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二十二章 蛛丝马迹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20更新时间:2020-08-28 09:27:29
    聂清歌意味深长地看了琳琅一眼,问道:“你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琳琅使劲摇头。

    “那我就有点儿费解了。”聂清歌带着一抹戏谑的嘴脸,笑道:“刚才发出那么惨绝人寰的叫声,居然不是为了这件事?”

    一提到这个,琳琅的脸又滚得烫烧,扁着嘴不吭声了。

    “反倒是确认死亡之后,你的胆子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居然没有一点儿恐惧。”聂清歌笑道。

    琳琅红着脸不说话。

    聂清歌摇摇头,道:“不管怎么说,此地不宜久留。”他抓起琳琅的手腕就要走。

    “不行,怎么能走呢。”琳琅却执意留下。

    她觉得,既然亲历了这场凶杀,就一定要找出凶手,还他们一个清白。

    “可是未见得有人会给你这个机会。”聂清歌把耳朵贴在门上,屋外的声音一览无余——这个老鸨果然开始联系城内的四大家族。

    琳琅也明白这事背后的风险。

    “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再有人死了。”琳琅下定决心。

    聂清歌看了她好一会儿,道:“你不像是圣教的人。”

    琳琅噘着嘴反驳:“你难道是想说,我像正道人士么?”

    “也不像。”聂清歌笑了笑,带着她到了尸首身旁。这时候,女尸的脸色已经趋近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整个人如同冰冷的大理石,又凉又硬。

    琳琅试着碰了碰尸体,呼吸僵直,脉搏也停了,尸首却保存完好,既没有血迹,也没有任何死亡的讯息,甚至肌肤吹弹可破,栩栩如生。

    “你看得出她是怎么死的吗?”琳琅问。

    聂清歌沉默片刻,道:“初步推测,可能是毒害。”

    “毒?”琳琅眨眨眼。

    “只有巧妙用毒,才可能在完全没有外伤的情况下,致死。”聂清歌道。

    琳琅抿着嘴,小心翼翼的抬起尸首的脖颈,在她的胸口,喉咙,舌苔等地方进行了初步检查,叹了口气。

    “可是,如果真是下毒,能够致死的毒药,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反应呢?这尸体上,没有中毒的迹象啊。”

    聂清歌摇摇头道:“这种手法十分精准,我恐怕毒液是控制了她的心脉,直接注入体内,因此外表上看一切如常。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反应。”

    说着,聂清歌指出女尸身上的几处肿胀。

    “可只有这么一点线索……”琳琅咬了咬指甲,道:“什么也查不出来。”

    聂清歌道:“得等他们下一次行动,既然已经掌握了规律,我能查出他们下一个目标,只要抢先一步,或许能够找到凶手。”

    琳琅却又自己的打算,她低头不语,在心里挣扎许久,道:“清歌,你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聂清歌摇头。

    “我觉得。”琳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故意按照我们的行动路线不断杀人,除了想要逼我们之外,目标更像是在你身上。”

    “我?”聂清歌皱了皱眉头。

    “没错。”琳琅点点头,道:“只要你跟我一起行动,你就会受到我的牵连。你想想,我本来就是他们眼中的妖女,杀几个人又算什么?但是你不一

    样,你是正道缥缈峰大长老的爱徒,又是六长老仁义之师的爱子,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日后正道的统帅人才,如果你和我一起行动不说,还凭空冒出这么多人命官司……”

    琳琅咬着牙,道:“更何况在找不到证据死因,反倒是让我们成了第一目击者的情况下,最次,也会给你一个包庇犯罪者的名声,日后你的前程,岂不是被人毁了?”

    聂清歌苦笑一声,有苦难言。

    对他来说,这些东西才是不值一提。

    “还有一件怪事。”琳琅又道:“死者带我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迹象,直到你进屋以前,她都是活蹦乱跳的。”

    聂清歌眼光闪动,道:“你确定是同一人?”

    琳琅点头。

    她带着聂清歌,指向尸首的脖颈间:“这里还有一颗痣,就算是双胞胎,也没有这么巧合的吧。”

    聂清歌沉默了,半晌才说:“但是根据我的经验判断,这个尸体至少死了有一天以上。”

    琳琅心里也有个大概数字。将死之人的尸体,不可能如此迅速就冰冷硬结,通常会有一段时间的“软化”。

    “但这不可能……”琳琅别扭道。“如果她早就死了,又是怎么做到带着我到房间里来的呢?”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屋外忽然传来厚重的人声。

    聂清歌附耳过去听了听,是老板娘与一个陌生人的对谈。两人的话语当中多次提到“嫌疑人”,“最后招待的客人”等信息,从身份上判断,聂清歌认为这粗犷的男声来自玄武城的四大家族,从他的口气来看,似乎还是位高权重的长老级别人物。

    一想到这里,聂清歌更不假思索,抓着琳琅就要走。

    “再不走,便来不及了。”聂清歌道。

    琳琅却摇摇头,执拗的要留下来:“如果不当面澄清,你也要跟我一起背锅了。”

