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六章 圣蛊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5更新时间:2020-08-20 09:03:33
    琳琅在山间穿行,心里却一直在想最近父亲的举动。他先是动用了灵药谷的势力,在四大家族内部挑起了这次“反斗”的浪潮,又让自己去接近聂家人,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替母亲复仇么?琳琅心里有些困惑,循着灵药谷中驳杂的路线,总算找出一条通路。

    一路上吹着哨子,不久就来到了谷中一片埋伏的阵眼里,哨声的回应就终止在这里。

    她顺着树丛,匍匐下身,发现原本安插在此的教徒都失去了踪影,四周静谧得可怕,随着她追寻哨声愈发接近,才留意到,安插在此的特卫似乎有了目标。

    一想到这,琳琅的心头一紧,攥紧手里的木哨,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该不会是他吧?

    她转念一动,捏住哨子,轻敲两下,丛林当中便传来低低的回应声——这木哨与蛊虫是魂锁相应的,琳琅一吹响,自然就有回应声。

    果不其然,“嘟嘟,嘟嘟”的节奏声传来。这声音非常低沉,除了琳琅自备的循声法门,其他人听不到。

    然而让琳琅没想到的是,这声音竟然从身后传来,甚至相距不到“咫尺之遥”!

    她讶异地回过头去,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斜抵在树前,手掌横剑,脸颊上满是血渍。

    “你!”琳琅吃了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这身影已经朝自己扑了过来——聂清歌手里没有半点法力,身上的血腥味十分厚重,一把将琳琅揽在怀里,反手一剑,缓缓递出,没入豆腐似的,穿进身后一名壮汉的胸膛里。

    琳琅回过头去,见到这壮汉的眼里满是惊愕——他原本想来个出其不意,却没想到这聂清歌背后长了眼睛,更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这个女人。

    “圣……”他一扭嘴,汩汩的血涌出来,聂清歌反手抽出,一脚把这壮汉踩到地上,抽出的长剑上吞涌的血痕,自手腕一抖,尽数抖落在地上。

    收剑一气呵成。

    壮汉的脸色僵直,定格在了惊恐和意外的情绪上,最终软糯糯地像一摊泥巴,没了声音。

    琳琅倒吸一口气,这聂清歌却一声不响,牵着她的手,带着她绕过参天古木,两人 往后看去,见到山谷那头,俨然一派尸横遍野,四处弥散的鲜血和飞腾的苍蝇从山脚蔓延到了山间。

    聂清歌一路无话,牵着琳琅的手,他只是信步朝山底下去,翻手递剑,流水似的在落荒几人的胸口剜出一个创口,又像是没事儿人一样下了山。

    到山外,聂清歌松了口气,嗓子眼里温吞吞挤出声音来:

    “你没事吧?”

    琳琅咬咬嘴唇,眼珠子转了转,摇摇头。

    从灵药谷出来,他们在玄武城里找了一家小客栈,落榻之后,黄昏夜幕中带着几抹肃杀之气。

    “你没事就好。”聂清歌道。

    琳琅看着聂清歌,有一种恍然的感觉——她一时间不知道是蛊虫起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从没见到受蛊的对象有如此顽强的意志力和澄澈的眼神。

    但一时间,琳琅也想不出其他原因,毕竟聂清歌身上的蛊虫,是自己亲手种下的。

    “你……你身上的伤?”琳琅指了指聂清歌肩头上的创口。

    “不碍事。”聂清

    歌道:“只是之前无意的伤口,没什么大碍。”

    种了这种蛊之后,催动法力都会变得很困难,这一点琳琅心里很清楚,只不过她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聂清歌还有这么强的实力。

    “你今天……怎么会在那里?”尽管对自己的蛊毒十分有自信,但琳琅还是想问个清楚——她的这种蛊毒十分高明,对人的控制力并不是盲目的,而是扎根于强力的心理暗示,因此并不改动人的本性。

    “去找你。”聂清歌的话十分简单,眼里也十分澄澈。

    “唔。”琳琅掰了掰手指头,又问:“那你怎么会知道我在那里?”

    聂清歌沉默了片刻,就把如何从客房跟踪魔教,又如何陷入魔教包围,甚至从他们口中得知最近的行动,这一系列的事都说了出来。

    琳琅眨眨眼,问道:“这么重要的事,不该先给大长老和其他几家人商量商量?”

    聂清歌眼光闪动,道:“理应如此。”

    “但是你先跟我说了?”琳琅挑起嘴角,道:“不跟那些个正派精英们知会,先跟我这个来路不明的妖女说,可以吗?”

