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三章 暗巷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72更新时间:2020-09-02 18:26:15
    尹雪珠擦拭青锋长剑,一抹冷艳的寒光从剑身上折出,映照出一张冷峻的脸孔,由远及近,缓缓到了跟前。

    “来了?”她甩了甩手腕,手里长剑嗡鸣不止。

    “来了。”回头看去,尹雪珠见到聂清歌一脸疲倦。

    “这件事交给他们俩,你放心么?”尹雪珠有些不放心,冷冷的脸颊上穿了一点儿红晕。

    “没什么可担心的。”聂清歌道:“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唔。”尹雪珠迟疑半晌,望着聂清歌的眼光也有了些许的变化,她低下眼睑,细咬朱唇,才道:“不提他们,现在这件事,你有几成的把握?”

    聂清歌扁了扁嘴唇,道:“实话?”

    尹雪珠点头。

    “不到两成。”

    尹雪珠的剑抖了抖,身子微微一偏。

    “如果失败呢?”过了一会儿,她又问道。

    聂清歌沉默良久,道:“如果失败,缥缈峰和灵药谷都会遭难,咱们俩恐怕也逃不掉。”

    尹雪珠迟疑了许久,十分漫长。

    聂清歌看了她一眼,道:“其实这件事用不着赌上性命,雪珠,离了我,你有大好前程,光复尹家不提——你为做这许多事,我也没有办法补偿你,你知道,我和琳琅……”

    “别说了。”尹雪珠摇摇头,“你别说了……只是为了你,我不会做这些事。”

    “这么说,是为了你姐姐?”

    尹雪珠叹了口气,道:“我姐姐?我很小的时候,她就被魔教荼毒,说实话,我压根也没有见过她几面,又谈什么为她做些什么呢?”

    聂清歌看了看天空——他们所在一条幽深窄细的暗巷里,两头都见不到出口,藏匿在玄武城的中心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只不过两人都不是很在意。

    “要说我做这些,不是为了你,更不是为了我的那个名义上的大姐。”尹雪珠冷着脸,看向聂清歌的目光除了些微的冰凉,更多了一抹变化。

    “难道说,是为了……琳琅么?”

    聂清歌望着暗巷外头,目标还没有出现,他也并不着急。

    尹雪珠搓了搓手掌,细长的眉弓小小的颤抖着,道:“……对她来说,这个世界是不是都颠覆了?”

    聂清歌折叠了双手,望着阴云密布的巷道外,陷入了沉思。

    “对我来说说,看到她,就像是见到我小时候的影子一样。”

    聂清歌看着尹雪珠,道:“你姐姐走得早,父母对你给予厚望……”

    “但他们从没把我当做女儿。”尹雪珠道:“到他们仙去为止,我也不过是尹家的一枚棋子。若不是我天生能拿手里这柄剑,他们恐怕都不会养我成人。”

    聂清歌也沉默了,这件事他心里多少有数,可对于尹雪珠而言,只有挥动手里的长剑,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比起琳琅,她又幸运到哪里去呢?

    “别说我了!”尹雪珠眉眼一紧,望见巷道外的几道身影,急道:“他们来了。”

    聂清歌也不吭声了,两人按照先前的吩咐,分别蛰伏在墙角落里。随着脚步声愈发近

    了,聂清歌祭出真气,凭空处捏出一道玄光色雾气。

    这雾气氤氲,尹雪珠率先扑了出来,洁白的身躯犹如一只脱兔,飞快按住一个。

    聂清歌则反手锁住了另一个的喉咙,两人使了个眼色,便把两名倒霉鬼拽住了喉咙,像是提着家禽一般,带着两人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地窖里。

    “是这两个?”尹雪珠皱起眉头,两人的身份不是别人,正是灵药谷的两名弟子,两人鬼鬼祟祟,神情恍惚,警惕当中带了一抹惊异。

    “果然是。”聂清歌道。

    “两个无耻败类。”尹雪珠伸出冰冷的手掌,飞快地刺出,眼看就要命中两人,聂清歌慌忙拦住她,道:

    “不急,还有用处。”聂清歌拦下他,道。

    尹雪珠狐疑地瞧了瞧聂清歌,问道:“你早知道了?”

    聂清歌笑道:“癫大师早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我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尹雪珠沉声,拉下一张脸,有些埋怨地说道:“这么说,琳琅她还不知情?”

