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夜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7更新时间:2020-09-01 18:32:40
    玄武城是西北有名的山韧之城,城墙高耸,鬼斧神工,灰蒙蒙的大理石遍布城中,四处都满是粗犷的壮阔气息,灵药谷的弟子在玄武城中势力颇大,如今齐聚在标志性的宣武楼设宴。

    玄武城坐拥关外大山,是入中原的唯一一道天堑,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灵药谷的弟子更不用提,是北御魔教的最前线。

    一到夜晚,苍茫茫的天空几乎是贴着地面,朔风从西北卷来,满地的尘沙呜咽着升天而起,聂清歌御起了剑,扶着琳琅,一双手横在她的腰上,携着她上了飞剑。

    这宣武楼就像是一座万仞拔起的高耸塔楼,四处没有上楼的云梯,寻常人根本上不去,只有他们这样颇有实力的修士勉强能进,这一方面似乎也预示了灵药谷一众弟子的决心。

    但是直到此时,聂清歌的心情还是颇为沉重,他见到低沉的天空下,几十道飞剑卷着各色气焰,一道道刺破灰蒙蒙的天色,就像是腾空而起的灰色巨龙一般。但他一想到这样的阵势不日之后,不知道能剩下多少,与魔教的决战,势必会牵连诸多人的性命,内心就怎么也舒缓不下来。

    伏在他背后的琳琅似乎也是一般心思。但聂清歌明白,她的心情更加复杂。这几天发生的事太过密集,太过痛苦。先后看着自己的童年好友、奶娘死去,又亲而得之父亲的累累罪行……

    聂清歌深吸了一口气,背后的琳琅双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一双手轻轻抵在他的胸口,深深陷下去的疤痕如今还留着痕迹,只听她低声道:“这道疤——清歌,是我对不住你。”

    琳琅心里有太多话,一时半会,却没办法说得清楚。

    聂清歌拍了拍琳琅的手掌,道:“不碍事,往后还要多关照。”

    琳琅并不清楚聂清歌嘴里的“往后”还有什么特殊意义,来不及多想的恍惚之间,脚底软绵绵地微微颤抖,飞剑周边的真气如同泄了气的阀门,随着剧烈的抖动,琳琅一个踉跄软在他的怀里。

    “聂师兄,都这节骨眼儿上了,还有工夫抱得美人归呢?”

    谁知道,宣武楼的塔楼上,老早等着眼巴巴的灵药谷众弟子,他们嘴里满是火药味,一上来便呛得琳琅说不出话来。

    缥缈峰的弟子见到自己这边吃了亏,都收了飞剑,几乎要跟灵药谷打起来。

    “诸位,今天我们来,是共商讨伐敌侧之事。”聂清歌沉着脸,拦住缥缈峰众人。

    聂清河也有点儿看不下去,他行事向来冲动惯了,这时见到聂清歌被人呛了,心里更是难以压抑,道:“如丧考妣,一群丧家之犬。”

    灵药谷的弟子们见聂清歌身边那个尹雪珠这趟没来,又拿出来调侃道:“聂师兄身边的跟班这次没来?这娘们儿终于也知道害怕,回闺房绣花了?”

    聂清河手一抖,差一点儿长剑出鞘,嘴里连声辩解:“你懂个屁!”

    而聂清歌的手则更快,飞快的拦住了他,轻轻摇头。

    后者闷哼一声,随处找了一个高大的椅子坐下。

    “哟,缥缈峰的师兄,这里可不是您坐的位置。”一名灵药谷弟子道:“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众人这才注意到,宣武楼塔楼上面

    精心布置的长桌一侧,一边设了椅子,另一边却什么都没有,上面还写着:缥缈峰与狗,请将就。

    聂清歌咳嗽一声,道:“灵药谷诸位道友,这次摆宴,也是为了魔教一事?”

    灵药谷的一名弟子道:“那是自然,我们灵药谷出了叛徒,人人得而诛之,本来与魔教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我们家族,这件事,自然是我们分内之事。”

    又有人冷嘲热讽地看向聂清歌,挤眉弄眼道:“哎呀,这句话就不对头了——咱们固然是跟魔教有些往来,平日里打打杀杀惯了,真像聂大侠这样,跟魔教眉来眼去深情款款的,却是没有。”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光使劲在琳琅身上打量,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

    “清歌!”聂清河听不下去了,他小声在聂清歌耳边道:“这帮败类自从没了黄岐,一个比一个混,咱指不上他们,凭缥缈峰的诸位师兄弟,跟这魔教拼了,结果也未可知呀!”

