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二十六章 意外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40更新时间:2020-08-30 09:26:17
    阳蒙的尸体。

    琳琅沉默了。尽管死的几乎没了人形,但是从脸上的轮廓,着装,还有胸口的几条伤痕来看,此人是阳蒙无疑。

    癫和尚皱皱眉头,问道:“你认识?”

    琳琅不吭声了,眼泪顺着眼窝岑岑滚落,她既不抹,也不擦,只是静静杵在原处,像是木头一样,任凭豆大的热泪顺着脸颊一颗一颗地滚落下来。

    半晌,她才点点头。

    聂清歌解释道:“阳蒙是琳琅的暗卫,两人也是两小无猜的好友,从小一起长大。”

    癫和尚脸色一沉,道:“不好。”

    “不好?”聂清歌愣了。

    癫和尚双手搓在圆乎乎的佛珠上,顺着纹路滚动三枚,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把聂清歌和琳琅两人齐声推开,自己抽开门板,委身钻进屋子里。

    聂清歌愣了,不知道这癫和尚事到如今,又要发什么颠。

    “大师父!”他急忙喊道.

    “二位施主待在屋外,没有和尚的话,切记,决不可进来。”癫和尚粗犷的嗓音从屋子里传来,显得有些沉闷。

    聂清歌还是摸不着头脑,一旁的琳琅又心不在焉,只顾着掩鼻子痛哭。阳蒙的脸几乎完全脱了水,从外形上看,身体也几乎没了人形,显得十分别扭。

    琳琅爬起身,啜泣不止。

    聂清歌知道她要做什么,于是死活拦着,不让琳琅接触阳蒙的身体。

    “……我不能看着他横死街头……”琳琅执意要安葬阳蒙,聂清歌四顾之后,点了点头,运起法力,在琳琅的手掌上轻点,道:“小心为上。”

    琳琅抹干净脸颊上滚下来的泪珠,看着聂清歌关切的脸庞,点了点头。

    她横抱起阳蒙,双手圈住尸首,轻轻抬起,琳琅的脸色有些惊讶。

    “怎么了?”聂清歌问道。

    琳琅迟疑了一会儿,答道:“没什么……只是,没有印象中那么沉。”

    她很是意外,轻松地就抬起了阳蒙的尸体。有了聂清歌附着在她手上的一股真气,也能不碰着尸体操作,上面的毒素更没有那么容易进入身体。

    聂清歌叹了口气,道:“这毒性猛烈,一旦进入人体,便能够迅速蒸发人体水分。水在身体里重量不轻,被蒸发干了,就是一具干尸,自然不重。”

    琳琅双手颤抖,咬着牙道:“究竟是谁……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聂清歌伸手拍了拍琳琅的肩膀,冲她摇了摇头,道:“我们一定能揪出真凶来。”

    两人把阳蒙的尸体抱到中堂——如今中堂的院子里简直就像是乱葬岗,四处横放的尸体浅浅露出凶狠绝望的神情,看得有些渗人,就算是聂清歌,在这尸横遍野的花府,心里也不免有些发怵。

    琳琅徒手在湿漉漉的泥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剩下的尸体一气堆了进去,最后轮到阳蒙的时候,双手擎住他的身躯,眼泪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琳琅咬着嘴唇,身体无力地扑在阳蒙身上哭。

    聂清歌见她举步维艰,顺手到了琳琅身边,矮身蹲下,道:“我来吧。”

    琳琅直摇头,她吸了口气,猛地抓起阳蒙的身体,谁知道这一下用力过猛,居然把原本就不结实的胸口衣衫

    撕得碎裂,淡紫色的胸膛皮肤展露在两人面前。

    琳琅看得心情更加复杂,聂清歌却眯起眼,忽然道:“等等,琳琅,你瞧。”

    她吓得手一哆嗦,赶忙放下手里的阳蒙,脸色铁青。显然,她也注意到,阳蒙的身上有一些端倪。从领口的几道沟壑伤口逐渐蔓延下来,正入胸膛,有一只顶显眼的东西,两人看了之后,直觉得背脊发凉。

    一只并不起眼的桂花。

    桂花枝斜插在胸口的肌肉里边,如今已经摇摇摆摆,抽干了快要成一滩齑粉。两人面面相觑,聂清歌忽然站起身来,抓着琳琅就往后院去。

    “清歌?”琳琅有些失魂落魄,后者却一言不发。

    后院,花府的后院偌大,但没有假山假水,小溪涓流,只有一个巨大的桂花园,园子里花香四溢,与外头的血腥肃杀之气颇有讽刺交映的色彩相和。

    聂清歌摘下一朵,放在嘴边轻嗅,随后点了点头,道:“没错。”

    琳琅心里咯噔一声。

    他们见过,深更半夜在这里采花的,似乎只有一个人。

    若兰。

    琳琅的神情有些古怪,她珉起嘴角,仰起头四顾看去,没有见到黑暗之中有一点儿影子,只在角落里见到一个花篮。

    “是,是花篮!”琳琅叫道。

    聂清歌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这花篮外形已经被折损得差不多,整个编织结构已经趋近损坏,但外形还算完整,内里的鲜花洒了一地。

    “没错,是若兰的。”聂清歌看了琳琅一眼,就要伸手去拿。

    琳琅忽然叫住他,心事重重地问道:“这,这意味着什么?”

