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五章 决斗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79更新时间:2020-09-03 18:03:09
    两人从玄武城离开之后,决定先找到聂清歌再说。但是偌大一个玄武城,要找人谈何容易,更何况一点儿头绪没有,就连灵药谷千方百计想要找,出动上百弟子,显然情况也不那么乐观。

    两人一边找一边躲,足足在城里混迹了三天。到第三天正午,眼看决斗之期将至,聂清河心急如焚。

    他和琳琅找到一家茶摊,在这里打量来往行人,期望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

    但是三天来,聂清歌音信全无,事到如今,赶鸭子上架两人也决定先代缥缈峰上阵,至少不能输了阵仗——可想归想,聂清河骂娘的心都有了,这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他师兄居然还能玩儿失踪。

    再不到两个时辰,决斗之期就到了。聂清河也觉得**成没戏,已经放弃找人。

    琳琅却还固执地往街头打量,仔细观察来往的行人。

    “你不觉得,这灵药谷的弟子,比我们会面时多了好几倍么?”琳琅望着窗外行人,一个赶着一个,密密麻麻的灵药谷弟子穿梭不歇。

    “这还是我们能看到的,不知道背地里还有多少。”她补充道。

    聂清河摇摇头,端起一碗清茶,扁扁嘴,见到茶梗立了起来,他吹吹气,一口灌下去一半,抹了抹嘴,道:“嗨。有什么稀奇,这里是玄武城,什么地方?他灵药谷的大本营,平日里装低调呗,一到关键时候,就放出人来了,打肿脸充胖子。”

    琳琅却不这么认为,她看了聂清河一眼,摆弄起手里的茶碗,忽然问道:“缥缈峰最鼎盛时候,能够御气的弟子,大约多少人?”

    聂清河被问的发了愣,他掐指想想,道:“倒是没有确切统计过,不过我估摸着,也就七八十来人吧。修士讲究的是资质同勤奋,缺一不可。”

    “那其他三家比缥缈峰又如何?”琳琅旋即追问:“强得多?”

    聂清河直摇头:“论背景资质,四家不分上下。论人数,想来是佛门最多。但是缥缈峰人数也不遑多让,倒是这个灵药谷,听人说 一直不温不火,没想到这么有实力。不过啊,我估摸着,大多是没法御气的俗人一个,装腔作势罢了。”

    琳琅低下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但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预感,就好像 有什么神坑等着一样,好像冲咱们招手,说:快跳进来呀,这样。”

    聂清河笑了笑,道:“你想多了。琳琅,其实你本来就不是我缥缈峰的人,这次决斗,与你也没多大关系,我想了一整宿,不如这样,迎战的事交给我,我聂清河再不成器,也不至于头阵就让人给轰下来,至少撑撑门面,那是没有问题的。”

    琳琅却摇摇头,道:“这件事因我而起,到现在这个局面,再让我置身事外,那就不可能了。”

    聂清河瞧了瞧琳琅,见她神色笃定坚决,知道再劝也劝不动,于是索性一口喝空了茶碗,道:“我聂师兄还真是有福分。”

    “胡扯什么。”琳琅一巴掌拍在聂清河肩膀上。

    下午三刻,阳光烧灼在城北的百丈原。据传这里上百年前是一片苍翠的农田,但是如今时过境迁,已成戈壁,百丈之余望不

    到头的砂石荒漠,最适合用来决斗。

    聂清河搓搓手,他老远见到遍布戈壁上的灵药谷人,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只留了一个入口,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请君入瓮”。照往常情形,聂清河铁定是头一个要遁走的。

    但是到如今,背后只留下一个女人,甚至都不算他缥缈峰弟子,四周也没有师兄跟其他师兄弟的身影,只见到黑压压一片,淹没在围观群众当中数量不小的灵药谷打扮,一个个戴着斗笠帽,身穿着仓布袍,看得他眼皮子抽动,却又只能也硬着头皮上。

    好在一点,这种公开的约会决斗,灵药谷也不好意思借机抓捕两人,既然作为参与者,也只能在真功夫上见见真招。

    聂清河咳了两声,跟琳琅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戈壁上,一抬头,见到围上来的灵药谷弟子,心里凉了一半——这少说有五百余人,就算是拉壮丁,看起来也有些难以对付的。

    “灵药谷的代理人,跟缥缈峰聂大侠施礼了。”灵药谷代理人脸上满是怒意,但仍然沉着气,老老实实地拱了拱手。

    聂清河苦着一张脸,随随便便还了一礼。

    那代理人看了看聂清河跟琳琅,只两人就来赴约,忍不住嗤笑一声,道:“免得说我灵药谷仗势欺人,在这里重申规则——三局车轮战,最后站在场上的人为胜——点到即止,认负为负,莫伤性命。”

    聂清河切了一声,虽然规则是这么个规则,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么。

    果不其然,这代理人刚把规则阐述,人群当中就爆发出一阵阵的讪笑声:

    “这缥缈峰也太搞笑了吧,决斗连人都出不齐?还让个女的上场?”

