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六章 苦战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69更新时间:2020-09-04 09:03:00
    胆子寒没有乘胜追击,他装模作样地在聂清河身边转了两圈,摩拳擦掌地笑了笑,道:“这就完了么?”

    琳琅目瞪口呆。

    她心里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人的招式之诡异,身法之奇特,出手之间,给自己带来的视觉冲击,竟然有那么一点儿熟悉。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半会却又说不上来。

    聂清河呜咽一声,翻转的白眼眨了眨,身体颤抖了两下,没了动静。

    这胆子寒道:“我的拳劲与常人不同,指骨里头浸泡了酸软的入药,味道生猛,怕你消受不了——这不,只在穴道上酥酥麻麻地揉上两拳,是不是便觉得浑身松软,使不上力气了?”

    胆子寒拍拍衣服,居然在聂清河身前一屁股坐了下来,笑着道:“我看你别挣扎了,认个负,少受些罪,岂不快哉?”

    聂清河的身体还在地面上不住地抖动,胆子寒笑了笑,背着手往回走去,道:“好了,缥缈峰,下一个——哦,瞧我这记性。”

    他拍了拍脑袋,看着灵药谷代理人面露惊异的眼光看向自己,笑道:“我怎么给忘了,这缥缈峰就一个弟子,结果很遗憾,抱歉,下手不知轻重,还给你们折了——看来,缥缈峰是没人咯。”

    他笑着说道,连正眼也不看上聂清河一眼。

    “……谁说的!”

    胆子寒冷不丁浑身一抖,细长的脖子忽然被人给抓住,他惊愕地扭过头去,见到匍匐在地的聂清河长起半身,脸上露出狰狞可怖的表情。

    “你你你!怎么可能!”胆子寒吓了一跳。

    中了松软麻痹的毒素,还能站起身来,这简直闻所未闻。

    聂清河嘿嘿低笑了两声,嘴里叼着长剑,手臂上的筋肉凶悍地隆起,就像是捏着一只长颈的公鸡一样,把这胆子寒使劲拽起,另一只手从腰上取下两寸长的钢针,在穴道上猛地拍进,随着冷气盘绕在身体上,聂清河的肉躯越发膨胀起来。

    琳琅一看,就知道不妙。

    “你这么做,身体会受不了的!”琳琅大喊。她记得,清歌曾说过,缥缈峰有不少伤人害己的禁术,如今聂清河使用的这招便是禁术之一。

    对琳琅的告诫,聂清河却置若罔闻,他扎进钢针,额头上的青色血管砰地扎起,幽蓝色的气劲满身旋绕,脖颈越发粗壮,暴露出暗淡的肉红色。

    “你疯了!”就连胆子寒也瞧出来,这人怕是豁出性命了。

    聂清河不吭声,一手抽起胆子寒,狠狠擎起,拧着他的脖子往地上摔落,补上一脚踏出。胆子寒咯一声,肺部猛地咳出一口血来,又见到聂清河紧追不舍,他慌忙祭出葫芦抵挡。

    谁知道翠玉金铁的葫芦被聂清河一拳头砸了个稀烂,内里的酸水流了一地。胆子寒愣了愣,这拳头要是招呼在自己脑袋上,岂不是开了瓢?

    他慌忙躲开,聂清河冷冷的目光则跟着自己一路蔓延。

    “找死。”他吸了口气,脚步一划,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飞也似地探出一掌,手掌如刀。胆子寒直觉得脖颈一凉,一道冰冷的气劲从他身周擦过,让他汗毛倒立。

    这人不要命起来,胆子寒也真成了“胆寒”,他翻身弹开,整个人飞驰到了场外,与这聂清河周旋起来,一时间竟然拿不出好的办法与他决斗。

    硬碰硬并不是个好办法,胆子寒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想出一个计策来。他缩了缩脑袋,身体蜷成一个球,胸口吸满了气,在身体上吹拂而去,眼见到聂清河一言不发的来到面前,他抬抬头,露出斑驳的牙齿笑了笑。

    “受死!”聂清河忽然大喝,双手带着浑厚的气劲朝胆子寒盖去。

    后者不慌不忙,更不躲闪,只是按部就班,从胸口里推出一大口热浪似的气劲,整个人缩成两尺粗壮的大球,朝着聂清河脸上卷去。

    聂清河没见过如此古怪的招式,心想一力降十会,便也不加顾虑,新手抓出。

    谁知道这球旋转了起来,跟聂清河兜起了圈子,在他身边来回转动。聂清河一拳头掴去,却被强大的旋转力擦得偏转开来,反倒是高速旋转的胆子寒,凭着手指上的骨节,在聂清河身上刮出了大小伤口,越发密集。

    这小东西就像是跳蚤一样,根本是捉也捉不住,打野打不死。聂清河心下甚急,也顾不得许多,身周的气劲陡然膨胀起来,他祭起剑诀,一瞬间凭空捏出数十把气剑,从各个方向围攻胆子寒。