    聂清歌却摇摇头,拱拱手,道:“不知道灵药谷诸位有何高见。”

    不管怎么挑衅,这聂清歌都无动于衷,灵药谷的一众弟子反倒是面面相觑,面露难色,好一会儿工夫,为首一名弟子这才站出来,拍了拍身上的袖袍,道:

    “聂师兄,不敢。如今我们玄武城里只剩下我们两家共同御敌——不管以前两家人有什么过节,我们也希望能够一笔勾销,往后,只谈迎敌,不谈这些小结。”

    “这是最好。”聂清歌点头道。

    “至于说这个计划。”这人的眉头微微一锁,道:“近日上山查探的弟子回报,说这魔教动向古怪,自从大长老……他,他仙去以后,魔教不仅没有一丁点动作,反倒是平日里守山的教徒更少。”

    “更少?”聂清河愣了愣。

    “没错。”这弟子道:“我们上山查探的师兄弟都说,平日里最多到山北凉亭的栈道,就被严防死守,再也渗入不进去了——但是这一回,他们到了魔教的主殿前,才见到三三两两的教徒把守,一路上几乎没有几个人丁——这跟平日里动辄成百人的魔教教众又有不同。”

    聂清河听了,颇有些兴奋,道:“那还等什么,这帮孙子估计是服软了,准备撤离,咱们也不能落人后面,赶紧追查!”

    他一拍案板,眼前这弟子却嗤笑似的望向他。

    “要真是如大侠你所说这么简单,哪里还有这几十年的恩恩怨怨?”

    聂清河一愣,一旁的聂清歌也点头道:

    “他说的不错。看起来这是示敌以弱,实则是引诱我们深入他们的圈套,好把我们一网打尽,斩草除根。魔教行事向来谨慎诡秘,没那么简单。”

    聂清河面露惭色,那灵药谷的弟子却点点头,朝聂清歌拱了拱手。

    “不错,不愧是缥缈峰的奇才,聂师兄,你所言一点不差。我们几次三番,小心查验,总算在昨天,上山弟子查出了一些端倪。”

    “他们说,这山上路径只一条,多番查看之后,没有上下的大量人员足迹。在主殿前后,更是没有查到像是教主圣主一类的人,只晓得山上这些教众不知道把守些什么,想来,这不就是请君入瓮么?”

    聂清河沉吟片刻,道:

    “可是也不能简单就放了他们吧?你说他们这是陷阱,那他们主力又在哪里?”

    这弟子摇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聂师兄,你怎么想?”他目光瞥向聂清歌。

    “依我看。”聂清歌心知擎苍的为人,他野心甚大,而今正道遭此不测,他这样的人,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只是在等待时机,准备把我们一网打尽。”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守株待兔?”这笛子愣了愣,问道。

    “不错。”聂清歌道:“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另外,我还有一个计划。”

    聂清歌压低了嗓音,把过一盏摇曳的烛火,放在手心里,借着灯火细声道。

    然而谁也没听清聂清歌说了什么。他面露低沉的笑容,手指在木桌上轻轻敲动,随即在宣武楼一旁的神农画像上比了一个手势,片刻之后,道:“就是这么回事。”

    那弟子先是一愣,随即忽然变了脸色:“好你个聂清歌,居然敢当着我们祖师爷的面挑衅我灵药谷,你还真不把我们这些弟子放在眼里了?”

    聂清河不知道这弟子忽然置的什么气,忙解释道:“说着说着怎么急眼起来了?我师兄他绝不是这个意思,大家有话好商量。”

    “不。”聂清歌却摇摇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一听这话,这弟子脸都白了,指着聂清歌等人破口大骂,缥缈峰的弟子一见情况不对,也跟着加入战局。

    一时间两方对骂不休,聂清歌沉着声不动静,等到聂清河的脖子红透,看到对面那弟子的脸色已经拉的不能再难看的时候,道:

    “既然灵药谷这样仗势欺人,有种的,三天后城北桂花林,咱们较量较量。”

    那弟子急赤白脸,正在气头上,哪里顾得许多。

    又见到聂清河乘胜追击:“算了哥,我看着帮缩卵的孙子没这胆量,咱们缥缈峰最不与弱者计较,放他们一马。”

    “谁是弱者?好你个姓聂的,三天后,谁不到那是畜生!”

    聂清歌点点头,道:“好。”

    放下狠话,他拉着一脸懵逼的琳琅,扭身就踏上飞剑,留一句“走”,便叫缥缈峰众人回了客栈。

    回到客栈里,聂清河冷却下来,脸颊烧红滚烫,他辗转不是事儿,找到聂清歌,道:“清歌,咱们这件事,是不是办的有点儿冲动?”

    聂清歌愣了愣,看向他:“你没吃错药吧?”

    聂清河也被自己这话吓了一跳,又瞧见聂清歌笑了笑,道:“平日只听咱俩说话,还以为这话是我嘴里说出来的。”

    “我这不琢磨嘛,大敌当前,咱们魔教这档子事还没解决,现在又树立新敌——这决斗啊,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梁子就算是结下来了,到时候要是魔教乘虚而入……”

    聂清歌瞪大了眼睛,对自己这个鲁莽的师弟算是刮目相看了。

    琳琅也跟着道:“我觉得没错,这件事的确应该从长计议——至少,咱们不能张扬,千万不能让我爹他们知道。”

    “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还需要你们俩帮我一个忙。”聂清歌神神秘秘地说道。.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