算了得,但是比起头一位的那个胆子寒,显然气势上就差了一大截。

    代理人点点头,把身上的袖袍整个扯了下来,道:“那我来陪你……”

    代理人准备迎战,但话还没说完,忽然叫人按住了身形,身后一个扎须大汉冷着脸站出来,上半身的袍子顺着他磐石一般的肌肉线条滑落,一脸沉默。

    “我来。”

    “你是?”代理人吃了一惊。他也没见过这样魁梧身材的汉子。

    “豹环眼。”他说道,从身后抽出一柄半人高的斧子,竖在代理人眼前。

    这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道:“你是什么人?”、

    这壮汉咧嘴笑道:“你不认得我?”

    代理人愣了。

    “我是灵药谷弟子。”他抓抓脸,眼光偏转,道:“你怎么会不认得?”

    代理人警惕道:“你是那座山头?那座峰塔的弟子?座上门厅的主子是谁?”

    这壮汉豹环眼答不上,直道:“管他那么细干嘛,说是你灵药谷,就是你灵药谷,你计较那些细枝末节的,有意思吗?”

    “我灵药谷?”代理人眼睛一挑,问:“什么叫我灵药谷?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忽然发觉这男人来头不对劲,双手祭出药葫芦,闷声道:“出谷!”

    他话音刚落,葫芦里的毒素顺着葫芦嘴儿往外冒出,扑向这豹环眼。后者却压根没搭理他,直抡起斧子,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情,道:“真麻烦,喂,胆子寒,这下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计划已经达成了,留着无用。”

    “那好,正好多日不见血,老子手都痒了。”

    代理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这豹环眼的眼睛都忽然绽出红光——他心里在想,这壮汉怪不得有这样的外号,脸色金灿灿的露出油脂的滑光,眼白上满是凶悍的色彩,露出有如捕杀猎物的狂狮,又或是花豹一样的狠戾之色。

    那柄半人高的斧子浑是金铁打造,舞起来赫赫生风,拿在这壮汉手里,直如无物一样,就毫无架势的乱挥这么几下,直把空气中弥漫的毒物驱散开来。

    代理人支吾一声,双手拦起,咬着牙齿,瞧见这豹环眼手里的劲道充沛,银光尽洒的光幕惹得代理人几乎睁不开眼。

    他还想叫喊什么,只看到豹环眼反手斜劈下来,利落风声没有一点拘泥,这代理人还在愣神,整个人就如同腊肉似的分半叫人给扯了开来,当中血溅起丈高,整个人血肉模糊,如同一团烂泥软在地上。

    没有吼叫,没有呐喊,甚至没有半点声息。这豹环眼只像是解决了一桩麻烦事一样,拍了拍染血的斧头,斜着眼看向一旁虚弱的胆子寒,道:“然后呢?”

    胆子寒纵身一跃,整个人倒挂着窜出来,扭身来到这壮汉身旁,一只手伏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抓起软成两半的代理人,道:“红莲圣教的同志们,站出来!”

    他一声令下,随着目瞪口呆的众灵药谷弟子退后一步,只见到熙攘人群之中挤出了几名身形古怪的弟子,个个戴着斗笠,他们一个个眼光逼仄,这时更是嚣张地甩开身周的衣服,扔到地上。

    这时,灵药谷弟子才如梦初醒。在他们不知情的暗中,魔教弟子早已经渗透到了他们内部,这些暗中涌动的弟子们早准备好了一切,只等这一天。

    胆子寒笑道:“教主英明,早知道这帮没用的家伙办不成大事,安排了这次行动,这玄武城,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保护小姐。”胆子寒厉声道。

    这一众灵药谷弟子还没回过神,就被圣莲教的教徒包了圆,顺道把琳琅护在当中,有人叽叽喳喳不停的。

    “果然是这妖女!肯定是她,要不是她,魔教的人怎么能找到这里的!”

    “师兄也让她害苦了!”

    这豹环眼也一点儿不磨叽,上去就是一斧子,一把劈成两半,自此,在没有人吱声。

    胆子寒叫道:“大个头,你悠着点儿,小姐还在呢。”

    琳琅气的手发抖,眼角的眼珠子都快抖落下来,心里委屈极了。

    “琳琳,叫你不要乱跑,你却偏不听为父的,到这种地方乱耍,万一让这帮正道的小子给欺负了,爹要怎么对得起你娘?”

    从圣莲教当中,走出一名穿着黑色长裘的男人,他目光萧瑟,直直看向琳琅。

    “——爹。”琳琅吃了一惊。

    “是我,你还有什么话说?”

    “爹。”琳琅摇摇晃晃站起身来,道:“你还有脸提起娘么——奶娘什么话都同我说了——是你下令杀了她,你,你……”

    圣莲教圣主——擎苍表情一窒,愣了愣,道:“这个若兰,话还真多——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

    “她已经死了。”琳琅低着头道。

    擎苍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琳琳,听爹话,同我回去。”他伸出手,低下腰,来到琳琅身边,道:“我这边万事俱备,你只消回来便是。”

    “……我只要我娘。”琳琅横着眼,看向擎苍,道:“你凭什么,凭什么处死她?”

    “看来你执意要跟我过不去了。”擎苍道。

    琳琅斜着眼,忽然深吸了一口气,道:“你错了。”

    她反手刺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玫瑰色的匕首,从擎苍的胸口穿过他的腰腹,溅着红色的血迹,一点点洒下。.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