    这胆子寒仓皇变了脸色,急急忙忙避过,但无奈聂清河的气剑数量太多,还没等他考虑如何闪躲,背上已经插了两三把剑气。他惊慌失措,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汩汩流出。

    聂清河解开剑诀,飞步踏来——只消一拳,他自信能解决眼前这个胆子寒。

    他一步步接近胆子寒——后者被气剑钉在原地,匍匐着挣扎于事无补。

    砰一声,轻响。聂清河痴痴看去,他一拳挥出,轻轻砸在这胆子寒的胸口,只发出一点儿轻声。手里的蓝色气韵渐渐消散开来,他惊愕地瞧了瞧手掌,绽红裂开的血丝从掌纹中脱出,眼前的景象开始旋转起来。

    胆子寒挑开一只眼,见到聂清河的情况,咧嘴笑道:“时候到了。”

    他声音一落,聂清河宽厚的身体便轰然倒塌,没过多久,身上的气劲散了大半,又恢复成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只一条惨怖的红色手臂露在外面,只瞧见满身疮痍。

    “首战,灵药谷胜!”

    有人叫道。

    聂清河彻底失去了意识,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琳琅脸色铁青,运气把聂清河送离了出去,见到四周灵药谷弟子的面目,十分可憎地带着满脸嘲弄看过来,她咬着牙,来到会场当中。

    “我来战。”她拍拍胸脯,道。

    胆子寒瞥了她一眼,道:“你跟缥缈峰什么关系?”

    琳琅愣了愣,道:“我……我是他们的客人。”

    胆子寒搓了搓手掌,笑呵呵地说道:“客人?哪有这样的道理,主人约的决斗,让客人迎战?这我可没听过。”

    “管你听没听过!”琳琅咬紧嘴唇:“今天这架我是打定了——你,你上吧!”

    她深知,自己比聂清河尚不如,眼前这个胆子寒,自己更不是对手。

    “总得有个理由吧。”胆子寒道:“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犯不着跟你一个小姑娘为难——这缥缈峰的浑水,你还是别蹚的好。”

    “我,”琳琅心里清楚,要是不说个道理出来,这帮人不会让自己出手:“我是缥缈峰大弟子聂清歌的……”

    “什么?”胆子寒挑着眉毛问。

    “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琳琅一张脸通红,闭着眼睛大叫。

    顿时,整个会场上鸦雀无声,只剩下一片惊愕的冷漠。

    半晌后,胆子寒才锁起眉头,问道:“此话当真?”

    “废话少说!接招!”琳琅羞红着脸颊,出于无奈,只有出此下策——她知道硬碰硬自己绝没有胜算,于是决定出奇制胜,早酝酿好的蛊毒从袖子里祭出,一双暗褐色的绸缎裹住了胆子寒的视线。

    胆子寒连退几步,见到一众妖孽朝自己攻来——蜈蚣,蝎子,毒蛇。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反手推出,故技重施,又吞吐了一口灼热的气劲,喷洒而出,准备用火攻灭除这些毒物。谁知道这些蛊虫并不怕火,琳琅早料到有人惯用火攻对付,在这些毒蛊的身上早已涂了一层不易燃的硅脂。

    “好家伙。”胆子寒翻身跳走,深知这些毒物的利害,不敢近身,于是长手伸出,朝琳琅闪电一般地鞭拳刺出,朝着琳琅的鼻头凶猛进攻过去。

    琳琅知道这些拳头的厉害,更不敢欺身,只有在远处凭着笛声操控手里边的毒物与之周旋。但是情况却并不乐观,这些毒物下毒固然凶狠,可是如果无法近身,便全无意义。

    而对于琳琅来说,只要进入了对方的攻击范围,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情况可以说是急转直下,琳琅手心里满是汗珠,她扯住绫罗,反手飞出两道凌厉的暗器,眼看胆子寒的步伐要比自己高明许多,很快就要近得身来,她也只能慌不择路。

    这胆子寒冷笑一声,听到嗖嗖两道暗器往眼前驰来,一点儿不慌,甚至没有减速的意思,他伸出舌头——那足足半尺长的舌头卷出,黏糊糊的液体喷洒而出,这暗器虽然迅猛,但是刺在他的舌头上,直直被这些滑腻腻的黏液缠住,没了半点威势。

    胆子寒收回舌头,在嘴里囫囵了两下,又张嘴怕射出。一声挨着一声,两道变了模样的暗器很快近了琳琅的身,后者慌忙无措,原本近身的功夫就不到家,眼下更是六神无主,慌得闭上了眼睛。

    就连这代理人都看不下去,忍不住叹息。

    “实力差的太多。”他背过身,摇摇头,心里却有点慌张,有些古怪。这个好战的弟子,向来不曾出现在门内,如今出山,他是哪一任师叔又或者师伯?怎么自己没引荐过?

    想来,由他担任门主或是引导众灵药谷弟子,应是不错。

    他正琢磨这些琐事,身后却没有传来料想中的喝彩——又或者是宣告胜利的呼声,反倒是死一般的冷寂,他一回头,脸色惨白。

    “这是怎么回事?”他冷冷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