    聂清歌抿了抿嘴,道:“这件事,她不能提前知道。”

    同一时间,在宣武楼塔外,琳琅轻轻松松扛着厚重的大箱子来到屋外,见到笔直高耸的塔楼陷入了沉思,她勉强虽能御气而上,但毕竟要带着这么大的累赘,万一让灵药谷弟子发现,后果可就不好了。

    她吸了口气,眼看通天笔挺的高楼不是办法,这时候见到从塔楼外探出两颗脑袋,显然宣武楼虽然警戒不严,但时常有灵药谷的弟子在楼上巡查,想要突破,并不容易。

    琳琅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张偌大的宣纸,在准备好的铁画银钩当中描绘出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一扬手,铺陈了开来。

    楼上的弟子见到底下有了动静,探出一两颗脑袋下来,琳琅抓住机会,吹响手里的笛子,一阵婉转有如得有如百灵鸟似的叫声窸窸窣窣地传来。

    忽然一阵横着的风声吹过,楼上两名弟子警惕地看到地下的情景,一时间又分辨不清。

    琳琅借此机会,在地下大喊:“魔教来啦!”

    楼上两名灵药谷的弟子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瞧瞧你,一时间脸色苍白。

    “下来!”

    琳琅眼角一闪,双手捏诀,凭空招呼了一个偌大的乌鸦铺天盖地卷了过来,朝下顾看的两名弟子慌不择路,竟然被这硕大的乌鸦用嘴掀了起来,从上而下,面如死灰。

    就是现在!

    琳琅踮起脚尖飞奔,不一会儿便找到了上塔的去处——一处颇不平坦的石墙,她双手把行头背在身后,顺着墙沿,大气也不敢喘地伏着高墙直上而去,施展出壁虎游墙似的绝技。

    她生怕塔楼中还有别的弟子,一点儿声息不敢张扬,抿紧了嘴唇,不久便上到塔楼的顶层,见四下无人,琳琅按下脚步,缓缓到了宣武楼的楼台之上,这里就是玄武城的最高点了。

    她吸了口气,推开箱子,见到里面是聂清歌留给她的霹雳枪,她抚摸着通体金褐色的霹雳枪身,重新自装好后,从箱子里摸出一颗圆乎乎的弹丸,上下其手塞了进去,朝着天空,吸了口气,

    抵住枪托,朝天爆射了一发。

    只听见天色中裂开一道低沉的闷雷一样,在两条浑厚的云层当中摩擦出一条巨龙一样的光泽,在雾蒙蒙又低沉的天井之下,裂成无数的光影。

    琳琅抹掉了头上的汗,往下看去,只见到裂开的云层两端,连成一片彩云似的光辉照耀下来,整条街道似乎都被点亮了。这时,灵药谷的弟子终于发现空中的不对劲,纷纷指着天空,有的也注意到宣武楼这边的异常。

    琳琅松了口气,但现下并不是泄气的时候,不多时这些灵药谷的弟子就会上来阻挠,她咬着牙齿,一连囫囵把箱子里的弹丸一颗一颗地塞进枪中,一连十几珠弹丸口吐龙焰,照耀当空。

    琳琅抹掉额头上的汗,眼瞧着乌泱泱的十几道色泽光鲜铺天盖地地卷来,琳琅咬咬牙,正想着该如何脱身,忽然听到龇牙咧嘴的几名灵药谷弟子上的楼来,道:

    “好一个缥缈峰,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几名灵药谷弟子叫骂:“是这娘们儿!瞧不起我们灵药谷!妈的。”

    他们一甩帽子,琳琅这才想起抬头,瞧着天空五颜六色的烟花,赫然呈现出几个大字来:

    灵药谷败类,安敢一战?

    等等诸如此类的挑衅的话一句句浮现在空中,琳琅直觉得瞠目结舌,等到灵药谷的弟子纷纷上楼来了,把她围在一团,琳琅深吸了口气,摆摆手,道: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琳琅使劲摇头。

    然而天空中还在不断浮现这些文字,任何语言的辩驳似乎都有些无力。

    ————————————————

    另一头,聂清河正志得意满,却发觉代理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他越往下看,一张脸就越铁青。

    聂清河试探性的问道:“有什么问题?”

    代理人一句话不说,默默地把书信交替传给另几位弟子看,并让人把府邸的大门阖上。

    聂清河也意识到不对劲,慌忙往后退了两步,这代理人冷哼一声,道:“聂师兄,咱们灵药谷和你们缥缈峰素来虽说不上交好,但至少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两家人没什么过不去的过节吧。”

    聂清河咽了咽口水,低声道:“我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代理人冷着脸道,“白纸黑字写在上面,能有什么误会?”他猛地一抖手,把一张信撕得粉碎。

    聂清河脸色茫然,这代理人道:“什么叫无胆匪类?什么叫吃里扒外,什么叫……”

    他气的说不出话来,负手而立。

    聂清河慌忙解释:“会不会,会不会是我拿错了?哎呀,我没瞧过信里的内容?”

    “拿错?”代理人冷言冷语道:“我看不会吧,这上面亲手写的亲笔,拿错?聂师兄,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灵药谷算是记下了。”

    聂清河还想再争辩,见到屋里走出几名灵药谷弟子,手里拿着教训人用的铁鞭,一个个脸上挂着深仇大恨的脸孔,简直像是要把聂清河活剐了一样。

    聂清河掉头就走,后路却已经让他们封死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