    聂清歌沉默着点了点头。

    琳琅开心的拍了拍手掌,心想九成九是蛊毒起了作用,只是不经意间,自己的施蛊法术又上了一个台阶,居然能够蛊惑于无形。

    见到琳琅眉开眼笑,聂清歌的目光沉了下来。

    琳琅抓起聂清歌的手腕,道:“不管怎么说,总得让他们知道一声,小心防备魔教才是,不如,不如把这件事告诉给大长老,让他老人家来定夺。”

    聂清歌点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两人一番合计,决定等次日大长老等四大家族的后一批人马抵达玄武城之后再去禀报,于是在这客栈里借住了一宿。

    当夜月色浑浊,琳琅见聂清歌的房间里熄了灯,不紧不慢地找了个借口来到街头上,押着身形到了庭院角落,从怀里取出一张尼龙小纸片,纸片上放着几块馒头屑。

    她催动法决,引来几条野生的蛊虫,在虫身上留了法力,吹响一个哨声,便叫它们传信去了——琳琅决定将计就计,把圣莲教的初步计划展露给聂家等人,来个诱敌深入釜底抽薪。

    这计划也是她父亲的想法,两人事前通过气,下一步,便是要接近大长老,控制整个正派人士。

    当天夜里,两人在客栈里住了一宿。琳琅看着窗外月色,嘴里念念叨叨地,从怀里摸出木哨,陷入沉思——这根精致铜官木是少见的蛊术良品,实属罕见,能够在不损伤受蛊人的情况下控制受蛊者。

    而这哨子,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

    十年了,琳琅摸着手里的木哨,想起母亲。十年来,父亲对母亲的死只字不提,自己怎么查,也弄不清她的死因,到今天,这个沉闷寡淡的老男人才告诉自己缘由。

    而离复仇,似乎也只有一步之遥。

    隔着墙壁之外便是聂清歌。

    琳琅把耳朵贴在墙壁上,砖墙不厚,几乎能听到隔壁的声音。她的心脏怦怦直跳,想起种蛊时候的情景,脸颊又滚得通红,把手放在心口上,琳琅咬紧牙关,自己劝诫起了自己:

    只要让

    他把蛊毒种上大长老的身体,任务就达成了!

    琳琅坐直身体,这一天她等了十年。

    次日清晨,大长老聂寒率众抵达玄武城。迎接他的,除了灵药谷的长老外,还有另外三家的代表人物。

    但令他疑惑的是,聂清歌和聂清河两人都不在此列,灵药谷的长老黄岐本人也不在,来到聚首的客栈后,他才了解到,原来此行遭到魔教阻挠,其余三家人早赶往谷内了。

    而玄武城此时的要事,只有聂寒处理最为妥当。

    聂寒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他早料到,这趟“围剿”行动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和谐,隐匿了近二十年行踪的魔教,不会忽然漏出一个如此明显的破绽。

    “你说清歌他是叛徒?”聂寒来到大堂时,见到屋里人的脸色都很古怪。

    这也并不奇怪——毕竟在场的,除了几个排不上号的小厮,其余都是三家的人——而这次行动出师未捷,反而让魔教偷袭暗算,吃了个哑巴亏,这件事放在谁心上都不愉快。

    但令他意外的是,一向正派的聂清歌,居然头一个被指摘出来,当做是怀疑的对象。

    “长老,您有所不知。事发当天早上,我们才跟聂清歌有了争执。”

    聂寒知道这件事,他看向朝他解释的聂家弟子,问道:“又是那个来路不明的妖女?”

    那人点点头。

    这几天来,聂清歌像是着了魔一样,跟那个妖女缠在一起,未免遭人怀疑。

    “这姑娘现在的身份尚未查清,仅凭这个就推断,未免太仓促了一些。”聂寒最清楚聂清歌的为人,他只当这是故意刁难,并没有放在心上。

    “仓促?”然而有人却不这么想。

    “大长老,您是我们四大家族里资历实力最受人尊崇的大家,这种事,想来不会开玩笑——如果只是推测,我们当然不敢如此断定。但是就在昨天,我们各家十几二十名弟子死在他手上,这可是证据确凿!”

    如此斩钉截铁的口气,聂寒不用看就知道,是跟自己有过节的一家——他们速来跟聂家往来淡薄,平日里不少使绊子。

    “这话怎么说?”聂寒憋着一肚子火问。

    “怎么说?”这家人的代表是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领袖,但是眉宇之间满是不屑:“这聂清歌聂公子早不消失晚不消失,偏偏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之后消失,是不是太巧了一些?”

    “阁下的意思是,清歌他畏罪潜逃?”

    “不然还有其他可能吗?我们合计搜查了一番,就连那妖女都不见了!”

    “就是就是!”

    “今天早上,亏我们大师兄在他房间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已经派人查出他们从后山逃了——不出意外,这贼人怕是跟魔教有勾结,今儿一早,黄仙师就带我们一行师兄去追捕你这宝贝弟子聂清歌去了!哼哼,到时候人赃并获,这件事可就难堪了!”

    聂寒这下明白了,其余人都已经进到灵药谷,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刚想为自己这徒儿再辩驳两句,从客栈外却传来高亢的女声:

    “谁说我逃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