    聂清歌也迟疑了,他回头瞧了一眼琳琅,才道:“意味着真相。”

    两人翻开花篮,翻来覆去瞧了半天,在篮子地下,发现了一根通体透黑的针——这根针很像是阳蒙所使的暗器。

    琳琅抿着嘴不吭声,聂清歌抓起针,在指尖刺破一道血口,褐色的血线顺着他的指头涌出来,琳琅大惊失色:“小心有毒!”

    聂清歌笑而不语,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为什么……”琳琅也有了七七八八,这件事恐怕已经接近尾声,她痴痴望着花篮里散落的桂花,咬着嘴唇不肯轻放,唇齿刺破,鲜血滑出。

    聂清歌叹了口气,长身而立,道:“护卫是为了主人的性命而死,但另一方的目的,就不好说了。”

    琳琅还是不信,她不可能相信,自己的乳娘会对自己下手——对她来说,若兰就像是自己的亲娘一样。

    “走吧。”聂清歌拍了拍琳琅的肩膀。

    “去哪?”琳琅愣了。

    “大师父那边,或许已经有了线索。”聂清歌道。

    后者乖乖点了点头,两人回到走廊尽头的小隔间前。门上没有动静,屋内更是死一般的寂静,两人面面相觑,忽然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琳琅吞吞口水,在木底板上踏出绵长的响声。

    “是缥缈峰的贤侄跟魔红莲的圣女么?”屋里传来癫和尚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听来有些古怪,闷响的嗓音底下透着一股虚弱。

    琳琅瞧了聂清歌一眼,咳嗽一声,道:“大师父,是我们。”

    她轻轻把手放

    到门把上,正要推开,屋里忽然传来癫和尚暴戾的吼叫声:

    “别开门!”

    琳琅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聂清歌抓紧她的手腕,问道:“大师父,我们没有恶意。”

    “我知道。”

    “我们想帮你。”聂清歌又更进一步。

    接着,癫和尚的声音也有些迟疑,甚至有些痛苦地 传来:“你们……你们是好孩子。”

    两人都不做声,等癫和尚的下文。

    又过了半晌,癫和尚沉重的脚步声才一步一步踏到门前,他魁梧的躯体,敦厚的胸膛下,一具病恹恹的神情,耷拉着浑浊的眼珠子,蹒跚把木门扯开一条缝隙,从当中探出一条胳膊。

    这胳膊显然跟不久前进屋的和尚已经不像是同一根。

    琳琅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到这胳膊上千疮百孔,一副病灶弑体的模样。

    “大师父,你这是!”琳琅来不及细问,就听到轰一声,硕大的身体顺着门扉斜斜滑落在地,整个人庞大的躯体就好像是散了架的拆骨肉。

    聂清歌胆子更大,他双手运气,扶起癫和尚,眉头紧锁,道:“大师父中了毒,琳琅,快去找凌竹草,先缓住毒势!”

    琳琅还没回应,这癫和尚却惨笑着摇头,道:“不必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面额迅速枯萎憔悴了下去,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抽空,从嘴里吐出一两个字已经实属困难,他搀在聂清歌身旁,低语道:“事到如今,和尚恐怕是硬不成了,二位施主切记,一定要小心为上——此间对手,并非二人的实力能够解决。”

    聂清歌还想问个明白,屋里却传来一阵浓雾。

    癫和尚也不多做解释,慌忙之中推开两人,道:“避开毒气。”

    接着,他双手画圆,在空中捏了个法决,一股强大的气流围绕着和尚肥墩墩的身躯绽开,纵然毒气攻心,他却一点儿不放在心上,只凭这股法力做成的势能,把漫天的毒气一股脑地吸进体内。

    “走!”他回头瞧了痴痴望着的两人,扭身想要说些什么,嘴唇轻轻抖了抖,下一秒,整个人迅速萎靡——甚至收缩得不成人形,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哧溜一声,硕大的身躯一瞬间被抽离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具没有意识的尸首,冷冷冰冰,面色惨白。

    聂清歌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不等悲伤的情绪涌上来,慌乱之中,护在琳琅身前,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身,扭头旋身往院子里跑去,但仍然晚了一步。

    这具阴阳两隔的尸首——癫和尚的尸体忽然动了起来,面无常色,凸出来的两颗眼珠子分别瞥向不一样的方向,整个身体就好像叫人操纵的傀儡,横练的**无比强大,照两人挥舞着胳膊冲来。

    琳琅吓得抱头鼠窜。

    聂清歌这才恍然大悟,这种毒烟不光能致人死地,甚至能够让死人复生,任人宰割——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原理,但想来,凶手便是他们要找的人。

    聂清歌不再迟疑,祭出长剑递出,反手三斩,逼退了癫和尚,携着琳琅的手腕扭身要走,忽然见到院子里一阵浓烈的雾气弥漫开来,从走廊尽头的那间小阁楼——也就是和尚中招的那间单间屋子里,走出一个款款玉步的中年女人。

    琳琅咬咬牙,眼泪疯狂地涌了出来。.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