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七章 眼中钉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91更新时间:2020-08-20 18:01:51
    声音一沉,只瞧见一道雪白色的缎子从阁楼的窗台上穿梭进来,一道倩丽的身影轻轻穿过人群,身后跟着一道木讷的身影。

    众人吃了一惊。

    两人正是琳琅和聂清歌。

    “你说我们畏罪潜逃?”琳琅沉住气,转身冲着来势汹汹的众人使了个脸色,道:“我便来这里与你们当面对质,你们有什么问题,便问我好了!不关清歌的事!”

    “你们还有脸回来!”

    “好你个聂清歌,还命来!”

    甚至有人抄起手来,甩手便是一道剑诀,带着凌厉的寒气朝聂清歌逼近,后者不闪不躲,甚至连眉头也不皱一皱。

    铛一声。

    没有人看见聂寒出手,就像是他凌厉的气魄震断了这利剑一般,他轻踏几步,已到了聂清歌跟前,见他相安无事,道:“清歌,你平安便好。”

    聂清歌还没回礼,这琳琅瞪大了双眼,吓得后退一步——这人便是大长老——尽管她没见过聂寒本尊,但是从他举手投足的气魄和实力,又看他如此亲近聂清歌的态度中,已然瞧了出来。

    “您,您就是大长老聂寒把……”琳琅赶忙收敛了放肆的言行,毕恭毕敬地弯腰欠身:“弟子得罪了。”

    聂寒望了琳琅一眼,点点头,转过身去,目光放电:“诸位,今天我聂某在此是来讲理说情,不是与诸位酣战的——但是如果各位再出言不逊,又或是动手动脚,聂某人也不至于怕你们。”

    聂寒的气场十足,众人的目光打量上下——这男人手边倒没有剑,可是一双闪电般凌厉的眼珠子真比他们加起来的气场还要利害。

    聂寒沉着声,见到四周人群当中满是不怀好意的视线,也不做声,来到琳琅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琳琅抓紧聂清歌的手腕,心里却很是紧张。

    她这是第一次见到聂寒,平日里只听说这个正道的大长老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今日一见,琳琅心里多了一丝忌惮。

    “清歌,你带我去卧房,安排修整,有些事,我们往后再说。”聂寒抓起聂清歌的手腕就要走,身后却传来四大家族的抗议声。

    “大长老,他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就是!这话都没说明白……”

    聂寒回过头去,逼仄的目光一扫而过,令人胆寒的气场洪水一般倾泻而出,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走。”聂寒道。

    琳琅自当是喜不自胜,计划比她想象的还要顺利,这聂寒居然支开了身旁的仆从,更是把三大家族的人都撇的老远,只留下聂清歌在卧房里秉烛长谈。

    两人在屋外施展了秘术,琳琅听不见屋里的响动声音,她灵机一动,把事先准备好的——由父亲交到自己手上的灵蛊,一只厚重的雪白灵蚕伏在手背上,她左顾右看,确定身旁没有什么杂人后,扯住衣袖,遮住了蛊虫,扣响了房门。

    屋里原本是模糊不清的话语声,一听到琳琅的敲门声,忽然顿了顿,稍后,传来的是聂寒的声音:

    “谁?”

    琳琅清了清嗓子,道:“大长老,是弟子……”

    那头仍旧沉默,又似乎是聂清歌同大长老说了些什么,后者才道:“进来吧。”

    光是这么两句话,琳琅的手心里几乎捏满了汗。她不敢轻举妄动,推开房门,只见到房内一道薄薄的暖色屏障缓缓散开,屋里两人的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

    琳琅心里明白,以大长老的实力,一旦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这房里就能轻易结束自己的性命。

    她咽了咽口水,端着手里准备好的两盏浓茶和小吃,恭敬道:“大长老要来,小女子照顾不周,特地让店家准备了些餐饮……”

    聂寒望着琳琅半天,一张紧缩眉头的严肃脸庞上忽然绽开笑容,道:“放一边。”

    琳琅嘴里称是,忙把东西搁在桌子上,低眉侧目地瞥了两人一眼,慌忙收回视线。

    “不必如此拘谨。”聂寒扶起弯腰欠身施礼的琳琅,道:“清歌把话也跟我说明白了,虽然你不是我正派弟子,但也没做过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我们自当以礼相待。”

    琳琅咬咬嘴唇,嘴里称谢,抖了抖衣袖,手掌跟着颤抖起来——成败在此一举,这聂寒如今毫无防备,握着自己的手腕,如此绝佳的机会——

    “琳琅,你怎么发抖,我替你瞧瞧。”

    琳琅吓得一哆嗦,浑身上下的冷汗直冒——她本来催动真力,只消一步,就能给聂寒种上巫蛊,却不想这聂清歌满脸无辜地插了一脚进来,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腕,满脸关切地问起来。

