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二章 讲和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75更新时间:2020-09-02 09:07:47
    “什么事?”聂清河拍拍胸脯,道:“我算是想通了,有什么事,包在我身上,现在这节骨眼儿,就算是找灵药谷去赔个脸道个歉,我,我也去得。”

    聂清河跟在他师兄身后,立下了军令状。

    后者也不理睬,只是起身到了卧房里,带着古怪的神情看了聂清河好几眼,不时在屋子里的墙壁上摸索起来。

    琳琅见状,也跟着劝道:“清歌,我也要去。”

    聂清歌仍然不吭声,道:“这件事非得你们出面,我才放心。”

    两人纳了闷儿,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如此重要,难道这个情况下,还有什么事,比调和伐敌更要紧?

    “这个,你来。”聂清歌从书房里摸出一封书信,交到聂清河手里,嘱托道:“这封信,你要亲自带到灵药谷去,就说是你师兄聂清歌的亲笔,务必当着他们代理人的面瞧完,确保万无一失。”

    聂清河心里明了,这多半是谈和道歉的亲笔,没想到师兄老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心里不禁有些感动,还是师兄懂自己,知道自己磨不开这个面子,去道歉还是有点儿丢人。

    “琳琅,这件事就需要你跟着。”聂清歌道。

    琳琅先是点头,而后有些困惑地问道:“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当然。”聂清歌从卧房里捧出一箱货柜,两人疑神疑鬼地探了两个脑袋过来看,只瞧见里面有两杆霹雳枪,倒像是孩子用来放烟花的玩意儿。

    “这是?”琳琅咬了咬手指,脸色凝重。

    “霹雳枪。等清河那头的事处理完后,你再到宣武楼去放这个。”聂清歌的脸刷的拉下来,十分严肃地拍了拍琳琅的手背,道:“切记,不能让灵药谷的人发现你,放完这个之后,你要立刻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琳琅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但想来也是为了谈和准备的,于是笃定地点点头,道:“保证完成任务。”

    “这件事务必火速执行。”

    聂清歌看着两人道。

    聂清河把书信收在胸脯上,扭头就要走:“那我现在就去。”

    “诶——”聂清歌摇摇头,道:“现在天色已晚,再去不合适了。明日一早,你和琳琅就去准备这件事,无论这灵药谷什么反应,你们都要如实告知我。”

    琳琅瞪大了眼睛,问道:“清歌,你不和我们一块儿去吗?”

    聂清河也是这时候才听明白:“你不去?”

    聂清歌摇头。

    “我明日还有要事,脱不开身。”

    “什么事能比这重要?”聂清河愣了:“再说你不去,不大好吧,显得我们没有诚意。”

    聂清歌却笑了笑的,道:“不碍事,你照我说的做,确保计划执行顺利,往后的事便交给我。”

    琳琅倒是有些担心聂清歌,于是问道:“明天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非得你去?”

    聂清河也有些不解:“不是都让那尹家妹子去办了么,她一个人就相当于一个军队,那么强势的,还解决不了?”

    聂清歌沉着声,笑了笑道:“有时候,还非得我出马不可,你们听我的。”

    聂清河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琳琅也只能点点头,道:“那你要小心。”

    “自然。”聂清歌点了点头,又伸出手,捏了捏琳琅的小肉掌,道:“倒是你,明天切记行动隐秘,保证自己的安全,有任何事,大声呼叫,我便有安排。”

    琳琅红着脸低下了头。

    ————————————————

    次日一早,聂清河就迫不及待地行动起来。

    琳琅兴致也是十足,两人分头行动,天还没亮,就开始布置计划。琳琅虽然很擅长隐秘行动,但毕竟扛着一大箱的礼炮,颇有些吃力,但好在这天宣武楼前并没有多少灵药谷的看守弟子,她上楼倒是顺利。

    另一方面,聂清河这边就没那么轻松了。

    尽管他出发前三番五次地告诫自己,要自己和气相处,切莫要跟灵药谷的那些弟子冲突,在心里反反复复念叨了好多遍才出门,但是一上路还是遇到了问题。

    原来自从那天约了决斗之后,这灵药谷的弟子却很难服众,尽管那个带头的代理弟子暂时能压得住其他弟子,但毕竟众人辈分都相同,资历也大差不差,这件事下来后,不少灵药谷的弟子有了自己的想法,跟着代理人也就走不到一块儿去。

    但大多数还是像聂清河一样,年轻冲动,处事不着边际。

    聂清河还没找到灵药谷的府邸,一路问过去,就猛然发现身后跟了好几名灵药谷弟子。眼看他们面色不善,一路跟着聂清河到了灵药谷的府邸门前,聂清河的脸色就有点儿发怵。

    不过他心想,自己这次是来道歉的,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这态度诚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再说了,他师兄也算是多次告诫: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千万不能还手。

