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章 白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18更新时间:2020-09-01 09:03:30
    聂清歌取过头巾,白色之中带着一抹苍凉,他郑重其事地系在头顶上,掸了掸肩上尘土,瞧见一身素裹的琳琅,陷入沉思。

    大长老身故后三天,四大家族如同一盘散沙。

    第三天是白事会,整个玄武城上下尽戴白麻,哀乐不止。但聂清歌始终面无表情,就连琳琅都啼啼哭哭了两天,而他却除了面对黄岐撕心裂肺的那一幕后,在没有任何情绪。

    午后,稀稀落落的小雨不停,聂清歌和琳琅两人来到客栈外的大会堂,一众缥缈峰的弟子在最前头,大长老的遗体被封入棺埻。

    聂清歌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这场白事盛会十分隆重,几乎动用了玄武城上下全部的资源人力,都只是为了大长老一人。宴会持续到了夜晚,三家人拢酒共饮,没有一个人愿意带头出声发表檄文,但终究这件事是要做的。

    尹雪珠就是这样杀伐果断的人,她这三天以来,没有一刻眼光不是留在聂清歌身上,也是这么多年的观察,让她意识到,她从没见过聂清歌如此失魂落魄。

    酒会上,尹雪珠抽身而起,作为四大家族里最年轻的领袖,她双手持杯,偷眼望了望聂清歌,抿抿嘴角,给大长老沉默着撒了一杯酒。

    而后,她吸了口气,道:“尹家在此征讨魔教,此事当比弟子性命更加要紧,不死不休!”

    说完,一口把杯中酒饮尽,她扬杯四顾,又道:“诸位,大长老与我们是什么样的存在,弟子不必多言,此时此刻,敌在前,不容退。”

    尹雪珠豪气干云地坐下身,眼波扫向聂清歌,低头不语。

    但自始至终,也只有尹雪珠的尹家出头。

    佛门仍旧保持沉默,缥缈峰则是群龙无首,没有人肯声张。就在这时,灵药谷弟子却一个个现身出来——他们本没有接到邀请,此时此刻摸了过来,人人面上如同死灰,披着白麻。

    “你们来做什么?”缥缈峰众人一见到灵药谷的人,腾的起了身。

    “我们来祭拜大长老。”灵药谷的弟子各个当仁不让。

    “你们灵药谷有什么脸面来祭拜?”有人指着灵药谷的众弟子骂道:“这件事不就是你们灵药谷出的叛徒么?谁能保证,你们不是贼人?”

    灵药谷众弟子脸上一阵红一阵青,几个脾气按不住的弟子扯着嗓子辩驳道:“黄岐已经被我们逐出灵药谷了,他也是我们谷中的仇人!”

    缥缈峰却并不领情,两方差一点儿打了起来。

    灵药谷的弟子秉性脾气也是十足的高傲,要不是尹雪珠拔着剑守在门口,灵药谷真就要借用地头蛇的势力跟缥缈峰决战了。

    这件事尚且还不算最糟糕的,次日,佛门弟子在没有任何招呼的情况下,灰溜溜地从玄武城离开了,连一封书信都没有留。要不是尹家的探子发现大批僧人离开玄武城,恐怕众人要以为发生了新的案件。

    见到正道联盟分崩离析,聂清歌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大长老就像是正道的化身一般,他一直一力承担着这些无形的责任。而他一倒下,顺理成章的,所有凝聚的力量都瞬间消失。

    不日后,玄武城的形势已经岌岌

    可危——上有魔教的压力灼灼生辉,时刻在灵台山虎视眈眈。而下,尹家也终于支持不住,尹雪珠固然是门主,却压不住地下躁动的声音,在聂清歌的强烈要求之下,尹雪珠放走了尹家的绝大多数弟子,只身留了下来。

    这之后,灵药谷的弟子也没了踪影。

    整个玄武城陷入一片死寂,再也没有不久前那声势浩大的讨伐阵势,留下的缥缈峰弟子也是如同一盘散沙,靠这样一支队伍与魔教死战,这绝对是最愚蠢的行为。

    聂清歌跟琳琅在客栈里喝起了闷酒。

    尹雪珠抱着剑守在门口,她迟迟想说一句话,却始终没能出口,见到聂清歌一碗一碗地往下灌酒,她实在忍不住了:

    “聂师兄,这件事不能再这样耽误下去了。”

    聂清歌斜着眼看向尹雪珠,问道:“你想说什么?”

    尹雪珠眯起眼,道:“大长老已经死了,缥缈峰现在人心惶惶,几大家族势力都已经撤离玄武城,此地不宜久留,如果魔教的人渗透下来,我们会很吃亏……”

    聂清歌笑了笑,打断了尹雪珠的话,道:“就我所知,雪珠可是一个人从玄武城杀到灵台山上与魔教教主当面对峙的狠手,怎么会说出如此丧气的话来?”