    聂清歌也不知道这丫头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如此固执。两人争执不下,闺却一下子让人撞开,一个饕餮模样的壮汉,挺着浑圆肥硕的酒囊肚皮,摸了摸油光锃亮的脑袋,进到屋里来。

    “谁也不许走!”他大吼一声。

    聂清歌循声看去,这男人身体壮实,手臂虬起的腱子肉钢筋似的扯在手腕上,一双浑浊的圆眼珠瞪得血丝满布,脖子上挎着拳头大小的佛珠,滚圆的红玛瑙佛珠在破抹布一样的袈裟上看起来格外醒目。

    “癫和尚!”聂清歌眯了眯眼,认出这家伙来。

    癫和尚是佛门弟子,也是四大家族当中少见的出家人。但他着实位高权重,跟大长老聂寒也算得上都是千年万年的老怪物,如今跑到这玄武城来,聂清歌心里有些别扭。

    他跟这癫和尚交情不深,两人也几乎没有怎么照过面,平日里更说不上话,如今让他抓到了这件事的尾巴,后果恐怕不大好受。

    这癫和尚本事不小。

    他脚掌雷鸣似的一踏,举重若轻踏在地板上,整个曲欢阁都抖了凉抖,紧接着祭出他一串十九枚佛珠,口里念了一声嗔字诀,十九枚拳头大小的玛瑙珠子一颗颗升起。

    聂清歌眉头一皱,知道老和尚要作妖,当时就采取了措施,反手祭出飞剑,护住一旁的琳琅,自己也全力护住心脉,不敢怠

    慢。

    这癫和尚并不进攻,只是双手合十,扎须在气浪中晃了晃,道:“施主在闺房内勿动。”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癫和尚何等气魄,他祭出的这十九枚玛瑙珠个个带着浑厚法力,把这个小小的隔间围了个踏实,别说聂清歌和琳琅两人,就是一只苍蝇,也绝出不来。

    “前辈,我是缥缈峰的聂清歌。”聂清歌无奈,只有公布身份。

    一听到他的家门,外头的癫和尚显然迟疑了片刻,他单掌祭出,把这十九枚玛瑙锁在屋外,自己则委身从门里进来——只不过他身躯意外庞大,几乎是把门板给卸了下来,才能进到屋里。

    “姓聂?”癫和尚眯着眼,打量了聂清歌两眼,问道:“你跟缥缈峰的聂寒什么关系?”

    他秉性粗狂,向来是直来直去惯了,最烦的便是文人揶揄那一套,说话更是连一点儿弯弯绕都觉得别扭。

    聂清歌自然是清楚这一点,他拱手诚谢,道:“大和尚师叔,聂寒是家父的长兄,更是在下的恩师。”

    癫和尚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厌倦了聂清歌这文绉绉的做派,几步来到小桌小凳前,一把踹开一扇桌凳,肥大的躯体稳稳坐在小圆凳上,显得十分滑稽。

    琳琅眯着眼几乎不敢看,生怕这凳子腿受不了。

    癫和尚倒是一点儿也不见外,坐倒在这矮凳上,自斟自饮,直呼不过瘾,叫嚷这喝茶的家伙事儿太不专业,还没滋润了喉咙,就已经去了小半瓶的佳酿。

    琳琅看得发呆。

    “他不是和尚吗?”琳琅问道:“和尚不受戒?”

    聂清歌小声回答:“和尚受戒,但大和尚不受戒——大和尚自尊圣尊,修的是本尊世道,跟你说的不是一会事。”

    这癫和尚酒足饭饱,拍了拍肚皮,打量起两人来。

    “我记起来了。”他伸着筷子,在红烧鹌鹑里面鼓捣一番,两口便把酒酿的熏肉吃的干干净净,指着聂清歌道:“前几天,听人说跟老黄斗得不可开交的晚辈后生,原来就是你小子,我记得你。”

    聂清歌直道“不敢”,这癫和尚却懒得听这些屁话。

    “来,走一个。”癫和尚狂笑一声,手里捧着鹅卵石大小的空盏洒出,内里居然凭空冒出一盏烈酒。

    聂清歌不敢怠慢,反手握剑,剑尖在空中一挑,当下刺出,连连在洒出的酒滴上点去,一如斩裂了这些酒水一般,回身持剑,剑身略斜,伏在剑身上的酒滴便顺着血槽缓缓滚落。

    聂清歌张开口,截住酒滴,刺鼻的酒气灌进咽喉里,他笑着道:“大和尚好酒!”

    这癫和尚咧嘴笑了笑,竖起大拇指,道:“好小子,有你师父当年三分胆气。”

    聂清歌收剑回礼,道:“过奖了。”

    癫和尚雷电一般的眼光射在聂清歌身上,道:“小子,你可以走了。”

    聂清歌却迟迟不动。

    “我说。”癫和尚眼睛一滚,眼珠子里放出神威:“走!”

    聂清歌吸了口气,道:“大和尚前辈,晚辈斗胆,敢请你放了琳琅一马。”

    大和尚的眼光穿过聂清歌,瞧见他护在身后的琳琅,笑道:“施主,这位女施主便是魔红莲的圣女,陆琳琅是么?.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