    “我——不,没事,我没事。”琳琅慌忙摆摆手。

    聂清歌却不依不饶,非要给自己摸个脉。琳琅很是无奈,只有依着他,号脉打坐,平复了紧张的心情后,聂清歌才松手。

    琳琅这才敢放眼挑目去看聂寒——所幸的是,大长老并没有对自己的古怪举动生疑,琳琅拍拍胸脯,叹了口气。

    “清歌,你可得好好跟我说说,这琳琅姑娘跟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聂寒却一点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沉稳之中甚至还有几分自信。

    琳琅却在心底里暗自发笑——她很明白,只要自己手里的灵蚕圣蛊种下,就算是大长老这样出神入化的功力,也不消几日,就成了丧失自我意识的傀儡。

    如今,只差这一步——琳琅握紧了手掌,心想这一次不能再失手。

    聂清歌的神色木讷——这分明是受了蛊后的征兆,但好在他原本就不善言辞,因此并没有让聂寒起疑心。

    但是琳琅明白,这绝不是长久之计,能跟大长老聂寒独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一见到聂寒的脸,就想起十多年前的母亲,两张脸孔重叠在一起,琳琅咬咬牙,忽然提出一个建议:

    “大长老,我听人说,你们隔天要去灵药谷?”

    聂寒看了看琳琅。

    在聂清歌的解释下,这女子虽说来路不明,但是也算得上有情有义,知书达理,因此也就放松了警惕。

    “不错。”聂寒道:“此次上山,就是为了彻底铲除魔教势力。”

    琳琅心里一紧,又问:“这个魔教,他们真的就如此可恶吗?非得处之而后快?”

    聂寒脸上一愣,看

    着琳琅的目光产生了些微变化,顿了顿,才说道:“魔教势力,行不义之事,整日里为非作歹,我正道人士人人得而诛之。”

    琳琅不吭声了。

    “姑娘是有什么心事?”聂寒何等聪明,一眼瞧出琳琅这是话里有话。

    琳琅咬咬嘴唇,抬起头来,露出一脸释然的微笑来,她站直了身,就像是个关怀备至的家人一般,来到大长老身前,扶住他的肩膀,关切道:

    “常听清歌提起您老人家,说您整日修炼,又要操劳这些琐事,身子骨不如从前。这灵药谷,我听人说呀,地势险要,内里恐怕有瘴气,所以从玄武城的药房里讨了几味药材。”

    聂寒一听,冲着聂清歌使了个眼色:你从哪找来这么会来事的女人,不错啊。

    聂寒清了清嗓子,琳琅已经端着药汤来了,他也不好拒绝,正要接过。

    聂清歌手指如扣,反手弹出一颗石子,砰一声震落了屋顶的房梁,屋顶积蓄的灰尘哗哗落在两人当中的汤碗里。

    聂寒愣了一愣,这琳琅也傻了眼。

    她气急败坏,啪一声,手抖着把碗摔落在地,翻手就要动手出蛊,不想聂清歌嗖的起了身,一把捏住她的胳膊,死死紧扣。

    “放手……”琳琅小声抗议。

    聂清歌摇摇头,拽着琳琅回头看去。

    之间仓皇之中,其余几家人居然已经齐齐整整,待在院子里了,她吃了一惊,慌忙收起蛊虫。

    这时,当中一个年轻弟子鄙夷地瞪着聂清歌和琳琅看了几眼,昂首挺胸来到聂寒身旁,道:

    “大长老,我家公子传来前方密令——他们说,灵药谷内部有一股疑似魔教势力的人马,好像已经埋伏多日。”

    聂寒咳嗽两声,掩饰脸上的尴尬神色。

    “大长老,前去探查的虽然都是咱们四家的精英弟子,但毕竟势单力薄,如果面对大批的魔教教徒,我恐怕他们力不能逮——恳请大长老即刻出行。”

    除了聂寒之外,众多家族的精英和长辈也都聚在这里,虽然地位辈分比不上自己这个元老,但毕竟说的话做的事也都有各自的分量,一时间逼得聂寒无法可想。

    他咳嗽一声,摇摇头:“既然如此,也只有出发了。”

    “长老。”这时,聂清歌忽然站出来,道:“此去路途凶险,弟子有一提议,请长老务必接受。”

    “愿闻其详。”聂寒看着聂清歌,道。

    “这次我们缥缈山出行弟子分散的分散,失踪的失踪,大长老身份尊贵,弟子虽不肖,但愿效犬马之力,贴身护卫长老。”

    聂寒自然没话说,聂清歌的实力在缥缈峰也是有目共睹的,他做这个位置,自己最放心不过。

    正想说好,这聂清歌忽然抓住一旁的琳琅,跟着又道:“也请长老给琳琅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她被正道其他道友误会,这次也让她略尽绵薄之力保护长老,算是正身份了。”

    他看看聂清歌,又看看琳琅,道:“你们俩——贴身护卫我。”

    琳琅愣了一秒钟,很快反应过来,拽着聂清歌,喜滋滋地应了下来。.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