    尹雪珠脸颊一红,摇摇头,道:“我一人无牵无挂便不怕,但是聂师兄,你……”

    “别说了,我在想对策。”聂清歌摆摆手。

    尹雪珠沉默了,她有句话一直埋在心里——那天之所以能够只身杀上山去,也是因为她得知聂清歌可能被魔教控制之后做出的义气之举。

    聂清歌叹了口气,看了看尹雪珠的侧脸,道:“如果你有所顾忌,不如回尹家山庄,那里岂不是比这要安全得多?”

    尹雪珠别扭地摇摇头,道:“我要是贪生怕死,就不会留到现在,留在这里。”

    聂清歌笑了笑,斟了一杯酒,甩了甩手腕,酒杯飞快地转动起来,如同一道闪动的箭矢,钻进尹雪珠的怀里。

    “我敬你。”

    尹雪珠叹了口气,一饮而尽。

    琳琅一直在一旁替聂清歌斟酒,此时见他这样说,忍不住问道:“清歌,其实……我要复仇,你不必如此的。”

    尹雪珠一直没有过问两人的事,如今听到琳琅说这话,眉头微微一蹙,问道:“复仇?”

    聂清歌看了看尹雪珠,道:“这女孩儿的事,她……”

    琳琅拦住聂清歌,道:“还是我来说吧,清歌,这件事毕竟和大家伙都有关系,我不能看着大家枉顾生死,却不知道起因是什么。”

    尹雪珠重新打量了一番琳琅,这女子果真有些不一样,她回到两人桌前,道:“那我便听听你的故事。”

    琳琅叹了口气,胸口压抑的情绪缓缓流淌,道:“这件事要从……从我爹说起。不瞒各位说,我爹——他便是当今红莲圣教的圣主,擎苍。”

    尹雪珠并不觉得意外,倒是缥缈峰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聂清歌的目光也充满了腹诽和怀疑。

    琳琅当即摇头,道:“各位,这件事,清歌并不知情——至少他,并不是助纣为虐——我当然也不是纣

    。我爹——他原本是正道家族的弟子,那个家族如今早已覆灭——但要说起,当年,他是被正道人士污蔑颠覆了家族。”

    聂清歌点点头,把这件事复述了一遍。

    尹雪珠沉默良久,道:“这件事我也有过耳闻——当时魔教人人得而诛之,因为势力太过庞大,正道当中人人自危,发生这样的事,尽管大家都不想看到,却也无法完全避免。”

    琳琅低下头,又道:“也是因为这个契机……我爹,他成了大长老的养子——只是,仇恨早就在他心里埋下了种子,这之后,他结识了尹家大小姐,尹雪柔——也就是我娘。”

    尹雪珠的手猛地一抖,脸上的情绪闪动,看向琳琅的眼光也变了:“她是我嫡长的大姐,比我年长十几岁。”

    “我爹娘——其实我不太清楚他们的感情是好是坏……我只知道,最后强迫我娘生下我,又命人杀害她的人,便是我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为了报复谁。”

    尹雪珠冷笑一声,道:“尹家当年的确是参与了这桩事,但他这做法,岂不是禽兽所为?我姐她自幼便是个宽宏大量的人,对待魔教中人,也力主劝化,却不想让这贼人钻了空子!”

    琳琅心里一紧,道:“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件事,之前被蒙在鼓里,为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你们恨我,也无可厚非。”

    尹雪珠目光凛冽地看向琳琅,忽然绽放出苦笑。

    “你果然是她的女儿。”尹雪珠道:“从小到大,我们尹家都说她适合做家主,而我只是个莽夫,是个只会用剑的屠夫——我一直不服气,现如今,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尹雪珠叹了口气,道:“说到底,这件事,你是无辜的。”

    琳琅咬咬牙,道:“我……我不求各位能够帮我,只希望,你们不要怪罪清歌。他,他只是侠义心肠。”

    聂清歌浅浅一笑,道:“不谈侠义心肠,我只是愿意护着你。”

    琳琅脸一红,低下头不吭声了,一旁的尹雪珠看了看两人,起身,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又抱着剑回到屋外,望着弥漫天色的阴云,拉长着脸色一言不发。

    琳琅苦着脸,捏着鼻子,在众人的怂恿下,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下肚,整个人感觉轻飘飘地都要烧起来,就在这时,屋外忽然穿进一道凌厉的镖符。

    尹雪珠 眼疾手快,两指探出,稳准地捏住了这枚镖符,眼光微微闪动。

    “雪珠,上面说什么?”

    尹雪珠犹豫半分,道:“是灵药谷传来的。”

    一听是灵药谷,众缥缈峰弟子纷纷拍案而起,簇拥到了尹雪珠身边,嘴里骂骂咧咧。

    “别急,诸位,先看看他们怎么说。”聂清歌按住众人的情绪,道:“念。”

    尹雪珠抖开字条,沉吟片刻,道:“他们要与我们共商总攻的要事,要我们明天到灵药谷的府上一聚。”

    聂清歌沉默了。

    缥缈峰众人纷纷叫道:“聂师兄,这多半是陷阱!”

    “就是,指定是挖坑让我们跳!”

    聂清歌沉默良久,才道:“我们去。”.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