    ——不还手,不还手。

    聂清河吸了口气,心想说不定对方以礼相待,哪到得了师兄说的境地?一想到这,聂清河一肚子的自信就涌了上来,他找到府邸前守门的两名灵药谷弟子,道:

    “麻烦两位道友,通告一下。”

    两人上下打量聂清河一番,其中一个阴阳怪气地道:“来者通名。”

    “通……通名?”聂清河牙齿猛地一砸,鼻头一扭,手指微微颤抖——这小子他们一天前不到还在宣武楼见过,那时候谁知不知道聂清河的威名,这……

    尽管心里有火,但聂清河知道两家有矛盾,于是强行按下一肚子火,道:“我……我是聂清河,缥缈峰的聂清河,麻烦通告一声。就说,上次的事,缥缈峰深感抱歉,特来磋商。”

    “哟?”谁知道这灵药谷弟子不急着动弹,还按下准备如实通报的另一名灵药谷弟子,上上下下重新打量聂清河,眼高过定地说道:“这不是聂家排行头二的“奇才”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他重重地咬了咬“奇才”两个字,丝毫没有给聂清河通报的意思。

    “麻烦你了小兄弟……”聂清河几乎是咬着牙齿说道。

    “真不巧。”这灵药谷弟子扭着一张脸孔,笑的很是不自然,道:“你来的不是时候。”

    “怎么?”聂清河问道。

    “咱们灵药谷的人呢,有个规矩——”他冷笑一声,道:“凡是新月不见客,凡是朔月不见狗,您看看您属于哪一种。”

    “你欺人太甚!”聂清河刷一声从背后掏出长剑,勃然怒道。

    这灵药谷弟子也不甘示弱,祭出手里的宝葫芦,冷笑道:“不愧是缥缈峰做派,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好啊,灵药谷弟子就算是死在里头,也不会跟你们这群莽夫为伍!”

    聂清河气的手都开始发抖,他咬着牙,心里思绪万千,瞧了瞧手掌上的轻钢长剑,一咬牙,反手将其掷到地上,拱手道:

    “在下是来谈事情,不是来寻衅的,麻烦行个方便。”

    这弟子有些愕然。素闻缥缈峰当中,这个头二的聂清河行事鲁莽,杀伐气息极重,想不到也能见到他服软的一天。见到他诚意十足,这弟子才收起了葫芦,眉头紧锁。

    另一个弟子见气氛缓和了下来,赶紧拽了拽这脾气粗暴的师兄,道:“我去通报。”

    不刻多时,这弟子又匆匆回来,重新扫了扫聂清河两眼,伸手道:“代理人有请。”

    聂清河大喜,跟着这名弟子就进了灵药谷府邸。

    灵药谷内,香炉的药香四溢,屋子里大多是栽培的药圃园子,空地山野极多,一眼望不到头。跟着这名弟子,聂清河急匆匆找到了正殿,当天跟自己师兄约战的那名“代理人”早已在正殿等候。

    他拱手而入,傲气如他能够如此恭敬,本身让灵药谷的几名弟子已经大跌眼镜,没想到这聂清河一张口便道:“师兄命我前来与灵药谷共商讨敌策略——前几日在宣武楼的事,也是我们缥缈峰太过冲动,触怒了贵派,特意让我来致歉。”

    这代理人给聂清河看了座,道:“聂师兄太客气,这件事两家都有责任,事后我们也想了想,切莫因为一些旁枝末节的冲突伤了两家人的和气——你师兄能如此深明大义,实在是正道之福。”

    聂清河大喜,心想这事就算成了一半,正要开口,却见到代理人一旁的几名弟子脸色不对,忽然插嘴道:

    “师兄,话不是这么说。这决斗毕竟是缥缈峰挑起来的,咱们灵药谷是天山南麓有名望的大宗派,旁人说了要来寻衅,咱们岂能说不了了之就不了了之,这不是让江湖人说咱们怕了他们缥缈峰么?”

    代理人呼吸一窒,愣了愣,没吭声。

    另一名弟子也跟着道:“没错,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是缥缈峰挑的事儿,他们就得给个说法。”

    聂清河咬咬牙,道:“不知道两位道友的意思是?”

    其中一个扫了一眼聂清河,道:“这事也简单,要么,你们自个儿服个软,就说缥缈峰斗不过灵药谷,免得伤了面子和气,就自己消了决斗,跟江湖同道散播散播,这件事也就一笔勾销。”

    聂清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心想这不是蹬鼻子上脸么?

    另一名弟子见他无动于衷,冷着脸笑道:“要不然,就老老实实打一场,咱们灵药谷还不怕你们缥缈峰,到时候不论输赢,也算是堂堂正正的来一场,免得堕了我们正道威名。”

    代理人的脸色也很为难,道:“聂师兄,这件事我说了不算,还要看弟子们的想法。”

    聂清河摇摇头,起身道:“我师兄嘱托,把这封信带到,我想,他一定有办法。”

    代理人一听,忙从聂清河手里接过书信,拆开一看,脸色大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