    “嘿嘿,这女的可大有来头,是那什么魔教的闺女。”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这缥缈峰是怎么回事?自家弟子死绝了么?连个来看戏的都没有?”

    “我看那,听说这魔教女子个个妖艳成性,跟那个魅魔似的,怕不是已经把缥缈峰的男丁个个给解决了。”

    “有这等事?”

    “你别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还真是嘿!”

    这些人越说越离谱,聂清河脸都快气歪了,他向来护短,说自己不是,笑一笑也就罢了,说自己师兄乃至大嫂的过错,他正是忍也忍不了。

    “好你个灵药谷,找死!”聂清河双手成诀,祭出长剑,抖擞了精神,一如雷霆朝那叽叽喳喳的人从当中穿去。“我缥缈峰人才辈出,岂容你这样的宵小之辈诋毁?哼哼,区区灵药谷,还用不着我们兴师动众,我一人便足够打的你们满地找牙——陆琳琅是我缥缈峰贵客,她只是来观战的!”

    “莫急莫急!你的对手是我哩!”只见到人群中一道身影抽出,手里捏着一把短剑,另一只手则掌着葫芦,他微微吸气,腹部胀得浑圆,一张一合,从鼻腔口腔中喷射出浓烈的气焰来。

    谁知道,聂清河怒从中来的一道剑诀刺出,这气剑乃是他得意的工夫之一,如今却叫人简简单单,一口浓焰化解,太着急都不禁瞧得傻了眼。

    “这……”他端详着看了看冒出来的这个灵

    药谷弟子。

    说来也怪,自己怎么打从前没见过这样古怪的人?他小脑袋窄肩膀,上半身颀长,下半身却又短又粗,一条细细的腰腹,居然像蛇一样的灵活,两条手臂几乎能垂到地上,面目当中,贼眉鼠眼倒不必说,一条舌头弯在两耳间摩挲着,十分诡异。

    这男人一出手,灵药谷当中一片叫好声:“长腿药师!”

    聂清河知道,这恐怕是他的外号。只不过瞧他模样,既不像是大长腿,更没有哪一分像是治病救人的药师。

    “长腿药师胆子寒,有礼。”他装模作样,冲聂清河施了一礼,倒是把聂清河气笑了。

    “你叫胆子寒?”聂清河问。

    这怪人眼巴巴笑了笑,舌头像是装不回嘴里了一样,盘在两唇上下飞舞:“末名韩子丹——道上人揶揄两句,倒成了——胆子寒,心想倒也公道,于是就拿来用了。”

    聂清河哭笑不得。

    “你是灵药谷弟子?我怎么没见过你?”聂清河又问道。

    这胆子寒笑了笑,道:“灵药谷家大业大,不少弟子常年在谷中修炼,平日不问琐事,不到万不得已不出谷来,您当然不知。”

    聂清河吸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阁下出招吧。”

    胆子寒却不动,他弯着腰驼着背,搓了搓瘦长的手掌——这手掌几乎有一尺来长,道:“还未问清楚阁下姓名。”

    “聂清河。”聂清河瞪大了眼睛,道:“你只消知道,自己是输在缥缈峰聂氏手里,就足够了!”

    他祭起长剑,横握手中。

    胆子寒点点头,一只手伸出颀长的手指,在掌心写写画画,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转身在葫芦里掏来掏去,掏出一双指虎戴在手上,朝聂清河招了招手。

    聂清河无动于衷。

    “真够客气的。”胆子寒笑道:“那我不客气咯。但愿你不会后悔。”

    他话音刚落,瘦弱的身体便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几乎是一个眨眼间,鞭子似的双臂就先后朝聂清河掌掴而去。

    没想到这胆子寒如此迅速,聂清河大吃一惊,横剑挺身,后者的拳头却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从他长剑的缝隙里钻出,顺着他的肩胛骨滑到了下巴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下颌骨就发出尖脆的响声,聂清河一吃痛,整个人朝后仰去,胆子寒另一拳刺来,冲着他的下巴抡出。

    聂清河两眼放空,大脑好像一片空白,整个身体斜着升起。眼看胆子寒第三次攻击就要穿破他的剑身,聂清河凭着意志,赶紧御气抵御。

    他在胸口画了一道太极符,胆子寒的拳头“噌”的一声,就好像是刮到了钢筋上一样,发出巨震。聂清河的身体也如逢大敌,随之剧烈地抖了抖,胳膊上的道袍一片片震裂开来,上臂一瞬间染得通红。

    他喘了口气——然而胆子寒却丝毫没有让他喘息的意思,手臂好像无限延长了一般,扭转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从他斜后方,直直朝着脖颈甩来。

    唔一声,甚至来不及叫痛,聂清河手一松,长剑落地,身体稀软地瘫在地上,呈现出一个不雅的“撅”着的姿势,脸色苍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